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隐龙为婿》
隐龙为婿

第一百四十九章 虎口夺食

关山跟着陈安壑八年,对陈安壑的脾气秉性一清二楚。

说完,陈安壑就直接回到车里,关上了车窗。

“小常,你有什么疑问就说吧。”关山拍着常十虎的肩膀,和蔼说道。

“老板怎么了?”关山微笑问道。

“老板对我有救命之恩,又还救了我妈妈,我本不该说他的坏话,但不说出来,我又憋得难受。”常十虎足足沉默了三分多钟,才咬牙说道,“老板刚刚准备放弃你。”

“小子,你听好了,老板那么做,不仅没有放弃关某,反而是在救关某。”关山紧盯着常十虎,正色说道,“老板没有半点对不起关某,反而是关某又欠老板一条命才对。”

常十虎一脸迷惑问道,“关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小子,我问你,如果老板畏手畏脚,关某现在会在哪里?”关山紧盯着常十虎,沉声问道。

常十虎不假思索说道,“还在那个老匹夫手中。”

“然后呢?”关山再次沉声问道。

常十虎毫不犹豫说道,“应该会被带回周门。”

“接下来呢?”关山咄咄逼人问道。

常十虎摇了摇头,这个问题,他还真没细想。

“那让关某来告诉你答案吧。”关山紧盯着常十虎,缓缓说道,“我和老板联手毁了周门一堂和十八堂,策反了死无命,并在采石场一战中全歼周门核心精锐三百人,周八指恨不得将关某和老板碎尸万段。”

“一旦关某被带回周门,周八指一定会用最残酷的刑罚逼我说出老板的身份,轻则剥皮抽筋,重则千刀万剐,无论关某说与不说,最终都难逃一死,且还会死的凄惨无比……”

常十虎倔强说道,“就算是这样,老板也不应该……”

“小子,别用你的幼稚你玷污老板的智商,老板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知道那个老匹夫绝对舍不得杀了关某,因为他们还要从关某口中逼问出老板的真实身份,这不是放弃,而是唯有这样才有可能救下关某。”

关山紧盯着常十虎,厉声说道,“小子,你可以单纯,但不能怀疑老板的人品,再有下次,可别怪关某不认你这个兄弟。”

常十虎总算理解了陈安壑的选择,不禁浮上满脸歉疚之色。

单纯是好事,但人心险恶,一味的单纯下去,只会让自己死无葬身之地,尤其是像常十虎这种身负绝学,注定不会平平淡淡过一辈子的人。

这正是陈安壑让关山一直将常十虎带着身边的原因,只有让他亲生经历各种人心险恶,他才能迅速成长起来,就像赵恒宇培养陈安壑那样。

看着像个犯了错的小孩一样的常十虎,陈安壑终于来开车门走了出来,认真说道,“过去的就过去了,但下次不准再这样了,无论你有什么怀疑,都不准再在战斗中分心,否则,只会害人害己,明白吗?”

“老板,对不起,我不该用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常十虎诚挚说道。

“你不是小人,只是经历的太少,把人心想的太简单。”陈安壑拍着常十虎的肩膀,和蔼说道,“跟着老关多多历练,就不会再犯这种低级错误了,但我还是得再强调一遍,战斗爆发后,不管你有什么疑问,都要给我憋在心里,事后我自然会向你解释这么做的理由。”

“是。”常十虎铿锵有力说道。

搞定常十虎后,陈安壑就扭头看着关山,认真问道,“老关,你可知道那个老匹夫是谁?”

关山摇了摇头。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个老匹夫应该就是何家的管家,因为只有他才会对何贵诚那么熟悉,也只有他才能完美假冒何贵诚。”陈安壑遥望着海面,缓缓说道,“周八指的隐藏的东西,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

陈安壑之言,让关山不禁大吃一惊。

想要取得何贵诚的绝对信任,让他时时刻刻把自己带在身边,绝非易事,如果陈安壑的怀疑是对的,那就说明周八指至少在几年前,甚至是十几二十多年前就在布这个局。

如果真是这样,那周八指的城府和布局能力,就着实有些吓人了。

更可怕的是,关山能成功布局何家,他就能成功布局其他家族,他到底布了多少这样的局?

三家五家,八家十家……

“我们怎么办呀?”关山忍不住问道。

陈安壑缓缓转过身来,直视着关山,认真问道,“黑吃黑,你觉得怎样?”

“难。”关山摇了摇头,说道。

陈安壑缓缓说道,“我们的人对何家不熟,确实很难做到神不知鬼不觉,但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人心。”

陈安壑紧盯着关山,正色说道,“何家人都死绝了,就剩着一个退居幕后多年的何贵诚,姑且不说还有多少人认识他,就算有人感到不对劲了又能怎样?谁敢去质问何贵诚是不是真的?”

陈安壑补充说道,“而且,何贵诚死了孙子又死了儿子,完全可以变成一个脾气超烂的孤寡老头,看谁不顺眼都可以吹胡子瞪眼,想开除谁也是随心所欲的事情,只要找个机灵点的人出面,完全能看出哪些人有所怀疑,早早将他们扫地出门就是了。”

“那周门那边呢?周八指煞费苦心布了这么大的一个局,眼看就要瓜熟蒂落了,他怎么可能让我们摘瓜?”关山有些担忧说道。

“这个问题确实有点棘手,最最关键的是,冒充何贵诚的那个老鬼已经暴露,周八指一定会尽快何家并入周门。”陈安壑顿了顿,冷声说道,“所以,我们一定要抢在周八指之前吃掉这块肥肉才行。”

关山依旧有些担忧说道,“这么做是不是太冒险了?”

