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星乡》
星乡

第7章 星宸华歌

“咴咴!”清脆的声音自九天穿来,星宿的虚影与我身上的璀璨星辉相合旋起,虚空之中,恍若一巨笔以星辰之辉为墨,以天穹为纸,不过浅浅勾勒,寥寥数笔,一匹骏马便飞扬而出。轻盈的身姿,洁白的皮毛,以及那璀璨如我一般的双眸,四蹄所过之处,层层星辉点染而开,看似滴银入水,只及微茫,然而层叠渲染之下,却一不留神染银了整个青丘的天。

北斗七星光芒大放,与此同时,小弟疯狂扭动起来,可惜越是扭动,我揪的越紧,我的南方星宿亦星辉闪动,将意图反抗的斗宿狠狠地压了回去。

小弟没辙,只得连连惨叫讨饶:“啊,疼疼疼!姐,姐小弟知错了,小弟……嘶,求您高抬贵手放小弟一马……”

小弟顿时神色一僵,面露苦相:“姐,我真的错了……”

“哼,现在道歉,晚了!”我猛地一偏头,银发飞扬而起,辉光闪烁之际,小弟便被我定在了原处,时光法则,名不虚传。

世间万物皆脱不开阴阳二道,星辰与时光亦是如此,时光之火星河之北为阳,时光之水星河之南为阴,我的南方星辉应属阴辉,以至阳之道攻取,仍有破解之机。

“星墟小弟,看来你也算是穷途末路了。”我一瞧那黑暗之域,虽边缘仍捎带着些攻伐之气,已是比万年前精湛了不少。但只凭如此微末伎俩就妄图逃离我笑了,淡然道:“呵,你的七星天极咒得此星墟也算如虎添翼。可惜,比起我的百星华月,还差些。”

再一次,星变,风云动。

“南七宿,曰朱雀,七星现,轩辕明!”

话音刚落,整个天地仿佛震颤了一下,一条条炫目的法则之链伴随着星辉盘旋,飞升,直入无边苍穹。我的星识也随之无限扩增,浩荡无涯。

若此刻青丘有哪个兽仙或是妖精注视南方的天空就会发现,南方七宿中的“星”之一宿于夜空中闪耀辉光,其华甚至已然盖过了广寒冷芒,与我周身的法则之链同炽同烬,同明同灭。

此地动静之大早已波及远方,万灵台之上正在讲与天地道法的爹爹和白叔叔话音一顿,微笑对视了一眼,白叔叔对着我浩荡而来却又细不可闻的星识点了点头,狐目微眯,喃喃嘀咕了一句,让台下那些正细听悟道的走兽们摸不着头脑:“是那丫头吧,万年未见,很有长进。”

爹爹扫了一眼白日中出现的“星”之一宿,未发一言,转头继续与白叔叔论起幽微大道来。

不多时,我的南方星辉已覆盖了此处客栈的一方天穹,彻底隔断了小弟与他那斗宿的感应,一些没见识的凡人和小仙称其为灵域,造化境,而于真正的星族,这不过是星辰大道的沧海一粟,末流小道,本无需命名。

小弟一凝,那星墟也顺势停滞,唯有眼珠还能稍稍转动一二。

“如何”我走上前去,轻敲了敲小弟的面庞,时光凝冻之下,他的粉颊顿时涨成了一个团子,粉粉嫩嫩的,倒是比先前那欠揍的模样可爱了不少。

迎着小弟似要将我千刀万剐的目光,我又狠狠捏了捏,手瘾过足,这才唤回了一旁游戏的小星。

“小星,本公主这位好弟弟方才可是强烈要求要放马过来”我不怀好意地邪笑:“如此意愿,怎能辜负小星,上!”

