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星乡》
星乡

第35章 她是谁?

“老大,这新来的小娘子竟生得如此标致……啧啧,看来今晚兄弟们有肉吃了。”一旁的狱卒瞧见“她”的美貌,长大了嘴,口涎几乎都留了出来。

星华如此笃定主意,也就顺其自然了下去,并未即刻施展法术离开。

几名捕快将星华带到牢内,嘱咐狱卒一句“她是茶博士的朋友,给间上好的牢房,好生照看,几日后待事件查清自会放人。”就回去复命了。

待到捕快的身影消失,那三个狱卒眸光顿时淫邪起来,眼眸在星华身上转个不停,看其神色,似要图谋不轨。但先前捕快的话终归还是起到了些许作用,为首的那个狱卒阴笑着上前来,一把扯下星华的面纱,大手擒住星华雪白的脖颈,在其上留下了几个乌黑的掌印。

然而“星华”竟然对此毫无反应,幻化过后的面容上,目光也极为呆滞。

轻蔑的笑声忽然传来,一个白衣胜雪的女子自虚空中一步跨出,赫然正是星华。她瞧见下方乌黑如墨的水,以及那满身污物的形骸,不由得皱了皱眉。

高傲如星华,又怎会让几个凡人对她动手动脚?方才那一幕,不过是一场幻境罢了。

就在星华扬起左手,准备收回那具星光所化的形骸之时,水牢的阴影中,忽然浮现出了一个人影。

那人蓬头垢面,衣衫褴褛,面庞之上满是污泥,不用星识,根本看不清是何种容貌。

这水牢中竟然还关押有他人?而且瞧着这人的模样,在此绝非一日两日了。星华的手停在了半空之中,心底升起一丝好奇,暂且看看他会如何。

那人缓缓挪到形骸旁,用满是泥污的手戳了戳,见其漂浮水上毫无动静,浑身颤抖起来,似乎在……掩面而泣?良久,那人回过神,慌张地向上看了一眼,发现狱卒不在,这才大松了口气,他拖起那具形骸,向阴影中而去。

行至暗处,那人双手合十,向着形骸遥遥拜了几拜,旋即撩开了形骸的白色长裙,露出白皙的大腿。见此景,星华面色顿时古怪起来,他该不会……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却让她大为吃惊。

那人非但没有做出不雅之举,反而张开大口,露出半乌黑的牙齿,一口咬了下去。那架势,就像一个饥不择食的饿鬼在饮血啖肉。

吃……吃肉?他要吃我的……肉?

“怜悯。”

这本该早已给了星歌的情感,心底那些所剩无几的残余碎片,也被此等惨绝人寰的景象给激了出来。这人竟然已经抛却最后的良知,到了吃人肉的地步,他……他究竟经历过何事?又是何故被遗忘在这里?

星华轻叹一声,左手挥下。

形骸化为了点点星光,消失不见。那人咬了个空,不敢置信地看着空空如也的双掌,翻来覆去,翻来覆去,再翻来覆去,就仿佛先前是他自己在做梦,而今,梦醒了。

“不,不,不……”他捂着脑袋,低声啜泣起来。那声音混浊而沉闷,其中的绝望,深似天渊。

“罢了,我便当一回好人吧。”

那绝望的声音似乎击碎了星华心中的某个东西,罕见的,她的面庞上露出一丝温柔,如此场景,似乎莫名的熟悉……

星华足尖微微一点,星光盘旋而起,将黑水中的杂质毒虫一吸而出,卷入虚空缝隙之中,而牢底那齐腰深的水,则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清澈起来。

那人似乎感到了什么,微微一愣,抬头,却什么也没有看见。

星光荡漾开去,那人身上的污物也随之慢慢褪去,他闷哼一声,昏倒在了已满是清水的牢中,却转瞬又被星辉托起,飘到的星华的身前。待到杂质流尽,星华好整以暇地盘膝而坐,清澈的牢水一分而开,露出干爽的地面。

身前,那人静静地悬浮着,星华神色中那短暂的温柔消失无踪,淡漠与冷意层层覆压而上。静默良久,一丝星光浮起,撩开了那人额前海草般的乱发。

“你……竟是个女子?”

