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星乡》
星乡

第18章 三生石上

这仙样貌生的也算标致,面容朗若中秋广寒,颜色明若春晓之华,鬓如刀裁,眉眼如画。其容貌气质虽比青莲师兄少了些岁月的凝炼,在仙界我所见过的一众神仙之中,却已是极为难得。

那是谁?

走近才发觉,三生石下的曼珠沙华之中竟有一小仙背对我而立。

“这里怎会有他仙?看来神荼,郁垒那二仙这看守得也甚是疏松,不妥,不妥。”我抱怨一二,也只得重新拾起了天乐仙子的容颜,收回本性,扮出应有的模样,故意干咳二声,大声说:“咦!这里怎么还有一位仙友,难道仙友也是哪位上神?”

那仙闻言倏然一惊,手中暗红小瓶一收,转过身来。

罢了,这些往后慢慢探寻吧,如今我玄冥上神这个白捡来的职位怕是仙尽皆知,无法推脱,如若我继续研习乐理,仍不放弃天乐仙子之位,便身兼二职了。

可如此一来,按着天族的位分之别,天乐仙子也为三百六十侍之一,隶属勾陈大帝座下,而冬神则分属我爹爹,这个早已多年未理仙界之事的新北极紫薇大帝座下所辖,一神隶属二主,也着实怪异了些。

何况天乐仙子本是下仙阶品,而冬神玄冥却为上神阶品,如此到好,我既是下仙又是上神,这还真是一笔糊涂账。

“那侍者在此所为何事?”我被仙界这些纷繁复杂的规矩品级绕得极为头痛,便将其抛之脑后,问道。

神瑛垂首,望向三生石畔,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这才发觉在三生石畔,连绵的曼珠沙华之中竟空了块土地,其上一株仙草缓缓舒展开了身躯,每片绿叶顶端一滴晶莹凝露悬而不落,叶片翠绿,三串小小的赤色浆果簇集,身姿纤细,随风摇曳,似遭不住这忘川河岸凄冷的阴风,略显凄楚婉约。可尽管如此,这仙草却风骨依旧,尤为清新不俗。

“小仙奉老君之命,敬领老君的上神印,入此地以甘露日夜看护浇灌此仙草,助其久延岁月,以备不时之需。”

“太上老君亲点的仙草?让本仙子瞧瞧……嗯……叶片颇像凡间的葳蕤,果实却类仙界洛神珠,没见过。”我仔细查看了一番,问道:“此仙草可有名?功效几何?”

“听闻老君所言,此仙草名曰绛珠,其浆果乃是老君独门丹药‘忘情丹’与‘太虚丹’的药引,尤为珍贵,可……”神瑛望着那绛珠仙草,静默,眼中却分明含着……情愫?

仙草有灵,似乎也感受的了他的注视,草叶偏了偏,暂缓摇曳,一滴凝露坠入泥土之中,金光泛起,洗尽那方忘川阴土的污浊。

有趣,见过爱上未化形走兽虫鱼的,见过爱上魔界阴司妖鬼的,可百万年来,我还从未见过哪个神仙爱上一株连仙形都无的草的。瞧着神瑛这模样,若我不提醒,怕是他要和绛珠仙草对视到地老天荒,我不得已,轻咳一声,一记惊神诀刺出,将他唤了回来。

神瑛猛然回神,这才发觉失态,忙打开那赤色玉瓶,将最后一滴九天甘露滴于仙草之上,神色黯然道:“可对于绛珠而言,摘一回浆果,便损一回元气,几万年来来去去,寿元将尽,这些便是她所能结出最后的浆果了,老君暂无炼丹之愿,便命小仙以九天仙露为绛珠续命,可终归她……她已时日无多了。”他面色哀伤,将瓶收起,作揖告辞道:“让上神见笑了,既然上神于此地有事,小仙这便离去。”

