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星乡》
星乡

第30章 魔音灌脑

“你去吧,我既然答应了那个鬼魂要帮他看上一二,就言出必践。”我点头:“警幻,如此我也算欠你一情,日后定会偿还。”

“既如此,若上神所言非虚,此鬼魂真是个凡人,却又在运簿上查不到相关记录,也只有这两种情形了。”警幻道:“其一,您所说的这鬼魂的皇后已经死去,转生轮回了。其二,这位鬼魂与她的皇后可能是边缘界域的凡人。”

“边缘界域?怎么又是边缘界域?”我嘟囔了一声,随即向警幻道:“司命星君下凡前,你的本职应是司掌普天之下女子的过去未来,就连你的红尘簿中也没有吗?”

“所以依你所言,那些边缘界域的凡人几乎等同处于自生自灭,无神管辖的状态?”我总结道。

“正是,这些凡人生死已不由我等掌控,除非哪位神仙犯了大错被贬去这些偏远的界域渡劫,才会在那位贬谪神仙渡劫的运簿上写下与其交际的几个凡人,上神若是真想要寻得此人,警幻可去开启因果□□搜寻。”

我此时抬头,恰巧瞧见了我身侧那司对联与匾额。

“春恨悲秋皆自惹,花容月貌为谁妍。”

“这司里……”

“回禀上神,这司里记录的皆是些薄命女子的生平。”痴梦仙姑回道。

“薄命女子……也罢,我可否去瞧上一眼?”这司虽看起来着实不详,我心中却升起了一丝好奇,这些凡尘女子,她们,究竟是怎样的呢?可曾有过幸福?还是世事无常……

进入门来,只见十数个大橱,皆用封条封着,一旁的地面之上,还依着界面和地名堆放了不少运簿。我让他们候在门旁,自己则小心翼翼地绕过那些错综复杂的运簿,用星识一个大橱接一个大橱地看了过去。

“东十七,东十八……上归,九华,金陵……”

轻轻一挥,一橱封条落下,我打开橱窗,随手拿起其中的一本。

“金陵十二钗正册?才十二?此金陵怎么女子如此稀少?”我随手翻了翻,其中皆是些玄而又玄隐含运数的诗句,费去几分心思还是可以了解一二的。

“上神有所不知,天下凡人女子众多,我等也只能择其紧要者录之。馀者庸常之辈,则无册可录而已。”痴梦仙姑回道。

“那她们……难道就如同草芥一般?死便死了,连一丝存在的痕迹都没有?”我看着那些记载千万女子过去未来的簿册,轻叹一声,不知是何滋味。

春华秋实也是默然无言,痴梦仙姑踌躇半晌,终究还是说:“上神所言,的确如此,可我等也无能为力。”

“罢了,各人有各人的运数,没有痕迹又如何?至少她们知道自己曾经活过,就足矣”我将那“金陵十二钗正册”置于橱中,封条重新封上,静待下一个有缘仙或是人再度开启。

“我们走吧。”

逛也逛的差不多了,警幻方接手司命星君之位,府中也是极为忙碌,我不欲添乱,便回归正殿端坐,继续品尝那“千红一窟”。

方坐下,便闻一缕幽香扑鼻,以我之阅历,竟也闻不出所焚何物。我便问秋实,她道是,此香乃系诸名山圣境内初生异卉之精,合葛洪宝林珠树之油所制,名‘群芳髓’。房内灵琴,宝鼎,字画无所不有,素雅之感顿生。壁上也见悬浮着一副对联,书云:

幽微灵秀地,无可奈何天。

约莫三刻功夫,警幻的身形徐徐而来,观其神色,似有所获。

“不负使命,警幻已然通过司……通过因果□□查到了上神口中所述的那位女子:秦婉容。”警幻说。

“哦?说来听听。”

“这凡人乃是东三十三界群中无生界灵国的皇后……”

“噗。”

听完警幻的话,我刚抿的茶,还未来得及饮下,便被我一口喷了出去。我连连咳嗽,大声问道:“咳咳,什么?你再说一遍?”

