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星乡》
星乡

第46章 流苏

青莲就这么愣愣地站在一旁,看着自己的师妹和空气斗智斗勇。半晌,他终于忍不住了,抬手阻断了星歌的施法,问道:“师妹,既然都无用,不如同为兄解释一番,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嘘!”

星歌狠狠地瞪着那面铜镜和羽毛,如临大敌。她双手舞动,星语笛自她的眉心一跃而出,微微颤鸣,空灵纯净。凑至唇边,星歌缓缓吹起悠长的仙界谣曲。大音希声,大象无形,以无形入有形之端,包容万物。

可依旧什么也没有发生。

星歌不甘心,收回笛子,又是一番作法。仙界真言六诀,十八般法事,能想到的她都用上了,可那铜镜和羽毛好似两个完全不相干之物,完全没有反应。

“曜华……是谁?”

青莲将星歌这般模样看在眸中,言语忽失了几分滋味。自从师妹接掌玄冥的仙力后,他的担忧似乎一步步成为了现实,那个记忆中的纯真师妹竟然真的被卷入了仙界这场大戏之中,渐行渐远。就算他全力追赶,可因身份悬殊,终究是只能望见她的背影,却无法和她并肩面对这一切。

星歌口中的微祤究竟像她所言一般是个良善之仙,还是天衡等一众北方神祇的阴谋,这些青莲都无从知晓。虽然明知星歌此举过于急躁,但他又怎能放任星歌孤身一仙入此未知的镜中界?一番思虑之后,青莲只好卸去了那道仙气,放任星歌划了下去。

一滴泛着银光的红色鲜血滴落镜面之上,妖艳的血光再次从镜面上透出。与此同时,青莲也滴下了一滴自己的鲜血,二仙的鲜血相合,竟缓缓融在了一起,不分彼此。

血光更盛,与先前微祤引动的异变不同,此镜子本身也起了变化,边缘的铜锈层层剥落,划痕旧迹也渐渐变淡,整面铜镜变得光洁如新铸造一般。

“嗡!”

那疑似光墟的黑色深洞再次浮现在了虚空之中,将星歌与青莲一吸而入。与此同时,那羽毛坠饰也腾空而起,似乎被何物吸引着,一道飞入了暗影之中。

孔洞弥合,“啪”的一声脆响,铜镜再次落于桌上。其完好无损的镜面之上,泛着诡异的光。

…………

“弥弥大道,悠悠太上,何以得生,何以得亡……”

金碧辉煌之中,虚幻的光影明灭,一百零八道仙影隐没在层云缭绕之中,细细品味着那来自无尽虚空的幽微大道。

忽然,虚空之中的咒言一停,话语之中,带着些许诧异。

“咦?”

正是此声简短的轻“咦”,却让沉溺其中的神仙们如梦方醒。为首的那身披金甲的神仙上前拜伏,恭敬无比地问道:“帝君,有何吩咐?”

那声沉吟片刻,旋即又道:“今日讲道便到此为止吧,本君另有要事,先行一步。”

紫电一闪,大殿之中便恢复了平静,唯留下一百零八位不明所以的神仙们面面相觑。

…………

“勾陈,青华。什么风把您二位尊神吹来了?”

“行了,南极,你还不清楚我等究竟因何而来么?”另一声中满是威严:“本君倒是听闻你为了那天乐上神,竟然封锁了南天门。天蓬小子还为此大肆宣扬了一番,唯恐我们几个老家伙不知道。不过南极你待此女倒是不一般呐,本君也很好奇,何时南华那家伙的小徒弟竟能入的了你的法眼,红颜知己?稀奇稀奇。”

“怎么?本君就不能有红颜知己了?何为知己?不分贵贱,品性相投而已。”南极大帝瞥了一眼勾陈大帝,神色不变:“勾陈你此话何意?难道是你觉得此本座此举不妥,想和天蓬小子一起到玉皇面前参上本座一本?”

