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星乡》
星乡

第39章 有莲

“魔族?什么魔族?你……”

夺目的剑光一斩而出,其后拖着长长的琉璃尾焰。所过之处,层层叠叠的黑雾被一扫而空,而那些汹涌的黑水则仿佛遇见了圣洁的佛陀,其中的邪祟之物尖叫着逃离,比起星华从前用星辉缓缓净化不知快了凡几。

“你……”阴柔声音中充满了惊诧,而在黑雾散尽的刹那,地面上那女子也轻咳几声,缓缓苏醒。她睁开双眸,迷茫地望向四周,似乎还未弄清自己身处何处,可当她瞧见那因黑雾散尽而显现而出的身影之时,几乎顷刻间双目通红,满腔的恨意溢于言表。

“不,这不可能!你……你究竟是谁?”那人惊恐地尖叫起来,可一切皆是徒劳。那剑光斩至其身前,扫除一切邪毒之后随风消散,而星华则随手一挥,那人便不受控制地倒飞而出,撞在一旁的墙壁上。

“我是谁?我是谁,你区区一个魔族小辈还不配知晓。”星华云淡风轻地隐去剑光,漠然望向他:“说吧,你们魔族来此凡间,有何图谋?如果你老实交代,本仙或许还能放你一条生路。”

说罢,她又反扑而上,可星华那牢笼是以星空之力组成,便是一个真正的魔王来此,也不一定能破除,那女子自然也再次被反弹而回。

这回,她猛然转头,死死盯住星华。片刻忽然身形调转,竟向着星华冲去。

星华静静看着那女子将手中的锋利木片刺来,不躲不闪,只是略微一顿,女子腰肢便被星之锁链缚住,可纵使如此,她仍然在奋力挣扎。此等仇恨,已全然不能用“仇深似海”四字形容……便是以星华的阅历,也从未见过。

“你作甚呐。”星华略有不悦。

女子声音之沙哑,就算被认作男人也不为过。她嘶吼向着星华道:“谁敢挡我,我就杀谁……”话还未尽,她又凭空挥舞着手中的木片,试图扑来,可星华的锁链却连入虚空之中,任她如何扭动,也无法挣脱。

“安静!”

扰了正事,星华有些不耐,轻喝一声,旋即以星力封住了女子的双唇。而女子的手腕则被她单手捏住,那木片落于地上,其色泽乌黑,已不知染了多少回鲜血。

女子的手腕倒是出奇的柔软,其质地更似一瓣白莲,霏雪皓明。

将她丢在一旁,星华再次转向茶博士,神色睥睨:“一个凡人,竟能掌握魔族秘法的皮毛,你也的确有些天赋。只可惜,你未将此天赋用于正道……”

“……说吧,你那什么尊主,是何方邪魔?身处何地?”

“不,尊主是至高无上的,所有违背尊主之人,都是妖怪!”那茶博士宛如被忘川恶水洗了神智一般:“妖怪,你休想为祸百姓,伤害尊主!”

说罢,他竟像一条疯狗般一口咬上了牢笼,啮齿撕咬,全无先前的风度。

星华皱了皱眉,这茶博士似乎本心并不坏,但却被魔族利用。他那守护百姓苍生的心愿,从城主府门前的对联也可看出,但魔族似乎把他的这种志向稍加扭曲,便成了如今这副模样。

如此,也问不出什么……随他去吧。

星华随手一挥,层层叠叠的星辉自牢笼上涌出,灌入茶博士的眉心。寄生的魔气慌张地从他身子中逃离,却被牢笼死死困住。待到茶博士身子上最后一丝魔气除尽,星华将牢笼收束,魔气被压成了一个圆球,封入虚空。

做完这一切,星华好整以暇地盘膝而坐,解除了那女子身上的锁链。

“本仙只负责去除不属于此凡间的力量,你们凡人之间的恩怨情仇,本仙自然不会多加管束。他留给你了,你自便。”言毕,星华静心修行,以抵御在边缘界域施展星力所受到的反噬,似是全然不顾那女子之后的作为。

