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星乡》
星乡

第13章 轮回之始

“小星失踪之事有蹊跷,华,你还需谨慎,切记,切记……”她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直至消失。

“华,你……也有软弱之时?”宸的声音自我识海中传来,语气中带着些玩味:“罢了,帮你一回吧,只是往后如若再起变故,我爱莫能助。”

宸?

宸……不及多想,我即刻催动小星在我体内仅存的星辉,向四方铺陈而开,细细探查。展至一土丘之前,星辉突然一动,随后如同海纳百川一般,飞速涌入其上一个不大的土穴之中。

就在此刻,双眸之中的异像“啪”的一声碎裂开,宸的那团本源星识猛地缩小了一圈,而我亦喷出一口鲜血。

莲,古来赏玩之人本就不甚多。比起娇丽万端的牡丹,灼灼其华的桃花,甚至是凌寒独自开的腊梅亦有不如。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品行高洁不假,但也促成了为赏莲多出的一等烦事。首先你得有个池塘,其次池塘得有莲花,再者莲花得开。

这于凡人自是多有不便,于仙界真仙,若不用仙法持继,一池莲花终有红衰翠减,冉冉物华休的一日。因此环顾六界,莲能长开不败之地唯有五处,梵天境的净坛莲池,仙界瑶池仙境,阴司往生海的死生莲池,昆仑虚的金华莲池以及最后那处,我和青莲师兄共品莲子茶香,共论仙剑至道数百年的琅嬛福地西境,清仙莲池。

所谓“接天莲叶无穷碧”远不能及这清仙莲池之万一。此池方圆百里,几近囊括了整个琅嬛福地西境,水心有一亭翼然临于碧波之上,于其中调素琴,阅金经,清香悱恻,宁静致远。

而我与青莲师兄的相识,那是数万年前的事了。

自从那场破后而立的星河之战后,魔界一败涂地,魔祖亲自驾临本辰域,也不知与爹爹是赔罪还是签了什么不平等条约,不久之后,爹爹以群星之名发起了“群星令”,每十万年一次。尤其是那首次群星会,远古一辈几乎来了个遍,青丘国主,远古神祗,魔帝魔祖,阴司十王,老凤凰,甚至百花界,翼渺洲等小界域都派出了贺使,就差了一个如来。不过西方梵境也是给足了面子,由慈航真人,文殊菩萨,普贤菩萨另加三千得道高僧为此次盛会作法祈福。

普天同庆,四海升平。

我爹爹于本辰域紫宸星天上与一众仙魔佛鬼立下誓约,一百万年之内互不侵犯,若有违者则群起而攻之。至此以后,星族便成了环宇之中地位超然的存在。六界之下,谁都可以得罪,唯独星族不可以。

境与时迁,我们亦打开了星障,广迎四方来客,与诸界皆有贸易往来,也算是一个繁华之域了。

也不知是多少年岁前,那一众小辈们是怎么分这鸿蒙的,现在便是这样一般光景,仙界管本辰域中各界的凡人和表面法则,譬如火,水,土一类,星族执掌广大星空中各星的本源法则和群星轮转,魔界管魔,阴司主往生轮回,青丘司走兽,释家得因果缘劫。至此,若将统领一众天禽的鸟族也算一界,六大界面外加一鸟族翼渺界七界鼎力,天下太平。

星族由星体自生,虽不用渡什么劫,但其百万年的凝练星辰辉光之苦,又岂是一些只有几万岁的小仙可以想象的。世人皆看星族一出世便掌握一方世界的法则,好不威风,其背后百万年的孤寂又有多少仙魔可曾体会过?这鸿蒙之中,要想求取,没有什么是不要为之付出代价的。

那九天乾土法则之心也是如此。

大伯家有一后辈升星时识体受损,急需一块法则之心救命。如此,大伯火烧眉毛之下就找上了爹爹,然而不想爹爹一探之下却发觉这东西唯有元始天尊老儿和一几近崩溃的星墟之中才有。

那星墟太过危险,连爹爹都没有把握能从中全身而退,于是在权衡利弊之下,唯有找元始天尊讨要了。

爹爹和大伯亲自上了三清天,相当的客气。元始天尊一看不得了,这两位来了仙界岂能失了礼数,大肆招待一番之后,给的道也爽快。

不过给是给了,这仙情也就算是欠下了。

欠仙一情,总要还不是么?

也不知我亲爱的爹爹是否是在借假之时本星宿有块星壳抽了一下,我,这堂堂星族长公主,被四海八荒誉为环宇无敌绝色战神的星辉圣女,就这么愉快的被自家亲爹给卖了,华丽丽地与仙界定下了一纸婚约。真是气煞我也!