“咴咴!”小星欢叫起来,一步跨出便将那星辰之链顶在项上,小弟被其拖在身后,动弹不得。我一见时机成熟,轻手一挥四方天地便回复了原状。

小星撒开四蹄绝尘而去,所过之处,扬起漫天尘埃。

“星华!本太子要杀了你……啊啊啊啊。”

时光回归,音也相随。那惨叫声,啧啧,真是余音绕梁,不绝于耳。我狂笑起来,形态甚是不雅,一个趔趄差点摔倒。我望着小弟绝尘而去之向,口中恶狠狠道:“天道好轮回,报应不爽,这就叫做,恶人自有善人磨。”

“是吗?那公主殿下这位大善人,又有何人能磨”此时,一个阴恻的话语声,自后方传来。

我还沉浸在笑意之中,只是漫不经心地答道:“呵,哪里的话,这六界之中能磨本公主者,怕是还未生于世间呢。”

嗯不对!这青丘除去们,不过是一些个末流小仙罢了,何人竟敢如此不敬我顿时微怒,抬目望向来仙:“何人敢……”

“敢什么”

“敢,敢,敢……”见到身前那仙,我的话语被硬生生噎了回去,只觉得整个天地瞬间灰暗了起来,什么嬉笑玩闹之意顷刻烟消云散,背后的冷汗,已是悄然滑落。

那时,我真的很想抽自己一掌,古云:满招损,谦受益。得意忘形者,必没有好下场。

“帝帝帝帝……帝君怎有如此雅兴,竟来这青丘”我满面慌张,语无伦次地应付:“那小女子再在此处也……也是碍眼,小女子这就离去,绝不打搅帝君雅兴。告辞!”言毕,也顾不得其他,架起星辉,心中唯有一个念头:离开此处。

然而,事与愿违总是在所难免。

电光自原地旋起,不过浅浅一道,并不算炫目,然而就是这一道极为不起眼的电光,却褪去了我那耗费大量星辰之力才的建立法则之域。若说方才小星四蹄不过是点染,而这道电光却更似清洗,仿佛我的星辉是什么碍眼之物,急需洗净。

而青丘那原本还算明澄的夜幕天穹也骤然阴暗下来,雷云密布,似一巨碗将此迎宾客栈扣于其中,便是我百万年的凝聚的星辰之辉也甚难透入。

六界之中能夺如此雷霆造化者,那道电光的主人,已是不言而喻。

主司南方仙域,执掌十方雷霆,属仙位南极之星,发奇明之光,位南极吸引众星之力,居高上神霄玉清府,仙号曰“高上神霄玉清真王长生大帝统天元圣天尊”,又名南极长生大帝。

这位高高在上的六御之一,既是那人间口口相传的不老仙翁,福禄寿星,却也是我这十万年中唯恐避之不及的灾星,我曾经一生的梦魇。

雷霆一寸一寸地蔓延而开,我的星辉一寸一寸地被压服,就好像方才我对小弟所做那般,只不过一切重演了,而这次受制于仙的是我这星族长公主。

“不,不要……”理智告诉我,我此刻应该不惜一切逃离此地,可双足就是不听使唤,一步一步,我竟不由自主地向着南极大帝的方位走去。

此刻,我的星识之海中泛起了滔天波澜,那个沉睡已久的孩童动了动身子,一种久违的感觉自心头涌起,不知不觉,眼中只剩下了南极大帝那冠绝六界男仙的容貌,再容不下他物。

然而,我作为星华的那部分却依旧清醒地看着这一切,细细体会着那涌出的情愫,除了深深的厌恶,所余的不过是对星歌的怜悯,她和我终究不是同路之仙,而她的夙愿,怕是永远也没有实现的机会了。

十万年……不,百万年了,情之一字终究于我形同陌路,偶食之,竟别有一般滋味。

轰!困神锁链终究还是从那茫茫的星海之中浮现,沉睡的孩童眉头微蹙,身躯之上泛起了片片冰花,层层叠叠,与之同时,我原本火热的心也渐渐冷寂下来,肾水上行,遍体生寒。

封印松动,我也顾不得再去理会南极大帝的僭越之举,星识回归,却见眉心的星识之海中,有一身影,静静伫立。

“宸!”我的本星识光影伫立在空茫之边,模糊的面目之上神情复杂:“这次,多谢!”

