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星乡》
星乡

第8章 南极长生

“这是什么神色?华儿,本君是何种身份,怎会谎言相欺?”南极大帝已走至我身前,俯下身去,那一张嘴脸在百万年中从未离我如此近过。

仅仅一个眼神,或许能击杀一些阴司鬼物,可那家伙毕竟是南极大帝,我如今算是彻底身陷囹圄了。

“华儿,我们之间不是早已私定终身了么当年你送本君的定情之物,本君可是一直珍而重之地收着呢。”南极大帝邪魅一笑,一步一步走上前来。

定情信物这南极大帝真是愈发不要脸了子虚乌有之事张口便来,本公主如此尊贵,又怎会委身于一个号称仙界一害,神霄玉清府之中侍婢仙娥成千上万的风流浪子痴人说梦!

心中再如此愤恨,言语被封也无法可说,我的眸中已充斥着狂风骤雨,然而,依旧徒劳。

“嘶……”他的气息在我耳畔连绕了三圈,狠狠地钻了进去,我头皮一炸,倒吸一口凉气。

晚节不保啊,万劫不复啊,当初怎么就惹上了这么一尊瘟神,再这么下去,我怕是要……然而我能做何?唯有闭上双眸,听天由命。

“啊!”一个不和时宜的尖声惊叫,拖着长长的尾音响彻云霄,原本闭目认命的的我瞬间睁开双眸,然而眼前一幕却让我恨不得寻一星墟钻进去。

某个青丘的小仙娥愣愣地看着以一个不可名状的姿势,俯身垂首的南极大帝与闭目认命无计可施的我,仿佛瞧见了什么天大的惊事一般。

这下可好,我的一世英名,在这家伙手上败得一干二净,从今往后,我还有何脸面见仙?

“放我下来,放我下来!”我猛地捶打这那家伙似乎并不怎么坚实的胸膛,出乎意料,南极大帝几乎立刻就解除了我身上一切禁法,身形一闪,我便离了八丈开外。从前都是御空飞行,而如今我却觉得脚踏实地之感竟是如此的舒爽。

“何事?”南极大帝好像方才什么也没发生,什么也没做过似的,淡淡地扫了一眼那小仙娥,一股威势油然而生,这副模样,倒也挺合他那六御之一的身份。

“帝……帝帝君恕罪”小仙娥莫名惊恐,连话语都结巴了:“仙婢只是来……来请帝君赴宴的。”

“赴宴?白老儿又搞出了什么新花样”对于白叔叔,南极大帝倒是毫不客气。

我在一旁冷眼旁观,心中却仍旧为了刚才的失态懊恼不已,但凡我稍稍清醒一点,我也不至于落得这步田地,难怪“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是百年身”,从琅嬛归来后,我怎生得愈发的蠢笨了呢?

小仙娥呆滞了片刻,在南极大帝的轻咳中才缓过神来,仍旧面带惊恐地道:“帝君说笑,国主设宴目的便是为了此番前来青丘论道比武的仙长古神们接风洗尘,仙婢恳请帝君移步中荒国主殿。”说罢,应声下拜。

南极大帝邪魅的眸光移至我身上,我被其看的一缩,心中暗道不妙,不知这家伙又在使什么坏心思,还是尽早脱身为佳。我赶忙干笑一声告辞:“既然帝君另有安排,那小女子便也不在此碍眼了,容小女子告退。”

说完,我作势欲离,然而南极大帝的一句传音,却让我心头一震,硬生生停在了原处。

“华儿,你可曾记得那星语笛”南极大帝嘴角一翘。

“星语笛……星语笛?怎么可能?当年首丘一战,星语笛早已遗落在了哪处无境之地。”我瞪着他:“你怎么可能会有星语笛的下落?休要诓我!”