神瑛蹒跚着离去,我俯身拨了拨绛珠仙草的果叶,又瞧瞧神瑛那有些苍凉的背影……罢了,谁让本公主是个大善星呢。我双手结印,一股精纯的星力注入仙草之中,绛珠仙草仿佛受了什么催生的宝药,一下长高了寸许,叶片也随之莹润起来。

毕竟是一株草,既瞧见我施法,告诉她也无妨,我略一思量,微微一笑:“也不怕告诉你,我可非这九重天上的什么神仙,而是群星一族的长公主,本体乃是本辰域星日马一宿七星。司掌南方星宿,守护群星。”

“我星日马一宿属凶辰,除了星之祝福,也无甚能给予你逢吉化凶的气运之法,何况星之祝福受天地法则之限,只能赐福走兽仙人,而仙草不可,我所能做的,唯有渡你千年修为而已。”我在仙草浆果上轻轻一点,仙草也似有所感,叶片偏转,好似我是个光辉万丈的卯日。

“小草呀,本公主知你有灵有心,可通神言,我所能给的这些星力实在少的紧,你可否凭此修成仙形,便看你的造化了。如若你今后有修成仙形的那日,便可来仙界来找我,本公主可帮你达成一个心愿。”

说完,我轻轻摘下绛珠仙草上一颗浆果,放于鼻尖,细嗅清香。

忘情丹与太虚丹的药引果然不凡,好东西啊!指不定何时便能派上用场。

我站起身,转向三生石,一道细微的剑光斩出,曼珠沙华飞散,那巨石终于露出了全貌。

三生石头重脚轻,似一倒立锥形,其上褐红,朱红,玄黄,三色交织,正体上那以凡人鲜血书四字“早登彼岸”虽斑驳,却有种奇异的风骨,仿佛在昭告六界,三生石上所书,神圣,不可更改。

三生石混有三色,褐红记叙前世,朱红象征今生,玄黄揭示来世,其左侧那书写凡人姻缘的部分已然空了出来,很是突兀,而右侧的那部分则罩着层层迷雾,看不真切。

都言三生石上,缘定三生,神仙们的姻缘,便记于右侧。

我随手一挥,其上迷雾散了开去,一行行仙篆现出真容,别、莫看此法举重若轻,也唯有修为高深者才可破除娲皇的封印,像神瑛侍者那下仙阶品的神仙,是无论如何也瞧不见其上内容的。

星族姻缘本不归三生石管,自由随性,若有情星终成眷属,只需在陨界石上自己那部分记上一笔便可,可我毕竟与仙界定下了一纸婚约,本体情之气运已与仙界整体气运交合,密不可分,我若往后真的对天族哪个神仙动了情,三生石上必会有显现。

可若其上并无我的名字,那便意味着我终其一生也未曾嫁给仙界的神仙,逍遥一世,或是……

或是我最后随便寻了个还算入眼的神仙嫁了,夫妻相敬如宾,有礼却无情谊。嘶,想想就可怕,还是第一种较好些。

我胡思乱想了半晌,这才鼓足了勇气,自嘲般抬头,往前世那部分看去。

嗯?神瑛侍者……绛珠仙子?

方一入目,便是这熟悉的名字,我瞥了一眼下方那浑然无所知的绛珠仙草,心中颇有些无奈。既然三生石上如此记载,想来绛珠仙草应是成功修成了女体,还与那神瑛侍者有那么一般姻缘……只可惜,既然他们这部分记载于前世,想来他们今后必有一场大劫。

我眼神飞速扫过,前世那部分也应无我,我哪来的前世?神仙都要历劫,不管如何历,情劫也好,生劫也罢,如若历劫失败,轮回重生有幸再次飞升,劫前便算前世,可我却无神仙那些劫数,自然也无甚前世。

北极紫薇大帝?爹爹?前世部分,我又瞧见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不,不是爹爹,是那早已陨落百万年的先北极紫薇大帝,他的真命天女似乎……空缺?这……也算可怜,这是孤独终老啊!

