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星乡》
星乡

第14章 琅嬛过往

“笑话!”我站起身,将那殿中饭食随手一招,收入杂所之中,口中冷笑:“我可是星族长公主,若是连自己弟弟都打不过,那我可真的愧对‘星辉圣女’这四字。小弟啊,而且貌似我们之间斗法切磋那么多回,你不是一次也没赢过?”

聪明如我,这其中肯定有鬼,但思来想去,好像没有什么问题。我一人发了几根传界香,叮嘱道:“以防万一,若有要事,且用传界香联系。万年后今日于群星之巅聚首,各位不见不散。”

“不见不散。”四妹趁着那星墙之灵还未反应过来,径直使出了走壁的功夫,一溜烟不见了。

“这两星,还真是长不大啊。”我瞧着她们消失的方向,笑着对小弟说:“我且等你万年后大放异彩哦,可别让我这做姐姐的比下去了。”

小弟哼了一声,反唇相讥:“姐,现在言及此还为时尚早,你又怎知不是我七星天极咒更胜一筹?”

白华浮起,我略微向前迈了一小步,一缕纤若发丝的仙力轻轻搭上了青莲师兄的剑莲。倏忽,师兄的那朵剑莲不再只有莲之虚影,乳白色的水波自我那丝仙力索跃动而上,所有青莲瞬间合一,白意晕染开去,颇有些风雅山水画之感。

“不错”此情此景,南华老仙难得的在上首位点了点头,称赞道:“仙意虽淡却凝而不散,青莲,汝这小师妹在仙力的操弄法决之上已全然胜过汝,汝需勉乎哉。”

青莲师兄定定地看着那巨大的白莲,不可置信地动了动仙识,剑莲随之转动,一连十四道惊鸿不经意间已然斩破虚空。所过之处,青白相融中又捎上了些许墨意,锋芒内敛,看似寻常却奇崛。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

“此固玄之法可是师妹自己创立的哦。”我上前用手指点了点那状若实体的白莲,转身直视着青莲师兄的眸子,嘴角洋溢着天真烂漫的笑容:“这白莲,算是给师兄的见面礼了。”

…………

古柳垂堤风淡淡,新荷漫沼叶田田。

我卧于清仙池畔的老柳之上,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此处的莲四季盛放,久观之反而不觉奇丽,倒是这新抽的柳芽,目遇之可成色,采取之可入茶,甘苦参半,不错不错。”我感叹了一番,对空遥遥举杯。天穹之上,月华似练,彩云流裳,纷纷扬扬洒入杯心的一点清茶之中,谓之映月?不,其华已足以掩月矣。

忽的识海一颤,我原本迷离的目光瞬间收束,又抿了一口柳叶青,身形未动,慢道:“师兄,深夜前来所为何事?”

青莲师兄拂去柳枝,于树下显出身形。见我这么一副翩然若仙的模样,便知我又在做那每天的必修课业,品茶了。

“师妹说笑了,不过酉时而已,哪里当得起这‘深夜’二字?”言毕,青莲敲了敲树干,漫天柳丝飞舞,那老柳疯狂扭动起来,差点把我抖了下去。

“哎,师兄你做甚呐!”我被晃得实在眼晕,忙从柳树上一跃而下,手中的茶杯也随之消失:“每次师兄见师妹在此柳上小憩便想尽办法阻挠,再这么下去,师妹就再也不理师兄了,哼!”我扮了一个自以为任性天真的小丫头该有的模样,猛地一偏头,飞去了一个连我自己都觉得诡异的幽怨小眼神。

青莲师兄见我那“气鼓鼓”的模样无奈地叹了口气,又轻抚过柳枝,树的颤抖停了下来:“师妹啊,为兄说过多少次了,这柳树是师父最为喜爱之物,可绝对碰不得,不然师妹又要挨罚了。”

“好啦好啦,师妹晓得。”我不耐烦地摆了摆手:“不过是当年师父下凡历劫时居所前几株老柳所化的树仙么,有何值得爱惜之处?”

