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星乡》
星乡

第45章 不归路

“喂!你的声音怎么这么难听?”星黎摆出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指着有莲高声道:“还有,你给我听好了,长姐可是星之一族的长公主,南方星辰中最为高贵南天阴星,星辉圣女,容貌更是冠绝六界。便是九重天上的玉皇大帝和元始天尊来也要让她三分。她的名讳,岂是你一个下界小妖能直呼的吗?”

“凡人?长姐,你何时成为如此大慈大悲的神仙了?”一听此言,星黎顿时气不过,恼道:“你极力阻止小妹与凡人打交道,怎么自己也……”

“三妹,有莲可并非单纯的凡人,她的本体是一朵蓝莲花,严格来说应算下界花精。只因混迹凡尘,仙根被红尘所染罢了。”星华摆了摆手:“好了,不说这些了。有莲,你方才在我怀中,南极仙翁的形貌也应该看在眼中才是,对此你有何看法?”

虽与星华同在室中,但有星黎在此,有莲的话语也谨慎起来,嘶哑的声音只道一句便闭口不言。

然而就是这么短短一句,却让星黎抓住了“把柄”。

星华惨笑一声,双眸空洞地望向虚空,一股深深无力感自她心中浮现。“女大不中留”所言非虚,星华守护了群星那么多年,自以为万事万物都在她的掌控之中,可到头来,她却什么也掌控不了。甚至明知自己最为亲近的三妹即将踏上一条希望渺茫的不归路,可她却再也无力阻止。

“三妹,你明白吗?我……是真的累了。”星华长叹一声,心中冷寂:“在星河之战前,我和你一样,也是个疯疯癫癫的小丫头,曾经幻想着能仗剑群星之巅,惩奸除恶。然后再嫁给一位如意郎君,双宿双栖,共探星道。可这些年少时的美好愿望,在那场大战之后,完全变了。我成了星辉圣女,成了六界仙仙敬仰的星族长公主,‘身为长公主,就要担负起长公主的责任’这是娘亲告诉我的。自那以后,我便不再是星华了,只是星族长公主。”

“那婚约,是爹爹与元始天尊定下的。看似是爹爹因一时之意而困了我的终生,却也同样是星族展现出的底线。”星华搂住星黎,浑身颤抖起来,此时二者的身份似乎互换了一般,就仿佛星黎才是长姐,而星华,不过是一个可怜的小妹。“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星族崭露头角,星河之战大胜,表面风光,却又能风光几时呢?一旦星族成为他们共同的威胁,又怎知生来就是死对头的天族和魔族会不会联手抗敌?我不过是星族摆出的一道筹码罢了。将我嫁去仙界,是在告诉那些表面道貌岸然、实则暗怀鬼胎的神仙们,星族愿意与仙界和平相处,并且拿出了相当的诚意。但一个长公主,也是星族的底线,如果仙界再试图索取更多,星族必会还击!”

听到此处,星黎的眼眸瞪大了,不敢置信地道:“爹娘,他们……他们……怎么能这样?长姐,依此说法,你就是一个……”

“一个什么?”星华虽问,却早已知道星黎要说什么。

“牺牲品。”星黎嗫嚅着将那三个字说出。

有莲在一旁听得目瞪口呆。在凡间的传闻中,神仙都是无情无欲,永生不死的“高人”,她不曾想,天上的神仙竟比人间的凡人有更多不如意,更多的不得已。

“不,三妹,你莫要怪爹娘,他们是生养我们之星,对我们恩重如山。何况我相信他们是爱我的,若非如此,他们也不会默许我杀上天庭,更不会同意让我自选夫婿,不定婚期。”星华摇了摇头:“他们也有很多不得已。在大是大非、一族兴衰面前,爹娘就不再是爹娘了,而是星帝与星后。就像我不再是星华,而是那星族长公主。”

星黎听出了星华话语中深深的无力与悲痛,想要安慰,却又不知该从何处起语。她手足无措地轻拍着星华的后背,无言。

“说了如此之多,星黎,我只希望你明白,我注定要被困在仙界了却终生,没有自由可言。我只想给你和星梦找一份这鸿蒙中最好的姻缘,让你们不会重蹈我的覆辙!”