“想吃肉,就得冒险。”陈安壑沉声说道。

看着一脸决然的陈安壑,关山也只能顺着他的意思,问道,“具体怎么做?”

“生擒何贵诚。”陈安壑寒声说道。

“我们已经打草惊蛇了,何贵诚还会留在何家吗?”关山将“何贵诚”的名字咬得格外重,言外之意不言而喻。

陈安壑笃定说道,“肯定在,但我们一定要快,我敢肯定,周八指绝对不会想到我们今晚还会杀他一个回马枪。”

何家大局未问,“何贵诚”肯定还会继续呆在何家,直到“何贵诚”完成所有法定程序,将何家打包送给周八指。

这个过程,短则一两天,长则七八天,周八指绝对不会拖得太久,以免夜长梦多。

因此,陈安壑要想吃下这块肥肉,就必须得抢在周八指之前生擒“何贵诚”,逼问出有关何家的所有细节,银行账号密码、股权协议、相关高层负责人,以及何家的合作伙伴情况,等等。

然后再找个机灵的兄弟冒充何贵诚,在何家合伙人和相关高层面前,以及公证人员面前,公开将何家产业转让卖给陈安壑指定的人。

虎口夺食,凶险万分。

但富贵险中求,只要有一丝可能,陈安壑都不会放弃这口肥肉。

“让死无命加把劲,我们顺便帮帮忙,呵呵。”说着,陈安壑就冷笑着拿出电话,拨通了死无命的电话。

死无命接通电话,笑着说道,“陈老弟怎么突然想起给死某打电话了?”

“明人不说暗话,周老匹夫竟敢在三更天亮上发布五亿暗花,要我和老关的项上人头,既然这老匹夫想要自寻死路,陈某没有理由不成全他。”陈安壑咬牙切齿说道。

三更天亮,五亿暗花!

死无命出自死丧盟,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周八指的大手笔,让死无命不禁暗暗吃惊,也让他狂喜不已。

狗急跳墙好呀!

“那陈老弟想怎么做?”死无命忍不住问道。

陈安壑杀气腾腾问道,“周老匹夫和周门都必须得灭,我南你北,同时展开攻击,一晚端掉那个老匹夫的六个堂口,死兄意下如何?”

“陈老弟有命,死某岂敢不从?但以陈老弟的实力,三个堂口岂能尽兴?”死无命半开玩笑半认真说道。

陈安壑岂能不知死无命的用意?

他想借刀杀人,杀得越多越好,陈安壑又何尝不需要他这把刀?

“死老哥好胃口,那死老哥觉得,怎么吃才能尽兴呢?”陈安壑笑着问道。

来到远离城区的荒海边后,陈安壑才停下车辆,将关山从后座中抱了出来,替他敷上了药粉,然后救醒了关山。

关山坐起身来,惭愧说道,“老板,我……”

常十虎咬牙说道,“我说的都是真的。”

“那你倒是说说,当时发生了什么?”关山目光咄咄的看着常十虎,刺得常十虎双目生痛。

陈安壑旋即飞身而退,提着关山向着何家庭院后方激射而去,常十虎也赶紧跟上了陈安壑。

“这件事情一会再说,你先给这小子解释一件事情。”陈安壑扭头看着常十虎,认真说道,“小子,把你心中的疑问都说出来吧,老关会给你一个满意的解释。”

常十虎情不自禁的低下头去,心里对陈安壑充满愧疚,但他还是个刚刚从大山里走出的孩子,对他来说,对就是对,错就是错,没有将就一说。

又沉默了将近五分钟,常十虎终于如实说出了陈安壑完全不管他的死活,毅然决然攻击周昌立的事情。

其实,陈安壑完全可以亲口解答常十虎的疑问,但对常十虎这种单纯得近乎傻帽的孩子来说,让关山来解释这个问题,效果要比他好一百倍。

没等三十六堂的人马赶到,周昌立就激射到大门处,毫不留情的拧断了两名保安的脖子,然后就才拨通电话,让三十六堂的人马原路返回。

关山的伤势并不致命,陈安壑直接将关山放在车辆后座,向着郊区激射而去,一路上,常十虎都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撤。”

陈安壑对兄弟,绝对是义字当先,要不然,关山也不可能死心塌地跟着他这么多年。

关山在道上混了那么多年,什么样的风风雨雨没见过?根本无需常十虎说,他就完全能想到当时发生了什么,也知道常十虎为何有此一说。

“老板要放弃我?小常,你说话可要负责任。”关山故意紧盯着常十虎,厉声说道。

关山摇了摇头,一脸失望说道,“小子,你就是这么想老板的吗?”

“难道不是吗?”常十虎也是一脸失望之色,他本以为陈安壑是个有情有义的汉子,没想到,他竟然为了保密而丝毫不顾关山的死活。

常十虎沉默半晌,才欲言又止的说道,“关哥,老板他……”

周昌立并没追击两人,而是迅速停止了催动秘术。

周八指催动秘术都杀不掉陈安壑,他自然也办不到,这里又不是荒无人烟的采石场,稍有不慎就会弄得天下皆知。

阅读隐龙为婿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