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星乡》
星乡

第26章 边缘界域

轰!

三妹脸色立刻垮了下去,偷偷瞧了眼小弟。小弟却将头别过去,一副你完了的模样,三妹求助无果,只好支支吾吾地回道:“长姐,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就是……就是小妹下凡一趟,介入了凡人之事而已。”

“下凡?就这么简单?”我满面不信。

那男……什么东西原来是个凡人,我长舒一口气。还好,还好,小弟既没有被绑去作压寨夫君,也没有和哪个有龙阳之好的妖魔成亲,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这凡人又怎么了?”

“这凡人,是三妹的夫君!”

“小妹知道啦,这不就请来二哥补救了嘛。”三妹见我越说越生气,赶忙解释道:“而且小妹又怎会不知此事的危险。当初下凡之时,小妹便已收束完备自身法则,绝对不会外泄。何况那凡间国家灭亡也是其咎由自取,君王昏聩无能,亲王夺权臣子夺利,又有那些家伙在。小妹所做不过是以一凡人的身份参与其中,推助一二罢了,并未动用一丝一毫的星力。长姐那时,不也干过类似之事?”

“我?我……”我被她的一番辩解说的微愣,半晌才道:“我当年不过是去凡间民间或皇家品味品味其中美味佳肴,也是自封星力气运的,何曾有过改动凡间一国运数之事,最多与几个凡人有所纠葛。唯一的那次大变,还是受到仙界火神所托,去一个凡间铲除为祸一方的妖兽,顺便寻他渡劫的娘子。何曾像你这般,改变一个国家的兴衰?”

“姐,其实也不必苛责三妹。”小弟不知怎的,话锋一转,反倒帮衬起她来:“三妹,将你在凡间的遇见的那些东西同长姐说说。”

言及此,三妹神色也郑重起来,对我说:“长姐,小妹所在的这处凡间是无主辰域边缘的一处界域,其上凡人虽然也有因果轮回,但其因缘却弱了许多,三妹选择此界也有这番考量。凡间十年中,前七年小妹走遍四方,游历天下,身处江湖,凭借着阅历与一身凡人武功闯出不小的名头,连换数个身份,也算安稳。可就在第八年,我行至此凡间最小且最偏远的一个国家时,却发现国中有魔族的踪迹。”

“魔族?这……”我疑问道:“依你所言,你所在的凡间就是一处边缘界域。这种人间,便是九重天上的神仙们也很少来往。即使有罪仙被贬入这些凡间历劫,也都是犯下大错的神仙,魔族怎会对这种地方感兴趣?”

“对啊,小妹也觉奇怪,便循着魔踪追查,一路追到了此国的宫廷大内之中。”三妹细细道来:“小妹以一官宦家族刚及笈幼女的身份入宫听学,本是追查魔族,却发觉此国君王昏聩,碌碌无为,朝政被把持在两个宰相与国师手中,三者争名夺利,整个国家被他们搞的乌烟瘴气。小妹不忍看黎民百姓受苦,便使了些小手段,结识了朝中一位颇有权势且掌控北方军团的将军并且与她定下婚约,而且这位将军战乃是先皇所封的郡王,封名平和。”

“这位平和郡王,便是他。”小弟一指下方那不省人事的凡人。

“嗯,可这与魔族有何关系?”我看向四妹:“而且这凡人一脸书生像,看起来文弱的很,竟然还是个将军,稀奇,稀奇。”

“长姐莫急,且听小妹道来。”三妹不紧不慢地详叙:“后来,小妹屡次借各种名义混入宫中,都未发觉那留下魔踪的魔族究竟是哪个,直到在一次皇后邀请朝廷命妇与官宦之女的宴会上,小妹终于发现藏匿在此界的魔族之一,右相的女儿,洛羲云。”