东华帝君与西王母,盘古与太元玉女,昊天太上皇与花神,南极长生大帝与……这这这这是什么?无名氏是什么东西?我目瞪口呆瞅着南极长生大帝之后的“无名氏”三个字,旋即哈哈大笑起来,笑弯了腰。

我与那南极长生大帝素未谋面,并不熟络,却常常听闻他的光辉事迹,先是为仙界一霸,府中佳丽三千,露水情缘无数,仙仙避之不及。后又失踪千万年,南极长生之位差点易主,靠着那几位仙界老前辈的昭告,这才保住南极长生那神霄玉清府的主位,收敛没多久,最近又开始沾花惹草了。我还在星族时,听说他刚纳了第三百六十六房小妾,四海八荒群星六界还贺喜来着,哎呀呀,这种风月奇葩,怕是三生石都看不下去了,只好给他“无名氏”三字,让他自己体会。

我越想越乐,心中却微微升起一丝恶寒,若是我以后的夫君是他或者如他那般风流,我即便从仙界至高之峰封了法力跳下去,即便一头撞死在南天门也坚决不嫁。让我嫁这种仙?还不如死了算了!

这叫做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我恶狠狠发下一个毒誓,继续看下去。

随后的部分大多是些早已陨落应劫神仙的姻缘,并无甚趣味,不过半刻功夫我便看完。深吸口气,我瞧向重头戏的那部分,朱赤的今生。

嗯……火神与水神,月孛仙子与吴刚上仙,彩玉真人与绫罗娘娘,玉帝与王母,咦,东华帝君与西王母的姻缘也延续到今生了,这是,啊?

我又瞧见了一对令我颇为震惊的名字。

这是……月下神狐与孟庸?月老与孟婆?怎么会?玉帝那小子不是……

算了,无需多想,今日这三生石上给我的震撼已经太多了,我瞧见其中不少神仙的姻缘都未曾有善果。这六界果真还是伤情之仙多,即便月老这执掌凡间姻缘的神仙,也逃不脱。

逃不脱,那便勇敢面对,我眯起双眸,继续看下去。

谷雨与清明,芒种与寒露,上元与中元,姮娥与羿,警幻仙子与司命星君?司命这家伙也有姻缘?亏他还弄丢了玄冥上神的历劫运簿,这警幻仙子是何仙?哈哈,希望他这娘子能帮他改改这丢三落四的毛病,否则无论合仙跟着他也要受罪。

南华老仙,空缺。玄德真仙与白素贞,董永与七仙女,药王与灵瑶仙子……我匆匆掠过这些或形单影只,或成双成对的名字,猛然生出了一种在乱点鸳鸯谱的诡异之感。仙界立规唯有上神可入此地果然不错,如此多姻缘条目一但被泄露出去,怕是仙界,不,六界都要大乱一场。

除了梵境大佛们,以及下界那些大道未成的修道者,凡是有些仙气化身人形仙形的神仙们的姻缘,在三生石上皆有记载,浩如烟海,可那些篆字又不比一蚊蝇大多少,我细看了一阵,实在眼晕的紧,便只好挑那些在仙界还算有些身份的神仙查看,像什么一众上神,几位帝君,上仙也勉强够格……

还有单名的?也是少见……

我又瞧见了一对,他们并非什么高神大仙,只不过这二仙皆是单名,能凑到一处,也算有缘呐。我不及感叹,便匆匆掠过那既是两字,亦是两名的一列姻缘。

“宸”,“云”。

“不知过了几载春秋,娲皇以陨界石填补了群星之巅那始源光墟,已是修为大损。她眼见仙界初成,远古神祗也自阴阳二气之中应运而生,各界既定,身心俱疲,已有归去之意。某日,忽闻天际巨响,娲皇望去,只见灵河畔那巨石竟忽的顶天立地起来,头重脚轻,长相奇幻,魔性大发似有吞噬六界之意。娲皇不得已,只能再损修为,以精魄化生魄灵符,镇压巨石,心中却记起六界还缺姻缘轮回神位,便封它为三生石,赐它法力三生诀,将其三段命名为前世,今生与来世,并在其上添一笔姻缘线,从今生延续至来世。至此,三生石执掌六界姻缘,拜谒者络绎不绝。