…………

两日的时光一晃而过。

在此期间,牢头狱卒也来瞧过几次,但星华总是适时撑开幻境,展现出一副凄凄惨惨戚戚的模样,直至今日。

她本体亲至凡间,将来又要作为气运之心填补凡间缺失气运,自然也不可轻易以仙力星辉救治与伤害凡人。救下此女,除去那些微的怜悯,也不过是偿还先前意外用玄冥寒气断去那凡人手指而种下的因,此一番功过相抵,气运才可平衡。

那女子似乎身患恶疾且饥饿良久,至今仍旧未曾醒来。她浑身多处经脉错乱,其身中却有一股奇特的修复之力维系着她的性命。但若是星华不曾出手,此消彼长之下,她也撑不了几日了。

“徐兄,前日之事可查清了?”

“已经查清了,博士您就放心吧,鄙人已经嘱咐狱卒,给您的这位朋友准备上好的牢房,绝对不会有恙。”

上好的牢房?这位仁兄怕不是对“上好”二字有什么误解,星华远远听到牢外此声,面容一冷。

果不其然,半刻后一个狱卒出现在了水牢牢门边,神色极为晦气地将牢门打开,对下方喊道:“你个小娘们竟然真能惊动茶博士大人亲自前来,小爷我也算是看走眼了。自己滚出来,一会茶博士问起……哼,知道怎么说吧?”

星华造出幻境遮掩住女子的身形,自己则身形变化,变出一副蓬头垢面,脏污不堪的模样自阴影中蹒跚而来,所过之处,一股幻化的“恶臭”弥漫开去。狱卒顿时捂住口鼻,神色恍惚,哪还有半分邪念?他满是厌恶地道:“水牢的滋味不好受吧?你若是不想再受一回,待会,给爷小心对付。”

然而星华只是径直从他身旁“蹒跚”而过,浑身“黑水”淋漓,恍若未闻。

那狱卒微微愣神,正要发怒,可茶博士的声音却已在牢内响起。

“我的那位朋友何在?”

茶博士依旧是一袭青衣,身旁整个大牢的牢头和捕快头目一左一右相陪两侧,身后更是浩浩荡荡跟着一群大小官员,江湖豪客。

“博士,得您吩咐,您的那位朋友一直用最好的牢房招待着,小人这就差人将她请来。”牢头赔笑道。

“去吧。”茶博士似乎颇为愉悦,转头对众人道:“各位,鄙人向你们隆重介绍一位女侠,这位姑娘武功高强,一个照面就断去了方硕那厮的手指,茶学造诣更是不在鄙人之下,值得结交一番。”

众人纷纷惊诧,各自心中有所掂量,此女竟能得洛城第二高手如此大力称赞,绝非易与之辈。而前日在洛云茶馆门前所发生之事,也早已在城中传的沸沸扬扬,百姓们皆交口称赞这位女侠不畏恶霸,为民除害,风评极佳。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何况这位女侠英姿飒爽,惩奸除恶,那日过后,城中不知多少男子心中,已经悄然住进了那一抹白影。

就在众人翘首以盼佳人到来之际,前方传来了脚步声。

茶博士闻声顿时面色大喜,赶忙迎上前去,出言道:“姑娘,当日得你一袭言语,自觉受益匪浅,茶之一道更上一层,还望姑娘往后多……多……指……指……”

他的话,卡在了喉中。

“呯!”

