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星乡》
星乡

第9章 十方来客

南极大帝有意无意地瞧了我一眼,不动声色地警告道:“勾陈,慎言,星帝与长公主亦来青丘赴宴,若是……”

“勾陈,少在那里得意忘形。你可还记得,当年你把落难星后当侍女使唤了万年,结果被星帝追杀之事?”南极大帝似乎与这勾陈大帝有所过节,嘴上不饶仙:“当年还是斗姆仙尊出面才平息了风波,否则你那西天门焉能完存?”

落难娘亲?爹爹追杀勾陈大帝?此等妙事我怎么未曾听闻过?我心中顿时兴奋起来,赶忙放出星识,细细听了下去。

听完,我彻底愣住了,随之而来是双目一黑,心中仰天哀嚎:什么叫未出嫁的老姑娘?什么叫可悲可叹?你听听,你听听,这说的是仙话么?我们星族寿元之长能和那些小仙相比吗?被南极大帝制住也就罢了,毕竟我与他同属南方,他主南方仙域,我司掌南方星宿,他为阳我为阴,阳盛阴衰也属常事。可何时轮到这个勾陈大帝也来评头论足?

想到此处,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刚想上前理论,却觉左臂一麻,南极大帝那该死的雷电再一次窜入了我的身子,令我动弹不得。

先前又是我呼喝,又是勾陈这个战神到来,在云头跪了几刻,本没见过多少世面的青丘小仙已成惊弓之鸟,忙垂首下拜:“回……回禀帝君,确是……确是国主尊上设宴之殿。”

“哼,那老狐狸喜好也是怪异的紧”南极大帝似乎对这国主殿的“破旧”颇为不满:“通传!”

“喏”小仙娥急忙飞了进去。

咚!

片刻后,悠长的钟声,自殿内传来。

“高上神霄玉清真王统天元圣天尊,南极长生大帝,到!”

南极大帝闻言一摆袖袍,牵着我踏入殿中。同时面上的容貌也变化了些许,却像苍老了万载寒暑的模样,鹤发童颜,倒是颇合凡间相传的那“南极寿星老仙”的样貌。

哼,本非正经之仙,还故作正经之态,甚是滑稽。我愤愤地想着,若是让六界众仙知晓他们那高高在上的南极长生大帝方才那副嘴脸,指不定惊成何样呢!

不过话虽如此,我现在仍旧受制于仙,唯有寄希望于爹娘与小弟不在殿中,否则,真是丢仙丢到家了。

“拜见帝君!”殿中众仙齐声作揖。

青丘设宴,除去闭关不出的,基本天庭受邀之仙皆到来了,一时间满目皆是煌煌的仙气夺目,颇有晃花双眸之势。我赶忙以星辉护目,这才瞧清了大殿陈设。

先前殿门所想,确实如此。大殿比之于其表所见阔气了不少,但那股书卷素雅之气却不减反增。青柱竹牖,香炉青烟,仙玩字画,若非大殿之上众仙云集,还真觉到一凡人的书斋之中,可随性品字弄棋,可调素琴,阅金经,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

殿首位木榻之上,一白狐侧卧而倚,一足持一经卷,狐首微斜,狐目微眯,似睡非睡,极其慵懒地面向下方众仙,九尾铺展而开,洁白如雪,绒绒的似个垫子。然其体表周遭却泛起一丝淡若不见的银光,姿态虽慵懒却浑然一体,修为低者甚至生出顶礼膜拜之感,所谓宝相庄严也不过如此。

那些小仙对白狐看似不雅之举却无半分异议,一个个敬畏异常,目不斜视,连眸光都不敢在白狐身躯之上停留哪怕一刻,似是生怕他仙认为其起了亵渎之意。

这么多年了,白叔叔本体的皮毛还是那么的优雅,此刻,我就想同儿时一般钻入白叔叔的九尾之中做个窝,远离世俗纷扰,那该有多好啊。

…………

“白叔叔的尾巴,好温暖呀!”