“这也是我,在了却残生之前,最后的愿望了。”

不知不觉间,一滴晶莹的泪珠自星华眼角滑落。这滴泪,落尽了似水流年,落尽了风花雪月,更落尽了星华最后的倔强。

…………

“这原来,便是你最后的愿望吗?”

某处凶险之地,一望无际的低沉云朵延向天边。云中各色光辉闪动,红霞,青光,蓝芒,甚至还有星辉,然这些任这些光华左冲右突,却被死死压制在云层之中,难离分寸。

云彩下端,一个个破口不断浮现,转瞬却又闭上,而伴随着其开合,一道道赤色雷霆猛然劈下,所过之处,虚空颤抖,苍穹碎裂。

一个身影缓缓浮现,雷霆环绕,银蛇狂舞,经行之处捎带的几分雨后初霁的清新,剑眉与桃花目,浅白之须与柔嫩地似个婴孩的面容,邪魅与天成,这些看似完全不相及的官貌就这么和谐地摆在他那嘴脸之上,而且竟调和的那般融洽。

他身披银色甲胄,手持长剑,甲胄似全然由夺目的雷霆组成。而他的身前则静卧着两个双眸紧闭的女子。一位衣诀飘飘,容颜绝色,神色却痛苦无比,眼角更有泪水滑落。而另一位女子则衣衫褴褛,身形与先前那女子相接,二者卧像便似一太极图,首足相对,奇异的光华在其中流转。

可这光辉每流转一周,那衣衫褴褛的女子就变淡几分,似被那绝色女子吸入了体内。此时她的眉眼已有些模糊,已不知过了多少时日。

男子望向绝色女子的面目,那种深切的痛苦和神伤,便是男子也很难感同身受。他的心中略微浮现一丝愧疚,可旋即又被坚定所替代了。

“雷电,招来!”

细碎的红色雷霆自他掌心浮现,与此同时,大地剧烈地震颤了一下,云中聚集的赤色雷霆也随之聚集,汇合成一片夺目的雷霆之海,璀璨无极。

男子将满是电弧的手轻按在绝色女子的额前,“滋滋”声大作,雷霆丝丝缕缕地灌入绝色女子的眉心,女子痛苦的神情平复下来,原本似要清醒之意也渐渐消失。

“华儿,莫要怪我,若不让你体会完全那些早已被你忘却的伤痛,你又怎会心甘情愿?”男子对绝色女子柔声道:“不会很久的,待到你重新醒来之时,这一切,就都会不同了。”

“北极紫薇,南极仙翁。哼,没想到你竟然也加入了这场大戏,逍遥了如此之久。你欠我的,是时候该偿还了。”男子举目望向乌云深处,那处,正是北方。

然而男子不知道的是,在他下方不知多少丈处的黑暗中,忽然睁开了一双大如凡人城池的黄色眼珠,那眼珠打量了一番四周,其中的愤怒与仇恨,深邃如渊。

…………

星华的眼前一阵模糊,意识更是一片混沌。不多时,她回过神来,似乎记起旁侧还有一个有莲,赶忙擦去了眼角的泪珠,略显尴尬地向着一旁的有莲道:“见笑了。”

有莲依旧沉默,但内心之俨然已将星华看做与她同样的可怜之人。二者之间,星与凡的隔阂,不知不觉已是悄然消散。

“三妹,既然你爱上了这凡人,我最后的愿望,怕是也实现不了。”星华从星黎身子上离开,苦笑一声:“毕竟你也长大了,强求你管束你,也不过是一种奢望罢了。长姐再问一遍,即便你明知和这凡人在一起注定是没有结果的,你不后悔?”

“即便不能地老天荒,天长地久,能有一时的幸福,也足矣。”星黎神色无比坚定:“我,绝不后悔!”

