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星乡》
星乡

第17章 火照黄泉

“没趣,甚是没趣,初来乍到,还有甚多地方亟待本仙子临幸,诸位爱卿先行散了吧。司命,你就负责把这档子破事同那离什么朱解释清楚,本仙子先走一步。”心中已有定计,懒得再解释,我拉起青莲,又将那包袱丢给了椿神,随后径直飞下了东天门,将一众小仙晾在了原处,口中道:“小椿椿,这包袱给你了,帮本仙子搬到寝殿去,本仙子定重重有赏。”

“玄冥,你怎么……渡个劫成了女仙了?”离朱瞧着我眉心那朵冰莲,接连确认了数次,这才难以置信地道:“难道也同我一般,看破红尘,遁入虚门?”

我头疼,又来一个。

“喂,玄冥,你什么意思?”离朱似乎还未弄清其中原委:“你说清楚……”

反正是司命的锅,常理我此刻也是懵懂的,又如何解释得清?让司命自行解决吧。

一股的见鬼的温馨之气四处蔓延。

星华,你在想什么啊,坚实?温馨?这回,略有些慌乱的仙,成了我。

我猛地跳开,面色有些发烫,跺了跺脚,当先飞在了前面,心中却是一阵翻江倒海。我这是……入戏太深了么?不,不行,往后绝对不能再如此了!绝对不行!

忘川之畔有条路名曰火照之路,火照之路上有石名曰三生之石。

东天门之下,血与火铺成的缎子,蔓延向忘川之畔。

我与青莲落下,层层迷雾四起,所见也唯有周身丈许远。蜿蜒的青石小径两畔,朵朵曼珠沙华妖冶绽放,迷离的奇香溢散而开,往生轮回。

“师妹,这里的气息甚是古怪,不宜久留。”青莲神色略显不安,也是,他一朵生机盎然的青莲在这象征死亡的曼珠沙华之中,自然不甚舒适。

“师妹晓得,不过是想去那传闻中的三生石看上一看罢了……”我满不在乎地说道。

素闻群星之巅的陨界之石与忘川之畔的三生之石乃是六界唯二之奇石,陨界石我早已见过多次,可这据传记载了神仙们三生三世之缘的三生石我却一次未曾见过。今日莫名成了上神,倒是可以来着我眼馋很久之地,是否我的姻缘,也被早已被那冥冥之中的运数给定好,记录其上?

呵,好笑。向来不敬天地神明的我,如今到了火照之路之上,竟也患得患失起来?

“何仙胆敢闯入天族禁地?报上名来!”

唰!金光呈一十字交叉在前方路上,两个一身黑袍的神仙忽然现出身形。

神荼,郁垒,执掌火照之门,亦是万鬼出入之地的二仙,隶属北阴酆都大帝座下。

“本仙子乃是今日新晋玄冥上神,欲入这火照之门一观,还望二位道友放行。”我一抱拳。

“新晋上神?”二仙对视一眼:“道友可有上神印?”

“上神印?”我一愣:“本仙子方飞升便直奔此地,还未听闻有何上神印。”

神荼后退半步,横眉冷目,重新横起了长矛:“既然道友无法提供上神印,那恕我等二仙无礼,退后,不得入内!”

“啊?你!迂腐!”我气呼呼地抱怨,神庭之中那朵冰莲浮现而出:“你看不出这上神独有的仙气么?”

“没有上神印或上神信物,除非天尊或酆都尊上亲至,否则神佛难入!”郁垒长矛指向我。

青莲见二仙目不斜视的模样,便道:“师妹,既然如此,那便算了吧!”

“不行,好不容易来一回,可不能白费功夫,师妹不走!”

“让她进去。”一个飘忽的声音突然传来。

天地翳莽,幽幽冥冥,此音似从墨渊云翳之间传来,却不显阴森,略捎有几分空灵之意,便是我也无从觅得其源。

此地毗邻酆都山,忘川河,头顶之上东天门屹立,西北为梵境方丈山,稍往正西便是幽冥阴司,往东则是青丘的首丘之墓,为狐族前辈长眠之地,东北为诛仙台下之虚无之地。如此凶险,又为天族禁地,等闲不会有仙往来,那么此仙的身份便呼之欲出……

北阴酆都大帝不是早已于酆都山闭关数万年了么?怎么今日得空来此,还毫无现身之意?

对于这名义上掌管幽冥的神仙,我也从未照过面,只是遥遥作揖,便转向神荼,郁垒二仙。二仙将手中的长矛重重一跺,让开了去路。

“师兄,我们走!”我欢快地说道,拉起青莲。

铛!二仙再次将长矛一横。

“二位这是何意?”青莲眉头一皱。

郁垒冷言道:“玄冥上神可入,你不可!退后!”

“你们怎么一个个都称本仙子玄冥上神?好烦啊!”我报怨,心中却暗喜。忘川之畔凶险,为了演戏演足,不得已才把他拉来,本还想着找个缘由支开他好去三生石细细寻觅,如今二仙之举却正合我意:“为何我师兄不能入?”

“不可便是不可!”