“星华,你个臭丫头,快从国主的仙尾中出来。”

“哼,不要,我就喜欢白叔叔的尾巴,不喜欢娘亲!”

“出不出来”

“就不!”

“好啦好啦,既然小华愿意,就让她呆着吧。本是孩童,星后莫要责怪了。”

“那……麻烦国主照料小华,陛下如今……本宫必须离开了。”

“小事,小事,不足挂齿。”

“耶,大魔王娘亲终于走啦!”

“诶,你娘亲去完成一件很重要的事了,这话可千万不能让她听到,否则你娘亲回来可要伤心的哦。”

“嗯嗯。”小家伙敷衍了几句,便钻入了青丘国主的仙尾之中,九尾层层叠叠将她包裹。对于那时的她来说,这一个暖暖的小窝,便胜过那冰冷的星宫长公主殿百倍千倍。

…………

我沉浸在儿时的温暖回忆之中,一时无法自拔。

“想到什么了如此情意绵绵”一个煞风景的恶心声音自身旁传来,打搅了我的思绪:“难道是某个男仙?”

“什什什么?”我回过神来,忽觉如芒刺在背。只见满堂的神仙皆目瞪口呆地望着南极……不对,望着我与南极大帝猪爪相牵之手。当是时,近乎百道仙识汇集于我身上,上上下下来来回回打量我,以至于周身都刮起了一阵怪风,扬了起我的裙摆。

我一见不好,连忙催起星辉,这才堪堪把裙摆压了下去。虽动只动用了一丝星辰之力,但也被那些神仙们瞧了个正着。

“嘶”一阵吸气之声,自群仙中传开,无数传音之轨迹在空中交错而过,虽听不真切,但以我星识之强也能大致了解其意,唯有一词“星族!”

“噗!咳咳……”一阵不和谐却熟悉的声音,自右席首位传来。

“小弟,救命啊啊啊啊。”我仿佛抓住了救星,眸光含着可怜望向小弟所在的右席。

小弟原本正在与次一席的那玉虚宫仙鼎真人推杯换盏,刚饮一口,却瞧见了我与南极大帝联袂而来,随后,那口酒径直喷了出来。此刻的小弟完全没有先前斗法之时的狼狈模样,反倒玄衣素裳,很是仙风道骨,也不知他这衣裳哪里换的。

然而小弟的反常举动并未有多少仙留意,所有仙的目光全都汇聚于我身上。

“姐,你难道……”小弟目光呆滞,难以置信地望着我。

“小弟,救我!”我哀嚎。

小弟狠狠地咽了口不知是何物的东西,这才稍稍平复心绪,他瞧了一眼我们相握之手,捶胸顿足:“姐,你没救了,你……你晚节不保,自求多福,自求多福。”

说完,他像什么也没看见,根本不识得我似的,转过头去。

“小弟,不对,星天,星天,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嘛”生的希望就这么渐行渐远,我仍旧传音哀嚎:“姐姐再也不敢了,从今往后,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我还是个孩子,救救孩子吧。”

“做梦。”

“不!”

爹娘不在,小弟又不愿相助,我心已凉了半截,只得含着最后一丝希望望向白叔叔。只见白叔叔似笑非笑地瞥了我一眼,却移开了目光,继续津津有味地品读那卷书。

什么童年的温暖都见鬼去吧,再看国主的九尾,我只觉得那狐尾似根根尖刺,扎的我生疼。哀莫大于心死,也不过如此。

生的希望远去,我一下颓丧起来,双目一片模糊,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我整个星就像个牵线木偶般被南极大帝拉着到了他那客席之前,僵硬地坐下,至于我怎么在众仙呆滞的目光中走到席上的,我已完全记不清了。

“国主。”南极大帝向着白叔叔作揖。

“嗯。”按着辈分,白叔叔与斗姆元君元始天尊相同,因而南极大帝行晚辈之礼,而我作为小弟的贴身侍女也应行跪拜之礼,但此刻我依旧沉浸在淡淡的忧伤之中,已然完全忘了还有礼数这回事。