勾陈大帝打了个哈哈,轻描淡写地道:“帝君说笑了,天蓬那小子的几点小伎俩,别说本君,便是那些小辈们也看得一清二楚。他也不过是仗着与母神还有道德天尊有些渊源,便在北方仙域蹦哒一时罢了,又怎会威胁到南极你这雷霆之皇呢?就算参本,也多半是他被玉皇训斥一通罢了。”

“是吗?”南极大帝笑而不语。

青华大帝见二者不太对味,捻了捻胡须,圆场道:“二位,今日来此是有正事的。翻天镜已经数百万年未曾有过异动了,今日之变,不止是我们几个老家伙有所察觉,三位天尊也各自吩咐下了神仙来查看。南极,翻天镜向来是由你保管之物,如今在你府内发生异动,此事可不大好揭过啊。”

“青华,本座自会查明缘由,就不劳你费心了。”南极大帝不客气地回道:“那三位天尊吩咐下来的神仙呢?怎么还没来?”

“南极帝君,好久不见。”

一抹浅淡的紫意自东方浮现,与南极大帝的紫色雷霆主刑罚不同,这紫气满是祥瑞之意,柔和且素雅。

“东华帝君。”南极大帝双眸微微眯起:“稀客,真是稀客啊。这一个翻天镜竟然把你个万年不出洞府的老乌龟本体都钓了出来?西王母近来可好?”

东华帝君一身白色月牙锦袍,白须白眉白发,上下一白。装束倒是与南极大帝有几分相似,若不看面容,甚至会认为他们是一对同胞兄弟。

“本君也是受了天尊陛下法谕,来南极帝君此处一观。否则,本君才懒得来。”东华帝君随口道:“内子一切都好,只不过近来她似在张罗什么宴会,倒是有个几年未见了。”

“懒得来?你倒是实诚的很。”南极大帝轻“哼”一声,却见那东华帝君好整以暇地变出了一方案几,就这么自顾自地在神霄玉清府前喝起茶来,好不惬意。

众仙也索性也一道坐于案几旁,盘膝静坐。

“拜见各位帝君。”“拜见各位帝君。”

片刻后,又有二仙联袂而来,一男一女,男仙正是那数次为难星歌的天蓬元帅。而女仙那则身披战甲,浑身珠光宝气四射,面容并非绝色,却是棱角分明,充满了铁血肃杀的英气。

东华帝君等神仙瞥了一眼,并无动作。南极大帝于是开口道:“二位应是灵宝天尊与道德天尊委派之仙了,既然都已到齐,是时候入府了。翻天镜兹事体大,其中镇压的邪魔无数,本君保存多年,就算有异所动也不希望有在做的神仙将此物泄密,诸位可明了?”

南极大帝虽如此说,目光却一直盯着天蓬元帅,俨然有一丝警告的意味。天蓬元帅轻“哼”一声,面上神情却是恭敬如常。

众仙皆留意到了南极大帝与天蓬元帅之间的不对,心中各有思量,却都未曾点破。唯有那英气女子似是察觉出了什么,忽然出声道:“嗯?帝君府中怎会有玄冥哥哥的气息?玄冥哥哥不是在下界渡劫吗?”

“玄冥?玄冥上神?”

众仙面色顿时古怪起来,天蓬元帅面露诡异之色,看似随意地解释道:“仙子久居上清境,仙界之事定不甚了解。这仙界,怕是再无玄冥上神这一名号了。”

“什么?你说什么?”女子的神色大变:“玄冥哥哥……这不可能!以他的修为,一个区区上神之劫怎么可能难倒他?天蓬,你给本仙子老实交代,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天蓬面色更加诡异了几分,他一指南极大帝,阴声道:“流苏仙子,你与其问我这一局外仙,不如去问问南极长生大帝。这位主刑责的帝君尊上,才是这一切的当局者。”

“帝君,你……”

“够了!”南极大帝不容置疑的声音响彻府内:“流苏,玄冥之事稍后再说。先完成灵宝天尊交付于你的职责才是正途。”

流苏静默下来,雪亮的双眸却一直在南极大帝与天蓬元帅之间轮转,神色莫名。

半晌,一众仙人便驻足内殿之前,他们各自也深知踏入他仙寑殿是为不端之举。然而天蓬元帅却又不合时宜地开口了:“帝君,小仙知晓入他仙寑殿是为不雅之举,但……小仙惶恐。”

“想说什么,说便是。扭扭捏捏的还像个男仙吗?”南极大帝冷声道。

天蓬眼中怒色一闪而过,言语却极为冷静:“帝君恕罪,但若不让我等入帝君寝居,我等也不好明了翻天镜现状如何,万一……”

“怎么,你小子难不成还怀疑是本君引动翻天镜,要放那些妖邪之物出来不成?”

