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星乡》
星乡

第32章 无尽岁月

“哦?愿闻其详。”

“你干什么?”南极大帝察觉出异样,可我的星光哪是轻易能被破开的?层层叠起,方园几丈处顿成一光怪陆离之域。

口唇上那古怪的力量亦随之消失,我满意地瞧了几眼我布下的星障,拂掌笑道:“吃一堑长一智,你以为我还会被你制住第二次么?”

“时光法则?啧啧,倒是我小看你了。”南极大帝随手抚过那星色流光,可就在触及那星光的刹那,他仿佛想起了什么,神色一凝,眼眸忽然深邃起来。

“哼,我明白。你处处刁难于我,不过是想借助那些流言蜚语逼迫我留在绫罗草木境之中,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我轻哼一声:“不如我们来做一笔交易。”

“那是自然。”

“其三,我此去最多不过月许,待归来百年之后,我若想要离开仙界,你不得以任何理由阻拦,亦不可从中作梗。”

听到此处,南极大帝微微一笑,点头应下。

“既如此,便恢复从前吧。”

我刚想挥手卸下流动的时光法则,却闻南极大帝出言说道:“公主莫急。既然公主与我的交易已经做完,那不如来谈谈我与公主的交易如何?”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我警惕起来,先前正是因为我的大意,才落入了南极大帝的陷阱之中,若是再来一回,我的名节可要彻底败光了。

“本君听闻公主也背负婚约在身,公主亦对此烦恼无比。本君倒是有一主意,能助你脱离苦海。”南极大帝不紧不慢地摇起折扇,说道:“如若错过,公主可莫要后悔。”

“呦呵,你口气挺大嘛?说来听听。”我抱着姑且一听的随意心态转向他,说道:“你难道还有那能耐和原始老儿解了这婚约不成?”

“本君自然没资格要求天尊解除公主的婚约。”南极大帝扶了扶额角,歪头瞧着我:“既然公主被这婚约束缚,与其终日躲着仙界来求亲的神仙,不如顺其自然。”

“顺其自然?你这叫什么话?我能隐藏身份来仙界已然冒了极大风险,难道你还要让我主动凑到你们仙界哪个男神仙身边?”我瞪着他,我与这位南极大帝相处这几日来,就没听出他口中有什么好话:“你们仙界面子也真够大的啊。本公主在此不留情面地说一句,这仙界能配上本公主身份的神仙,约莫没几个。”

“的确,能配得上公主且未曾婚配的神仙不多……”

“那顺其什么自然?说了也是白说。”我摇了摇头,反身正要撤去星障,耳边却冷不丁冒出了一个诡异的声音:

“公主考虑考虑本君如何?”

“考虑……什么?”我一时未曾反应过来,随口问道。旋即我又觉不对,猛然回头,大声道:“你说什……”

“想必公主还未有中意之仙吧?”南极大帝却不管不顾说了下去,语气正经的完全不似在谈论风月之事:“既然没有,这婚约对于公主而言不过是一种束缚而已。与其平添烦恼,那不如公主择本君为夫婿,你便可顺理成章的出入仙界,不被仙界那些提亲的神仙们烦恼,而本君也有了一个你口中所谓‘稳固南极长生之位’的倚仗。两全其美之事,公主何不考虑一二?”

目瞪口呆。

我呆若木鸡,心中不知该作何言语。本来我还自信地以为自己对于南极大帝的脸皮厚度有所了解,可我现在才明白,这家伙哪能用常理度之?这脸皮厚度,根本就是冰山一角……

“考……考虑你个大头鬼!你想得倒美呐?”我憋闷良久,实在忍耐不住,终于指着他的鼻子怒喝道:“谁给你的自信说出这样的浑话?别以为你有了一个帝君的身份就能如何,就凭你那什么后宫三千,本公主告诉你,门都没有!”

“后宫三千,呵呵。”南极大帝一副不置可否的模样,笑而不语。

“情由我心生,随我心灭,纵使漫天神佛皆至也动不得分毫!这是我的底线。”我厉声道,四方星光夺目:“我应下婚约是出于礼节和为六界安宁考虑。但若是哪个神仙敢强迫我,算计我,本公主不介意像上回一般,将仙界搅一个天翻地覆!”

一番慷慨激昂后,我稍稍平复心绪,冷声道:“先前交易不变,但往后这般不端之言,便不必说了,本公主绝对不可能嫁给你,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吧!”

“既然公主如此决绝,本君自然也不能强求。”南极大帝口中虽如此说,双目却盯着我,似乎要讲我看透:“但若是公主哪日后悔了,本君随时欢迎。”

“后悔?”我冷笑一声:“本公主说到做到,怎么可能后悔!我若是后悔了,甘愿去当一百年凡间的猪,绝不食言!”