“华,当初既答应了助你,我便不会食言。”宸的声音自海中浮现:“这回也只是暂时的压制,一旦分情脱离,一切就都晚了。”

话音刚落,波涛骤起。宸自海中踏浪而来,凌波微步,翩若惊鸿。浪涛翻涌,忽而分,忽而合,变化莫测。远眺却似千壑叠起,万山相随,天地道法,自来眼前。

湛蓝羽衣,冰花点缀,回回见到星宸,总觉身前有面巨镜,镜中的星华看着星华,镜外的星华看着星华。

相视默然良久,我终于稍稍平复了激荡的心绪,轻声问道:“星歌她,还好么?”

“她……”星宸沉默,片刻忽的笑了,似是要缓和压抑的氛围,然而她的笑容中不带一丝一毫的暖意,以致于我的识海边缘都泛起了片片冰花:“她还在面壁思过,啊不,面壁思春呢!你呀,看她如此可怜,为何就不顺遂了她的愿……”

“面,面壁思春……呵呵”我不失礼貌地笑了笑,面上却毫无轻松之色。言道如此,其实我和宸都知晓,星歌此刻,怕是……

沉默。

良久宸开口了:“华,你明知这一切终究会到如今的地步的,为何为何还要留下我们”这么多年了,每次谈及此问,宸的声音总是充满了不解:“再如此一二,不止是你这本识体,怕是连星歌也再也不能压制分情之势了……”

“不必再说,”我仍旧如从前般语调坚定:“你们既生于我,又有星识分格,我便不会抹去你们,我也绝不会让你们受得一丁点的伤害!当年琅嬛,我弃了有莲,没有履行承诺,至今仍追悔莫及,既已错过,便绝不会一错再错了。”

宸的声音静默了下来,这样的对话,在那次裂魂出错后的几万年里已经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

“华,我是你的冷酷无情的一面,而星歌则是你至情至性的一部分神格”,宸难得地出现了情感涌动:“你若离了我倒还尚可,可若离了星歌,你便永远不会再有情爱之心了,你可曾想过后果这可是比那闻名六界的灭情绝爱的‘绝情丹’更牢固的心之锁,而且永世无解。”

“情爱这么多年因那一纸婚约而生的事端还少么你且瞧瞧星歌”我冷笑:“情爱是她的,我只可稍稍体会,却无法感同身受。而且,宸,你貌似比我更不懂什么是情爱吧情爱于我,不,我们,又有何用处”

“我确实不懂,但是仙界那水神的先例就摆在眼前”宸警告我:“而且,一旦星歌再也无法压制,分情的第一轮回便会立刻接踵而至,那是属于你的轮回,一旦无法挣脱,便会永困于过往之中。我与星歌,亦会消亡……”

我挥手打断,不屑的很:“笑话!什么先例我从来不信这六界有什么劫和命,被情劫所困者无非是自身无能,断得不彻底而已。情由心生,随我心灭,魔亦是如此,得道者须斩去三尸,三尸皆为心魔。虽星族无须斩三尸,如今也可言你们就是我的心魔,断了,我才能真正自由。以我星族长公主百万年的修为,我还惧这小小的分情轮回么你们且等我凯旋。”

“至于往后,就由星歌履行我这婚约嫁给她钟情的南极大帝,你也可以继续做这星族长公主守护群星,从此星族长公主一化为三,此般不很好吗”

“那你去何方”宸语调微微上扬。

“我嘛,我那时应早已无无欲无求了,何仙可知呢兴许是浪迹于某个凡世之中,抑或是流连于星海之外,此心已安,何处不可为乡”。

“你,这是逃避!”宸的声音冷了下来。

“不,你错了,这是我的自由。”不愿与她争这是非,我便将星识退出了识海:“或许,这也是我唯一能自己选择的路了。”

