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星乡》
星乡

第28章 太虚幻境

“三妹,你也是时候该长大了。”我摇了摇头,转向小弟:“你们在凡间等我便是。东三十三……魔族怎么会盯上那里?小弟,你对此事有何看法?”

我猛地转头,直视三妹的眼眸:“星黎,平心而论,这回是你太过胡闹了。我虽然不明真相究竟如何,在此评论尚显早,但事情闹到如今这个地步,已然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揭过的了的。此番从凡间回来后,我身为长姐可以不告诉娘亲,但你必须自己禁足思过千年,不许离开星宫半步!”

星黎,三妹的名字,她出生几十万年来,这也是我为数不多直呼其名的时候。

“发落?星黎,你要记住,自己犯的错自己就要承担相应的后果。”这责罚是否对她来说有些严厉了?我轻叹一声,语气里也带上了几分安慰之意,循循善诱:“三妹,我与你二哥能护着你一时,却护不了你一世。我受婚约束缚,终归要嫁去仙界,而你二哥将来也会继承星族大统,自然要秉公论断,更不可能时时刻刻随叫随到,若是你再犯下大错,我们就很难像今日这般护着你了。你可知晓?”

三妹沉默不言。

“不是旧宫……那还会是什么?难道是别的鸿蒙?边缘界域地处鸿蒙宇宙边缘,不时会与别的鸿蒙重叠。但爹爹,佛陀,原始天尊,魔祖,白叔叔,凤仙尊六位神魔之祖为防其它鸿蒙的法则动摇六界根本,早已共同设下了浑天二十八星宿大阵镇守鸿蒙之心,也就是群星之巅的那个始源光墟,即便有所重叠,也不会造成多大的影响。”小弟又猜测道。

“他们去别的鸿蒙干什么?魔界待不下去了?若是他们试图破坏大阵,那可是六界合着一起遭殃,魔族又不愚笨,怎会干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我否决之:“罢了!在此干想也是白费时光,你们稳住那凡人,我即刻便来。”

说罢,我与他二星告别,便熄了传界香,心中略微梳理,却觉千头万绪。近几日还真是公务繁忙啊……

…………

“师兄,昨晚你可听闻有何响动?”我与青莲相伴而飞,掠过重重宫阙。

青莲瞠目结舌地看着仙界宫殿中的重重裂隙,一副后知后觉的模样:“这……这是怎么回事?难道魔界入侵了?”

“魔界入侵?”我哭笑不得,青莲每次修炼都会进入十相莲花的天真忘我之境,这么天崩地裂的大事他竟然毫无察觉。我心念一动,随即调侃道:“哼,师兄从前还嘲笑师妹读书不精,那师妹倒要考考师兄,你可知此情此景是什么导致的?”

“师妹……”青莲面露苦涩。

“快说呀!”

青莲服软:“我的好师妹,是为兄错了还不行吗?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

“昨日牛郎织女相会,鹊桥生,今日七月初七,乞巧节,你能想到什么?”我摆出一副循循善诱教导徒儿的姿态,坏笑着说:“三仙行则必有我师,若是师兄答不上来,那师妹也可当一回师兄的一问之师了?”

“想的美!让为兄想想!”青莲气不过,皱眉苦思:“乞巧节……七夕……难道是……”

不好!不可让他记起来!否则我还怎么占他便宜?我赶忙先发制仙,强声道:“七夕分界,是仙星凡三界校对时辰,理顺四方之时。师兄可知晓了?如此,师妹便是师兄的一问之师了,师兄可不许抵赖!”