“既然洛羲云是魔族,小妹自然也怀疑右相一家皆与魔族有关。于是小妹调动了先前游历年间在别国培养的势力,废了极大力气才查清,这右相来历竟然是一片空白,但其仕途却通畅无比,节节高升。他自从成相后,便一直在此国各地搜罗上古典籍,这些典籍都有一个共同点,皆是与此处凡间的仙门,仙山,福地,洞窟入口,还有蛮荒国度传说等有关。虽然其中大多都是传闻志怪,但也有不少说的有模有样,言之凿凿。”

“因而小妹猜测,魔族似乎在此凡间寻找某处未知之地的入口。”三妹说到此处,面上闪过惋惜之色:“可惜,小妹一不小心打草惊蛇。他们虽不知我是星族,但也认为有神仙之流介入了此事,便加快了侵占此凡人国度的进程。在这些偏远界域,魔族受到的法则压迫比神仙更多,而小妹为防气运外泄此凡间倾覆,也封印了星力。两方都不能动用法力,而小妹不过是一官宦幼女,即便攀上了平和郡王,比起右相差了很多,所以只好用传界香联系二哥,看他可有法子。”

“于是你便去凡间帮她了?”我问小弟。

小弟摇了摇头,回道:“姐,我找到三妹时,情况危急。平和郡王在他自己与三妹的婚宴之上被魔族设计,以鸩毒之酒毒杀了那个昏聩无能的君王。平和郡王一家,以及与他交好的几家都面临满门抄斩的境地,三妹因为曾以凡人身份与平和郡王成婚未成,也被押入天牢,听候发落。小弟远在无主辰域另一端,此时自封法力已然来不及,只好用星念出窍之法隔空附身了一个武功高强的江湖侠士,召集三妹的势力,一路杀入京城,劫了法场,带着那平和郡王逃入北方军团之中。”

“一路杀入京城?劫法场?你这不就坐实了那平和郡王的罪名了?”我对小弟和三妹的暴力行径着实无语:“你们就不能想法子揭穿魔族的阴谋?非要如此暴力不可?”

“姐,你这话就不对了,当时那种情形,我们哪里有时光想出一个完整且滴水不漏的计策?”小弟道:“反正最后……”

“反正最后小妹使了些小手段,平和郡王索性揭竿而起,举起反旗,与魔族统领的南方军和禁卫军大打出手,各有胜负。小妹瞧着时机成熟,又使了些小手段,将还在观望的西方军团与东方军团的兵权拿到手,最终一举灭了魔族掌控的国。”言及此处,三妹话语又变的含糊起来。

“喂喂,三妹,起兵造反,如此惊心动魄的一段,写成戏文话本都不成问题,竟然被你用几个所谓的‘小手段’便揭过了?”我知道其中有鬼,但现在也没功夫纠缠,抱怨一句后道:“你继续说。”

“魔族虽然满是阴谋诡计,但终归无法动用法力,眼见不敌,齐齐便逃离了此界,并且一把火烧毁了所有踪迹,我和二哥最终也无法得知他们究竟在找什么。也不知是否为二哥附身下界的缘故,还是魔族动了什么手脚,现如今整个凡间气运缺失,亏空甚巨,各地水患地动频发,天灾人祸。各国纷纷颁布政令,那些强国也罢了,可灵国元气大伤,已然禁不起折腾。小妹只好和兄长商议对策,演算卦象,发觉必须有一生灵气运之心在此凡间填补气运亏空才可,并且要从气运变化源头之上填补,所以……”三妹偷看了小弟一眼。

“简单说来,就是必须要有一星族常伴那平和郡王左右,辅佐他登基治国,待到河清海晏之时,气运自然流转成一个整体,生生不息,方可罢休。”小弟没好气地接话:“所以,便有了这么一出闹剧。”