“诓你?华儿,你瞧瞧这是何物”南极大帝挥手,那小仙娥便凝在了原处,他的袖袍之中,一抹熟悉的星光荡漾而起。

“星语笛!本公主的星语笛怎么会在你手中?难道……”我脑海之中忆起了当年首丘那场惨烈的大战,南极大帝的到来似乎比白叔叔还早上那么三刻,难道是他?枉我这么多年寻遍青丘与三十三天也未曾觅得些许星语笛的踪迹,原道是被这家伙裹挟了去。

抬首所见,南极大帝仍旧是那似笑非笑的模样,从前,我只当这家伙是那数万登徒子中的一员,所谓的那些纠缠无伤大雅,如今看来,南极大帝我不了解的还有很多。

“本君当年瞧着这笛子做工甚是精妙,便收来把玩一二。”南极大帝将笛子隐于他袖袍之中:“不曾想这笛子之上竟还附了一缕不知何物的残魂,后本君差仙询问才知,这原是长公主的贴身之物。”

“残魂?你说这笛子之上有残魂!”我大惊失色:“快,给我瞧瞧。”

南极大帝一动不动。

此刻,我亦稍稍冷静下来,心中的那些小女儿姿态的恼羞顿时烟消云散。我瞥了一眼定定站立的南极大帝,笑了:“呵,很好,很好。如此拐弯抹角,原来正题在此。明仙不言暗话,说吧,什么条件”

“条件?华儿,你未免也太过看轻本君了。”南极大帝的语气捉摸不定:“本君不过是还未来得及物归原主罢了,既然华儿想要,那本君这个夫君也自然不能不给是吗”

“你少在那里胡言乱语。”那个“夫君”二字再一次激起了我心中的怒气:“既如此,给我!”

南极大帝仍旧一动不动。

我心中的怒火已积蓄到了顶点,对其怒喝道:“你究竟要如何才愿意把星语笛还我”

南极大帝似乎觉得我现在像个发了狂的穷奇饕餮,上下打量了一番,啧啧两声:“哎呀呀,恕罪恕罪,星族长公主的怒火,这六界怕是没有几人受得住,本君自然也不敢。只是本君看着笛子甚是顺眼,物归原主未免有些怅然,不过长公主若是能拿出什么有趣之物相易,本君自然是将这星语笛双手奉上。”

有趣之物?我到哪里去找能让南极大帝这个仙界一害觉得有趣的东西?难道去下界抓几个地仙娥?不行,我又非那些烧杀劫掠的妖怪,强抢良女这事我可做不出来。

就在我冥思苦想之际,南极大帝嘴角一勾,突然一指我耳畔,说道:“长公主那耳坠,本君看的样貌甚是奇特,不如……”

耳坠南极大帝这话倒是令我愣了片刻,素闻南极大帝嗜好奇特,犹喜收纳粉脂仙饰。我那耳坠不过是拿本辰域的一将死无主之星为主材,辅以星辉雕琢而成,实在寻常的紧,给其倒也无妨。当然,我面上仍装出一副极为不情愿的模样,纠结半晌,终于磨蹭地取下了耳坠之中的一只,甩了出去:“给你,把星语笛还我!”

南极大帝随手一招,那闪烁星辰辉光的耳坠便落入他掌心之中,他端详片刻,笑了,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玉珰缄札何由达,万里云罗一雁飞。华儿,你的心意,本君收下了。”言毕,星语笛被一朵彩云拖着,亦缓缓飞至近前。我双手将其捧下,感受着笛子上那缕残魄的气息,双眸不知何时已微微湿润。

嗯?不对。

我突然忆起了南极大帝那莫头莫尾的话语,什么心意?这不是以物易物的等价交换么?我不明所以,刚想质询,却发觉不知何时,那小仙娥已然被解了咒,正呆滞地看着我与南极大帝。

“好,本君与这位仙子事已了。”南极大帝又摆出那副所谓威严的模样,对那小仙娥呼喝道:“前方引路。”

小仙娥低头应喏,眸光却不由自主地飘向我这里,那眼神之中竟隐含着……怜悯?