“师妹,不得胡闹!”青莲原来的话被硬生生噎了回去,只好道:“为兄方才分明已经……”

“师妹不管,反正我便是师兄的师傅了,快叫师傅!”我不依不饶,此番下界还不知何时可归,怎么着走之前也要把这声“师傅”骗出来。我索性拉住他,不让他离开,全然不顾四周路过小仙们的异样眼光:“快叫师傅嘛。”

“你这丫头,就这么喜欢占你师兄的便宜?”青莲头大:“罢了,我的好师傅,咱们走吧,再不走,可赶不上今日的早朝了。”

“哎呀呀呀呀,舒服。”我心神荡漾,满面陶醉之色。那声师傅叫得我通体舒泰,飘飘欲仙,好久没有这般甚好的感觉了。

青莲摇了摇头,便拉着我向凌霄殿而去。

玉皇朝会,无甚新意。除去总理六界事务,不过是向我这新上神表达正式欢迎之意,顺便关照了一下我的住处可定下,又当场配给我三十仙娥。期间,天蓬元帅一直用莫名的眸光盯着我,致使我背后一阵发毛。

俗言道: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只是我始终想不通一点,既然我已挑明我根本不是那玄冥冬神,又被玉皇另封为天乐上神,即便天蓬他们和玄冥有天大的恩怨,也不应该算在我身上。

仙界上神不过那么寥寥数个,每有新晋上神,各方势力皆尽其所能拉拢,怎会如此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

下了朝会,玉皇离去。天蓬元帅一摆袖袍,怒目瞪园,第一个走出了大殿,留下满堂面面相觑的神仙。

“哼,装什么装,你了不起啊!”我“低声”嘟囔着,声音恰到好处地能让在坐众仙听见。

“师兄,师妹还需去一趟太虚幻境,查查一个凡人的运簿,你随意吧。”我也学着天蓬,有模有样地将袖袍一摆,走出殿门,亦不理会那些神仙们。

我星识涉及广大,方离开,却闻殿中爆发出一阵喧哗之声,三五成群,其中又以青莲所在之处为甚。我的嘴角扬起一丝淡笑,摇了摇头,招呼一声早已等候在殿外多时的那三十个仙娥。

“你们过来,谁和本上神说说,这天宫还有何处空余的宫殿适宜居住?要僻静些的,必须要有一莲池,若是有山有水还要就更妙了。”我摆出一副上神该有的模样,虽有倨傲,神情倒是很亲切。

那些仙娥早已听闻昨日晚宴之上所发生之事,个个大气也不敢出一口,为首的那个仙娥几乎一拜到地,颇为紧张地道:“回……回禀上神,仙界各宫对应本辰域各星辰,皆有主位,仙婢们也不知上神口中的‘好去处’究竟……”

“别怕呀,本上神又不是什么魔界妖物,又不会吃了你们。”我一见她们唯唯诺诺的模样,哭笑不得:“平心而论,即便算上本上神在凡间那些年岁,也活了不过区区两万岁,甚至还没有你们一些仙娥年岁长,不必如此拘束。”

“是吗?”

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在我背后想起。

又是他?这还没完没了了?

仙娥慌忙应声下拜,我则恨的牙痒痒,好不容易才东拼西凑出一个僵硬的笑容,转身,敷衍道:“长生帝君万福,祝帝君康寿永驻,仙泽伴身。小神还有要事,若是帝君没有吩咐,那容小神告退。”

这南极大帝就是个行走的麻烦,昨夜借说他有龙阳之好而脱身,在此堵上我怕不是要兴师问罪,可我哪有闲功夫和他纠缠,三妹和小弟还在凡间等着我。

可他随后的言语,却让我为之一愣。

“听闻上神还在寻觅好住处,本君倒是有一建议。”南极大帝瞥了我一眼,就仿佛不认识我一般。

“哦,愿闻其详。”这家伙能有什么好建议?信他才有鬼呢,姑且听听吧。

“要有山,要有水,还要有莲池,此等僻静处在仙宫之中绝无仅有,唯有洞玄化应声天中的绫罗草木境才能得此造化耳。”

“绫罗草木境?洞玄化应声天?”我心念光转,向着南极大帝传音道:“你少来吧,九重天上仙界何仙不知,这洞玄化应声天乃是你所辖的一天,为南方仙界炎天之一,你休想将我诓到你的地盘上!”