警幻,春华秋实等神仙皆被我的反应吓了一跳。警幻愣了片刻,小心说道:“这……这凡人乃是东三十三界群中无生界灵国的皇后……上神这是怎么了,有何不妥?”

“没有,没有,你继续,继续……”我拭去了面庞上的水渍,心中哭笑不得,难道我先前碰到的鬼魂,原来就是三妹口中所述那死的冤屈的“昏聩”帝王?犹记得那鬼魂感叹之师似乎也提到了什么平和郡王,原来如此……

只是此事……为何如此之巧合?

我左思右想,也并未发觉任何不妥之处,只好让警幻说了下去。

这真的是巧合吧。也或许,是三妹和魔族干扰了这凡间的运数,这鬼魂才因缘际会,碰上了我吧……

警幻瞅了我一眼,见我再无异样,便继续道:“这女子名为秦婉容,乃是这灵国皇后,但其夫君,也就是灵国帝王被其国内的平和郡王毒杀,平和郡王举起反旗,一举颠覆。这位皇后便也因战乱逃出深宫,流落民间,可后来……”

“后来如何?”我心中默算一遍,这皇后逃出皇宫的日子,应是三妹他们攻入皇宫,驱离魔族的时候。

“上神恕罪,不知何故,因果□□轮回到此时却停下了。此界面后面所发生之事的因缘丝线竟然全部断开,就连因果□□也无能为力。”警幻说道此处,也是一副颇为意外的神情:“毕竟神仙到那处也是千难万难,警幻也无从得知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不必深究了”还好警幻未曾发觉小弟的须弥真境,否则怕不是要引来天大的事端,我赶忙圆谎道:“许是那处界面太过偏远的缘故,知晓便足矣。本上神另有他事,就不叨扰你了。”

“恭送上神。”

言多必失,既然已经知晓前因后果,我也不欲多留,便辞别警幻仙子,离开了太虚幻境。

…………

绫罗草木境,哼哼,我倒要看看,这位南极长生大帝,又弄出了什么花样。

我赌气似的飞至了洞玄化应声天的入口处,青莲,文曲星君,椿神以及一众仙娥正候在那里。仙娥们皆低眉俯首,恭敬非常,而文曲,椿和青莲三仙则相聚一处,低声交谈着什么。

“拜见上神。”仙娥们见我远远飞来,皆随声下拜。

三仙也停下了交谈,椿和文曲俯首作揖,而青莲则上前来,微笑道:“师妹,查看的如何?”

“算是有所收获吧……”我随口道:“师兄,关于这妙音宫选址,你有何看法?”

“自然是全凭师妹之愿了。虽玉皇陛下也说我们可住在一起,但为兄思来想去,如今已至仙界,是是非非甚多,师妹也应自立了。”青莲道:“为兄已得陛下准许,日后便栖在太白宫了……”

“啊……”我心中暗喜,面上却是一副不情不愿的模样,挽上了青莲的手臂,可怜地看着他:“师兄,你……你是不要师妹了吗?”

四周的神仙一见此景,皆很有默契地转过头去,仿佛什么也没看见。唯有文曲星君愣愣地盯着我和师兄,似乎还未反应过来。

“师妹不可……这么多同道在呢!”青莲哭笑不得地拨开我的手掌:“为兄自然不会不要师妹,往后会常来妙音宫看你的……”

我神色稍安,嗔怪道:“师兄,你早说嘛,害的师妹白白担心一场。”

“为兄还要去启明六界,便不陪师妹了,宫殿选好了,差仙告诉为兄一声啊。”

“嗯,师兄再见!”

青莲飞离,我则转向椿神:“小椿椿,我的书呢?”

