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隐龙为婿》
隐龙为婿

第一百五十三章 一半一半

退一万步,就算周八指真的神通广大,早就知道冯桂芝母子的存在,但刚刚周昌立是用金刚的手机打的电话,金刚从未跟周八指发生过任何冲突,周八指也不可能监听到他的手机号码,并抢先一步绑走了冯桂芝母子。

陈安壑也很怀疑这是周八指所为,但这种怀疑的可信度却又不是太高。

首先,按周昌立所言,他平时很少跟冯桂芝和赵美兰联系,就算偶有联系,他用的也是捡来的身份证办理的电话号码,包括跟两人联系用的,同样也跟他的身份没有任何关系。

再者,冯桂芝母子几乎不来东海,每次见面,都是在东海周边的县城小聚几天而已。

毫不夸张的说,在这件事情,周昌立一直像防贼似的防备着周八指,按理来说,周八指应该完全不知道他们母子的存在。

“不会。”周昌立果断否决道。

“你确定?”陈安壑紧盯着周昌立,毫不掩饰说道,“何家这块肥肉我肯定是要吃的,我是绝对不会放了你的,你好好想想,如果真是当地的那些小鳖孙所为,以关山的能力,绝对能安全救回他们母子。”

“不会。”周昌立笃定说道,“桂芝是个沉默寡言的女人,大周一直是个安分守己的好孩子,从来不乱惹事。”

就在陈安壑跟周昌立详细研究冯桂芝的事情时,老猫也打来了电话。

事关周昌立妻儿,陈安壑也没有避讳他,直接接通电话,并按下了免提。

“老板,我来晚了。”电话刚刚接通,老猫就直接说道。

周昌立的双目瞬间变得一片赤红,声嘶力竭咆哮道,“美兰和小周怎么了?”

老猫忍不住问道,“老板……”

“赵美兰和赵小周是他的老婆和孩子,他有权知道他们的事情,你照实说就行了。”陈安壑打断老猫,威严说道。

“我赶到赵家时,赵美兰倒在血泊中,胸口被人捅了两刀,已经没气了,赵小周不知所踪。”老猫顿了顿,说道,“赵美兰的手中握着菜刀,应该是为了保护她儿子被人捅了。”

周昌立五官扭曲,仰天咆哮起来,“周八指,我要杀了你,啊……”

陈安壑忍不住沉声喝道,“周昌立……”

“砰。”

周昌立突然跪倒在地,冲陈安壑重重磕了一个响头,直接是拼尽全力,一下下去,他的额头就已变得血肉模糊起来。

“砰、砰。”

周昌立又冲陈安壑重重磕了两个响头,然后才抬起头来,声音沙哑说道,“周八指肯定是知道了我失手被擒的事情,他绑架我妻儿的目是要要挟我守口如瓶,确保他能顺利骗到那些贷款,我求求你,让我拿何家换回我妻儿吧,以后,我给你做牛做马都行。”

刺眼的鲜血从周昌立的额头上汩汩淌下,染红了他的脸颊,但周昌立却完全无视了这些,只是双目赤红的看着陈安壑。

“老板……”

老好人常十虎顿时就忍不住了。

“你闭嘴。”陈安壑厉声喝止了常十虎。

虽然陈安壑并不知道周八指是怎么知道冯桂芝母子和赵美兰母子的事情,但天南海北的两对母子同时出事,却充分说明这绝非巧合。

此事一定是周八指所为!

陈安壑并无意伤害冯桂芝母子和赵美兰母子,但现在,无辜的赵美兰却已经为此付出生命。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如果真如周昌立所言,陈安壑一定会竭尽全力救出冯桂芝母子和赵小周,就算不要何家这些产业都行。

但人心比虎猛,人心比鬼恶。

此事太过蹊跷,陈安壑也不敢保证这是不是周八指和周昌立合眼的一曲苦肉计,利用他的同情心赚回周昌立,赚回何家。

诚然,赵美兰已经为此付出了性命,但对周昌立和周八指这种人来说,用一个女人来做投名状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如果死的是赵小周,陈安壑一定会毫不犹豫相信周昌立。

这不是陈安壑多疑,也不是他狠心,而是对周八指和周昌立这种人来说,女人如衣服并非说说而已。

对他们来说,唯有亲骨肉才是真的!