我更加不明所以,心中隐隐觉得不妙,我似乎又被南极大帝摆了一道。

然而还未等我有所动作,南极大帝一闪消失在了原处,我的身子一麻,那种可怕的感觉又回来了。这时,我忽然觉得有一滑腻之物触碰上了我的掌心。猛地一缩,我在麻痹之下拼尽全力低头,却见得我白皙的左手已然被南极大帝那只爪子牢牢固住。

“把你的爪子挪开!”还有个小仙娥,我也只能低吼。

“为何?反正你这星族太子贴身侍女也是要去宴席上伺候的,我们二仙联袂而去,有何不可?”南极大帝开始耍无赖。

“撒手!”我尽力挣扎,然而却无用的紧,一股股仙眼难见的细密雷霆自南极大帝的掌中灌入我左臂的星脉之中,手厥阴经之上的星穴被一个个地麻痹,劳宫,大陵,内关,间使,郄门,曲泽,天泉,最终至心上的天池。我身子其余部分倒是恢复了原样,可这条左臂,却似被斩断了一般,毫无知觉。

“长公主可想好了?”南极大帝传音,并未揭穿我的身份:“你如今借着青丘天狐血脉变幻了容貌,除去六御其余末流小辈也看不出你是谁。一同前去,我们二仙也可在途中增进增进些许感情不是么?”

“你……无耻!”势比人强,也由不得我抉择。我只得图个嘴快,心里把南极大帝上上下下从里到外狠狠诅咒一番,然后乖乖地随其上路。

一旁观此情景的小仙娥神色一言难尽。

…………

夜幕已垂,将行,南极大帝终于撤去了此方天地的仙障,说来也奇怪,小星与小弟此刻仍不见踪影。虽然小弟被我治住,但以他的修为,小星也甚难与他匹敌,怎么此刻仍不见其回归。若是小星在,我也许还有一搏之力。

那前方带路的小仙娥偷偷回头看了我一眼。

“……”

飞过客栈边缘的一座小山峰,那小仙娥又看了一眼。

“……”

飞过中荒城的晚市,小仙娥再次看了一眼。

“……”

飞过……

“看什么看!没见过仙牵手吗”我暴喝一声,那小仙娥被我惊的从云头上栽了下去,几近地面才堪堪稳住身形,灰头土脸地飞了上来。

“仙……仙子莫怪,仙婢只是……”

“滚去带路!”

“是……是是,仙婢这就去,这就去”小仙娥惊慌失措,连一朵寻常的白云都唤不出来,连试数次,这才摘了朵小的可怜的灰云,再次上路,不过这回,她再也不敢回头望哪怕一下。

“哼!”我正憋着一口气无处倾泻,这小仙娥算是撞在剑尖之上了。

不得不说,南极大帝真有令仙抓狂的潜质,我单手捂面,这下可算是彻底仪态全失,脸都丢尽了。况且如今还受制于仙,难道真的是因为我今辰出宫未看仙历?甚是懊恼,甚是懊恼啊。

“南极帝君,近来可好?”一个低沉的声音,忽然自前方传来。

嘶!

电蛇狂舞,那个家伙对我的话充耳不闻,依旧牢牢束缚着我的星辉,我的后半句话被硬生生堵了回去。一失足成千古恨,这下甚妙,连话也说不出了。

“喂,你……你要作甚?你……你别胡来啊。”我顿时惊慌起来,色厉内荏地道。从前受制于南极大帝不过是被其调笑一二,何曾有如此亲密之举?一星一仙的相距仅尺余,呼吸可闻,南极大帝周身那股雷雨初霁的清新气息将我包裹,我体内的星辉流转破天荒地迟滞起来。

此刻,我心中竟然只想着在那清新之气之中沉沦片刻,只要片刻就好。我的眼神之中的神采亦渐渐黯淡下去,黑芒扩散,再一次眼中只剩下了南极大帝那张面容。

“怎么?本君又非什么阴间的妖魔鬼怪,怎生得长公主如此厌恶?”一个平淡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然而这声音之近却让眼神刚恢复清明的我心中一凉。