“上神,您的书皆在此。”椿神化为原形,原道是一颗擎天巨树,苍翠挺拔。树上一洞中化生出巨大的绿色漩涡,我先前那满是书的包袱出现在了一旁的地面之上。

“多谢你啦。”虽然可用仙法,我还是将那包袱背起,对文曲星君和一众仙娥道:“我们走吧。”

旋即,我一马当先,向着洞玄化应声天而去。身后,椿神的喃喃自语钻入我的耳中:“这位上神,还真是有趣啊。”

方入,却见一熟悉的身影坐于该天入口内的一处小池旁,摇着折扇一副悠哉悠哉的模样。

“帝君……”虽然我极为讨厌面前这为老不尊,没脸没皮的家伙,表面上的功夫还是要做足:“见过帝君。”

“哟,来啦。没想到天乐上神竟然如此躬亲,这包袱,啧啧,看起来可不小啊。”南极大帝啪的一声合上折扇,玩味地看着我:“从前倒是未曾听闻上神如此爱读书。”

“未曾听闻?”南极大帝这话中之意,分明是意指我本来的身份星族长公主。我作为长公主,自然是见识广博,可吟诗论赋。可作为天乐上神,生性贪玩,我又怎会像那些凡间儒生一样迂于书卷?这自然也不符合我的仙设。

“哼。”我将那包袱往地上一丢,“气呼呼”地道:“读什么书?本上神可受够了这些聱牙佶屈的书了。”

“那上神这一包袱……”

“自然是要拿来充充门面”我随口说道:“若是不带这些书,师傅定不会安心放我来仙界的。”

“你师傅?南华道友?”南极大帝嘴角笑容僵硬了一瞬,旋即又开口说:“现在你身份可与南华道友一致,你大可不必唤他为师父,还有太白金星,亦是如此。”

“切,本上神爱怎么唤谁就怎么唤谁!你管我?”我懒得理他:“你说的绫罗草木境呢?快带本上神去瞧瞧。”

“嘶~”

众仙倒吸了一口凉气,仙娥们齐齐向后退了一步,神色慌张。

咦?这些仙娥们为何后退?难道被我潇洒的气质给震惊到了?唉,也是,她们毕竟年轻,见到六界有我这般奇女子,惊讶也是在所难免。

“帝君息怒,息怒啊。”为首的一个仙娥慌忙向着帝君解释:“上神她刚入仙界……”

四周天空似乎翻起墨色,就在众仙都以为要发生什么之际,文曲星君突然惨呼一声,像个虾兵一般扑到我随手丢于地的包袱之上,蜷缩起来,将那些书都揽入怀中。

“上神,不可!”

我被文曲星君吓得浑身一颤,原本玩笑的心思顿时烟消云散,南极大帝也是愣愣地看着地上的文曲星君,天边的墨色悄然消失无踪。

然而文曲星君却毫无反应,满面陶醉地摩挲着那些书,仿佛那是什么稀世珍宝。

“你……你干什么?”

一股尴尬的气氛弥漫而开。

“立身以立学为先,立学以读书为本,上神,书以载文,文以载道。不知道,怎可为神?”文曲星君将那一堆书卷抱起,忽然义正言辞地对我说:“虽然您贵为上神之尊,但如今丢弃书籍的行径却是极为失礼,小仙斗胆,不得不说上一二……”

于是乎,接下来的半个时辰内,文曲星君滔滔不绝地从远古洪荒讲到星河之战,从红尘凡世说到天庭圣境,其言语之啰嗦,词句之冗长,我生平仅见。

仙娥们很有默契地转过身去,南极大帝恢复了从前那悠哉悠哉的模样,作壁上观,又不知从何处变出一壶好茶,茶香四溢。他淡品一口,连声称赞:“好茶,真是好茶!”