那女子眼神大亮,看着星华的眼神也不觉柔和了几分。再转向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茶博士之时,神色却狰狞起来,似要择其而噬。

一语未发,她再次抄起那木片,就要向着茶博士那张面孔剁去。

“本仙奉劝你一句,得饶人处且饶人。”星华并未阻止,只是忽然开口说道:“不过,这是你的选择,最终如何,本仙不会干涉。”

木片距茶博士仅仅一尺,可女子却忽然顿住了,望着茶博士的面容,她浑身颤抖起来,似乎不忍。可就在星华以为女子会手下留情之时,她却毅然决然地将木片刺下,妖艳的血溢散而去,水牢之中仿佛铺上了一层鲜红的绸缎,刺目无比。

半生恩仇一刀落,因果是非,终有了结时。

“啊……”女子尖叫着将手中木片丢开,接连后退数步,跌倒在地。她呆呆地望着那摊夺目的鲜红,似乎用尽了毕生的力气:“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

她喃喃低语,缩成一团捂面啜泣,浑身抖似糠筛。

此情此景,星华轻叹一声,暗自摇了摇头,静待女子平复心绪。

“谢谢你……仙姑?”

良久,女子终于稍稍回过神来,双眸却不知不觉挂满了泪痕。这泪,究竟是大仇得报喜极而泣,还是被所爱之人背叛的心痛之泪,星华也不甚肯定。

她极为谨慎地望着星华,宛如一只惊弓之鸟,生怕星华又是什么图谋不轨之人。

“诶,这声仙姑可不敢当。”星华摆了摆手:“不过是一下界办事的神仙,在仙界也只是个无名之辈而已。救你,也仅仅是本仙一时兴起罢了。”

说完,她轻点虚空。一道微光闪过,空中浮现了一香檀木盒。

女子见到木盒,又是一缩,片刻见其毫无动静,这才探出头,略带好奇地望向木盒。

“莫怕,本仙若真想要你的命,还会等到现在?”星华抬手捋起额前的发丝,将那木盒送至那女子身前:“此盒中乃是一造化丹,为本仙早些年大道未成时所得之物,想必对你有些用处。”

感到星华似乎并无恶意,女子也不再那么惜字如金,话语略微从容了些。

“造化丹……这,这是武林传闻中得天地之造化的造化丹?”那女子神色一变,思索片刻,却并未接受这木盒,而是望向星华,神色更加警惕:“你……想干什么。”

“嗯,不错,看来那魔族蛊术并未全然侵蚀你的神志。”星华略微点了点头,对她的机警甚为满意,毕竟身处此等诱惑之前,可并非什么人都能抵抗住的:“此丹本仙赠予你,一是见你身子虚弱,需调理一二,二则是要你做些牺牲。”

“牺牲?”

星华淡淡地笑了:“不必担忧,不是甚大事。若准确说来,其实是给你两个选择。”

“其一,此造化丹予你,但鉴于你瞧见了本仙在凡间施展仙术,依仙界之规,本仙必须抹去你任何有关我的记忆,从此再无瓜葛。”

“其二呢?”那女子眉头紧锁,沙哑的声音中带着迟疑。

“其二……”星华顿了片刻,上上下下打量她。直到把她瞅的神色不安,星华才突然道:“你,非凡人吧。”

“非……非人?”那女子先是一愣,随后神情巨变,浑身紧绷起来,似乎想找什么说辞。

“绿塘摇滟接星津,轧轧兰桡入白蘋。应为洛神波上袜,至今莲蕊有香尘。神莲接星河,方才本仙以星力感知你体内的经脉循行,四象流转皆非凡人气血运行模式。那些编造出的说辞,不必再言了。”

“我……”

在星华犀利的目光下,她无言半晌,终究还是咬咬牙道出了实情:“的确,我本体是蓝莲花,可那又如何?”