一个身影直挺挺地倒来,撞了茶博士满怀,“污水”四溅,一股“腥臭”之气贯满整个牢中。

“呕……”

也不知是否为星华幻化出那“臭气”乃天上之味,有武功的倒也罢了,一阵眩晕之下倒也勉强挺住,但那些没武功的可就遭了殃,纷纷俯身干呕,更有甚者竟然直接吐了出来。

一时间,牢内更是“臭气熏天”。

茶博士只觉得脏腑之中一阵翻江倒海,好不热闹。不过好歹他也修习过武功,强忍着恶心之感推开了那蓬头垢面的人形,后退两步,还是一个没站稳跌倒在了地上。

这臭气,啧啧,直入魂魄。

星华仰面躺倒在地,装死。此情此景,她心中虽然早已没有喜悦与快乐,却略微升起一丝轻松。

“谁能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茶博士哪还有半分茶馆中的从容不迫,他一指倒在地上被乱发遮盖住面容的星华,从牙缝中憋出几个字:“他!是!谁!”

这位常年不管事,连大牢都没真正来过几次的牢头冷汗淋漓,向着牢深处吼道:“来人,将这……这……肮脏之物拖走,冲撞了茶博士大人,你们百死莫赎!”

然而此时,那三个先前对星华图谋不轨的狱卒有两个已经不见了踪影,唯有打开牢笼的那狱卒哭丧着脸,慢吞吞地挪来,不敢有所动作。

“你是聋了吗?还不将这污物拖走!”

“且慢!”茶博士忽然大喝道。

他抽出长剑,以剑背拨开了星华额前的发丝,虽然先前他未曾见得星华容貌,但也大致有所判断。这所谓的“肮脏之物”竟是……

“姑娘,你……”

“嘶。”众人纷纷好奇探头,见到星华那张布满“污物”却依旧绝世的面容,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

静默三息。

狱卒“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磕头求饶不止:“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小的……小的不知这位小……这位姑娘是您的朋友,这才多有怠慢,您大人不计小人过,饶了小的一命吧。”

狱卒似乎觉得只要一口咬定自己不知星华乃茶博士之友,便能洗脱罪责。只可惜,“不知者无罪”这句话,并非何时都适用的。

闹出此等大乌龙,捕快头目自觉晦气,眼眸一瞪,厉声道:“哼,本官怎么记得,属下复命时分明说了他们再三叮嘱你们狱卒:‘给这位姑娘一间上好的牢房,好生招待着。’怎么?你小子倒底是在质疑本官那些奉公守法的属下,还是在质疑本官?”

“不……不敢,小人不敢呐。”狱卒连连磕头。

捕快头目还想斥责什么,却被茶博士的话打断了。

“多有怠慢?你管这叫多有怠慢?这人都快没了!”茶博士一瞧见“奄奄一息”的星华,顿时怒不可遏:“现在洛城百姓们皆口口相传这位姑娘有侠者之风,惩奸除恶,不输男子。若此事传扬出去,他们的英雄竟在大牢中受此等虐待,百姓们会如何想?你又将官府的颜面,洛城的颜面置于何地?”

这回,狱卒再也没话说了,唯有一个劲的磕头。

“来人,将此狱卒拿下!”捕快头目见时机已到,赶忙出声。毕竟此事也有他一份,若是茶博士和城主说上几句,给他扣上个“监管失职”的帽子,他也讨不到什么好处:“你去将此事禀报城主大人,由他定夺。你,速速请来城里最好的郎中,即刻给这位姑娘医治。”

众人领命而去,狱卒则在求饶声中被扔进了一间牢房。囚者被囚,此情此景,还颇有几分喜感。捕快们则不知从何处拿出了一块木板,强忍着“恶臭”将“受尽折磨”的星华抬了出去,身后,大牢消失在暗影之中。

暂且先让那女子在牢中睡些时日,待到此间事了,便带她离开吧。

星华躺在木板上,如此思量着。

星华下凡,是为填补此界面气运而来,她原本所打算的,也是尽快找到星天他们再做定夺。但先前在洛云茶馆被那凡人调戏之时,分情轮回诀的后遗症忽然爆发出来,情绪失控,寒意四起,让她不得不暂缓动用星力挪移至灵国。