周八指的心狠手辣不用多说,周昌立又能好到哪里去?

他在何家呆了整整二十年,何贵诚是那么信任他,何家后人是那样尊敬他,别说是个人,就算是个畜生也都对何家人有很深的感情了。

可周昌立又是怎么回报何家的呢?

杀何贵诚,他是说杀就杀,没有半点犹豫;

杀何大亮,他是该狠就狠,没有半点心软。

就连完全可以暂时囚禁的刘桂月,他们都是说杀就杀。

对这种人来说,牺牲一个女人又算得了什么?

“周昌立,我们明人不说暗话。”陈安壑紧盯着周昌立,缓缓说道,“我有一半相信这是真的,但还有一半却在怀疑这是你跟周八指合演的双簧,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热心的常十虎急吼吼问道,“老板,你这是什么意思?”

“想好好活下去,就多看多想。”陈安壑双目一瞪,厉声喝道。

“哦。”

常十虎无奈答应了一句。

周昌立喘着粗气问道,“你想要我怎么证明?”

“关山刚刚打来电话,说冯桂芝母子被人绑架了。”陈安壑紧盯着周昌立,故意讥讽问道,“老匹夫,你挺会玩的呀。”

周昌立双目赤红,怒声咆哮道,“周八指,我曹尼麻痹。”

陈安壑眉头微皱问道,“你不觉得此事太过蹊跷了吗?现在下结论,是不是为时尚早了?”

“但愿如此吧。”周昌立喘了粗气,说道。

“老匹夫,你少跟老子装糊涂,你以为自导自演一曲绑架大戏,老子就奈何不得你吗?”陈安壑破口大骂起来,但却一直在细细观察着周昌立的表情变化。

看着五官狰狞的周昌立,陈安壑忍不住微微皱了皱眉。

想要顺利“继承”何家,还需要周昌立的配合,虽然周昌立已经被毒花花折磨崩了,但如果他妻儿出了意外,事情肯定没法顺利完成。

周昌立也已年近花甲,在这个年纪断子绝孙,他也会跟何贵诚一样,变成一头绝望的野兽,想让绝望中的野兽乖乖听话无疑是一件十分艰难的事情。

陈安壑认真问道,“冯桂芝母子有没有跟你说过,她最近得罪过什么人?”

陈安壑敢肯定,冯桂芝母子的失踪,绝对不是周昌立自导自演的绑架大戏,而且,他也没必要这么做。

如果冯桂芝知道了真相,想躲陈安壑的话,她只需要随便找辆的士,连夜离开水县,躲到陈安壑找不到的地方就行了,根本就没必要搞什么绑架大戏。

“你什么意思?”周昌立迷惑问道。

难道是当地的黑涩会绑票?或者是冯桂芝母子得罪了什么人,被人给绑了?

陈安壑紧盯着周昌立,沉声问道,“你凭什么说是周八指所为?”

“除了那个王八蛋,谁会费心费力调查我?”周昌立双目赤红,恨意凛然说道,“我尽心尽力为他卖命二十年,他竟然绑架我妻儿,如果我妻儿有个三长两短,老子跟他没完。”

“没有。”周昌立毫不犹豫说道。

陈安壑再次问道,“他们母子为人如何?平时喜欢不喜欢显摆?会不会是财物露白引来的灾祸?”

其次,周昌立虽然会定期给两人转钱,但转钱用的账号同样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他在何家生活这么多年,就连何贵诚都没有发现这个秘密,周八指怎么可能知道?

周昌立腾地站起身来,焦急问道,“你说什么?”

眼睛是心灵的窗口!

阅读隐龙为婿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