“遭此大变,娲皇终法力散尽,殒身于西天灵河之中。千万年一晃而过,在你出生前的一场大战之后,西天灵河下段三途河归入阴司,更名为忘川,而三生石所司凡人姻缘之职由月下神狐代掌。从此,三生石上便只刻有神仙们的姻缘,为防有仙魔二界居心不良者随意更改,此处也渐渐成了禁地,唯有上神以上尊位者可入。”

“哦?看来又是个识得我……嗯……姑且用前世来言,又是个识得我前世的神仙。”我煞有介事的点头:“本仙子前世下界渡劫出了差错,如今托生为女儿身,已是忘了前尘旧事,重新来过,那些便不必提了,仙友还未告知姓名。”

那神仙满面疑惑,微愣半晌,终还是俯身道:“拜见上神,小仙乃是天庭三百六十侍之神瑛侍者,居赤瑕宫,主管各界神玉与灵草生发,分属太上老君座下。”

“他的皇后,名婉容?是个好名字呢,想必,也是个温婉的女子吧”我轻声道。

幼时娘亲所讲的故事仍在我耳畔徘徊,只可惜万年复万年,万年何其多。时至今日,月下神狐已成了月下老人,三生石旁侧也成了如今草木荣华的模样,影影绰绰,其上那以凡人鲜血所书“早登彼岸”四字已斑驳不清……

神瑛侍者?这名似乎有些耳熟……

我心中一念闪过,顿时明了:“你便是……那陨界石的边角顽石所化的神瑛?听闻娲皇补天后,陨界石还剩下几块边角之余,都赠予了星族,唯有最大的那块修成仙形去了仙界,想必便是你吧?”

神瑛偷看了我一眼,言语极为谨慎:“上神所言极是。上神,您……您当真不记得过往的那些……”

我走上黄泉之路的边缘,一条更窄的小径通往层层摇曳的曼珠沙华中,烨然如火。尽头,一块巨石半隐于其中,浅淡的光幕将巨石通体罩住,既是相护,也是禁锢。

“相传盘古开辟鸿蒙之万年后,娲皇诞生于先天微尘之中,宇宙浩荡无涯,却空寂难言,娲皇深感寂寞,便以先天微尘造就远古生灵与仙界本源,造一物便取一沙粒为计,日复一日,终成一巨大顽石。梵境初成,佛祖归位,西天灵河自西方涌出,润泽仙界土地。娲皇便将巨石立于西天灵河畔,以镇住河内慓疾滑利的仙气。

奈何桥上过,不恋人世间。

“仙友请了,你是?”那仙推揖道。

“仙友好,我乃仙界天乐仙子,在下界琅嬛福地学艺已久,今日飞升后不知怎的成了玄冥上神,便来这久仰大名的三生石瞧上一二。仙友是何方上神?来此所为何事?”我略一思索,想着毕竟唯有上神才能来此,也客气了几分。

“上神?玄冥上神?”那仙上下瞧了我一眼,似有些不敢置信:“你,不,上神您怎么成了这般模样……”

我颇为不耐地打断他的话,轻描淡写地说:“不甚记得了,也无所谓。”

随意摆了摆手,止住话头,我心中却微微一动。依照这些小仙们的反应,这玄冥上神所谓的脾性不好应是不假,渡劫出差错也应不假,但似乎这背后另有什么隐情……

他身形也算挺拔,头饰束发嵌宝紫玉冠,身着仙界五彩穿花侍服,手中托着个形似观世音那玉净瓶的暗红色小瓶,瓶口微斜,九天甘露一滴滴落下,似在浇灌何物。

如此看来,所谓的“惯看病苦,牵挂了无”之说,果然非常人所能及也,即便这位一世荣华的帝王也不能。

呵,我又何必为他感怀呢?星与人的悲欢本就不相通,不过人世间的吵闹罢了,我不欲去理解,也理解不了。

阅读星乡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