这婚约最先是和天族的什么什么仙王定下的,我得知了此事之后赶忙去乔装去仙界质询。一问乃大惊,我的那所谓未婚夫婿竟然比我小了整整一百万岁。当时我顿觉耳畔一阵雷鸣,如同仙界那执掌劫运的南极长生大帝在晴空之上给作法,陨了紫霄神雷下来一般。

虽说我嫁过去之后不是一方仙域之圣主之妻,就是统御三十三重天的天后娘娘,可是比起我的自在,这些身外之物,于我实则一文不值。

在过往的千万年中,仙界凭那些婚约避过的灾祸,拉拢的盟友不计其数,增长的实力更是难以道理计。纵观古今,这也的确有效。

可这一纸婚约虽短,情却长。其背后又有多少有情人被生生拆散,多少苦恨终难了,相思各一方?那时我虽在情之一字上来去无牵挂,可实在难保日后不会因此生困。我这一生所思所求不过率性自在活一场,不惹尘埃,又怎能被此婚约所束缚?

一切的情由我心生,随我心灭。属于我的,纵使满天神佛皆至,纵使与六界为敌,也动摇不了分毫。

头一回,我抛去了从前的“端庄持重”,披上了尘封数十万年的战袍,单星独剑,杀上了玉清天。

当然,我亦手下留情,没有真正伤了任何一个小仙的性命,只是一路敲晕了了仙界层层守卫,径直冲到了仙宫南天门,差点没把南天门给整个拆了。

如此动静,闭关多年恰巧今日出关的元始老儿竟亲自来了,客客气气地把我请到仙宫,算是给足了面子。而且他招待我那茶是三界排名第一的玉清东皇茶,我一向在好茶面前没甚抵抗之力,态度也客气了些。

我深知这面子不仅是给我这正主,也是给星帝和整个群星的,原始老儿也算个前辈,不好太过无理取闹,于是我便放下姿态,顺势提出了我的条件。要我认这婚约可以,一,不得有婚期。二,我嫁何仙得由我自己在仙界抉择,不得由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约束。三,这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不可强求。

元始老儿一一应了下来,同样也给出了一个合理条件,我可不择,但一旦选了某仙为夫,那便不可反悔。我细想之下也不觉有什弊处,当即拿出一块本源之石,而元始天尊则从三清本源中抽取了一丝混沌之气,二者互换,作为这一纸婚约的象征。

至此,才算是事定阖棺了。

后来回星宫和爹爹冷战了万年,这气也慢慢消了。既然此婚约也无婚期,有名无分,我还要担心什么呢?本渐渐不再放在心上,可哪里知道,我这杀上玉清天之事不但没有起到敲山震虎之效,反而招来了一大坨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仙,一个个都肖想着能和我培养培养感情,一飞冲天。

本辰域开放,这些小仙们来去自如,我又不能公然与整个仙界为敌将其全部打杀,只得能躲则躲,而且爹娘也不知存了什么古怪用意,任其行事毫不阻止,我又有什么办法?难不成再杀上玉清天一次?我当年的豪情早就被时光磨得不剩下什么了。面对烦不胜烦的登徒子,我只好大部分光景流连在凡世异境或是于星宫中闭关,双耳不闻窗外事。而这其中有一小部分,便是在这琅嬛福地度过的。

…………

琅嬛福地于六界享有盛誉,所藏有凡尘典籍六亿三千八百二十三万本,仙魔各界藏书五千余万册,各类功法心经多达十万部。纵使以我在这琅嬛福地近万仙年的资历,也不过观了其中微如尘埃的一小部分,且大多是些诗文集,实在不足道也。

名义上掌管这些典籍的是仙界文曲星君,不过那小家伙却很少来,每年只是例行公事般于正月初一出现一次,其余的时光,这些书全都归在隐居于此的近古神祗,莫约和我同一辈的南华老仙的道洞府中。

南华老仙能当的起这一个老字,其年岁也有数百万年了。这岁数付与绝大多数仙人来说确是望尘莫及,可放到星族,呵,也不过一个刚及冠的少年郎罢了。这仙是当初一气化三清时仙界本源遗落的一缕大道之气所化,也可勉强算作法力无边,与天地同寿了。

南华老仙为仙性僻,喜逍遥之游,遍观六界群书,百万年岁月积淀下来,早已从有识入无物之境,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他也一直秉持“圣人无名”的信条,从不介入世俗纷争,以致于他和早年的星族一样,都快被群仙忘却了。南华总共收过四个弟子,两个已各自出师去仙界领了位置,余下的,便是我和青莲师兄了。

我堂堂星辉圣女,与南华同辈,若非有所求,才不会屈尊拜其为师,可为了百星华月咒,我也只好如此。

我在本辰域闲居数百万年,除去修练,大把时光无处可用。凡界那些折子戏和佳肴看多品多也觉兴趣索然。在穷极无聊后,我于万余年前某日突发奇想,临时起意招来了小弟和三妹四妹,和他们作了个约定。我们四者各用万年时光创立一门星法,万年后于群星之巅约战,只可用所创功法。彩头是从陨星之石上敲下的四块毫料,对修为提升大有益处,最终胜者那块最大。

本来我提此约不过是找些事做做,不至于无聊太甚。却不曾想,小弟和两位妹妹却对这约定甚是上心。三妹打算去凡界感念滚滚红尘,四妹则欲往西天梵境取经,而小弟已在无主星域收了一相当大的星墟回来,着手炼化。此情此景,我若懈怠,岂非脸上无光?于是在经过数百年的深思熟虑之后,我看中了琅嬛福地。

此处一是清净,不会有登徒子敢来南华老仙处同我“培养感情”,二是书多,功法多,博采百家之长,于我定大有裨益。其三是此处意境甚好,万顷青白之莲对天而开,风淡云轻,若是相伴如此美景,纵使心断之涯也足以依依相弥。

…………

星宫,“用膳的殿”殿,“用膳的桌”桌前。

小弟的筷子凝在了半空中:“你想要化为一朵白莲花?”他瞪大了眼睛。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我对小弟此反应甚是奇怪:“不就是开启片刻的小混元化仙阵,耗不了你多少星力?”