“帝君言重了,小仙哪敢怀疑帝君啊。只不过这身处殿外,还有诸多事宜不明,公事在身,还望帝君开恩,容小仙入帝君寝居一观。”天蓬长揖及地。

这天蓬元帅这手算计的可甚是精妙。虽然青华、勾陈、东华皆满是无所谓之色,但当着身份与他同等的三位帝君,又有三位天尊在背后撑腰,他笃定了南极大帝不会也不能拒绝,而结果也正如他所愿。

南极大帝冷哼一声,一摆袖袍,当先走入了殿中。众仙也紧随其后,各有所思。

“这里……这里也有玄冥哥哥的气息……”方入殿中,流苏忽然出声,双眸却是紧紧盯着南极大帝。

然而还未等她出言询问,众仙的目光便被案几之上的那面铜镜吸引住了。

“这便是翻天镜?”向来云淡风轻地东华帝君饶有兴致地问道。

“正是,远古之战至今千万年,先北极紫薇大帝和本君的本体归来之后一直在清剿祖鲲余孽,弱小的就地格杀,略有些修为的妖物则被本君封印其中,以血煞妖池洗练净化。”南极大帝沉声道:“历经千万年,时至今日,翻天镜中的妖物也只剩下三只,皆为当年祖鲲手下的穷凶极恶之辈。任何妖物出逃,都将给六界带来一场腥风血雨。”

“帝君,既然这翻天镜是您老封印妖邪之物,为何还有异动一说?”流苏强压下心中对于玄冥上神的疑惑,问道。

南极大帝将光洁如新的铜镜拿起,拂过其上的古朴纹路,以仙力感知其中的变化。却不经意瞧见其上,有一缕熟悉的银光。

“不,此镜乃是远古娲皇所制,用以镇伏上古邪祟,就算本君也无力掌控多少。”南极大帝说:“而且若非修为达到帝君之境界,此镜便只可进,不可出,妖邪更是难以逃脱。但任何入此镜者,无论良善还是邪恶,皆要受其中血煞妖池的剥骨抽筋之刑,永世不得超生。因此本君也只是保管,入此镜中世界也未曾有过几回。现如今,此镜异动,本君有必要入此镜中一趟了。”

“南极,入此镜中凶险万分,就算是帝君,你也会受血妖池的影响。且需三思。”青华大帝面色沉凝:“传闻中,六界唯有一物可将翻天镜的血池之门开启,放妖邪外逃。而那物,早已失踪了千万年了。”

“何物?”

“羽凤真翎。乃是娲皇坐骑,鸟族始祖九凤的一根尾羽。”

“南极,本君也觉青华所言甚是。既然那开启血池的宝物早已失落,镜中妖邪又只剩下三个,不如直接将其丢入紫霄台下的极渊之中,一了百了算了。”勾陈也点头称是。

然而南极大帝却摇了摇头,将铜镜放下,那缕银光悄然不见了踪影:“不可!那三只妖邪曾为祸一方,生灵涂炭。就算被扔在极渊下,一旦放出,那些修为极高的妖邪大可不闯仙界,而是从极渊底部的薄弱之处打通前往凡间甚至星域的通道,到那时可就不止是仙界一方所能掌控的了。各位莫要忘记,星域的始源光墟的裂缝中封印着什么?一旦被其中某一妖邪将祖鲲唤醒,后果将不堪设想!”