青莲师兄见我仍然固执己见,也不再多言,只道一句:“师父招你我二人前去,师妹且准备着吧。”就飞上了云头。

“什么?”我一愣,暗暗翻了个白眼,南华这家伙近日怎得如此勤快了?平时纵使月余也不见其找我们二仙一回。这几万年岁月中,我自创的百星华月咒已完成了九成,还差那么些许的火候。我本还打算着品茶过后去读些诗书启发下灵思,现在看来倒是不成了。我遂扯了一片云朵,随着青莲师兄向琅嬛东域而去。

片刻功夫后,南华的洞府已然入目。清仙池一直延伸至此处,是夜,万顷莲花在月华的映照下平添几分姿色。细看来,竟捎上了些桃花才有的灼灼之态。南华也一反平日里的模样,玄裳缟衣,仙气蹀躞,神凝于无极远处,杳不知其所穷。

我和青莲师兄飘飘然自云头落下,足尖轻点便已飞过千丈莲海,落入那湖心亭中。对着正极目远眺的南华作了个揖,我们默然静立于一侧,等待南华发话。

足足过了半个时辰,南华这才收回了目光,转向我们二人,神情淡漠:“且坐”数道光华闪过,原本空无一物的湖心亭赫然出现了一几,三榻和一飘着袅袅轻烟的香炉。

“是。”我和青莲师兄一低头,于榻上坐下。南华玄衣,师兄青衣,我着白衣,虽是三色,却毫无违和之感,很是般配这素雅的意境。

南华轻点虚空,一缕仙气浮起,先天十六卦太极图自三仙身前铺陈开来,大道幽微,神光烨然。引颈观之,只道是方寸之间,深不见底。

“汝可知为师唤汝前来所为何事?”南华凝视了片刻那轮转不休的太极玄图,对着青莲师兄道。青莲此刻正端详着那太极变化,冷不丁被南华这话问住了,半晌才开口:“可是,可是论道?”

南华也不答话,又转向了我:“汝知否?”

我亦摇头,心中却对仙界这种不好好说话的行为十分不喜,要说就说嘛。何必绕那九曲十八弯,一曲一弯一语关,这要废多少心思才能給全领会了?何况南华说的又是各界几十万年前就已然放弃不用的近古语体,实在是费解的很。

南华的面色古井不波,手中打了个法决,太极玄图倏然静止,化生三物,一剑,一琴,一书。

“一气化三清?”我还没觉得什么,青莲师兄倒是开口了,语气中隐隐带着些,崇敬?

南华一摆衣袖三物各向三方而去。其前为书,青莲身前为剑,我则是琴。三者各发出一声幽鸣,似在等待着其主的抚弄。

“所谓道,汝辈或可谓之为天尊的大玄之道,抑或孔仙的儒门六艺之道,甚至是佛门的释道,鬼魔的鬼道。六界众仙魔凡鬼各执一说,难以归一。”南华身前的香炉泛起轻烟,一片迷蒙:“何为本源?何为表象?阎浮提世界,三十三重天,佛家如此说。红尘凡世,三圣清天,道家如此说。群星之宫,本辰系群,星族如此说。且更不用提六道轮回,阴司,地狱,星墟之分。”

青莲师兄听的还算认真,我则暗暗无语,这么浅显的道理,还用你教?

南华自顾自说了下去:“不论称甚名甚,地狱就是十八层,三十六重天就如此高,群星依旧轮转,此方天地万物各有其法,各有其理。凡界人言,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佛家有言,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雾亦如电,应作如是观。于本座,若要判天地之美,析万物之理,查古仙之全,便寡能被与天地之美,而称神明之容耳。”

我听到此处暗暗点了点头,嗯,还算有些道理,可若不析万物之理,不判天地之美,就能称神明之容了吗?析理,判美,就一定不可称?这其中还有待商榷之处。

突然,南华话锋一转,忽的指向了我们:“本座且问汝辈,汝辈于道可称的上“用心”二字否?”