小弟向身后看了一眼,四妹听闻此言也是一脸的惊悚,三妹更是一口水喷了出来,不过还好没有脏了这一桌好菜。

今日过后,我们就要相离去六界各地创立法门,算起来至少得有个几千年吃不到三妹的菜了,这次在星宫轮回殿的聚首,一是为了饯行,二则不过是找三妹骗吃骗喝,图个嘴快而已。

我夹了一筷子爆炒流星,总觉得他们的反应有些过激了,便问道:“你们这是什么奇怪的表情,白莲花怎了?难道我要化为仙界那些祖龙仙凤或是十二生肖一类的走兽吗?”

三妹运起星力,将身前桌上一颗可即食的星辰杂碎成八瓣,大口大口吃了起来,满嘴鼓鼓囊囊,语焉不详:“姐,你可真行,小妹胡了肿么多年,还是头一次见有女子朱东相当白莲花的。”

四妹娴静淑雅,不像三妹那般大条,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神芝草仙茸汤中的饕餮肉,细嚼慢咽毕,用云织锦擦了擦才淡淡道:“其实细看之,白莲花倒也挺适合大姐姐气质的。”

白莲花挺合我的气质?那是自然,白莲花,莲花……

咦?我眼前的物象似乎一阵模糊,连小弟三星的面庞也不甚清晰了。

这……我将刚提起的筷子放下,猛地甩了甩头颅,一切便恢复了原样。

兴许是雾气氤氲,晃花了眼吧。

叮!

奇响乍起,流光划过,我浑身一颤,猛地站起身,眸前万物忽的万般清晰,雷霆劈下的动作仿佛放慢了百倍,几近停止。

缓步上前,我手中跃起一道星光,堪堪照亮了土穴之貌。那黑影似乎并非马形,却似一仙侧卧的背影,衣衫褴褛,发丝披散而开。

不是小星?可那些被吸入的星辉银光,此刻正绕着侧卧之仙缓缓旋转,不是他,会是谁?打量片刻,见并无异动,我便用百星华月剑剑背轻轻一拍,将那侧卧之仙正至仰卧,看向祂的面庞。

半朽的枯木在我面庞身躯之上上抽打,刺得生疼,我却顾不得再升起星障,双眸片刻不离那虚影消失的方位,好似我一转头,便会迷失方向。

这……这是怎么回事?我的时光法则之力分明已在星语咒中消耗殆尽……

哐当!

百星华月剑猛然落地,我双眸瞪圆,呆愣看着那仙的面容,心中翻起滔天波澜。

呜呜呜呜呜,绵长的笛曲自无尽空茫之中幽幽传来。无仙吹奏,无仙操控,星语笛突然自我的丹田之内飞射而出,爆发出万千光芒。失去意识之前,我只闻得识海深处传来一声短促的尖叫,心中唯剩苦笑。

星华,你怎会如此无用?身为星族长公主,群星苍生你守护的了,却护不了自己身边仙?先是李青莲,后为有莲,如今轮到小星了?还真是讽刺啊……

我仰天长笑起来,可笑着笑着忽觉双眸一酸,一滴晶莹的星光自我的眼角积蓄,盈满,再悄然滑落。

“不!”星语笛“啪”地一声落在地上,我手一招,已然急飞向前。

“宸……谢谢你”我极其复杂地叹息一声,身躯一转,化为一道流光向那土穴冲去,沿途不知撞塌了多少岑岭土丘,扬起的尘埃便是那赤色雷霆也难突破。

我钻入了洞中,手中百星华月剑横起,然而预想之中的攻击却未曾出现。眼前之景,让我甚感意外。

土穴不甚大,并无任何仙迹魔踪。我随意敲了敲土石墙壁,其上亦无任何隐蔽阵法潜藏,若非穴正中空地之上静卧着一个黑影,恐怕我也会认为,此处不过是一极其寻常的山野土洞。

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

我刚想发问,只闻宸略显痛苦之声在我识海之中回荡:“华!莫要多问,此时不寻更待何时?”

片刻后,我已冲到了虚像中那地。此处与方才之景物并无甚不同,天仍旧是那般天,地依旧那般地,赤色雷霆闪耀夺目,丝毫没有小星的踪迹。

满心希冀瞬间落空,我如断了气的飞鸟一般瘫坐在地上,心中升起一丝绝望,难道小星就……就这么离我而去了?

阅读星乡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