“是吗?”南极大帝玩味一笑:“那公主可要坚守住本心了。”

“我会的。”我再次示威般狠狠瞪了他一眼,转身不顾。

这回,星障徐徐落下,四周回归原貌。再看南极大帝,我只觉得那张脸,怎么看怎么欠揍。

…………

木兰桨子仙藕香,唱罢厅红晚气凉。烟外柳丝湖外水,山眉澹碧月眉黄。

方入绫罗草木之境,我心中不知为何,油然生出了此凡间诗句。

何为天上,何为人间?古今所有凡间风光所述相合,也不及此境一二。残石飞瀑,清泉流泓,远山青黛,草木玲珑。我努力将眼眸移开,试图不沉醉其中。

可惜我失败了。

“上神,本君这草木之境,你可满意?”南极大帝在一旁不紧不慢地问道。

“咳咳,当然满……不,不对。”我已然看得目不暇接,却又觉得气势上不能输给他,连忙一摆头,改口道:“切,你这什么绫罗草木境,不过如此而已。”

“是吗?既然上神对本君这绫罗草木境不喜,那也可搬去本君神霄玉清府居住。”南极大帝看似无所谓地道:“本君立刻遣仙将神霄玉清府腾出几处偏殿,以供上神为妙音宫选址。”

“我呸,谁稀罕你那神霄玉清府?本公主可不想成为你那什么后宫三千之一。”我不屑地传音一声,表面上却面带微笑,和风细雨:“不必了,帝君此处景色虽不甚合我心意,但也尚可入眼。何况帝君如此盛情,本仙子又岂有推脱之理,就将妙音宫设在此处吧。”

绫罗草木境之中,那些南极大帝的侍从属仙们已然等候多时,见我等一行前来,皆上前拜见。

“归鹭,你去为天乐上神取一块枯荣石来。”南极大帝对其一个侍从吩咐道。

“是。”归鹭领命而去,于半空中化为一只白鹭,飞向远方。

南极长生大帝环视一圈,忽然双眸一瞪,说道:“南极仙翁呢?他怎么不来见本君?”

四下侍从对视一眼,皆不敢出声。

我一愣:“南……南极仙翁?帝君你不就是南极仙翁吗?”

然而南极大帝却对我的话充耳不闻,继续追问道:“南极仙翁到底去哪了?”

侍从属仙们神色皆有踌躇,为首的雷公上前一步,俯身道:“帝君,南极仙翁尊上他……”

“他什么?说!”

“仙翁下界布寿去了,说是,说是请帝君自便。”

南极大帝眼眸之中怒意浸染,但不过是变了那么一瞬,旋即又云淡风轻起来,仿佛刚才什么也没问过一般,含笑向我道:“上神,请。”

小仙们大松一口气,赶忙迎上来。

“那南极仙翁是怎么回事?”我悄悄传音,瞧着南极大帝的模样,其中定有蹊跷:“本公主怎么记得在东华帝君的仙界神册之上你似乎就是南极仙翁,寿星老仙,怎么又……”

“此事你不必知晓。”南极大帝似乎根本不欲同我言说此事,避而不谈。

“帝君,枯荣石在此。”不久,归鹭便飞了回来,长喙之中衔着一枚青色软玉。

“公主,你且观这绫罗草木境,哪处合适,便用此枯荣石枯萎一处草木,将你的府邸设下。”南极大帝将那枯荣石抛给我,我便伸手接住。入手的那一刻,此石忽然光辉大放,鲜翠欲滴,一株莲花的虚影自石上缓缓绽放,及其周身,荡漾起星海微茫。

我微微一笑,足尖轻点,飞入虚空之中。

“鸟衔田野草,误入枯桑里。客土植危根,逢春犹不死。草木虽无情,因依尚可生。如何同枝叶,各自有枯荣。”

青莲望着绫罗草木境中的繁茂,似有所感,此时却反倒不忍起来。赋诗一首毕,他向我道:“师妹,可否留下这些草木?仙界万物皆有灵性,草木无情,可未来或许有修成仙形的一天。若是就此枯萎,为兄……于心不忍。”

我身形一顿,向下看了一眼,入目皆绿意盎然,草木浩荡。虽然外界已然入秋,可此地的花草也毫无萎顿的迹象,牡丹,莲花,幽兰,四季花,寿客,素梅,四季之花争奇斗艳,好不绚烂。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我轻声道:“师兄,在这绫罗草木境的无尽岁月里,即便是这些仙界的花草树木,也不知换了多少茬,更迭了多少代。为何仙界没有几个草木仙子从此境走出?不过各承天事,各凭机缘而已。我们在此设下妙音宫枯萎的那些草木,只能说它们的机缘未到,命该如此。”

“师妹,你……”话说道如此份上,青莲也闭口不言。

我双手将那青玉托起,枯荣石光华大放,于下方草木一扫而过。

“质本洁来还洁去,花开花败总归尘,散去吧。来世,别再为花。”

…………

妙音宫成,今日,便是离开之时。

我盘膝静坐于妙音宫正殿之中,平心静气。

“此次下界,至多不过仙界月许,应该不会有恙。”我喃喃自语,此刻身前浮现了一只笛子,正是星语笛。

“你呀,可要收着些性子。”我轻拂过笛身:“这天上天下能和你如此玩笑的,也不过我们一家罢了,或许能再算上个青莲。往后所遇之神仙千千万,能交心者,不过寥寥数个,还须谨慎啊!”