“不如何,不过是蓝莲花勉强符合本仙的心意罢了。”星华点了点头,道出了另一选择:“选择之二,待到本仙在凡间事毕,你可以保留记忆。但你必须随本仙返回仙界,且往后随侍左右,不得离开半步,如若背叛,万劫不复……”

听到此处,那女子几乎不假思索立刻说道:“我选第一种。”

“别忙,听本仙说完。”星华打断了她:“你若选择第二,从今往后,本仙会尽我所能助你修炼,渡你修为,直至脱离凡胎,大道有成。甚至道成后,我亦会为你在仙界牟一相当不错的职位,那时你便自由了。在此期间,你不仅省却万年苦修,也无须为了凡界尔虞我诈,江湖险恶忧心,更不必为了飞升,寿元等发愁。”

听闻此言,那女子吃惊地望着星华,不知该作何言语。

“你兴许会问,究竟是何缘故让本仙如此大费周折。”星华淡然道:“此有二因,其一,你本体为一朵品质尚可的蓝莲花。本仙现需炼制一柄仙剑与功法相匹,此剑本体须由莲花化成,可迄今为止本仙遍寻六界所得的莲花,未曾有像你这般自生神智的,化生凡胎的。它们的品质,也皆无一可与你的本体相匹。本仙可保证,剑成之后,亦不会对你如今的人身神智有任何影响,此处你大可放心。”

“至于另一因……”星华神情中闪过追忆,她轻轻一拂,数道奇异的光华涌现:“本仙也曾当过一朵白莲,同为莲,也算是‘物以类聚’了。”

此时,一朵金丝白莲花的虚影,自星华身后盈盈绽开,洁净无瑕。星华捻起一瓣白莲,腕微动,那花瓣飞旋而起,出水芙蓉,莹润剔透。其上的每一道细微的纹路,每一块丝绒般的片缕,仿佛都是星歌的模样,也是从前那个天乐上神的模样。

女子惊诧地看着星华身后那朵白莲虚影,面上闪过一丝渺茫的希冀,神色中的警惕却依旧不减。可旋即,她又垂下头去,沉默不言。

“也罢,本仙不逼你,你自己考虑清楚利弊便好。”星华调匀周身气息,起身说道:“但你毕竟瞧见了本仙施法,无论如何,本仙也不会放你自由离开。你思虑的这段工夫,便做本仙在此凡间的向导吧。”

“我……有别的选择吗?”沉默良久,那女子苦笑一声。

星华略微莞尔,可那笑容中却不带丝毫暖意:“抱歉,此处,你别无选择。”

女子咬了咬牙,终于下定决心开口道:“好,我随你走便是。但若你……”

“若我什么?”

“若你加害与我,我便是豁出这条性命,也要和你同归于尽!”女子正视星华,声音虽沙哑,却字字铿锵,毫无怯懦。

“呦呵,不错。挺有志气,至于你是否有那能力和本仙‘同归于尽’,往后你便知晓了。”星华露出些许赞赏之色:“既然你跟随本仙,本仙之后自然也会同你叙说一些必要的规矩。在此之前,你于此方洛城地界还有甚牵挂,尽快去了结了吧。”

“牵挂?不,我从诞生之时,便孑然一身,哪里还有什么牵挂。”女子苦笑,虽如此说着,她的双眸却死死地盯着血肉模糊的茶博士:“就像……他说的,我本为草芥微尘,逆了天命,就注定孤独一世。”

“天命。”星华遥遥望向虚空,眼神空茫:“哼,也只有你们凡人才会相信这所谓的天命……罢了,我本名公孙华,你往后唤我一声‘华’便是。”

星华终归还是未曾以真名示人,毕竟如果女子不愿随星华去仙界,还是要被抹去记忆,知晓与否于她而言也并无意义。

“华……华……”女子念叨两遍,神色一动,望向星华:“你……”

“嗯?”星华正要将茶博士的尸体随风化去:“怎么了?”

