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星乡》
星乡

第16章 东极青华

一道冰蓝色的仙气自我神庭穴中喷薄而出,嘹亮的凤鸣四起,片片冰花自我周身浮现,所过之处,飞天神台那凌霄天柱竟也冻结成冰,北极之风呼啸,北极之海虚影翻卷,凛冬突至,整个东天门皆挂上了一层冰霜,成了雪之国。众仙忙不迭向后退却,便是青莲也被这寒意逼到了神台边缘。

“上神本源散布于各界,如今寻回附着于这凡女,不,这朵下界妖花之上的些许,已实属不易。”司命抹去额前些许冷汗:“还望上神莫要怪罪。”

“怪……怪罪?”听闻司命之言,我此刻反倒不解了。即便他用天机因果□□回溯那什么玄冥上神的本源,也不会分不清我这星族所扮的小花仙与一个上神本源碎片的区别,可瞧他那样又十分笃定。难道在琅嬛福地与各处凡界游玩的这几千年中,我竟沾染上了这玄冥上神的些许气息?

直到督脉之上的神庭穴。

嗡!

“我……这是怎么了?”我故作惊诧地盯着眉心那朵冰莲,星瞳汇聚,在他仙眼中定甚是滑稽。那极寒之域稍有消融之势头,众仙看着我的目光也多了一丝敬畏。

青华大帝看看我身上连起的数般变化,再瞧瞧我那招出的寒域,捻了捻他那洁白的胡须:“嗯……这莲花,看着像禺京道友的冰莲之体,但却……不完整?空有上神之形却无上神之实。”

他走至我身前,极寒似是对其毫无作用,苦笑道:“仙子,东天门毕竟也算老夫所辖之地,可否卖老夫一个面子,收了神通吧,也还这飞天神台一等安宁,否则不日东华又要找上老夫叙旧了。”他的话语很是慈祥,令仙如沐春风,毫无居高临下之意,也难怪他在六界被万仙亿民敬仰。

“道友是何仙?”我假装不知天高地厚地问道,随后又满面苦涩无奈兼天真地胡诌:“道友言重了,我也想收啊,可……可它莫名其妙便如此了,这该如何是好?”说着,还赶忙暗暗一催星力,那极寒之域又扩了几分。

青华大帝枯瘦的双手一合,一青色仙球将我包裹于内,寒气内敛,飞天神台冰雪消融,春光暖意无限,那些个冻的哆嗦的小仙终于缓过神来,偷偷瞧了瞧东极青华大帝和青色仙球中的我,个个面色晦气却又不敢离去。

青莲索性也退入了众仙之中,静观其变。即刻便有小仙发问:“这位仙友,你名讳为何?你与那仙子……玄冥上神是从何而来?”

青莲俯首作揖,面上还捎有意犹未尽的惊色:“各位道友安好,鄙仙名曰‘李青莲’,先前简居于下界琅嬛福地,拜南华老仙为师修习剑法,今受师之命与师妹一道前来仙界领职,怎料……”

“南华老仙?南华老仙是谁?”

“李青莲?不认识……”众仙旁敲侧击我的身份,却什么也未曾打探出。

“李青莲?我识得你,你本体可是那佛祖坐下十二朵创世青莲之一?”司人间二十四节气之一的谷雨仙神色一动:“万年前,领了太白金星星君之仙便是仙友吧?南华前辈可是早已不问世事多年的近古之神,仙友能得他老仙家的教诲,也算机缘匪浅。”

“近古之神?佛祖坐下青莲?太白金星?”原本还稍有不屑的众仙神色急转,顷刻如春风化雨,个个说话要多和煦有多和煦:“仙友请了”“仙友好”“仙友年岁轻轻便有如此成就,定前途无量”……

青莲将他们的趋炎附势看在眼里,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不屑,然他定是记挂我的安危,也未曾有所抵触,神色复杂地看向仙球中的我:“鄙仙乃师父座下三弟子,而她……那位你们口中的玄冥上神,为鄙仙的小师妹,名讳公孙华,是仙界虚职天乐仙子的接掌女仙,因乐理稍显不精,也同鄙仙一道拜入南华老仙座下学艺万载。”

