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星乡》
星乡

第5章 青丘之国

“走吧。”我轻掸去身上些许的尘灰,向前不顾。身后的星障落下,点出了方外之景。

远古神祇不用提,现世还未应劫羽化的也没剩几个了。除了六御中那五位帝君,也唯有前洪荒共主,由天地紫气所化的东华帝君和大罗天几位始祖仍存于世上,哦对了,还有一只老凤凰。这几个,都是跺跺脚震动一方仙域的角色。远古魔族若我没记错应该只剩下一个魔祖。至于青丘和阴司,除去白叔叔和阴司十王中个别,连一个年岁比我大的都无。

星之一族早些年也就我爹娘和几位大伯存于本辰域,冷清的很。我和小弟的出生,那都是百万年之后的事了。

直到我一百万岁时……

“咔!”最后的天雷落尽,我收回思绪,缓缓睁开双眸,眼前闪过的炫彩星光将四周的星障隐去,回归原常。

“哦?”小弟耸耸肩说:“随你吧,逆灵通道将启,爹娘将至,你接下来作何打算”

光华渐起,我笑了笑,望向那凌霄天柱:“自是继续做你这侍女喽。”

……

“嗡”山峰一阵嗡鸣,粗达数里的光柱自大地之上腾空而起,连带着刚刚赶到的爹娘和几只狐狸一起直刺云霄,遁入虚空之中。余下的只有一个巨大的坑洞和满山天雷劈过的焦土,青丘之山再次褪去了仙迹,化为了一座普通至极的苍莽青山,一如它几十万年前的模样。

景翳翳以将入,我晃了晃脑袋,荡去了些微晕眩感,和众星仙一道走下了北荒接引台。

天狐之啸已过,下一迎客之礼便是万灵法会,届时将有一万青各族兽仙和天狐一族前来接引台拜会,而爹爹也应邀讲授七天七夜的法则之道,为这些后辈们指点迷津。

“星帝一别数万载,别来无恙否”白叔叔站于接引台下,对着爹爹问候行礼:“青丘招待不周,望星帝见谅。”

“无妨,你我交情匪浅,何意虚礼。”爹爹还礼:“此番前来叨扰国主了。”

白叔叔摆摆手,转向娘亲:“星后。”娘亲亦问候一声。

接下来轮到我和小弟了,白叔叔刚欲言,却被小弟抢先了:“小神星天携侍女见过青丘国主,国主仙容神俊,今日一见实乃三生有幸。”说着,对白叔叔挤了挤眼睛。

白叔叔和爹娘皆一愕,爹娘知道我不愿以真身昭示,未做他想。而之前私下里见过数面,还被我们亲切唤作白叔叔的青丘国主则有些不明就里,我赶忙传音解释了一番,这才未曾露馅。

一时面场中有些冷寂,台下迎接的小仙们不知发生何事,一个个垂手而立。

半晌,明了前因后果的白叔叔狐眸略含奇色看了我一眼,干咳一声道:“古有诗云:‘陌上人似玉,公子世无双’,今日得见太子,却觉此诗所述实相差远矣。太子如此一表人才,将来必有大作为,不输我们这些老不死的。这位侍女也是秀外慧中,端庄优雅,难得一见,实在难得一见啊。”

“国主谬赞了。此六界之中能才异士辈出,小神不过泯然众仙矣,可当不起此等高扬。”小弟又施一礼。按着礼数,作为侍女的我此刻应该下跪参见,虽觉有些别扭,我也没多做思量便跪了下去,毕竟白叔叔是长辈,跪一下也无伤大雅。

然而跪到一半,我却觉一股仙力阻住了我的身形,白叔叔的传音入耳,语气颇为无奈:“丫头,白叔叔可受不起你这星辉圣女的跪拜。”

