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星乡》
星乡

第11章 小星失踪

南极大帝仍坐于原处,一杯载一杯地喝着闷酒,一旁的碧霞寸步不离。似乎是为了取悦南极大帝,她竟不知从何处变出了一张仙琴,抚弄轻撵。初时还算轻快,随着南极大帝的无动于衷,琴声渐渐低迷下去,哀怨如泣,别有幽愁暗恨生。

星之一宿的星辰随着我的言语逐个闪耀,而广寒宫的月华在普照乾坤之际亦分出了一缕细丝,一化为七,向着所耀星辰而去。

广寒宫属仙界一宫,其月华却非姮娥,玉兔专属,青丘的广寒子,梵境的月光菩萨皆是以月华辅以相应仙力佛光为修炼法门。我的百星华月咒虽属星法,月华却也可作辅修之途,探查便是其一。

回想一日之中,小星也唯有我与小弟嬉笑玩闹之时才外出过,我顾不得许多,反身便回归了宴会席上。

仍旧是那般觥筹交错,丝竹管弦之声不绝于耳。探查耗时非少,宴中已是酒过三巡,方才因那碧霞稍有些凝重的气氛已是缓和了下来,白叔叔一家与仙界那些辈分较高的仙人把酒言欢,小仙们则三五成群,聚于一起谈天论道。

我不再理会南极大帝,悄然飘过去,在一旁席上装作一上酒侍女,传音道:“小弟,你可瞧见小星了”

小弟一愣,环视一周才发现了我,冷哼一声:“你那匹马?鬼才瞧见呢。”

我没心思和他玩笑,说道:“小弟,现在不是玩笑的时候,小星失踪了!”

“啊?什么?失踪了”小弟微怔,神色也郑重起来。

“方才,小星载着你到了何处”我问道

小弟辞别慈航真人,返回了席上,回忆道:“你那匹马……拖着我往西荒而去,在离中荒城不远处城郊我便已挣脱你的星禁法,和他对峙了片刻,我便回返了,半途遇见了一个接引仙娥就来中荒赴宴,期间并无不妥之处。”

“小星最后去往何处?”

“你那小星应也是回返了,最终我瞧着他离去方向,向着你所在的迎宾客栈处。”

奇怪,那应是我被南极大帝制住之时。南极大帝的雷霆之域笼罩迎宾客栈,小星难以察觉我的气息也属常事,可无论如何,他也不会随意离开。

既然小弟不知他的去向,我也只好去问白叔叔了。

“白叔叔!”白叔叔仍在主位之上,白玥早已不知跑到何处玩耍了,我不能上前,只得在远处遥遥施礼。

“小华”白叔叔似乎也不喜热闹,依旧品读那卷书,听闻我的传音声这才移开目光。

“白叔叔,您为青丘万灵气运之心,能否感知一生灵的气运变化?”我尝试着问道。

白叔叔放下手中的书,说道:“自然可以,不过,小华你这是何意?”

我深施一礼道:“白叔叔,我的小星失踪了,便是我用百星华月咒的星月感应之术也只能确认他大致在西荒,还望白叔叔相助……”

“失踪在青丘?”白叔叔眉头微皱:“可会是你爹娘离去时将他带回了星域星帝和星后今晚回星域为你那招亲做打点了。”

“爹娘回返星域了”我一愕,旋即摇首:“他们不是还要讲道七日么?”

“那七日讲道剩余的六日推迟了”白叔叔沉吟道:“我们一致决定先将你的婚事定下来,这桩旧事已经拖了几十万年了,再等下去,怕是要误了你的终身。”

小星失踪,我实在没功夫烦扰此等俗事,草草应了一声便说:“白叔叔,你可否感知一下西荒是否小星的踪迹?”随后,我简述一遍小星原先的行踪。

白叔叔点头,闭目,身躯之上泛起了淡若不见的银光。片刻后,他睁开双眸,久久不语。

瞧见白叔叔这模样,我的心顿时提了起来:“如……如何?”