四周的神仙亦对我这一动不动全然不顾礼数的作为啧啧称奇,纷纷猜测我是何方神圣。

“帝君不向我等介绍介绍这位仙子?”一面色火红,头饰三条火云纹的仙人端着一玉杯前来。

“祝融,你小子岂非不知本君与你家帝君素有过节”南极大帝对祝融看似不客气,实则面带微笑。

“帝君说笑,您与勾陈大人的恩怨可非鄙一个小仙所能参与的”祝融面露苦笑,说话倒是挺爽快:“小仙敬帝君一杯。”言毕,端起玉杯,朝向南极大帝。

“好!”南极大帝变戏法似的摸出了一紫电化成的雷穹灵杯,对我道:“斟酒。”

我听之任之,面含哀伤地给他斟了一杯,以至于斟满后,酒倒是撒了不少。

“难得,姐,你竟然还有如此贤惠的一面。”小弟的传音不合时宜地响起。

“滚……”我有气无力地回了一声,双眸死死盯着青木地面,好似要在其上刻一个洞出来。

南极大帝一饮而尽,周身闪过一丝细密的雷霆,说来也奇怪,自从我被其提到了桌案后,他那不安分的爪子便悄无声息地放下了,但我仍觉得浑身无力,难以动弹。

“这位仙子本君也不知是何来历,不过是路上巧遇,便联袂前来而已”南极大帝并未有拆穿我身份之意。

祝融听闻,明显不甚相信,将那杯中的琼浆玉液一饮而尽,便回归了本席。

随后,各路神仙皆来敬酒,而我变成了一具无情的斟酒傀儡,倾壶,满上,正壶,再倾壶,再满上,再正壶。我尽力将识海放空,神游天外,这些神仙真情实意也好,虚与委蛇也罢,与我何干

大悲大愿,大圣大慈当初给南极大帝文书宝诰之仙,是有多阿谀逢迎才能写出如此违心的话语我开始胡思乱想,真该把那仙逮起来扔到诛仙台下去。

咚!

一阵钟鸣,自殿前传来,我兴致缺缺地瞧了一眼,又垂下首去。

“有凤来仪,照化玄天,云渺境,玉凤真君到。”

众仙低辈分起身,高辈分端坐,又是一番杯来酒往

咚!

“观世之音,甘露济世,普陀境,慈航真人到。”

我已懒得再瞧,专心盯着那酒壶,好似那是什么宝物。

…………

咚!咚!咚!

三声钟鸣,青丘之宴,正式开始!

白叔叔终于收起那已读了一万年的书卷,青光一闪,化作人形。

“本主守此青丘已逾千万载,光阴易逝,不知不觉本主孙女业已岁满百年。择此吉日,本主设宴开席,广迎四方来客,以见证孙女百年之礼。各位道友,请!”白叔叔端起那幻天石所制的九幻杯,一饮而尽。

“请!”众仙皆起,齐声应合,也包括一直端坐的南极大帝。我也顺势站起,只盼着这宴会能早些结束。

“迎,青丘北极帝姬北荒之主白雪,青丘真王西荒之主白极,青丘灵王东荒之主白宇,青丘南极帝姬南荒之主白素贞,及青丘小帝姬,南荒之主与宣德真仙之女,白玥。”

白叔叔一家,自白叔叔主位屏风之后缓缓绕出。

与此同时,一阵嘹亮的龙吟自主殿之门传来。

“还好,不算太……”

“你个没脸没皮的东西,谁给你的胆子坐在帝君身旁?还不滚下去!”一个身影飞射而来。

“哦。”我木然回道,一动不动,手中仍然拿着那酒壶。

“啪!”“恩人!”“住手!”“放肆!”