“公主此言差矣,以本君身份,大可正式邀约公主入我此天游历一二,又何必诓骗?不过是单纯的建议罢了,公主敢不敢来,愿不愿来,那也是公主的自由。”南极大帝亦传言,一副无所谓的模样:“但是如果公主错过,能否再找到景致胜过绫罗草木的仙境,那还真不好说……”

“呵,激将法?那本公主告诉你,本公主还真就被你激上了!”他这么一说,我倒还真气不过了:“两百万岁,本公主什么景致没见过?还不敢入你一个绫罗草木境?笑话!”

“你且等着,待本公……本上神去一趟太虚幻境,即刻便去你那吹得天地少有的绫罗草木境观上一观。”我索性也不再传音,径直说道。

“如此,本君就静候上神的到来了,告辞。”南极大帝微微一笑,反身消失在了当场。

“什么德行!”我抱怨一句,又向着远处遥遥观望的几个小仙喝道:“看什么看!都散了吧!”

小仙们被我的千里传言惊到,满面偷看被发现的惊慌表情,忙不迭地告辞,仓皇逃离。

“你们,先去洞玄化应声天入口候着。”我向那一群仙娥吩咐,又向其中两个仙娥道:“你们去寻找椿神和文曲星君,告诉他们将该带来的也带到洞玄化应声天入口,我去去就来。”

“是。”

…………

朱栏白石,绿树清溪,仙迹罕至,飞尘不到。

离恨天上,灌愁海中。放春山色,遣香洞深。

步入其中,一牌坊横建,上书“太虚幻境”四个大字,周遭云雾飘渺,仙音靡靡,颇有福地意境。

牌坊两侧书一副对联,七言曰: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转过牌坊,便是一道纯白宫门,匾额之上横书四个大字,道是:“孽海情天。”又有一副对联,其文曰:“厚地高天,堪叹古今情不尽。痴男怨女,可怜风月债难偿。”

“风月债难偿?呵呵。”念及自己那仙界婚约,我轻叹一声:“这句话说得倒是不错。”

随即,我便走入宫门之中,团团迷雾合拢,仿佛从未有仙来过此地。

月下神狐掌姻缘,警幻仙姑掌红尘女子的过去未来,司命掌所有凡人的命数,几万年来,配合的倒也相得益彰。只是不是如今司命星君被贬下凡去,这一众凡间运数又会作何变化。

“这位仙子请了,仙子造访此地,有何事?”警幻仙子府中这些仙娥也是生的极为标致,荷袂翩跹,羽衣飘舞,与外面那些势利眼的仙娥明艳不知凡几。

“本仙子今日造访,是来拜会你们警幻仙姑的,还望通禀一声。”我道。

“你是……”那几个仙娥见我气度不凡,语气略微谨慎了些。

“春华,秋实,夏生,冬藏,你们几个去吧,这位贵客由我来迎。”一清丽的声音自宫门中传出,警幻仙姑缓步而来,身形倒是比在玉皇宴上要轻快不少。

“拜见上神,上神莅临鄙府,有何指教?”警幻向我行了一礼。

“仙姑不必客气,本仙子来次不过是想借你的红尘运簿观上一观。”我淡然道。

警幻略一思索,便点头应道:“如此,请上神随我来。不知上神要观的,是哪方凡人的运簿?”

“你这么轻易就给本仙子看了?而且你方接手司命之职……”我疑问道。

“上神说笑了,上神有命,警幻哪有不允之理?”