可惜都是徒劳。俗言道:“因必有果”,小弟的报应就是我。

“瞧你说的,本公主不是你亲姐难道是你表姐不成”我一把揪住他那白嫩的似个栀子花精的左耳,狠狠一转。

“别闹,别闹。”我环搂住他的长项,静静感受着他毛发中星辰辉光的流转。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星辰之力亦有其道,我与小星恰是那星辰之道所生的“二”,我的本星体乃是从娘亲身躯上分离出的一小块星辰之精,而小星便是其上最为闪亮的的一处星光。执掌星之一宿后,我是星宿星主,而他则化为了星宿虚形星日马,百万年的悠长岁月之中,我们一直不离不弃,血脉相连。

爱抚了一通小星,我这才忆起旁侧还有个家伙待我处理,原本如水般软化的眸光瞬间僵硬,可语气却依旧温柔:“小星,方才所发生之事你也看到了你说,该如何处置那讨厌的家伙”

此时,一个欠揍的身影小心翼翼地摸索来,又小心翼翼地赔笑道:“姐,小弟可是给你个与青莲师兄独处的机会,怎就如此轻描淡写揭过了没趣,甚是没趣……”他还特意咬了青莲师兄四字。

“嗷!”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声响彻云霄,一时间风云变幻,不少飞行的小仙被震的直接摔下了云头,仙力一阵紊乱,好不狼狈。

小星灵动的双眸和我对视一瞬,便已明了我心之所想,他以极其冷酷的眸光瞥了一眼还在试图挣扎的小弟,很是不屑地打了个响鼻。

“这……本太子竟然被一匹马鄙视了”小弟被小星这眼神看愣住了,半晌回过神来已是双眸冒火:“是可忍孰不可忍也!欺人太甚!”言罢,他猛地一甩那骄傲的头颅,面向群星,念出了他那无用的紧的七星天极咒。

“北七宿,曰玄武,天斗墟,星光属。”

“看来你是真的星皮痒痒了,本公主这做姐姐的不帮你渡过此难关还真有些过意不去!”我冷然微笑,一步步走上前去,每走一步身上气势便足一分,而小弟的气息便矮一分,直到被我压迫的难以离身。

“姐,你是我亲姐,是……是我大姐,是……”小弟眼见着我张牙舞爪地迫近,语无伦次地求饶:“饶命,饶命!”

旧事忆起,难得有些惆怅。

那是便我的小星,我的坐骑,我的伙伴,我的星日马。

“咻咻。”小星飞奔而行,在我身前刹住,雪白的头颅探来,亲昵地在我手掌上蹭了蹭。

我笑着帮他捋了捋额前有些纷乱的毛发,小星似乎一阵痒痒,发出了银灵般的鸣叫。他将头偏过去,责怪般轻轻撞了撞我的肩,撞的我一个趔趄。

此刻北方七宿中,斗宿所属七星骤然闪耀于北方天空之中,浩大磅礴的星晨之力从迎宾客栈之上涌现,向着群星阁倾泻而下,确是银河落九天。

“嘶……”气陷之声大作,虚空忽的被融出了一个墨色之域,小弟的北方星辉自墨域之中苏生,层层叠起之下,竟意外地抵住了我南方星辉的倾轧。而被时光法则定身的小弟,也恢复了行动之力,但我的星锁却非他如今修为能挣脱的,仍旧牢不可破地束缚他的星体。

“放你一马既然你都如此说了,那本公主就放你一马。”我心中一动,嘴角泛起一丝不怀好意的阴笑,抬头望向南方的星空轻声道:“小星,来。”

“是吗,那如何才算有趣”我挤出一丝森然的笑意,猛地转身,数道粗大的星辰锁链原地暴起,径直向着那家伙飞射而去。

小弟一看势头不对,转身欲逃,然而他也太小看我的星辰之链了,不出意外,被我绑了个结结实实,动弹不得。

阅读星乡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