“好!既然你心意已决,三妹,我不会再干涉你的任何抉择。”星华早知如此,轻叹一声,终是松了口风。

“什么?长姐,你……你同意了?”

星黎先是不敢置信,随后开心地蹦了起来,欢欣雀跃:“太好了,太好了,长姐,谢谢你!”

“我不同意又有何用?三妹啊,你这先斩后奏之法倒是挺炉火纯青的。”星华失笑道:“你们小两口……新婚燕尔,定有千万柔情未曾诉说,去陪你那位心心念念的夫君吧。不过你也需在那位郡王身边给我牟个位置,以此理顺凡间气运。”

“嗯!”星黎用力点了点头,面上却又泛起一阵红晕:“可是,长姐,这……这位置……”

“怎么?你还怕我打搅你们夫妻恩爱?”

不知为何,那滴泪珠落下之后,星华心中分情轮回诀的后遗症竟然毫无征兆地消失不见,从前因冷漠而难以言说的打趣之意也变得轻松起来。星华此言,又引得星黎一阵羞涩,粉嫩的面颊艳似桃花,灼灼其华。

“长姐,你莫要开玩笑了。只是他先前遭逢大变,又被魔族设计,已是谨慎非常,内殿也只允许我和贴身照顾他起居的侍卫进入……”星黎很是为难地说道。

星华沉吟片刻,不怀好意地问道:“他那位贴身侍卫叫什么?”

“长姐,你……想干什么?”

“自然,是让那位侍卫暂且消失一段时日了。”星华神秘一笑。

…………

“咚!咚!”

两声钟鸣传遍了整个灵国皇宫。

宫中的婢女太监都明了,皇宫鸣钟,一声钟鸣上朝,两声钟鸣下朝,三声发生变故。这是那位平和郡王入主皇都之后便定下的规矩,一切从简。

可自从王后病危以及上缴黄金之令颁布以来,宫中的钟鸣之声越发的频繁,而太监婢女们也更加谨慎小心,生怕一个服侍不周便被那位铁血郡王给下罚刑司。

不过郡王用情专一,也就一个王后,并无其余女人。这倒是让婢女太监们暗松了口气,毕竟前朝宫中勾心斗角,他们这些下人一旦被牵涉其中,稍有不慎便只有掉脑袋一个结局。如今比之于从前,已是好了不知凡几。

“呯!”

流云殿之中传来了几声清脆的声响,似是瓷器碎裂之声,以及一个男人的嘶吼。

“这些灵国的旧贵族,支持者尽想着怎么从缴金令中大捞一笔,反对者则因触动了他们的小金库而极力阻挠,本王推行一个复兴灵国的政令怎么就这么难呢?”嘶吼之声越来越大,直冲云霄:“鸿渊啊,你是真没瞧见今日殿中那一个个的嘴脸,真的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殿外候着的太监们很有默契地隐入殿后的阴影中,不出所料,这位刚刚下朝的郡王殿下,又在大发雷霆了。

殿中则是这般景象,一位锦袍玉带、头戴金色冠冕的男人神色冷峻,狠狠瞪着地上碎成八瓣的茶盏。他的身前则站着一位身材略显苗条,端着茶壶的“侍卫”。旁侧则相伴一位美若天仙下凡的女子。

锦袍男人自然是平和郡王,而那位身材纤细的“侍卫”,正是女扮男装,英气勃勃的星华。

“他们还口口声声说什么来着?缴纳黄金是为搜刮民脂民膏?”平和郡王向着星华吼道:“难道先前本王没说兑成等量纹银么?他们一个个选择性耳聋是不是?”

星华面无表情地向后一缩,恰巧躲开了平和郡王横飞的吐沫。

“搜刮民脂民膏最多的,不就是这些人么?他们竟然还有脸到本王面前提这茬,本王从前真是小看他们了。”

“是是是,殿下说道是,殿下说的是。”

星华连连点头,勉强应和着,身子却是不着痕迹地再次向后退了一步,俯下身去将破碎的茶盏拾起,眼中满是嫌弃之色。

星黎立于平和郡王身侧,将星华神情尽收眼中,嘴角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地向上弯起,憋笑憋得甚是辛苦。

平和郡王并未意识到他的贴身侍卫早已换成了个女子,很是烦躁地起身踱步,路过星华之时,还重重地在她的肩上拍了一下。

星华被拍的一矮,身形微微颤抖,差点趴在了地上。

“星黎,你故意的是不是?”

