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星乡》
星乡

第34章 江湖风雨,洛云茶事

小二在此茶馆门前揽客多年,看人的功夫自然也是一等一,他敏锐地察觉出了此女的与众不同,便上下打量起来。佩剑,白衣,再有如此气质,此女绝非寻常人家的女儿,而是江湖人士,小二一惊,面上赶忙堆起笑容,抱拳招呼道:“这位女侠可是要来鄙茶馆吃茶?小人敢打包票,鄙茶馆的清露茶绝对是十里八乡最好的了,女侠何不进来小酌一杯?”

洛云茶馆远近闻名,在十里八乡中也算是茶馆界中的一块金字招牌。此茶馆所出之茶,香远益清,清苦无穷,便是前不久新上任的州令,也慕名前来讨得一杯好茶且饮。

“洛云”有一“洛”字,自然也与此洛城官府脱不了干系。据传,这位洛云茶馆的茶博士乃是洛城城主的结拜兄弟,二人年轻时也曾结伴闯荡过江湖,名头还不小。后因时局动荡,且十年间相邻的丰罗国地动频发,灵国王朝易主,流民遍野,这洛城所在的南陈国也偶有水患,江湖大乱之下,人人自危,洛城城主和茶博士也自然选择了退隐。他凭着先前在朝中托下的一点关系成为了这江南小城的城主,而茶学造诣颇高的茶博士则在洛城中心开了一家茶馆,以一杯苦茶,招待四方慕名而来的茶客。

“茶博士怎么也不管管。”小二转头瞥了一眼那说书先生,哼了一声。旋即,他瞧见了门外那驻足的斗笠女子。

白衣胜雪,冰肌玉骨。其神若何?月射寒江,质傲清霜色。其静若何?松生空谷,香含秋露华。烟雨中,此女飘飘乎如遗世独立,惊为天上人。

小二如此想着,闭口不言起来,四周的行人也很有默契地让开了一个圈,在远处指指点点。

“小娘子,爷说的,不考虑考虑?”那黄衣大汉见小二一副作壁上观的模样,阴笑着随手一挥。那两个帮众得令上前,一左一右,三人成品字形封住了女子的去路。

女子仍然不说话,一股微弱的寒意却从她身上渐渐散开。

方老大同小二一样也碰了一个软钉子,但他可没有小二那般耐心,顿时火起:“你个小丫头片子,爷说话呢,聋了是吧?”

白衣女子仍然一动不动。

旁观众人齐齐退后一步,心中皆为女子默哀,竟然惹上乡里一霸方老大,此事怕是不能善了。那两个帮众对视一眼,其中一个赔笑道:“帮主,许是……许是这小娘子是个聋子或者哑巴……”

“聋子?哑巴?”方老大上下打量白衣女子,目光移至她纤细的腰肢之上,眼眸中露出极为淫邪的神光。他邪笑着拔出腰间长刀,以刀尖挑起了女子的面纱:“小娘子,让爷看看,你这哑巴究竟生得怎样一般容貌。”

白影一闪。

“住手!恶徒休得……”一个不知从哪里冲出来的愣头青叫嚷着,似乎算准了时机,要来上演一番行侠仗义,英雄救美的戏码。可接下来的一幕,却让他之后的话语硬生生卡在喉咙之中。

“啊啊啊啊……”惨叫声响彻整个长街。

令众人无比震撼的一幕出现了,那白影闪过之后,方老大忽然惨呼一声,接连后退数步,长刀啪的一声落在地上。

鲜血淋漓。

人群倒抽了一口凉气,更有胆小的女子已经别过头去,不忍再看如此血腥的场景。方老大不知为何,那握刀的四根手指竟被某物齐齐断去,切面平整,咕噜咕噜地向外冒着鲜血,甚至那些被切下的断指还在地上微微颤动。

“啊啊啊啊,爷要杀了你,杀了你!”十指连心,方老大痛的那叫一个浑身颤抖,倒在地上,试图用左手捂住断掉的右手,可鲜血却仍源源不断地从指缝中涌出。对于一个混江湖的人来说,惯用刀剑的那只手几乎可与性命等价,一旦手断,其与废人也相去不远了。

方老大双眸血红,几乎咬碎了一口钢牙,他也再无甚心思再调戏这所谓的“聋女,哑女”,爆喝道:“你们两个,给爷上!把那贱婢碎尸万段!”