白叔叔摇头:“不曾感觉,他的气息到了迎宾客栈附近偏西处便断了。”

我的神色顿时萎顿下来。

“小华,你要明了,你的小星为星日马,是一宿的本源,即便我坐镇青丘,为青丘国主,也只可感知青丘生灵的气运,星辰气运变数非我所能触及,便是你爹爹这星帝也不行,唯有你娘才可窥探一二。白叔叔所能做的,不过是感知西荒亿亿生灵与你的小星的星辰气运是否有交合,哪怕一丝,白叔叔也能察觉,但除去先前你所言小星经过之地……”

我的心沉了下去。

“……整个西荒,不,西荒及其余各荒皆无任何多余的残存星辰气运,他不在青丘。”

…………

不在青丘,那在何处

我自国主殿离开,望向满天繁星,小星的那颗,无比黯淡。

爹娘即便带走了小星,也绝不会抹去我识海之中属于小星的本源印记。百万年相伴之情,小星又怎会无声无息的离开?我白叔叔在青丘感受不到他的气息,我的星月感应却指向西荒,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问白雪同在宴会之中,连白叔叔都无法感知,她又怎么会知晓?

问南极大帝?那个家伙不取笑我就不错了。

问娘亲?可她远在星域,怎能感知到小星在何方?

我心如乱麻,想理出其中的头绪,找寻到解决之法,不知不觉间,已走入了中荒的市集。先前白叔叔和爹爹讲道,这市集早已空了大半,白叔叔摆宴众仙为沾沾喜气又去了剩下一半。现今依旧门可罗雀,寂静非常。

我漫无目的地走着,瞧着那还剩余几家未打烊店铺的昏黄灯光,便随便入了其中一家。

是个茶馆。

偌大的茶室,也唯有一个小二和三两个茶客,宾客们各自品茶,小二则垂首于柜台之前,像是进入了梦乡。

这便是青丘,本都是神仙,却无神仙的模样,比起这平平淡淡甚至颇为破败的茶馆,仙界那明晃晃的雕梁画栋又有何美妙融入世俗之中,体味红尘变幻,道心或许才能更加坚定。

入此茶馆,细嗅茶香,我的心亦稍稍平静了些。

此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自一旁传来:“恩人?”

“嗯”我转头,发觉一个身形娇小,披着斗篷的茶客正望着我,那面目,我来青丘从未见过:“你是何仙?”

其余茶客皆对此漠不关心,小二亦无醒转的样子。那斗篷茶客却飞奔而来,然而她似乎太过娇小,以至于我不得不张开双臂抱住了她。

淡雅的清香传来,那是……灵芝的气息?

与此同时,我身子里那滴白玥的精血,微微颤动了一下。

“你是白玥?”我愣住了:“这,白叔……青丘国主的宴会还未结束,你怎会在此处还用了……这是天狐幻?形变幻了容貌”

“哼”白玥奶声奶气地哼了一声,气鼓鼓的模样甚是可爱:“爷爷,爹娘太古板了,都不给玥儿出去,玥儿好不容易逃去了凡间又被她们抓了回来禁足,又参加什么破宴会,玥儿才不稀罕……”

“所以,你再一次偷跑出来了?”我哑然失笑,拎着她到原本的茶位上坐下:“你爹娘禁足你自然有其道理,你在凡间应那天狐之啸提前渡劫化形,还没疼够还想惹出什么事端?”

白玥刚化为仙形,不少部位还不完全,此时斗篷滑落,一对狐耳高高竖起,竟又占去不少身形。粉雕玉琢的面庞圆润可爱,一双狐目带着些俏皮,乌黑发髻扎成一对小辫飘在身后,她的身子纤细,颇具蛇形却不骨感,与她娘亲白素贞极为相似。

“恩人……”

“呃,不要称呼我为恩人。”我心中的着急也被这小丫头的古灵精怪略微冲淡了些:“首先,我不是人,是颗天上的星星。再者,那不过举手之劳而已,可当不起这‘恩人’二字,往后就像……就唤我为大姐姐吧。”