我摆摆手挡去了仙气,直挺挺地跪了下去,传音道:“白叔叔客气了,这星辉圣女可不敢当,不过是一不登大雅之堂的别号而已,还望白叔叔助力隐瞒晚辈的真实身份。晚辈可是受够了仙界那帮不要脸的登徒子了。”

“你这丫头,那你爹还说要……”白叔叔默然,终也不再言语,我便真正跪了下去,拜了三拜。

“免礼”,白叔叔似漠不关心地吩咐道:“给太子和其侍女安排洞府,给星帝星后上座。”

“遵令!”数只走兽领命而去。白叔叔自是知我们素来不喜什么法会,便早早打发我们离去了。

……

星辉圣女这是多久之前的事了我一边驾着云头赶路,一边思量着。

细数生辰,莫约是在我一百万岁时……对,就是那场大战,那场镇乾定坤,破后而立的星河之战。

星族那时正逢星丁兴旺之际,一场大变故却悄然在星族之外演生。两个外来者破入了南方辰域,抓走了一个还未有自己星辰的小星族。

这下星族集体炸窝,我等先前素来低调,在本辰域开放之前少与外界来往,那些修出意识的世界也大多自发进入本辰域。但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从前出星域被冷眼也就算了,现在竟胆子涨了要来星族本土搞幺蛾子,一时间全星族群情激奋,一致希望爹爹出兵讨伐。

爹娘本也不想挑起战端,可却不想一群黑乎乎的家伙直接打入了本辰域,嚣张不可一世。

那一次,是我出手灭了来挑事的家伙,爹爹连动都未动。仅凭几千个法力低微的魔族就敢来本辰域撒野,是谁给魔界的勇气魔帝还是魔祖

此遭一过,星族上上下下算是给彻底惹急了。

爹爹亲自披甲挂帅,点了十万大军,无星星族九万,有星的一万,带着各自的星辰,浩浩荡荡地杀了出去。

哪时本辰域未向外界开放,其余五界的天空只有无主辰域中的几颗小星辰和明月照耀。头一回,星河于各界南方天空中倾泻而出,连山绝壑,变化倏忽,展开了那十方图景,这兴许就是如今璀璨群星的伊始。

起初,我还觉得开播十万大军是为用弓箭射灰尘的荒唐之事,可不曾想擒住最初那两个外来者才觉本辰域外根本就是场乱局。除三十三天至上三清天,无欲他化自在天至圣佛灵梵净天和阴司六道轮回之人间道,阿修罗道和畜生道未曾被波及,其余各域皆陷入滔天战火,苍生泣血,纷争四起。

神鬼们打的不可开交,一团乱麻。魔界苟合阴司势要血洗仙界,仙界天族也不示弱,祭出了与青丘国,鸟族与仙界四海八荒走兽的盟约,各家互不相让。魔界与仙界对峙于虚无之地,青丘与阴司观火于忘川之畔,最终之战一触即发。

虽然天族有数千种族相助,但其中地位超然的九尾狐一族已带领青丘国的兽仙去忘川那边应付鬼界的联军了,实是鞭长莫及。再加之魔界几近倾巢出动,天族头回在仙魔之战中处于劣势,被打的节节败退,只得死守虚无之地一隅,即魔界通向仙界的最终之门,诛仙台域。

六界皆知仙界诛仙台是诛神灭仙之不祥之地,等闲绝不会靠近,然而却少有明了此诛仙台下不仅通往三千世界,也同时有一线通往魔界与仙界交汇之处的虚无之地的裂缝。这也是除了正规逆灵通道与破界外,唯一能使大量魔族进入仙界的方式。