“你可否……将他葬在江里。”女子轻声道,旧日的回忆片片浮现,神色之中也罕见地浮现出一丝温柔:“毕竟从前的他,毕生的志向便是功成后归隐江湖,泛舟碧波之上。如此,也算是了却他生前的心愿了。”

“你不恨他?”

“我恨他,恨他丧尽天良,恨他暴戾恣睢,恨他出尔反尔。可人死如灯灭,死都死了,再深的憎恨又有什么用呢?”女子的眼角挂起了一丝晶莹的泪珠:“我该恨的,不是他。是那些把他引上歧途的渣滓和败类!”

“好!是非分明,善恶有数。我就喜欢你这样的人!”星华大加赞赏,也不免对这女子高看了几分:“说了如此之久,还不知你姓甚名甚?”

“名字……草芥哪配有自己的名字?”女子的面庞深邃起来:“我只有身为人时的化名,名有莲,字凌华。”

“有莲……凌华?”星华听及此处,淡然一笑。

“同为华,我们的相遇,或许,也算是一种缘分吧……”

面对不属于此凡间的力量,星华自然也可放手施为,不必担忧气运紊乱。她右手一扬,一柄琉璃五彩的仙剑虚影缓缓浮现,其上,星光灿烂。

“斩。”

茶博士仍然面带惊恐地望着星华,好像她是个从阴间蹦出来索命的鬼怪,但如今他自己浑身黑雾,与一个真正的阴司鬼物差不去多少。

“怎么可能,怎这么可能?尊主的秘法怎会没有效果??”茶博士魔怔了一般喃喃自语,仿佛他心中某个坚不可摧的信念被一朝击碎:“尊主……尊主……不,是属下修习不精,辜负了尊主的期望。”

言毕,那人忽然放声狂笑起来,四周原本被星华以星力净化的污水再次翻涌而起,这回,墨黑了倍许。

没有华丽的辞藻,也无星华那已成大半的百星华月咒。只是这轻飘飘一个“斩”字,便足以荡尽世间一切邪祟。

他竟然也不管不顾星华这位“大敌”当前,径直跪下向着北方遥遥参拜,虔诚以极。

星华也是略微一愣,这茶博士一副被某种邪魔扰心,神昏志乱的模样。她正要施展星法探查,一旁暗处却忽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出一道暗影,直刺向茶博士的心窝。

茶博士此刻还拜倒在地,冷不丁浑身一颤,寒毛倒竖,神志略微回来些许。可那暗影已然欺至身前,他迫不得已,浑身被星华压制的魔气再次狂涌而出,试图抵御。

端详片刻,星华的神色冷了下来。此凡间气运为何会大乱?三妹为何会遭逢不测?还不都是这些天杀的魔族从中作梗。如今竟然在这洛城大牢里让自己碰上一个,要怪,只能怪这魔族运数已尽。

“放肆!”

“既然来了,就留下吧。”

那人面上的黑雾终于散尽,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星华的眼中。

“茶博士?”

方才那浑身阴森魔气,上看下看也不似好人的所谓“魔族”,竟是先前那“儒雅”的茶博士,这倒让星华颇为意外。

星华足尖轻轻一点,一方星辉所化的囚笼自茶博士膝下层层压上,将其束缚在内,而暗影则被一股软劲一弹而开,细观之,恰是那刚刚醒转的女子。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女子的声音沙哑且混浊,刻骨铭心的恨意溢于言表。

不过面对星华和如此绚丽剑光当前,她选择了沉默。

星华一动不动,任由那黑雾将她和那女子包裹。她将女子置于地面,左手轻轻一捞,一小团黑雾便被她擒在掌中。

这是……魔气?

阅读星乡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