我的恼怒的话语变成了一连串呜呜声,除去恨恨地瞪着那家伙以外,毫无办法。

剑眉与桃花目,浅白之须与柔嫩地似个婴孩的面容,邪魅与天成,这些看似完全不相及的官貌就这么和谐地摆在他那嘴脸之上,而且竟调和的如此融洽,我纵使对南京大帝有万般不满,也实在是挑不出丝毫这张脸的任何恙处。难怪仙界那些风言风语把这失踪百万年,半道归来的南极大帝吹捧地神乎其神,又是寿星老人,又是雷霆之主,除了敬畏其掌控雷霆劫运,多半也是这张分不清老少的面目作怪。

“华!”冰寒之声自我的星识之海中传来,我一个激灵,四魂七魄顿时回归,方才那是……分情?我一阵后怕,赶忙报元归一,神智恢复清明的同时,却也重新意识到了我与南极大帝距离,已是近在咫尺。

如此风流阵仗,纵使我恢复了神智,也免不得如寻常仙娥女子一般惊慌失措,面红耳赤,好在身子虽酸软无力,那种麻痹之感却不知何时已然消失了,我拼着最后一丝气力,在那家伙怀中挣扎着,试图逃脱开去。

这世上竟有如此滑稽之事?一个身处星空之下的星族竟无法动用星辰之力,何况还是我这星族长公主。此刻,我只想动用我的百星华月剑,在南极大帝那丑恶无比的笑容之上狠狠地划一个叉,然而这终归不过是一个空无幻想罢了,在万年之内,我与他的数不胜数的交锋之中,我竟然可悲地没有一次赢过。

既然逃不过,我索性撕下了面上的伪笑,努力扮出我自以为最有威慑力的模样,怒喝道:“放肆!纵使尔为仙界帝君,也休得无礼!快给本……”

离开了星识之海,外界所经不过一瞬,然而就是这短短一瞬,却让我失去了逃离的最佳时机。

不知是我星辰之力的反抗,还是南极大帝有意为之,我的喉头一甜,一口浓血直冲而上,被我强忍着咽回腹中,一来一回之下,言语之能倒是恢复了。

声音略显嘶哑,我恨恨地怒喝道:“笑话,定情信物本公主怎不记得曾赠予你这等物件,咳咳……”虽竭力忍耐,嘴角仍旧溢出了一缕银色鲜血。

南极大帝见到我嘴角的那缕鲜血,面上闪过一丝意外,但不过一瞬,他便俯下身,将我环抱而起。

南极大帝眉头皱起,垂首,轻轻探到了我的耳畔。那刻,我顿觉耳畔一麻,嗡的一声,我的身子再一次僵硬了。冤枉啊,这回可并非那雷电作祟,亦非我不想动身逃离此地,而是我不敢,生怕只要稍稍挪动,便万劫不复了。

“华儿,怎么都吐血了,可是本君弄疼你了?”南极大帝邪笑着,话语声却温柔的像个安抚孩子的父亲。

眼看着那家伙接近,我颇为惊慌地颤了颤,面上却依旧极力掩饰,摆出怒目而视的样貌。

“不敢,不敢,帝君乃九霄之上执掌雷霆的玉仙,怎是阴间那些魑魅魍魉可比的。小女子……”我仍旧努力地维持面上的微笑,然而身子却被那雷霆电的一阵酸麻,气力全无,渐渐软倒在了客栈的白玉路板之上。

南极大帝笑吟吟地负手而立,毫无上前之意,就这么静静看着我一点一点地倒在地上。雷光闪烁,周身的星辉已然被压制道难离体分毫,我甚至不能唤回小星与被淹没在雷霆墨云之上的南方星宿之影。

阅读星乡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