然而那两个帮众再次对视一眼,却双双犹豫了。

“你们也聋了不成?还不快上!”方老大怒不可遏。

两个帮众吞咽了一口吐沫,这才慢吞吞地抽出了各自的长刀,向着白衣女子冲去。

“唰,唰!”

不过几息的功夫,众人还未曾看清发生何事,那两个帮众便倒飞了回来,不是缺了几根手指,就是少了几块肉。鲜血与先前的雨水相交融,渗入长街的青石板内,涓涓细流汇聚,染出一片妖艳的红。

“聒噪。”清亮的声音忽然传来,初闻恰似空谷幽兰,其境深远。再品之,其里却透着丝丝冷意,令人遍体生寒。沉默片刻,那个声音忽然又变了,转瞬温和起来,中正平和,却又不失风度,自言自语道:“唉呀,这后遗症还真是个大问题。”

白衣女子走至方老大前,俯下身去,面纱之后,不知是何般面孔。

然而此时在方老大眼中,这白衣女子那还有半分的风姿绰约?她分明就是一个阴司恶鬼,白面无常,而她所说的话,正是白无常锁魂的邪咒。方老大接连后退,神色因疼痛与恐惧而扭曲,哪还有半分先前的威风八面?

这白衣女子,正是下凡来的我,或者说,是星华。

自从施展分情轮回诀出错之后,后遗症越发明显起来,我甚至时而觉得自己好像完全成了另一颗星,通体散发着寒意,生人勿近。没有了情与爱,虽然冷冰冰了些,现在看来,似乎也不错。可失去它们,我还是完整的“我”吗?我如此思量着。

不,我不再是我了,我是星华,是那个为群星鞠躬尽瘁的星族长公主。

星华轻叹一声,似乎想通了某个关节,她也不再理会在地上惨呼的三人,起身径直向洛云茶馆走去。先前那愣头青果然愣头,竟还呆在那里一动不动,眼见星华走来,赶忙面色惶恐地长揖:“这位女侠,小生……小生……”

然而星华只是随意摆了摆手,便从他身边略过。她的身上有一股奇异的莲花芬芳,其质,可谓天成。

方才星华那静立,不过是在确认星天的那须弥真境是否还在。如今看来,星天与星黎似乎也难以支持此等巨大的星辉消耗,时光原样轮转了下去。这凡间江湖万象,芸芸众生的悲欢离合,依旧生生不息,繁荣昌盛。

“依你所言,这茶馆里的茶,可是乡中最好的?”星华走至小二身前,轻声问道。

小二浑身冷汗淋漓,姿态也比先前不知恭敬了多少倍:“这位……这位女侠,先前小人有眼不识金玉,多有怠慢。还望您大人不计小人过,饶小人一回,饶小人一回。”随即,他向茶馆内放声高喊道:“贵客至,快添茶!”

茶馆门一直敞开,馆内众茶客也目睹方才一切,皆惊叹不已。如今瞧见这位至今面容不明的“冰冷女杀神”竟然要进入茶馆品茶,茶客们纷纷心照不宣地结账走人,有的甚至不管价钱,直接在桌上丢下几串铜钱,便从茶馆后门飞也似的逃离了此地。

不过几次呼吸的功夫,茶馆已然空了大半,唯有几个胆大和看热闹不嫌事多的江湖义士还留在原地,好奇地打量着这位白衣女子。

南陈国江湖上什么时候出了这号人物?那位方老大既然能坐上横水帮的头把交椅,一身武功把式自然弱不到哪里去,可几乎一个照面就被她削去了手指,此女,绝对是一等一的高手!