星华没好气的声音,在星黎耳畔炸响。

“噗。”星黎再也忍不住了,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星黎大惊,向后退了一步。而有莲一直身处星华怀中,将先前星华三者的对话听了十之八九,可面对这位“华”的妹妹,她也不知该如何回应,此间一时冷场。

“星黎,并非长姐不愿给你找个好夫君,也并非长姐愿做那棒打鸳鸯之事,但……”星华叹息一声:“但凡人的寿元就摆在那里,区区百年幸福欢愉不过是白驹过隙。长姐,是怕你往后痛苦终生啊!”

此事兜兜转转,又绕回了最初的起点。星黎的神色也黯淡下去,沉默不言。

南极仙翁的身形消散在虚空之中,言语飘散开去。

“咳咳,三妹,这位是我来灵国途中救下的一个凡人女子,名有莲,字凌华。”星华轻咳两声,略微舒缓体内混乱的星力,胸口的绞痛渐渐平复下来,她终于能稍稍坐起几分。

“若这平和郡王是个神仙,甚至哪怕是魔族。只要其本性不坏,长姐非但不会阻止,反而还会与娘亲商量着,给你备下一份全鸿蒙宇宙最多最盛的嫁妆,让你风风光光地嫁出去。”星华轻声道:“但他是个凡人,凡人无论是寿元,还是自身体质,都与星族的出入太大了。就算你执意和他在一处,不考虑寿元之忧,你的星体气运也会逐渐同化此凡人的意识,甚至过不了十仙年,这凡人定会成为一个意识全无的白痴。”

“困识之法,倒是一解决途径,但是作为你的长姐,我无论如何也不允许你做出此种放弃星族身份和寿元,甘愿成为凡人的做法!”言及此处,星华话语颇为义正辞严,神色更是严肃无比。

星黎沉默良久,斟酌了半晌语句,终于还是开口道:“长姐,有一语,不知当讲不当讲。”

“有莲,你是否觉得,这位南极仙翁的形貌似乎有些眼熟?”星华望着南极仙翁消失的背影,忽然向自己的怀中道:“此室中乃是我的三妹,你不必再躲藏了,出来吧。”

星黎在旁侧一愣,可还未等她出言问询,便见室中一道微光闪过,一个俊丽的女子忽然出现在了她的身前。

“今日抉择,还望姑娘往后,莫要后悔!”

有莲被星黎说的向后缩了缩,垂首沉默,眼眸却偷瞄着星华,似乎对她的来历甚为惊奇。

“行了,你就别吹捧我了,再吹给你吹到九重天上去了。”星华哑然失笑:“星黎,做了你那么多年长姐,你那点小伎俩我还看不穿?你与那平和郡王之事,我自会好好思量一番的。”

星黎面上尴尬之色一闪而过,她搂住星华,故作可怜地撒娇道:“我的好姐姐,您就满足小妹此愿吧!小妹求您了!”

“我说不当讲,你就不讲了?”星华没好气地说:“赶紧说吧。”

“长姐,你太理性了。至始至终,你一直是那个为六界安危而奔忙的长公主,无论是先前周游六界,还是之后的十万年之约。你一直都是带着目的去行此事,要么提升自己的修为,要么提升自己的阅历,以期能守护群星。这些,小妹都看在眼中。”星黎挽住了星华的手臂,澄澈的双眸带着期许望向星华:“长姐,在小妹此事之上,你就不能以情用事一回吗?不要那么冷冰冰的,把一切后果思虑的都如此周全。”

“华,我……我不知道。”

“二位姑娘,相逢即是有缘,或许往后,我等还会再见的。”

…………

阅读星乡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