此战仙界自是关闭了所有通道,可唯对此裂缝无可奈何,也因此此处成了一兵家必争之地。

诛仙台域诛神灭仙,戾气深重,易守难攻。忘川之水冤魂累累,阴邪难名。有此等天险相隔,终于,这场绵延数百年的仙魔之战迎来了休战期。

至于我对此二者了解颇深之故,不过是所看书卷甚多罢了。忘川没去过,诛仙台我倒是跳了好多次。

诛仙台诛仙,对我们这些星族却毫无影响,过往自仙界回本辰域,赖得破界图方便,就直接从诛仙台上纵身一跃,轻轻松松就回去了。

后来不知怎的,跳诛仙台次数多了竟跳上瘾了。那时天地还很美好,没有那一纸红色刺目,渐渐我从仙界回归便再也不走正途。每跳一次,我就可端详一次那些“恭送长公主殿下”的小仙们惊悚的面目,实乃仙界一大奇景啊。

言转归正,此战在星族插手之前魔界背后小动作其实一直“勤耕不辍”,说是休战,实则也有魔界那几个聪明脑子想出的分化之计于其中。表面消停,背里却派人骚扰,剿灭一些小族。此消彼长之下定能在最终之战中占据先机。当时我和小弟还仔细讨论了魔界此计,也是颇为叹服,不知何魔,阴狠毒辣,必为将才。

可惜,星族不才,恰巧被列为应剿灭的小族之一。而魔界,也终将一败涂地。

星族低调,但不怯懦,我们有我们一贯处世之法则,犯我星族者,虽远必诛。

……

“想什么呐?”小弟的传音入耳,打断了我的思绪:“你都快从云头上栽下去了。”

“什么?”我猛转头,还未回过神。结果一个不稳真从云头上摔了下去。

那几个侍卫一愕,而小弟则神色怪异,想笑又不敢笑,看面憋的甚是痛苦。一个侍卫赶忙降下云头接我,我被冷风一吹,发丝纷乱,顿觉有些尴尬,便没有再乘云,而是攀起了我的星辉,速度快了不止一分。

“唉,没想到这堂堂星辉圣女竟会从云头上摔下来。”小弟一脸欠揍的模样:“千古奇观呐!”

“小弟啊!”我捋了捋额前纷乱的发丝,威胁道:“是否是星体有哪块地儿痒痒,要不让我这做姐姐的帮忙挠一挠不要任何修为,免费服务哦!”说完,后退至那些侍卫看不见的地方,巧笑倩兮地向小弟抛了个媚眼。那媚眼如丝,丝丝缕缕,缕缕缠乱,乱其心智……唔,反正目的是达到了。

小弟打了个寒战,兴许是深谙此“挠”的含义。忙不迭的传音道:“呵呵,别,别,那个挠还是算了吧。”

说完又对那些侍卫吩咐:“前方万里处就是中荒了,本太子先行一步。”说完一溜烟没了影子。

片刻后,青丘中荒。

灿烂的夕辉潇潇洒洒,反景入森林,层层掩映,层层浸染。青丘的十个卯日孩子似的各不相让,一个个都妄图在她们的广寒宫姮娥姐姐出来曼舞前展现展现自己的风姿,奋力一搏,给青丘仙民们今天的白昼留个炫彩的结尾。可惜她们照猫画虎反类犬,不仅没学到姮娥的风姿,还把青丘的天空搞得一团糟。

我瞥了一眼那似开了染坊的天,红的,黄的,紫的,纠缠不休,你追我赶,恰似一江春水向西流。

“这些小家伙又调皮了”我暗暗不屑,懒得理那十个搔首弄姿的卯日星君麾下的小灵们,而是垂眼望向前方的山色。

入目的那湖究竟还是那湖,那林还是那林,那洞还是那洞,与万年前,几十万年前,卒至百万年前都无甚区别。湖曰“桃花潭”,林曰“快活林”,洞曰“狐狸洞”。洞顶山石之上书着两行大字,似马踏凤凰,气势如虹,刚柔并济。厚重之处重比我的小星跺足星辰,轻盈之处却又轻胜凤凰于飞九天。这六界,也唯有白叔叔的手迹能夺如此这般风骨。

其文曰:“向来白狐归去处,别有天地非神间。”

如今看来,真是久违了。

做完这一切,我猛的喘了口气,静坐于云头之上调息起来。也不知是否是太久未修习剑法的缘故,这一套剑星打出手臂竟微微酸痛,唉,“岁月不饶人”五字所言非虚啊!