就在江湖义士纷纷猜测她的身份之际,星华已然走入了茶馆正中坐下,小二满面堆笑地呈上一碗茶,赶紧对还在懵圈的说书先生使眼色。那说书先生大惊,终于反应过来,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试图继续,可这么一尊“杀神”在面前,他的舌头仿佛打了个结,话都说不利索,更别提什么抑扬顿挫了。

星华皱眉听了半晌,也觉得无趣,她挥了挥手,那说书先生如获大赦,赶紧笼络起自己吃饭的行头,一溜烟不见了踪影。

碗至唇边,浅尝辄止,星华眉头一挑,望向这所谓的“十里八乡金字招牌”的茶水。果然凡间的茶饮比之于天上那些仙茶还是差了不少,不过此茶倒是有些别样的风味,也还算尚可。

“茶有九难:一曰造,二曰别,三曰器,四曰火,五曰水,六曰炙,七曰末,八曰煮,九曰饮。不甘而苦,荈也,啜苦咽甘,茶也。你这与其说是茶,倒不如更名为‘荈’。”星华将那碗茶放下,向着小二道:“苦与甘为茶之两味,缺一不可,你这茶过分追求于‘苦’之一味的宣发,‘甘’倒反而被忽略了。此茶谓何名?”

“这……”问及茶名,小二反而犹豫了。

“怎么,你一个茶店小二连此茶的名字都不晓得?”

“小人……小人……”

“这位姑娘,稍安勿躁。”一个青衣男子忽然自茶馆深处现出身形。

“嗯?你是何人?”星华转头,望向那青衣男子。

那男子面像不算如何英俊,不过一副寻常凡人之貌,但其眉眼之间却又有几分云淡风轻之色,宠辱不惊,悠然自得,似是某闲云野鹤之辈。

“茶博士,您来了。”小二似乎对这位青衣男子极为尊敬,长揖之后,便悄然退了下去,将此地留给男子和星华。

茶博士略一微笑,自斟一杯,抱拳道:“鄙人乃是此间茶馆的茶博士,小二先前已经言明了。方才隐在暗处,听得姑娘一番高论,受益颇多,不甚欣喜,才晓得原来姑娘也是位懂茶之人。”

“懂茶?算不上,略知一二而已。”星华语气缓和了几分,一指那碗中之茶:“此茶名为何?”

“此茶名曰‘煮雨’。乃是鄙人研制的茶饮,配方与名称一般不会外传。”

“煮雨,嗯,好名字。既然此茶是茶博士的不传之秘,那倒是本姑娘冒昧了。”

“诶,无事,无事,这十里八乡之中能碰见一位懂茶之人,已经实属不易了。”茶博士似乎颇为欣喜:“姑娘尽管问便是,有什么见解,也尽管提。”

“你不错,本姑娘就喜欢爽快之人。”星华点点头以示认可:“你这茶如果略微清淡些,再将茶中的‘甘’之一味宣发而出,或许其茶品还能更上一层楼。”

“承蒙姑娘夸奖。”茶博士满面“相见恨晚”的神情:“姑娘的建议,鄙人会细细琢磨的。还不知姑娘是何方人士,来此洛城又有何贵干呢?”

“我?我是……”

就在此时,茶馆外忽然响起了喧哗之声,方老大不知何时已经和两个帮众起身夺路而逃,那试图行侠仗义的愣头青也不见了踪影。而门前则来了几个官府捕快,正在审问四周的行人刚才发生了何事。

其中几个进入了茶馆,看到星华这始作俑者,正要上前问话。却见那位闻名一方的茶博士,城主的结拜兄弟竟然也在此。为首的那人连忙作揖,向茶博士问候道:“博士安康,方才洛云茶馆门前发生之事我等已经知晓,此女当街行凶,还需跟我等去官府协助调查,不知她与博士您是……是何种关系?”

“她是我的朋友。”茶博士轻珉一口茶水,一股淡淡的威势从他身上散发出来,话中之意已是不言而喻。

那捕快大吃一惊,语气不由得谨慎了几分:“这位姑娘竟然是博士的朋友,倒是小的们眼拙了,烦请姑娘和我们走一趟吧。”

“委屈姑娘了。”

星华无言起身,捕快们一前一后将其围在中间,正欲行,却闻茶博士笑道:“姑娘,你还未回答鄙人的话呢。”

寂静无声。

就在茶博士以为星华不愿过多透露之际,他的脑海中忽然响起了一声轻叹:“我应在群星之巅,饮一壶清酒,醉里卧看天河轮回,岁月悠悠。而今于此世流浪,饮一杯苦茶,无言淡品至味清欢,翩若惊鸿。茶博士,本姑娘来历,你无法可想,也不必知晓。”

茶博士悚然一惊,猛地起身,望向那一抹白影。可四周却一切如常,仿佛刚才脑中那句话语不过是他的幻觉。

“她……她修习的是什么诡秘的武功?竟然能直接在他人的脑海中言语!?”