“那平和郡王也是个痴情种,非要还三妹一场婚礼,但是她这丫头已经封了自身星力气息,留在这郡王身边,也对恢复凡间气运并无益处。何况她不过是下凡体味红尘,对这凡人本也无甚情义,更不可能嫁给他。”小弟摇头:“我们只能先以我附体大法带下来的些许星力构造一个须弥真境,以时光法则之力整体隔离了此处凡间,使得此凡界的时间一直在平和郡王大婚这一段时光中循环往复。小弟作为真境之主,自然也要扮作三妹的模样,先稳住这个作为气运变化源头的凡人,再从长计议。”

“所以,你们和他到底大婚了多少次?”我哭笑不得。

“这凡间短短的两日时光,已经轮回二百来次吧……”小弟叹息一声,很是无奈。

“二……二百来次……难怪三妹之前称其为劫难,呵呵。”我不知该说什么,干笑两声,生硬地夸赞道:“小弟你想啊,哪个神仙凡人一生中能有机会大婚两百来次,拜两百来次堂,成两百来次亲,再入两百来次洞房,还和一个男人?你要珍惜,珍惜……”

小弟面色凄苦,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然而不知怎的,一旁的三妹神色却明显黯淡了几分。她似乎……我摇了摇头,追问道:“这么轮回下去也不是个法子,你们可有后续打算?而且事出反常必有妖,魔族既然废了极多功夫在这处凡间经营,所图谋者定甚大,何况又涉及一个界面兴衰。即便他们已然逃离,亦不可轻忽。”

“接下来如何,我们也未有决断。姐,你在仙界,鞭长莫及,我这星族太子将来要继承星帝与紫薇大帝之位,气运关乎众星,亦不可轻变,现如今唯有找到四妹来相助一二了。”小弟思量片刻,沉吟道:“只是也不知四妹究竟在何处,三妹与我的传界香已然用尽,还需劳烦你联系她。”

“四妹?她虽然冰雪聪明,可临走时她也言明要去西天梵境参习佛法,我在仙界都鞭长莫及了,她岂非更难亲至?”我连连摆手:“罢了,不必劳烦她,我就勉为其难下界一趟吧。我这星族长公主,不比四妹更称得上气运之心的名号?小弟,你毕竟附身凡人,时间久了或许会损害你的星体,我一来你便赶紧离去吧。三妹,你且告诉我,你现在在哪处凡间?我明日便来找你。”

“长姐,你要下界?这……”三妹神色顷刻躲闪起来。

我微微一笑:“怎么,不欢迎吗?你这丫头,可是又隐瞒了什么,害怕我下界之后发现?”

“没……没有,小妹与二哥在东三十三界群之中最东方的那个凡界,无生界。可是长姐,你若下界,仙界那边……”三妹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

我一愣,这倒是个问题,我这“上神”才刚飞升仙界又下界……倒有些不妥。

“长姐,要不……”

“不必说了,大不了我用一次分情轮回诀便是。”我淡然道。

“出来啊?三妹,若是让长姐知晓你如此胡闹,你焉有命在?”小弟恶狠狠地威胁。

“嘻嘻,二哥,你既然答应了小妹,要帮助小妹度过此次劫难,可不能食言哦,即便你把长姐搬出来也没用。”三妹的声音在前方响起,那熟悉的容颜出现在了传界香的幻像之中,色若春晓,面若熟桃,巧笑倩兮,明艳不可方物:“长姐万福,万年不见,长姐真是生的愈发好看了,嘿嘿,好看。”

“别,别……小妹说,小妹说。”三妹被束缚着,苦着脸连连讨饶:“长姐饶命,三妹不过是来凡间体会一番人间八苦,好完善小妹的红尘剑法。可长姐你也知道,星族不像天族神仙,天族要么经因果之盘封住记忆,要么受委派到凡间作法,各有限制。即便是私自下凡,在凡间滥用术法也会受到反噬。而星族本体皆为星辰,掌控一界法则,因而一旦进入凡世,只要所处不是自己本体所辖的那些凡间,便会对凡间凡人的气运影响甚多,甚至……”说到此处,三妹偷看了我一眼。

“甚至因为法则不容,而导致一个界面倾覆?”我森然接下话头道:“三妹啊,你既然讲的如此头头是道,也知晓其中关节,那你还下界作甚?就算下界,也要封了自身气运星力吧?这与凡人成婚又是怎样一出闹剧?还要牵涉到你二哥?”