“天乐仙子?”这回,却是再无一仙听过我的名号。

青莲叹息一声,说道:“师妹原本也是凡间一朵白莲修成正果,得以飞升,如今却不知怎的却被司命神君说成是玄冥上神的仙源碎片,也不知是福是祸。”

众仙对于这玄冥上神先前的映象并不怎么好,但场面功夫仍要做足,纷纷出言安慰:“仙友莫叹,玄冥上神既已仙源溃散,凭着你师妹身上这些,她便也可直升为上神,一飞冲天,这可是我等八辈子也修不来的仙福啊!”

“是啊,是啊,往后有这么一位关系亲近的上神师妹,道友定能平步青云,实在招仙欣羡啊!”

“仙友所言极是……”

我在仙球之中一边探听着小仙们的反应,一边作出手忙脚乱,难以应付之状。

“老夫青华,不过是一老家伙罢了,仙子且听我言,此诀可助仙子略微操控那些寒莲仙气……”青华大帝见我应付不来,便传我一段早已知会的统摄仙气之诀:“冰寒千古,万物尤静,心宜气静,望我独神。心神合一,气宜相随,相间若余,万变不惊……”

随着他的话语,我暗暗停止了星力的涌动,好似按着他的口诀来一般。寒域收敛而尽,我似个小姑娘般原地转了一圈,欢呼雀跃:“嗳?冰块真的没有了耶,好神奇!”

随后我转向慈祥的青华大帝,故意作了个长揖:“道友好厉害啊,小女受教了!”

青华大帝微微一笑,依旧慈祥:“仙子,如今身处天宫,是是非非甚多,可莫要被其伤了。有上神新晋,天帝陛下必会设设宴庆贺,仙子还需谨言慎行,老夫先走一步,仙子自便。”

言毕,他便化为青光不见了踪影。

“恭送青玄帝君!”小仙们纷纷躬身作揖。

司命星君僵直的身躯沐浴东极青光数刻,这才稍稍缓过来。他忙作法而动,仙界南方天幕之中,我的星宿一闪而逝,一缕纤细的星辰之气涌来,而司命受之却似吃了十全大补丹,顷刻面色红润,疗伤之效匪浅。

我执掌整个星宿运数法则,星辉辰力,而司命之流的星君不过以星辰虚影所化生的那缕炁气为根本,所能展现的星辰虚影也不过一隅罢了,对其而言,却是足矣。

“上神,您……”司命偷瞧我不见喜怒的面庞,忐忑。

“呃,你叫什么来着?”我拍了拍脑袋,娇憨道:“司什么君?”

“小仙乃仙界司命星君。”

“哦,司命是吧?”我对他行了一仙界那些侍者仙婢才会行的所谓“下礼”,口无遮拦地说道:“爱卿没冻着吧,可要请医官来”说着,便趁其不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拉住他的衣袖,踏步便走,很是欢快:“走,本仙子带你去药王殿。药王有个徒弟本仙子还算熟络,让她给星君瞧瞧也是极好的。”

司命似乎受到了万般惊吓,猛地抽身:“上……上神,这这……这不合规矩……”

“规矩?师父说规矩,师兄说规矩,怎么爱卿你也说规矩?好烦啊。”我颇为恼恨地抱怨,也倒是真情实感,仙界规矩甚多,这些年我也憋屈的紧,语重心长地威胁道:“爱卿,讳疾忌医可是不美,你去不去?不去本仙子可要……”

言及一半,我打住话头,阴恻恻地瞧他,看得司命一阵心惊肉跳,瑟缩道:“上神,小……小仙去,小仙稍后定会自去,不……不劳烦上神多走一趟。”

“嗯,这才对嘛。”我极为满意地点头:“还有,今日本仙子心情好,瞧着爱卿挺顺眼,你那一百雷鞭之刑便免了吧。仙非天尊,孰能无过?往后注意便是了。”

“可……”

“可什么可?听不懂本上神的话是吗?”我眼睛一瞪,心中也着实无语,平日里都是小仙求饶雷鞭照旧落下,还从未见过一个愿挨一个却不愿打的,佯怒喝道:“你明日敢去那神霄天雷台试试?”