我和青莲一愕,无言。此时,南华身前的书卷忽的翻起,灿烂光霞且放且收,一行斗大的金篆文自空中浮现,似有一究字大师于虚空挥毫泼墨,畅意淋漓。

“操千曲而后晓声,观千剑而后识器。”

“本座且问汝辈”南华摆出了一副教训弟子的姿态“汝可观千剑否?”这是对青莲师兄说的,“汝可操千曲否?”这是对我说的。

“不曾。”“不曾。”我们二仙皆低下头曲。

南华面色仍旧古井不波,似是早知如此。先前飘到我们身前的琴和剑,随我们话音落下而变,剑鸣阵阵,曳出了叮叮当当的乐声,琴弦微颤,鸣出了粲然耀目的剑光。二者交相流转,一如先前那太极玄图之奥。

“这……”青莲师兄看得目不暇接,我也做出一副叹为观止的模样,等待南华发话。

南华手捧书卷,片刻之后才将那琴剑一收,缓缓道:“如若汝辈操曲观剑之后回首,或可悟得此理。剑可为琴而乐,琴可为剑而锐,此中之道,与阴阳大道并无不同,殊途同归。”

“反观各家之说,其大抵也如此。儒者重名,基于尊贤为天下立命之本,道者轻名,也源于道法自然之企图,两家之说,亦如剑琴,亦如太极阴阳,各向其方,缘起于一。此中真意,若用言语图之反失其旨也,汝辈且自悟罢。”

此言听着可还行,南华不愧为六界之中入无物之境的老仙,又掌读如此多的诗书,其所见所识,已不比我爹爹那一辈老家伙们少多少,所谓:“道可道,非常道。举有名,非常名”便是如此了吧。

只是他今日呼唤我和师兄来此,便是为了此?可瞧着南华那模样,却又极为严肃,奇怪,甚是奇怪。

南华老仙自榻上飘然而起,负手静立,再次望向莲池远方:“汝等于琅嬛学艺已愈数千载,沧海桑田,六界风云变幻无常。兴许是琅嬛太过安逸之故,即便这剑法笛曲,尔等仍有懈怠。闭门造车又怎能成大事?如今仙界太白星官与天乐仙子仍为虚职,尔等是时去应下职位了。限期百年,百年后归来,本座自会开启蝶梦域,送尔等往下界历劫,至于有何种机缘,便全凭造化了。”

“徒儿谨遵师傅法诣。”我与青莲齐声应道。

“退下吧。”“是。”

离了湖心亭,我索性径直向着琅嬛边缘而去。

“师妹要去何地?”青莲在后方疑惑道。

我转头,小小的面容上充斥着大大的不解:“师傅他老仙家不是让我们去仙界应职?怎么?师兄可另有打算?”

青莲瞧着我,皱眉:“师妹,如此仓促出发?你难道没有需打点之物吗?”

“打点?打点何物?”我歪着脑袋瞧着青莲,嘴角钩起一丝坏笑:“有师兄在,我何须打点?自然是跟着师兄走,天涯海角也不愁。”

说着,我十分自然地挽上了青莲的手臂,小脑袋托在他的肩上,水灵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他。与此同时,湖心之中我那朵白莲本体绕着师兄那朵青莲圣体盘旋而上,缠缠绵绵,并蒂而开。

这便是我自创“目光感化之法”,几千年了,我在青莲身上施展的得心应手,而且屡试不爽。

果然,如往常一样,青莲面色从脸庞红到了耳根。他赶忙推拒我,却又不敢用力:“师……师妹,这……这不合规矩……”

我莞尔一笑,踮起脚,悄悄地探到他耳边,故作不解轻声道:“不合规矩?师兄,那怎么样才算合规矩?比如……这样?”