“既如此,师妹你去吧,为兄在此候着,快去快回。”青莲站定,叮嘱我:“此地阴森,不宜久留。”

“好,好,师妹去去就来。”我狠狠瞪了一眼二仙,欢呼一声,奔入了火照之门。

甫入,我面上的天真之色顿时一扫而空,伸个懒腰,舒活舒活筋骨。星光闪耀,银辉撒下,容貌虽未还原,我久违的银发却溢散而开,妖冶的曼殊沙华层层铺展于我身侧,银与赤交织,倒也别有一番风景。

气机调畅,压抑久了,做回自己的感觉可非一般的舒爽。

这时,一虚幻的光影,从我身前飘过。

“何仙……”我倏然一惊,却发觉那光影虽有仙形……不,应该说成人形才是,虽有人形,五官却模糊成一团,看不真切。

一个,凡人……的魂魄?

过了火照之门,便是往生之途,遇见些许即将轮回的凡人魂魄也不甚奇异。我抬足向前,并未打算理会他。

然而那魂魄却从本应是口唇之处发出了嘶哑的声音:“怎么……怎么……这是何处,你是谁?”

呦,还自称朕?看来这魂魄倒也来头不小,或许是哪方凡间的一国之主吧,可惜,任你是天子贵胄还是黎明百姓,过了黄泉路,终要上那奈何桥。

“小家伙,遇见本公主也算你走运,本公主今日心情甚好,便为你解惑一二吧。”我压下被忘川阴风扬起的发丝,面容转向他:“此为黄泉路,恭喜你,可往生极乐了。”

“好美。”那魂魄直直地“望着”我,似乎并未听清我在说什么:“天下怎会有如此美人?你……你来自何方,可有家室?”

来自何方?可有家室?我一时语塞,不知该作何回答,摸了摸鼻子,半晌才道:“小家伙,听清楚了,这里可非你所认识的那凡间,此处为黄泉路,你,已经死了!”

“黄……黄泉路?”那魂魄终于反应过来,低下头,望向他虚幻的身躯,沉默。

沉默。

出乎我意料,魂魄并无撕心裂肺的哭泣与哀嚎,似乎很快便接受了这一现实,轻叹一声:“果然,平和郡王的那杯酒中含着鸩毒。唉,先皇明知灵国交与他,远比比在朕的手中要好,却仍旧坚持,朕终其一生,也未能实现先皇嘱托,还这天下河清海晏。世人皆言朕昏聩无能,可朕接下这已是千疮百孔的江山又谈何容易?只可惜……罢了罢了,命数已尽,又何须多言?”

他“望”向我,一副任君宰割的样貌:“既然朕……不,我已经死了,想必你是来锁魂的女鬼吧?”

看来这小鬼生前竟还有一番故事,有趣。

“女鬼?小家伙,你也太看轻本公主了”我笑了:“不过本公主究竟是何身份,即便说与你听你也未曾听闻过,你就当本公主是天上的一颗星辰便好。”

“天上的……星星?”那凡间帝王颇为惊讶,随后苦笑道:“这……我一生昏聩无能,又何德何能在黄泉路上与一星辰仙女相会?”

“小家伙,身前死后轻,无论你从前是昏聩也好,贤明也罢,都尘归尘土归土了,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忘川永流,逝者如斯,不舍昼夜,本公主不过为一匆匆过客,你也不过是一往生之魂,因缘际会罢了。”我在小径边捻下一朵曼珠沙华:“唯有这些曼珠沙华,才是亿亿年中黄泉之路上,难以割舍之爱恨情仇的见证者。它们于此静立,花开不见叶,叶成不见花,生生相错,千万载亦是如此,比起它们,你那些所谓的遗憾,根本不值一提。”

“生生相错?”那魂魄低下头去,惨然凄笑:“是啊,我的遗憾还真是不值一提……可又有谁愿意提呢……”

“走吧”我以星辉托起他的灵体:“本公主送你一程。”

火照之门已过,曼珠沙华依旧,足下小径之名已不再是火照,而是黄泉。

远方,忘川滚滚,厉鬼哀嚎响彻天地,墨色恶水湍急汹涌,其里隐隐泛着血光,腥秽不可近。黄泉之路尽头,一青石板桥屹立,断垣斑驳,鬼影重重。桥边青石上,似以不知何物的鲜血所书二字:“奈何”,比那曼珠沙华更为妖冶,比那修罗鬼域更为阴邪。

“去吧,桥西为女,桥东为男,过了桥上迷雾,你便会瞧见望乡台上的老妇,她会给你一碗孟婆汤。”我抬起手指向对岸,颇为沉重地说:“孟婆汤分九口,一口出世甘,二口叛逆辣,三口难及酸,四口情债苦,五口身心麻,六口功名甜,七口病疾咸,八口别离辛,最后一口却为白水,淡了口中味,忘了前尘事,解了爱恨仇,舒了川字眉。饮下,于望乡台上再望最后一眼,便去往下一世吧……”

“仙子,可否……”那魂魄却突然开口了。

“嗯?还有何放不下的?”我望向他,灵体魂魄在忘川之风中摇曳:“饮下孟婆汤,便会忘却一切,放下与放不下,又有何相干?”