星辉流转,我的思绪渐渐飘远。

“咦,这只小狐狸也太弱不禁风了吧,连个如此简单的小天劫也渡不过,以后恐难成大器。”小弟闻言转过身,打量片刻那只浑身鲜血淋漓难以动弹的狐狸,传音道:“是只母的,你来。”

“母的?”还未修出人形,用公母相称倒也合适,我传音给小弟:“为何不是你来”

我静默了片刻,随着那最后一束星辉湮灭于雷云中的微闪,轻念出了百星华月咒剑决的第一式,一词一顿,一顿一法,一法一灭:“辰变,云动。百星华月,剑起,生灭!”

这鸿蒙宇宙自开天辟地起已飘过了三千七百多万仙年,按照凡界算法莫约一百三十七亿年,除了最早劈开混沌的盘古老儿和随之而来的佛祖和原始老儿外,整个宇宙冷寂了近两千万年,直到我们星族和远古一族的出世。

小弟很是高冷的瞥了我一眼,淡淡说道:“公母授受不亲。”

“公母……唔”我无言以对,这话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罢了,帮狐帮到底吧。”

一把匕首随星辉汇聚而成型,缓缓地在我指尖处划出了一道小口子,一滴混有星之法则的鲜血坠落,殷红染粉,成一五色之花,飘到狐狸眉心住。

“莲动百星悬舞,剑起三分清霜”此为第二势。

剑尖轻点,苍莽天地,顶端处的那缕霜华耀的人目不见尺寸。良久光影才定,再回首时,整片百星之海徐徐褪去,我手中之剑亦影散无踪,一切都似是没有发生,唯有天空那碎成五瓣哀怨挣扎的雷云,凄凄惨惨戚戚地劈出第一道细若不见的闪电,毫无存在之感。

言毕,此处凡界天空中倏然白日星现,共九九八十一道星辰之辉自碧宵之上直坠而下,随着我的动作缓缓汇入那劫云之中,星河倒转,一泻千里。

风声沙沙作响,山林映日,已是黄昏,更着霞与光。

“仙上请留步!”一个声音于身后响起,星罩的时间与外界不同,内里不过分秒,外已一日将尽。

我转头,却见人形狐狸不知何时已入了此处,正在一只小狐狸边,面上难掩焦急之色。

“姐,不至于吧!”小弟盯着哪滴鲜血之花融入狐狸的额头,传音道:“不过是凝个人形,给点修为即可,何须这星之祝福”

“星之祝福于我们星族本身可有可无,送其一份大礼又何妨”我轻轻一拂,伤口便凝合如初:“毕竟是我们的到来让她提前渡劫,这一滴,也算是她重伤的补偿了。”

星族一直避世,不大参与外界纷争,为数不多的几次不过是星帝,也就是我的爹爹收到了远古神祇的邀请才出本辰域。以致于仙魔鬼等各界都对星族所知甚少,甚至误认为我们是一蛮荒种族。且最初三千世界都不在本辰域之中,仙界与本辰域也不似今日般来往甚密。因此我们一直与外界相安无事,太平了很久很久,久到快被这天地忘却了。

此式共五词,每念一词雷云之上便有一种天地法则之力随之黯然无光,然而仅仅如此并不够。

那句生灭念毕,我纤白的素手一动,一柄长剑自掌心中挥洒而出,似水波般朦胧。剑周身百星之辉流转,璀璨月色明灭,华丽无双。可与之迥乎不同的是,剑本体上却无龙凤相谐之惯常雕刻,亦无仙气蹀躞之各色宝石,风致朴素,淡泊高远,乍看之再普通不过。唯有纤薄剑刃之上镌刻着一朵浅浅银莲,盛放自星海微茫之中,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阅读星乡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