四声,壶碎,酒洒,我亦醒。

我亦全力催动心中那滴用星之祝福巧取的天狐之血,将本源的容貌与气息影藏彻底,我的本容若是展现,还指不定惹出何般风波,如今六御之一到来,又怎敢大意

近前,那金光原道是一华盖云香车,流云彩冠附于其上,暗香浮远。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之际,香车却也棱角分明,锐不可当。迎其前,五行金气扑面而来,竟比我的百星华月剑还要锐上三分。

我眼前再次一黑。

…………

片刻声之主似乎留意到了我,然而那仙识不过停留一瞬,他又转向南极大帝,话语轻佻,其声却无比庄严肃穆:“看来是鄙仙多心了,南极大帝如今温香软玉在侧,想必也是好的。”

西极勾陈宫中一星曰天地人皇大帝,其神曰耀魄宝,主御群灵执万神图,居勾陈南极降霄宫,上应始无炁,三炁之下。执轩辕之剑,驾华盖云香,立天地三才,斩魑魅魍魉。故号曰:“西极勾陈大帝”。

“呸!勾陈和你,一个德性”勾陈大帝远去,我依旧愤愤不平地啐了一口。

南极大帝松了我身上的雷电,啧啧两声,仿佛方才那暴风骤雨不过是黄粱一梦:“星族老姑娘,嗯,有趣,甚是有趣。”

对于南极大帝的无耻行径,我索性耳不闻心为静,任他说去,就当是头凡间的猪在我身旁嚷嚷,就当我的手掌被猪拱了还不行吗?

金光,自远方天幕浮现。

这金光不似佛光那般温和,在不经意间便泽被苍生,亦不似老凤凰那仙凤真火般酷烈,其表虽柔,内里却含一锋锐之气,斩尽六界妖魔。所过之处,空中腾云的小仙一个个诚惶诚恐地避让,尤其是仙界那些前来赴宴的小仙,皆拜服于云头之中,恭敬非常。

“南极帝君,近来可好?”一个低沉的声音,忽然自前方传来。

那香车沉默片刻,勾陈大帝的声音再次传来:“南极帝君,此宴可并非如此简单,近百年魔界已有所动作,群星会终时将近,你掌四时劫运,可要多留意些那些妖魔动向,莫像上回那般,若是再有差池,你这南极之位可怕是……告辞。”

言毕,香车作势欲离,勾陈似乎意有所指。南极大帝亦作告辞,遥望香车消失在天际,眼神霜凝,一声冷哼如炸雷般响起,周身乌云翻滚,倾盆之势一触即发。

片刻之后他的神光重新汇聚在我身上,面色回暖,顷刻间眼眸含笑,与方才判若两仙:“不过,勾陈有一点说的甚对,那些觊觎星族那老姑娘的小仙,的确可悲可叹。”

于这较劲之际,我和南极大帝飞至了青丘中荒国主殿前。此殿初瞧着,比仙界那些故作高深,层云掩映雕梁画栋的要悃愊无华了不少,细细看之却觉另有一番风致。青木为柱,玄石为瓦,双开正门之上却似织楚而成,无甚雕饰,与凡间某寻常人家的简屋陋室也相差无几,然恰如狐狸洞口那诗云:“向来白狐归去处,别有天地非神间。”本不大的殿门不知怎的完全不像登堂入室的正户,反类曲径通幽的小苑之窗,素净的很。

“这……确是国主殿”南极大帝看来从未来过此地,面带疑色问向那领路小仙娥。

勾陈亦反唇相讥:“彼此彼此,你那南天门不一样差点被星族那长公主给拆了?百万年还未出嫁的老姑娘,架子倒也甚大,那些小仙们竟还趋之若鹜,可悲可叹啊。如此看来,星族还真是有拆仙宫的潜质,星帝拆西天门,那小丫头拆南天门,还得劳烦母神和天尊亲自出面,这样的仙,可要不得。”

“战神。”南极大帝双眸微眯,望向前方:“你也敢来青丘赴宴?就不怕星帝扒了你的仙皮?”

“呵呵,本君身为六御之一,奉玉皇上帝敕命,执掌天地人三才。难不成连来青丘赴个宴都要畏首畏尾?何况本君另有要事,也并非来此赴宴的。”

阅读星乡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