“仙子,我的皇后婉容……我对不起她,还望仙子可以给她个好的归宿,我便也无欲无求了。”

“你的……皇后?”我心中略微升起一丝感动,走上奈何桥,大多数人放不下的是功名利禄,可像他那般去后还惦记着皇后的帝王,的确不多见。

“罢了,凡人运数不可轻易更改,本公主也只能答应帮你看上一眼,至于是好是坏,由不得我”我叹息一声:“这世上,所有的阴差阳错,其实只欠一个事在人为,希望你下一世,能少些遗憾吧。”

那魂魄如释重负,躬身:“那便多谢仙子了。”

随后,他转身,毫不犹豫地踏上奈何桥,踏上往生之途。离去之处,悄然绽放出一朵绚烂的曼珠沙华。

我在此岸,他在彼岸,彼岸花既开,如此,这也算是天人永隔了吧。

“走好,不送。”

我听得一阵迷茫,本不过是那玄冥上神的一个什么旧友来访,言语无忌也是常事,可怎么说着说着便针锋相对起来,似乎……他二仙之中存在着分歧,不,不,古神,近神,体统……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不成古神与近神之间还有什么分歧么?

离朱并未再理会月老,飘到了我身前,上下打量我:“你是何仙?为何身上有玄冥的气息?”

…………

“师妹,你虽如今身份未明,却也不该用那‘临幸’,‘爱卿’之类的言辞。”青莲被我拉着,语重心长地劝诫道:“万一这不过是场误会,不过司命神君误了时日,或是那玄冥上神真正的碎片往后才飞升,那今日你可是得罪了不少仙啊,至少那位素未谋面的玄冥上神可是得罪死了!”

一相貌平平的仙人忽的现出身形,周身的气息与众神仙无异,唯有那一双眼眸呈纯金之色,似广纳百川之神光,可达无穷之极。

我略一抱拳,心中升起一丝烦躁,这还有完没完了?面上却仍旧天真地笑道:“仙友好,本仙子乃是天庭天乐仙子,名讳公孙华,今日才从下界琅嬛飞升来仙界赴职,可不知怎的一来便被如此多神仙围住,还称我为那什么玄冥上神,我也是很懵的诶。”

“师兄有何可惧怕的?”我转头望向青莲,神色莫名:“咦,依师兄之意,似乎认定我不是那玄冥上神的本源碎片了?”

“师妹,为兄虽然未曾有过你那般从凡间飞升的经历,但细细想来你也绝非什么玄冥上神的碎片。毕竟师妹从前的仙法皆以凡间水露白莲为根基施展,与玄冥上神的冰莲圣禽大相庭径。更何况师妹万年前便已飞升仙界拜会过东华帝君,若师妹真是那什么玄冥上神的碎片,没道理那时的接引神仙与东华帝君无所作为,任你下界。师妹如今需做的,是要明了身上哪属于玄冥上神的仙气从何而来,有何影响。”青莲十分笃定地说,随后双眸又极为真诚地看着我:“师妹,先前只因司命神君的片面之词便对师妹有所怀疑,为兄错了。”

他……是在道歉么?我吸了吸鼻子,心中略有几分感动,径直扑入他的怀中:“师兄,方才你那眼神真的好可怕,好陌生,师妹以为从今往后便要失去师兄了呢!”

“离朱,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童颜鹤发,超脱于爱恨情仇之外的月老竟怒发冲冠,好像那离朱说了什么大逆不道之言。

气氛忽然紧张了起来。

“嗯?不对,怎么是个女仙,你是谁?怎会有玄冥那小儿的气息?”声音突然充满了诧异。

“上神,上神留步!上神还未说寝殿在……”

“玄冥!你站住!”离朱也叫道:“给我回来说清楚!”

我置若罔闻,渐渐飞远,留下一地狼籍的小仙们。

这算不算肌肤之亲?真实的我,略有几分怪异地想道。戏终究还要演下去,不过他的身躯,也算坚实,足够依靠。

青莲先是一僵,随后……唔唔……随后竟没了往日的青涩,单手抚上了我的发丝,语气极尽柔和:“傻丫头,无论如何,师兄也不会离开你的,海枯石烂,生生世世。”

“你们怎么一个个都说本仙子是玄冥上神,本仙子就是本仙子,就算从前是,往后也不是啦!”我气呼呼地道:“你们往后只准称我为天乐仙子,天乐上神也可,谁要是再敢提我是那劳什子玄冥上神,本仙子可是要大发雷霆的!”

“离朱上仙,如今玄冥上仙已历劫圆满,功成上神,你满口胡言,不知礼数,成何体统!”一直默不作声的月老突然开口,这语气,仿佛是一长者在教训不懂礼数的后辈,可那名为离朱的神仙却并不买账。

“体统?月下老人,你我皆自上古便存在的神仙,你倒好,入了这所谓体统,得了宝诰。凡人指望着你天定姻缘,仙界那些仙子整日围着你团团转。这样的日子,你过的可开心?”离朱似乎很是放荡不羁,直接怼上了月老的话:“我离朱只认识玄冥,不认识什么上神。”

阅读星乡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