难道是许久没来凡间,被这红尘之气扰了心中的清根?方才在茶馆中,星华心中就如此想着。

“呸,这洛城大牢是那些牛气冲天的捕快说了算,还是老子说了算?”那老大对着“星华”的身躯吐了一口口水,恶言道:“这狐狸精长的如此骚气,还不知勾引了多少男人。将她丢到水牢去,泡上个几日再放出来‘好生招待’。”

“好嘞!”那两个狱卒得令上前,一左一右架住呆滞的“星华”,拖入阴暗的牢房深处,一路上,二人的手还不安分地揩了几把油。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陵江南岸,多水湿河流,在南陈国素有“鱼米之乡”的美称。在这方土地上生长出的人们,男子朴素淡泊,女子娇嫩柔美,行走之间也带着一股烟水气。比起北方灵国那些民风彪悍,全民皆兵的乡镇。这座江南小城,更加平淡,也更加平安。

“罢了,还是暂缓去灵国吧,暂且先体悟体悟红尘,适应一番再言其它。须弥真境虽散,凡间气运流失还不算太过严重,耽搁几日也无妨。”

听到响动,那些隐在牢房暗处的罪人纷纷走到各自牢房的铁门边,目光或淫邪或冷漠地打量着行尸走肉一般的“星华”。

“噗通。”“星华”头向下被推入一间腥臭的水牢之中,漂浮其上,仿佛一具死尸,而那两个狱卒全然不管不顾,将牢房门锁上便离开了。

水牢位于牢房最深处,与外界水源相连,多年前曾给歹徒以水刑伺候,活水灌顶,是为酷刑。当今城主上任后觉得水刑不仁,有伤天和,便颁布政令,即刻废除,水牢的活水之源亦随之被堵死。

那方老大为其一,但因为上回在洛云茶馆闹事被城主揍趴下之后,也夹起尾巴做人了不少时日,近来才又有些“好了伤疤忘了疼”。别看他方才调戏星华如此嚣张,可若是官府捕快和茶博士真来了,即便贵为横水帮帮主,在这洛城内,他也只有灰溜溜逃命的份。除去他,大牢中仅剩的那些囚徒,便为其余。

然而此时,这阴森可怖水牢之中,却破天荒迎来了一位白衣胜雪的女子。

洛城大牢,历来,关押的皆是穷凶极恶之辈。

“呸,你小子几天没碰女人就饥渴成这样?没出息。”为首那狱卒见“星华”既不求饶也不哀嚎,顿时失了兴趣。他将“星华”单手提起,就像丢一只木偶般丢到地上,又拍了那狱卒脑门一掌:“你没听到那些捕快老爷说的话吗?这小娘子可是茶博士的朋友,动不得。想玩女人,自己去窃香楼玩去。”

那狱卒被拍的一矮,捂着脑袋,赔笑道:“是,是,还是老大想的周到。”旋即,他的目光移到瘫在地面的“星华”身上,吞咽了一口吐沫:“那……那这小娘子该如何?唉,到手的肉就这么飞了。”

“既然老大都这么说了,刘老弟,你还念念不舍呢?”另外一个狱卒哈哈一笑,旋即又向老大问道:“不过刘老弟所问极是,老大,这小娘子该如何处置?难道按着捕快老爷们说的给间上好的牢房?”

但也不知是否为一时疏忽,牢中这一摊死水却没有被排尽,蚊虫滋生,毒物四起,外加时不时有倒霉鬼被狱卒丢进这里“泡澡”,此水不知何时,已然漆黑如墨。

“呵。”

但这些狱卒可非什么良善之辈,人前点头哈腰,人后又是另一套。在这里搬出什么老爷大官可没多少用处,给银子,就能住最好的牢房,不给银子,只要不是那些所谓官老爷们亲自莅临视察,你该去水牢还是得去。

正因如此,若非真到走投无路的地步或是混迹江湖之人,这洛城里极少有作恶之徒,牢里的大半狱所也空着。

但是少,并不代表没有。

阅读星乡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