我满目骇然地望着那男……仙?魔?还是阴司界的鬼?

“三妹……你何时对我这长姐有如此称赞之语?”三妹往常可非如此,那个一肚子坏水的丫头,我还不了解她?能让她说出“万福”二字,三妹定是搞出了天大的幺蛾子。我将面色沉下去,诘问道:“三妹,别和我套近乎,你老实交代,究竟干了何事?”

“我……”三妹自知理亏,低下头去不敢看我。

小弟一挥手,三妹身上的束缚便消散了。他轻叹一声,看着满面委屈的三妹道:“唉,三妹的能量也真是够大的,她那哪叫体会人间八苦?长姐,你见过哪个神仙体会红尘苦痛之时,还顺手灭了一个凡人国度的?”

“什么?她干什么了?顺……顺手灭了一个凡人国度?”我不知用何种言语来描绘我的心情,向她厉声道:“三妹!你过分了啊!就算你用上星辉屏蔽法则之力,一国兴衰岂是儿戏?你说变就变?还好仙界近来被我这新晋上神给吸去了大半精力,司命星君被罚下界历劫,凡间气运之乱也数正常,北阴酆都大帝又在闭关,否则还不得让那些劳什子神仙们找上星族门去,到那时又该如何收场?”

小弟满是尴尬地随手一挥,那男……不知什么东西便晕在了一旁的座椅上,酒壶也打翻在地。小弟皱着眉头瞪着他,向着前方大喝道:“出来吧!”

我不明所以。仔细听之,小弟似乎真在一个什么婚宴之上,遥远的宴饮觥筹之声自空茫处传来,明明欢闹喜乐,却又听不真切一词一句。

娘子?啊?

我心中仿佛一颗星辰毁灭般轰然炸响,脑中一片空白:“夫夫夫夫君?夫君?”我先是怀疑我听岔了,而后瞧见小弟郑重和三妹躲闪的眼光,我心中咯噔一下,连忙问道:“三妹,怎么回事?”

三妹不敢应答,还努力地想封住小弟的嘴,小弟气不过,反手一个星缚将三妹五花大绑,丢在一旁的喜床上,随后大声道:“长姐!昨日,小弟听闻你的事后便去寻三妹四妹,四妹还云游未归,倒是让小弟在凡间找到了三妹,你猜如何?小弟寻到她时,她正要和地上的这个凡人成亲!”

“成……成亲……”我瞪着三妹:“老实交代吧,我奈何不了你,难道娘亲还奈何不了你吗?若是娘亲知道了……”

“这……小妹也不是故意的嘛,只是……”三妹低垂着头,试图辩解。

“只是什么?难不成你要告诉我,你不是有意的?”我皱眉,三妹所作所为也太过夸张了些。虽说凡世有三千,可任何凡间之上都至少有百亿千亿生灵,一旦三妹本体法则外溢,导致界面覆灭,那真的是覆水难收了:“三妹,你可知一但有任何凡界面覆灭,三清天,梵境,魔族鬼族都会知晓,你即便为星族公主,也必然会受重罚,最终导致爹娘甚至整个星族都会陷于不义……”

三妹还未发话,一旁小弟却看不下去了,他一指下方那个晕倒在地的男……什么东西:“长姐你瞧,这凡人,便是三妹干的好事,不,好事之一。”

“小……小弟,你……”我狠狠吞咽了一口吐沫,喉头发干:“你,你,你……”

“你”了半晌,我什么也没“你”出来。

阅读星乡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