小丫头不像仙界那些晚辈矫情,顺口应下,挂着我身子上说道:“恩……大姐姐,玥儿就是想出去玩玩嘛,绝对不会惹事的。”

“不会”虽然心中记挂着小星,对于白叔叔的孙女,我还算较为和善:“那你要保证!千万不能再离开青丘了。”

“嗯嗯,玥儿保证”白玥虽如此说着,眼神却四处乱转,明显心不在焉。

唉,小丫头都这般模样,百万年前的我亦是如此,我也不愿深究,便对她说:“玥儿,你便留在此处,千万不可乱跑哦,大姐姐要离开了。”

“大姐姐去哪里玩呀,玥儿也想一起去。”白玥耳朵竖了起来。

我如今惦念小星,那有闲心再照料这么一个不通世事的小丫头,赶忙道:“有一个对大姐姐很重要的星失踪了,大姐姐要去西荒找他,玥儿乖,听姐姐的话,留在此处,别乱……”

“西荒那是白极叔叔的领地啊,白极叔叔对玥儿可严了,大姐姐也会被他凶的,不能去,不能去。”小丫头一听,立刻断言,还极为惶恐地抱住我,挂在了我身上。

我无奈,脱身不得。白极幼时也挺可爱的,怎会对侄女如此严厉?岁月不饶仙啊。可惜小丫头如此,我亦无法离开,只好顺着问下去:“玥儿,你和姐姐说说,你白极叔叔怎么为难你了?”

“哼”小丫头似乎对白极有极深的怨念:“每次在西荒宫,玥儿想出去玩,白极叔叔总是不让,说是西荒宫毗邻什么首丘,有危险,不能去,……”

首丘这名字怎么如此熟悉?首丘……首丘!

鸟飞反故乡兮,狐死必首丘!

我心中一炸,识海一片空白。该死,我怎么忘了此地。当年一战,西荒大劫,首丘陷落,凶险异常,那处便是白叔叔的仙识也不能触及,小星该不会是……

一念及小星恐有性命之忧,我再也无心留在此处。身子上还挂着小丫头,不得已,我只得用上了些微的星力将她震下,并且套上了一个淡若不见的星禁法。

四周那两个茶客见此情境纷纷站起身,可还未及问询,便被我连同那酣睡小二一道扫出了茶馆之外,我胡诌道:“奉国主之命,此地暂时封存半个时辰,任何仙等不得入内!”事急从权,我也只得如此。

“大姐姐,大姐姐”小丫头在原地不停扭动,然而却无法挣脱,她眸含着泪光望向我,仿佛我偷走了她最珍爱的宝物:“大姐姐为什么不带玥儿玩?大姐姐是不是不要玥儿了?”

瞧着小丫头惹人怜惜的模样,还有那眼角的泪光,我的心都快融化了,然而小星还在等着我,又怎能耽搁我唯有狠下心,足踏星辉,飞向西荒宫。

不出一时半刻,那星禁法便自然化散星光回归天穹,想必小丫头也追不上来了。

…………

鸟飞反故乡兮,狐死必首丘。鸟飞反故乡兮,狐死必首丘!

心中默念着此话,我虽凌空而行,却不自觉地慢了下来。

我还能再回到首丘吗我如此问自己。不,或许应换一个问题:我还有何脸面再回那里?

脸面?都已经过去了百年,星华,你还在乎什么脸面?你连对你一往情深的青莲师兄都放下了,你还有何放不下的?

我……我不是放不下,而是不敢放下,毕竟……

那你当初为何要许下一个无法实现的承诺?

我……我……

别吵!