“罢了,你去寻一个凡人女子的运簿,名为:婉容。”我思量片刻,又道:“算算时日,她的夫君,也是某处凡间的帝王,应该殒命有一凡间年了。”

“稍等。”警幻将我请到一室内,便入了深处,一小仙娥捧上擦来,我淡品一口,也觉清香异味,纯美非常,便问何名。

听得小丫鬟道:“此茶名为:‘千红一窟’,乃是……”

“唔,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反正我打定注意要下界了,我决定的事,你们可拦不住。”我一时语塞,亦转头呲牙:“怎么,我来帮你们你们还有意见了?反对无效!”

“姐,你不讲道理,小弟也是为了你的安危……”

“或许……是那处行宫?”一直沉默不言的三妹突然开口道。

“行宫?”我和小弟皆是一愣,异口同声,齐齐看向她:“什么行宫?”

“分情轮回诀?那个仙界禁术?”小弟一惊:“姐,你是何时学会此术的?”

“安危?我一星的安危比之于那凡间天下苍生的安危,孰轻孰重?”我正色言道,掷地有声:“我若是分清轮回诀出错,不过吃些小苦头,无伤大雅。可如果你们无法稳住凡间气运,最终导致此界面覆灭,百亿凡人,千亿走兽,万亿生灵,他们的安危,他们本该拥有的未来,谁来守护,谁来偿还?仙界吗?还是你,三妹?”

“长姐,二哥,你们忘了吗?爹爹在各界共有三处行宫,仙界中天紫薇宫,西天梵境沧澜宫,以及那始终游离在离恨天外,接近东方凡间的旧宫。”

“旧宫……可是那处行宫已经荒废了一百五十万年了,便是我也未曾去过……”小弟问我:“长姐,小弟依稀记得好像你曾经和娘亲去过那里。”

“旧宫?似乎有那么一点印象。”我冥思苦想,终于从记忆之海底翻出了那段回忆,却早已破碎不堪:“那时我还小,才十来万岁,好像是娘亲去凡间办什么事,我非要黏着她,她不得已才捎上我,我们便一道在那行宫待上了数日……可行宫之中具体有什么,太过久远,我基本记不清了。唯一的印象似乎是那里有好多的紫色水晶,现在想来应是用于是炼剑的材料,紫月晶。”

“仙界禁术我自然不可能将其当做儿戏,先前已然操练数次”言及此,我自信地拍了拍胸脯,以示胸有成竹:“小弟,你就放心吧,绝对不会出差错的。”

“是吗?那你先前所说随便瞧上一眼便会了又是怎么回事?”小弟呲牙。

“大不了我用一回分情轮回诀便是”我淡然道。

“东三十三界群也算是东方最为偏远的凡界群了。”小弟思量片刻:“姐,你也知道,各界的远古遗迹浩如烟海,那些上古种族在各处凡间也或多或少留有遗踪,这处凡间究竟有什么,还真不好说。”

“的确如此,但能引得魔族在此凡间大费周折,苦心经营的‘上古遗迹’可不多。”我提点道。

小弟皱眉:“倒也是,只是……”

“那会不会是魔族图谋那些紫月晶,才想办法从凡间打开入口进入那处旧宫?”三妹猜测。

“非也,紫月晶用于炼制神剑的确是不可多得的材料,但六界奇珍多甚,魔族完全不必为了区区几千块紫月晶在凡间如此经营。”我摇头否定:“不过我倒是可以在保住那凡间之后去旧宫拿些紫月晶炼制我的佩剑,这都是后话了。”

“我……”三妹咬着唇,泫然欲泣,可看着我声色俱厉的模样,又不敢反驳,只能小声道:“长姐,小妹……小妹知错了,小妹听凭长姐发落。”

“不过是在琅嬛福地翻越藏书时偶得一尘封残本,其上便书此法诀,我就那么随便地瞧了一眼……”我双手一摊,无所谓地说:“就懂了,有什么好说的?”

“你说的倒轻巧,仙界既然将其列为禁术,自然有他们的道理,哪是你说学会就学会了?”小弟满面不信之色:“你当这是儿戏吗?不行,你绝对不能过来,小弟不能让你冒此风险!”

阅读星乡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