我顿时烦躁起来,数次想出声打断文曲星君,却被一股从何处来的古怪仙力封住了口唇,话道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来,不用想,这必然是南极大帝在使坏。

我没辙,只好当这是一场定力的考验。可那文曲星君之言仿佛魔音灌脑,即便我封闭六感,那声音依旧如同洪水猛兽一般冲入我的识海中疯狂肆虐,不得安宁。

冷静,冷静。

我如此告诉自己,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拔出剑来将文曲星君当场斩成八段。

“怎么?有何不妥?”我问道。

警幻沉吟片刻,提醒道:“上神,三生石还是少去为妙,毕竟那里接近黄泉阴司,还坐落着酆都城,甚是阴邪,久留在那处有损仙根啊……”

“随便逛逛而已。”我随口道:“你们和我说话也不必如此拘谨,平心而论,我还比你们大不了几岁呢。”

春华秋实对视一眼,颇为意外,原本紧张的神情也放松了几分。

“千红一窟……”听闻此名,我这才低头端详着那杯茶汤。此茶水液清澈,略微泛赤,凝神望之,仿佛其里蕴含无尽红丝,缠绵盘绕,牵扯红尘万千。

“好啦好啦,不过是去三生石瞧上一眼三生姻缘而已,本也未曾久留。”我淡然道:“那鬼魂应该是个凡人,不会有错的。”

“痴情司,朝啼司,夜怨司,春感司,秋悲司,呵呵,还真是笼络世间百态啊。”我走马观花地经过那些司,各处皆司门紧闭,门外有一两个仙娥候着。

“这位是?”一个语忽从后方传来。转身所见,却是两个仙子,姣若春花,媚如秋月,各搬着一垒书册,正望着我们。

“痴梦,引愁,这位是仙界新晋上神,天乐上神。还不快来拜见?”秋实向着那两位仙子言说我的身份,又对我道:“上神,这位是宫中的痴梦仙姑和引愁金女。”

“咦?怎会没有?”我将那杯“千红一窟”放下,奇道:“这倒奇怪了,本上神先前在三生石畔黄泉路上遇到的那鬼魂说的可是有模有样,还托我将她皇后的命数看上一看……”

“三生石畔?黄泉路?”警幻神色忽然一怔:“上神去过三生石那里?”

听得小丫鬟道:“此茶名为:‘千红一窟’,乃是遣香洞中所出,又以仙姑花圃中的仙花灵叶上所带之宿露而烹制。”

“上神言重了,为上神分忧是警幻的本分。请上神在此稍事歇息,警幻去去就来。”警幻仙子告退,我则起身,唤了春华秋实引路,在太虚幻境之中晃悠起来。

太虚幻境两侧各有配殿,长长的宫道不见边际,我便问春华:“你们这里,可甚是广大啊。”

“上神所言极是,这里共九九八十一司,分司天下女子的过去未来,还算空余。可近日又搬来了司命星君宫中的亿万运簿,上神您别看这里似乎广大,其实已然被那些凡人的运簿塞满了,唉。”春华无奈问道:“上神想去何处?”

“拜见上神。”“免礼。”

“嗯?薄命司?”

“各个边缘界域因其气运自成一系,自圆浑成,警幻这红颜册中虽有这些界域中凡人女子的相关记录,却也只是单纯的记录而已,言语寥寥,若想真的查找起来还需动用司命的因果之盘。”警幻说道:“而也正是因为边缘界域气运的缘故,天庭对这些界面不会过多干涉,一来二去,司命运簿之中也就不再记载这些凡人的生死,全凭那因缘天机而行。”

“这名,有些意思……”我给予了一个相对中肯的评价:“此茶却是好茶,不多见啊。”

“上神谬赞,若是上神喜欢,警幻亦可每日采茶煮好给上神送去。”警幻从一旁的房中走来,略微有些歉然道:“上神恕罪,警幻查阅了各处凡间的运簿,皆未有任何凡人之国的皇后或是太后称婉容的……”

阅读星乡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