四妹云淡风轻地抿了口酒,任你横眉冷对,吾不言。

看那俩星斗凤似的互瞪,我有些不耐,摆了摆手:“好了,说正事,那小混元化仙阵还没个定论呢。而且,你们是否对‘白莲花’这一词有什么有偏见啊?”

“一言为定!”

啪啪啪,我与小星击掌三声为誓,三妹四妹不出意外必是三与四的争夺,而我与小弟,便是为那魁首而去的。

“那是那是”,三妹闻言立刻眉毛弯了起来,煞是得意:“这头小饕餮可是小妹追了三百多年才从凡界捉来的,恰是到了入菜的修为,肉质最是鲜嫩,加之从那几个崇尚食味的凡界学来的冷烹饪之法,锁住了肉质最本源的风味,再辅以从仙界瀛洲采来的神芝草和群星之巅的星泉,炖出的高汤。那滋味,啧啧……”

“没啊!”那三星异口同声。

此后,我借由小弟的阵法隐去了一身修为,本体化为了一朵可爱的小白莲花。我的原身份也不宜暴露,为此我还特意演了一出白莲花修成人形飞升仙界的的戏码,拜会了东华帝君,从他那里得了仙界一个虚位已久无仙问津的“天乐仙子”之职,且借由先前帮火神找他娘子换来的人情债,取了那六界闻名的凤凰令,拜入南华老仙门下“学艺”。

遥想当年,琅嬛洞天,我对着那位师父行了拜师大礼,又站起转向了周身仙气环肆的青莲师兄,极为端庄地俯身行礼,语调却很是天真烂漫:“拜见青莲师兄,从此小仙就是师兄的小师妹啦,还望师兄日后多多关照。”

“师妹好。”李青莲对我摇了摇手中的酒壶,一阵青莲香气伴着酒香弥散开去。四周剑气凛然,不可数计的飞剑自他身后飞出,圆化成数朵青色的剑莲,满堂花醉,冉冉绽放。所有的莲花皆对向我,我这朵小白莲花独立层层青莲之中,竟丝毫不显突兀。

“是是是,你胸藏百味虚若谷,腹有菜谱气自华,谁能比得上你啊”四妹在一边翻了个白眼:“不过可惜,除了菜谱和大言不惭,你腹中好像也没啥别的了。”

“你说什么!”三妹猛的转过来,眼睛瞪圆了。

星识回归,坐于我身旁小弟并未察觉出我方才的异样,也夹了一块饕餮肉,端详了片刻后评说:“嗯,三妹妹的手艺越来越好了,这块饕餮肉,肥而不腻,瘦而不柴,色泽翠绿,皮上略带些紫意,实乃上佳之品啊!”

小弟不服,刚想反驳,却发觉似乎还真的没有赢过我,只得悻悻道:“怎么,星族长公主了不起了?本太子往后可是要执掌群星的,谁胜谁负还未可知呢!”

我们二星目光在半空中碰撞,擦出了火花。

“好,有志气!万年后我们见分晓,一言为定!”

我笑了,这分明是青莲师兄闻名仙界的青莲剑阵,为了欢迎我,他竟连拿手绝活都使出来了。如此盛情,不迎合一下岂行?

那时的我还没有百星华月咒,引动星辉多有不便。施个什么法,主要还是借着小混元化仙阵化出的仙气行事。

“喂,你回来!”三妹眼急了:“我们之间还有帐没算呢!”墙反应过来了,三妹无法走壁了,只得趁着迟钝的地没反应过来,缩地成寸,钻了进去,临走时还不忘捎上一条油炸凤凰腿和几只十三香东海龙王。

“你瞧瞧”我摇了摇头,将心中的不适挥去,拿起筷子,转向小弟:“三妹可经不起夸奖,你一夸她的小尾巴都要翘到群星之巅去了。”

“小妹怎就经不起夸了?”三妹不服:“大姐姐此言差矣。厨庖烟火,能者皆可居之,何况小妹不自谦的说一句,再这群星六界之中,能比得上小妹做菜之功底的,还没几个呢!”

阅读星乡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