“那你真要入此镜中一探?”“自然。在此期间,本君自会调来南部天兵镇守神霄玉清府,以求万无一失。各位走好,不送。”

此事暂定,众仙家纷纷告辞离去复命。天蓬走时,还不忘撂下一句:“那天蓬便祝帝君一路顺风。”然而却被南极大帝直接无视。

“你留下,是为那玄冥上神之事吧?”南极大帝面无表情地望着流苏。

“流苏愚钝,还望帝君解惑。”流苏抱拳行兵者之礼,身形却有些微微颤抖。

“本君有要事缠身,□□乏术,可没空同你解释。要想弄清原委,你且随本君来,入此镜中,便一切都知晓了。”

一缕银光自半空飘落,其本体,却是一根泛着银光的发丝。

或许,是自己的错觉吧。青莲深深地望了一眼前方腾云疾驰的师妹,心中不知是何种滋味。

不多时,二仙已然到了神霄玉清府。星歌与青莲飘然落下,便一路向着南极长生的寑殿而去。未经许可入他仙寑殿,在青莲的认识中是为不端举,何况还是六御之一。但还未等他犹豫思量,便被星歌一把推了进去。

“慢着!”

青莲猛然挥手,星歌手中仙气被另一股仙气阻住,难落下分毫。

“救仙?师妹,你要救谁?”青莲见星歌十分惶急,不似玩笑,神色也郑重起来,另一只手按在了剑柄之上:“难道天衡上神又为难师妹了?”

“师妹……”

“师妹,我们才来仙界几日,你怎就与这微祤姑娘如此熟络?甚至要为她自伤仙体?”青莲担忧地望向星歌:“仙界南北新旧之争近来已有愈演愈烈之势,你身为上神,心性又……总之,你不可与轻易陌生之仙深交!”

“师兄!微祤姐姐不是坏仙,她不是!”

星歌虽然牢记星华的嘱托,可说来也怪,仅仅与微祤相处了短短几个时辰,星歌心中便自然而然地认为这位“温婉善良”的医官并非心怀不轨之徒,甚至不由自主地生出了几分与她亲近之意。然而这一切,就连星歌自己都未曾发觉。

“唉呀……师兄你就随我来吧,别问那么多了。”星歌很是不耐地瞪了他一眼,便径直向前飞去。然而就是这一眼,却让青莲为之一愣。

从前星华还在之时,何曾会对青莲这位朝夕相处的师兄摆出如此态度?青莲虽不知其中原委,却也能察觉出些许端倪。他的这位小师妹,自从来仙界之后,似乎与身处琅嬛福地的她有些不同了,可究竟哪里不同,青莲又说不清,道不明。

“救仙性命!”

星歌如同泄了气的皮囊,瘫坐在地,双眸却是死死盯着那面铜镜,颓然道:“师兄,就是这见鬼的铜镜。方才师妹与微祤姐姐在殿中一观,因某些意外发髻稍乱,祤姐姐便要帮我绾发。可她一碰到这铜镜,铜镜便和羽毛生了血光异相,随后她就被铜镜吸了进去。可为什么……为什么会没用?刚才明明……”

“师妹,你再好好想想。你口中所言的那位微祤姑娘被吸入铜镜之间,究竟做了什么,任何细节都别漏过。”青莲不愧为太白金星,“被迫”适应数日之后,思虑得倒是变得周详起来。

“血……是血!”星歌心中灵光乍现:“祤姐姐在碰到那铜镜之时,手似乎被铜镜划出了一道伤口!她的血,落在了镜子上!”说罢,她手中仙气缭绕而起,就要在自己如玉的肌肤之上划下。

“师妹,既然这铜镜是帝君的藏品,你又为何不去请帝君他老仙家来此?”

“他?去请他?”方一提及此名,星歌只觉自己的面庞莫名其妙地发烫起来:“曜华……不,长生大帝日理万机,还是不……不麻烦他了。我意已决,师兄,你究竟来还是不来?”最后一句,星歌已是满是不耐。

“宫、商、角、徵、羽”五调起伏,清音流转,笛曲将那铜镜和羽毛缓缓托起,贴在一处。

“不是他,是……是……是师妹刚认识不久的一位医官,名:微祤。乃是东极青华大帝座下弟子。”星歌简短地解释一二,便拉着青莲向神霄玉清之向飞去:“她被南极大帝收藏的一面镜子给吸进去了!”

“什么?镜子?”

阅读星乡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