“华姐姐,你快放我出去啊!”笛子哀鸣起来:“我要出去!我要看看仙界与人间的繁相!”

“叫你得意,现在还得意吗?”我狠狠将笛子往案几上一丢,起身一拂袖袍,反身离去,全然不顾星歌的“哎呦”之声。

走出妙音宫正殿,看着那殿门慢慢闭合。我想了想,轻叹一声,终究忍不住叮嘱:“星歌,待我离开仙界,妙音宫结界自会散去,你便能恢复仙形。记住,不可轻易交心,亦不可轻易动情,仙界险恶,多多保重。”

四象无声。

我摇了摇头,那些正面的情感给了星歌,自己怎么变得如此多愁善感起来?星歌有我的记忆,又有南极大帝相护,定不会有恙的。没了星歌那一部分,总觉得识海之中仿佛空缺了一块,何为情,何为爱?我心中此刻反倒迷离了起来。

迷茫,疑惑,惆怅,这些负面情感蜂拥而来,几乎充满了我的内心。

“我,怎么……不对,这是魔怔了么?”

迎着卯日星君的朝阳,我悚然一惊,赶忙守住心神,抱元归一,这种感觉似乎有些熟悉……

“……烦恼妄想,忧苦身心。但遭浊辱。流浪生死,常沉苦海,永失真道。真常之道,悟者自得,得悟道者,常清静矣。”

思量这些作甚?我赶忙念了几遍清心咒,驱逐杂像,内心才渐渐平静下来。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东三十三界域路途遥远,看来还须加快脚步了。

我随即摘下一片云朵,隐匿身形,腾云离开。

魔族?看来事后本公主还要来魔界会会你们,敢动本公主的弟弟妹妹,群星的三公主与太子,呵呵,还真是活腻了。

我咬牙切齿地传音:“哦?依你之意,能捉弄我还是福缘深厚不成?”

“那是自然。”南极大帝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脸皮之厚堪比城郭:“本君甚感荣幸呐。”

“你……就这么承认了?”原本只想用言语诈一诈,可不曾想南极大帝竟然如此坦然,这倒令我有些意外了。

“哦?那你认为本君应该如何?”南极大帝神色淡然:“本君说一便是一,绝不会做欺瞒之事。”

我深吸口气,努力平复心绪。

恶狠狠地剜了他一眼,可依旧毫无用处,我索性也豁出去了,双手猛地一合。掌心中星光暴起,弥散入四方虚空之中。

“好,既然帝君坦诚,那本公主亦不兜圈子了。”我正色说道:“我原先根本不欲涉入你们仙界的纷争,但到如此地步,我可以将妙音宫设在绫罗草木境,亦可以对于你宣扬我投入你麾下的那些流言不管不顾,但你必须答应我几个条件。”

“你说。”

“其一,我收到急报,要下凡处理些私事,届时将会用你们仙界那分情轮回诀裂化一□□安置于妙音宫,掩仙耳目。若不出差错,此□□约有我本体二成实力,且我会留给她一些我的记忆,情感,但既名义上入你麾下,往后是非必多,你必须设下仙障保护该□□的安危。”

“而是什么?”

“而是非常有趣!”他邪邪一笑:“试想这六界之中,还有几仙能有机会捉弄星族的长公主?”

冷静,冷静。

“你曾失踪千万年之事我亦知晓,虽不明其中原委,但你回归仙界不过两百万年,根基必定未稳。”我冷笑道:“我这么一个新晋上神来此,你也不过是想借此笼络我,以稳固你南极长生之位而已。

“但你不要忘了,我终归是星族的长公主,并非什么天乐上神,百年后也将回归星域,你再怎么烦我,也不过区区百年,又能如何?我说的可对?”

南极大帝听闻此言,原本周身环绕的风流之气尽数收起,深邃的眼神回归平淡。他也不做何掩饰,直接坦然道:“公主冰雪聪明,果然一语中的。”

“分情轮回诀?”南极大帝面上意外之色一闪而过,旋即应下:“可以。”

“其二,此□□毕竟不是我本体,是否能明辨是非还未可知,你不可借此机会对她有何非分之举。”

南极大帝审视一番,四周景物随我的动作而凝滞,青莲师兄,文曲星君,他们的动作皆放慢了百倍有余,所说之语,亦被拉成一条冗长的音线。

“放肆!”虽口不能言,我还是将星识延向南极大帝,传音怒道:“你如此捉弄于我,有意思吗?”

南极大帝将手中杯放下,亦传声道:“你错了,捉弄你并非有趣,而是……”

阅读星乡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