纵使平和如茶博士,此刻也有些惊疑不定起来。

丝丝杨柳丝丝雨,春在溟蒙处。烟花三月,洛城的雨,总是来的这么不经意。喧闹的长街依旧喧闹,油纸伞花一朵朵绽放而开。自空中望去,这江南小城倏忽铺开了条条花团锦簇的绸带,随水,随人,延向烟雨中。

檐下躲雨而被歌女们欢笑着推搡进楼内的白面书生,生意难做而对天瞪眼暗叹晦气的路边摊主,在酒楼茶肆中小酌一二的义士侠客,以及带着孩儿来买玩什趣物的盘髻娘子。他们从何来,向何处去,之间又有何渊源,是否为陌路之人,这些,皆无从得知。

“这位女侠,您可是对本茶馆有何见教吗?不妨入茶馆一叙?”小二搓了搓手,努力组织出不卑不亢的言语:“您就一直这么站在这里,也不是个办法呀?”

“肖老二,别来无恙啊,你这低三下四的,可是在迎哪位官人?”一个声音自街上飘来,冷嘲热讽,旋即他又瞧见了白衣女子,惊叹道:“呦呵,城中竟还有此等气质的小娘子,小娘子来自哪里,要不和爷回横水帮,爷保你吃香的喝辣的。”

“走过路过,瞧一瞧看一看嘞。”

在这恬淡的小城里,谁又何尝不是芸芸众生之一呢?就连洛云茶馆前那位戴着斗笠与面纱的女子,也是如此。

一满面横肉的黄衣大汉携着两个帮众吹着口哨,缓步而来,所到之处,行人纷纷退避,个个满面晦气。

不知为何,这黄衣大汉到来之时,那细密的小雨忽然停了。面纱之下,白衣女子嘴角泛起一丝冰冷的笑意。

“方老大,这里是洛云茶馆,不是你横水帮可以撒野的地方!”小二一见黄衣大汉,面色顿时冷了下来:“茶博士和城主大人与尔等早有约定,若是谋反,不用鄙人复述后果吧?”

水村山郭,楼台烟雨,纷纷嚷嚷,喧嚣入耳。

此为红尘。

“卖果子嘞,新鲜的果子嘞!”

可那女子就这么静静地站在那里,一语不发,恍若未闻,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小二碰了个软钉子,也不觉尴尬,什么古怪的客人他没见过?这位女侠兴许是个沉默寡言之人,不足为奇,又或许她本无吃茶之意。

一刻时光已过,小二却又不那么自信了。这女子站在哪里一动不动,长街上本来就不多的行人皆用异样的目光看着她和茶馆,入馆的客人更少了几分。

“哪敢啊,方某还要多谢当年城主不杀之恩呢。只是这位小娘子可没进你那洛云茶馆,也更算不上你们茶馆的客人。”那大汉明显对茶博士和城主有所忌惮,眼珠一转,辩解道:“你们洛云茶馆不会连一整条街上的事都要管吧?”

“这……街上之事,本茶馆的确管不着。”小二看了女子一眼,见其仍旧一副对他爱搭不理的模样,心中也是无名火起。这位女侠如此清高,在江南一霸横水帮的头目,以蛮横为名的方雨的面前又能如何?你还清高的了吗?

“哎,巴兄又来喝茶啊?快请进,快请进。”茶馆门口,小二一边和认识的常客打招呼,一边向外张望着。连日阴雨,茶馆的行客落了不少,说书先生的话本也失了几分趣味,变得懒洋洋起来,引得那些雷打不动来吃茶的常客连发阵阵“嘘”声。

“新到货的铃兰坊胭脂,品质上乘,绝对正宗,各位娘子夫人进来瞧瞧吧。”

“这位爷,进来玩玩嘛,奴家……”

阅读星乡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