“小仙不去,小仙不去。”司命如踩着尾巴的衔蝉奴般蹦了起来。

四方小仙见此,个个面色古怪,青莲师兄瞧我那没心没肺,仗势高傲的模样,神色也缓了下来。

唉,若不依着从前我在琅嬛所展现的心性来,怕是今日之后,我便要彻彻底底失去青莲这师兄了。他虽非我亲故,在六界之中,像他那般真性情的男仙已是极少,唯利是图,见色忘本之辈,百万年中我见的多了去了,每每瞧见他们谄媚的嘴脸,我都觉得无比恶心。可青莲不同……

至少,有他在身侧还能时刻提醒我,这六界之中仍存良善之辈。

“师兄!”我欢快地蹦哒到一众小仙身前,拉起师兄以及那鼓鼓囊囊乾坤袋。

“师妹,你……可有恙?”青莲缩了缩,不知该作何言语。

我无所谓地道:“师兄,师妹这不安然无恙嘛。不管往后如何,我永远是天乐仙子,永远师兄的小师妹,师兄可别忘了哦!”

众仙见着我这般质朴纯真的模样,又是一阵惊叹。

沉默半晌,青莲的眉心也终于舒展而开,轻声问道:“那师妹有何打算?”

“打算?嗯……我想想”我故作沉吟,随后抬起头来,上下打量列迎众仙,随后指了指先前那小仙:“你,过来。”

“是是……是。”那小仙原本还使劲往仙群之中缩,如今也只得上前:“拜见上神,上神有何吩咐?”

“你叫什么名?”

“啊?小仙鄙名椿,为五行掌凡木之仙。”椿神垂首道。

“哦,本仙子师父南华老仙渡劫时所做的那《逍遥游》中曾言:‘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椿,八千岁为秋’说的便是你吧?看来你在凡间也算名头不小了”我点了点头:“你告诉本仙子,三生石在何处?”

虽然明知三生石就在飞天神台下方,作为初来乍到的神仙,我还是要故意问上一二的。

“三生石?上神,那处可是禁地啊!”椿神一惊:“那处,只有大罗天始祖,六御帝君,一众上神们才可入内……”说着他偷瞧了一眼一语未发的月老。

“嗯?本仙子不是上神么?怎么别的上神去得,我却去不得?”我满面疑惑。

“这……”椿神无言。

“呦,本神还想着是何仙来这飞天神台大发雷霆,竟引来了青华帝君前辈,原道是玄冥上仙。仙友多年未见,这脾性还是这般火燥,可不符冬神之名啊!”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突自东天门下发传来。

“嗯?不对,怎么是个女仙,你是谁?”声音突然充满了诧异。

“可什么?”心中万般猜测一闪而过,我追问司命,他一席话语,成功地勾起了我的兴致。

更何况飞升上神哪有那么顺风顺水?既然今日立于此地的是我,这位禺京,啧啧,定有一番离奇的遭遇。

“这位仙子面生的紧,何事竟引得仙子在老夫这东天门大发雷霆?”一道青光,自远方仙宫的亭台楼阁之中浮起,拂过之处,如红炉点雪,暖阳拂面,凛冬之境顷刻消融。

青光中,一白眉长冉的老仙徐徐而来,面目慈祥,足下却踏一九色莲花座,若非其周身仙气层层流转,与一佛门中佛也相差无几。青色仙轮普照,九色神光以一巨木之形卓然散开,生机盎然。