我狠狠地敲了敲头颅,打搅了纷乱的思绪。如今找到小星与压制分情才是第一要务,可不能再耽搁了。

这回来青丘诸事不顺,被南极大帝制住,小星失踪,若是分情轮回再爆发,爹娘不在,便无仙可求助,怕是凶险至极。如今要紧的,便是赶紧找回小星,了结那什么比武招亲,回星宫的公主殿压制分情才是正途。

念及至此,我抛开杂念,心无旁骛地向着西荒宫赶去。

中荒城西城已被我留在了身后,身前,一绵延数十里的城墙横于西城边缘,不止包裹了中荒城,更是分出两道向着南方与北方蔓延。其上并无青丘兽仙值守,墙面斑驳,充斥远古洪荒的气息。

我幼时常在此城墙之上与白雪和她两个弟弟玩耍,据白叔叔所言,我还未降生之时,青丘与别的界面曾有大战,此城墙与中荒城便是那时修筑起用于抵御外敌之用。但最近百万年间,六界相对安稳,未有涉及青丘的战事,城墙早已废弃多时。

我并未想在此多做停留,作势欲离。

“哟,这不是帝君垂青的那个小侍女嘛,如此急匆匆是要往何处去?”一个不和谐的声音自后方传来。

碧霞她怎会在此处?兴许是我在路上寻觅小星耽搁了太多时光,中荒的宴会竟也结束了。

我没功夫再和她啰嗦,恍若未闻,向城墙外飞去。

“星族都这么没规矩吗?还未经本仙子允许,你便离开?螭吻,拦住她!”

然而什么也未曾发生。

我睁开双眸,心中略有些纷乱,站定,翘首望向我那星之一宿。咦?此刻青丘的星月之像倒是挺合识海之中那般,或许,可以用那法……我双手相握,默念出百星华月咒的星月感应篇。

小弟此刻,正与慈航真人推杯换盏。

“太子殿下,这可折煞鄙仙了”慈航连连推拒小弟递来的酒盏,苦笑着道:“鄙仙不过是佛道双休罢了,虽在三千大道上也有道名,可仍旧是佛门中人,这酒,可碰不得。”

我赶忙在星识之海中边缘呼喊,星辉之浪静静地拍打着此与彼之岸,一轮皓月当空,月华收练,那是我的本源魂魄,一如往常。

“七星如钩柳下生,星上十七轩辕形,轩辕东头四内平,平下三生名天相,相下稷星横五灵。”念毕,我一手画圆,另一指天,星辉升腾,流光溢彩。

“诶,仙子,不,菩萨客气了。”小弟面上闪过一丝坏笑:“菩萨与我可是旧识,怎么几万年的情分这一杯酒却饮不得?”

慈航真人双手合十:“阿弥陀佛,鄙仙当年入佛门,便已是断了尘缘纷扰,若太子殿下强求,鄙仙也唯有以茶代酒了。”

小弟瞧着顿觉没劲,也不再劝酒:“唉呀,慈航啊,本太子可记得你道号可是:慈航普度圆通自在天尊,现在入了佛门,反倒不自在了?没劲,甚是没劲。”言毕,将那酒盏中酒一饮而尽。

万丈海渊之底,冷暖交合,近百年间此处长眠有三个星识,一个为星宸,一个为星歌,还有一个为小星的本源星辉,可如今,却只余两个。

怎么会难道小星离开了我这,这不可能啊?我不敢置信,再次仔仔细细地探索了一遍整个识海,期盼着小星会从某处隐蔽之处跃出,在我身前打个转。

小星在何处?

可惜,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若非急着寻觅小星,我还真想找小弟画下如此奇异的一景,往后也算有个威胁南极大帝的法子。

南极大帝似乎察觉到了我的归来,狠狠瞪了我一眼。

我如今无事一身轻,自是毫不留情地瞪回去。瞧着南极大帝那神情,啊,这种看不惯我又拿我毫无办法的感觉真是舒爽。

慈航无言以对,唯有苦笑。

小弟这干的是什么事?哪有迫使佛门中人饮酒的道理

轩辕之星最为闪耀的一处星辉便是小星的本源之体,小星失踪,星月感应模糊,月华自然也会指向小星所在之向。果不其然,其余六道月华皆注入了相应星辰之中,唯有最首那轩辕之星相应之华,遥遥指向西方天幕。

良久,静默。

亘古来首次,小星本源星辉对我的呼唤置之不理,我心中一惊,沉回星识之海的深处。

阅读星乡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