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星乡》
星乡

第2章 引子二 他失约了

“娘子,本君冤枉啊,这哪里是惯?”帝君轻抚过女子的银丝,无辜的很:“不过是下了朝来瞧瞧云儿的进展罢了……”

“华儿,你说什么?”

“我……我……我说……”

正厅内,星辉雷霆交错,似翩翩彩蝶,飞旋交织。云朵之上,一娇小的身影手中捧着一片闪着夺目星光的木卷,气鼓鼓的模样甚是可爱。她正前方,一男一女相拥而立,不,女子虽满面不愿,却被那满头白发的神仙搂在怀中,挣脱不得。

“老身教导孩子呢,你这家伙可否别插手?”一如这万年岁月中每次面对这位让她既爱又恨的男仙,这位孤傲半生的女子色厉内荏地开口,面上泛起一阵红晕:“每次和小云说正经道理,你便打搅,这让往后小云如何知书明理?还帝君呢,一把年纪了,都不知不能惯孩子?”

帝君看着如小鸟依人般的女子,面上闪过宠溺之色。抚弄着她的长发,他轻声说道:“都是当娘亲的仙了,怎还如此羞涩?”

“你还说?”女子红着脸捶打了一下帝君的胸膛,仰天长叹,言语虽无奈,却也泛着丝丝甜蜜:“唉,老身这一辈子,怕是栽在你这家伙身上了,心魔啊,心魔啊……”

“纵使半生孤傲,叱诧风云的你,也会有心魔么?”帝君笑了,大殿之中仿佛百花盛开,霓虹绚烂。他低下头去,咬了咬女子的耳畔:“娘子,此生能有幸成为你的心魔,小仙倍感荣幸。”

女子无言,可而二仙眸光相碰之际,一股默契却油然而生,雷霆与星光好像生来便是挚爱,一如他与她,同为光,便走向光。

“唔……”一声短促的□□突然传来。

“娘子?”帝君低头看下去,只见她的身形突然一阵模糊,一道道形似丝线,凝如实质的时光法则似缓实疾地自空茫之中飞来,灌入女子的躯体之中,她的身子缓缓变淡,神色亦无比痛苦。

熟悉的情景,熟悉的时光之丝,帝君仿佛又看见了当年女子以身归入始源光墟,封堵裂痕的场景,她的悲哀,她的痛苦,以及他的无能为力。

每每午夜梦回,帝君总是一身冷汗惊醒,又总是慌张地摸摸身旁的仙,那轻若鸿毛,柔软安详的身躯令他心安,令他冷静,亦昭告着,那不过是场梦罢了,他的妻,再也不会离开。

可现在,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里是太上化应声天,可并非什么可怕的星空之墟。

“娘子,娘子,你怎么了?不,不要……不要离开我……”帝君方寸大乱,猛地抱紧女子,海潮怒涛般的仙力源源不断地向着她的身躯注入,他唯有寄希望于此举能护住她。他答应过的,就像当年在那不知名的凡界,韩云与宇文宸的约定。

可在时光面前,在鸿蒙的法则面前,所有的抵抗,都是徒劳。

他,再一次失约了。

“不!!!!!”

“笑话,莫说是你爹,即便是元始天尊和你叔叔来了,你一样还是要乖乖背书!”

“爹爹!你看娘亲!”

女子脸色一连三变,猛地转头望向帝君:“你混账!”

“娘子,本君混账?”帝君一脸“不敢置信却又理所应当”的表情:“本君哪里混账了?”

时光如梭,两万年,一去不复返。

“哼,你以为娘亲看不穿你那些小伎俩?当年娘亲幼时也是如此过来的!快点背……背……”

“你……你……你哪里都混账!”

“是吗?”帝君凑近女子,他那精致的面庞与佳人朱唇相距不过寸余,龙章风姿,天质自然:“本君给你十次呼吸的时光组织言语,本君到底哪里混账?”

即便大婚已两万载,即便已为彼此献出过生命,面对帝君那近在咫尺的俊容,女子仍仿佛初探情之滋味的少女,大片红晕自粉颊浸染开去,可她却仍然试图挽回些所谓的颜面,不管不顾地说道:“我不管,反正你……你哪里都混……唔……”

“嘿,你这孩子,让你背便背,哪来那么多废话?还质疑你娘亲?”那声音一时语塞,随后恶狠狠道:“今日你背不会,便不许你出府游玩,听懂了吗?”

“娘亲,你坏!云儿去找爹爹了!”

云境苍渺间,雷穹暂息处。

“那你瞧够了?还不让开?小云的书还未背完呢!”女子试图推拒他,却被他顺势挽住。帝君钳紧了女子的纤细腰肢,给云儿使了个眼色,云儿顿时欢呼一声,将那本莫须有的《星穹莲华经》往案上一丢,已是不见了踪影。走是还不忘捎上一句:“爹爹最好了!”

“你给我回来!”女子一见不妙,忙怒喝道:“你要是敢出去插科打诨,你明日,不,往后一月便再也见不到天下的星辰了!”

然而云儿早没了影子。

帝君不等她说完,便以一个暴风骤雨般的吻,狠狠地封住了她的双唇。正厅中,雷霆炸响,闪电夺目,那一对相吻的璧人在光华之中却无比的和谐,千年如此,万年如此,往后亦是如此。

云散天霁,雨收雷落,女子此刻已是不敢看帝君的面容,她将通红的俏脸埋在帝君胸前,羞涩之态尽显。

四周的仙娥对视一眼,心照不宣地将内殿的雷门关上,再蹑手蹑脚地退下,仙仙面上皆带着莫名的笑意。

“都两万年了,云儿,你为何还是背不会《星穹莲华经》?”一个恨铁不成钢的声音震碎了神霄玉清府上细密的雷电:“你娘亲我当年十岁便能行,百岁能诵,千岁读尽天上天下各界诗文,三千岁便已随你祖父出征。你瞧瞧你,都两万岁了,这一篇不过千言的《星穹莲华经》让你背得实在是前言不搭后语,像什么样子?”

“娘亲是娘亲,云儿是云儿,娘亲是何许星也?群星的公主,玉清女君,而云儿不过是一小小的南天阴星,如何与娘亲相比?”一个清脆的女声颇为理直气壮:“云儿也一直不明白,此书不过是一叙写莲花高洁不染的经卷,可这和星辰又有何相干?不会是娘亲自个抄来的吧?”

阅读星乡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