“唔,好好好……你领,你去领。”我哭笑不得,转向四周众仙:“所以何仙能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司命喉头上下动了动,不知咽了何物。他低下头,不敢与我对视:“可……可,上神恕罪。小仙罪该万死,于万年前弄丟了上神历劫的凡尘运簿,以至于上神运数大变,迷失在六界之中。小仙竭尽全力,万年中也只寻得了一丝上神大成的凌绝仙气。眼见归位之时渐近,今日小仙终下定决心冒险一试,以天机因果之盘回溯上神本源……”司命说着偷瞧了我一眼,见我无甚怒意,这才竭力说了下去。

青华长乐界,东极妙严宫,七宝芳骞林,九色莲花座。想来这位便是六御主东方者,太乙救苦天尊,青玄九阳上帝。

这位可是与仙界大慧真人,救苦真人合称东方三圣的老仙。东极青华大帝救苦救难,化身如恒沙数,物随声应,或往天宫,或降人间,或居地狱,或摄群邪,寻声救苦,善行四方。他容貌也幻化不定,却多以老者自居,也是仙界为数不多值得我尊敬的老仙。

“仙子请了。”青华大帝飞至我近前,语气平和,闻之顿生亲切之感。

难道他先前也同那古神祝融一般,退位让贤,将自己的职位拱手献给哪个新晋的神仙,而后寄仙篱下,成了个下属?

又或者,他是……

“你……”我试图安抚紧张过甚的司命,却不知从何启口。哪晓得司命深吸口气,又向我深深一拜,说道:“小仙自知其罪难恕,不敢劳烦上神,明日便去神霄天雷柱自领一百雷鞭之刑。上神往后若有所令,司命必躹躬尽瘁,死而后已。”

我极力催动体内小混元化仙阵的玄固之气,灌注此穴之中,试图将其逼出体外。心中思量半晌,却无丝毫关于此仙气何时入我体内的印象。虽有我法门驱策,如此庞大的仙力也怕不是一朝一夕便能积累起的,我竟毫无察觉……

司命面目挂上了一层冰霜,呵出的气也凝成了白线,他却似乎认为我此刻正值暴怒,不敢后退分毫,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上神息怒,上神息怒!”众仙在远处哀告起来,青莲则神色复杂地看着我,那目光不似琅嬛时的暖意,其中竟含着冰冷的陌生。

我本只想着把那些玄冥上神的仙气本源逼出体内,却未曾料到竟引来如此大的动静,还引来这么个老仙,如今怕是无法善了。既然如此,当这一回玄冥上神又如何?我这星族长公主难道还畏首畏尾不成?

我索性不再外逼那仙气,反而顺其自然,运化于身。不多时,我通体焕发出阵阵寒意,霜华内敛,抱元归一。那朵幻化而出白莲本体亦被冰霜覆压而上,莲瓣柔若上好的白宣,敲冰玉屑,原本花枝招展的轻浮之气一扫而空,我亦气质为之一变,一朵冰莲虚影,在我眉心缓缓绽开。

我暗暗一催星辉,磅礴的星辰之力在我体内每个穴位处驻足探查,手三阴,手三阳,足三阴,足三阳,奇经八脉皆一扫而过,并无任何恙处,直到……

众仙没一个敢回我这再简单不过的问题,皆看向司命。司命一见顿时哭丧着脸,愁容满面地回答我:“回……回禀上神,上神从前乃是四方古神之中冬神与风海之神,名讳禺京,总领北方仙海,本体乃是冰莲圣禽。修满八十一重仙境后下界历劫,成功便可飞升为上神,尊号玄冥。原定于今日历劫圆满,众仙尊迎上神归位,可……”

古神啊,难怪禺京这名我从未听说过。可按理远古神祗早已应劫羽化殆尽,即便剩下那几个什么蓐收,扶桑之类都已成上神不知多少万年了。仙界新仙赶旧仙,那些古神不问世事已久,早就隐入了不知何处名山大川闭关修行,即便先前与魔界阴司大战也不见得其出关一二,怎么这禺强如此不争气,今日才得以飞升上神?

阅读星乡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