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星乡》
星乡

第47章 妖怪姐姐

万剑归宗,流银长剑凝成一冰莲缓缓盛开,所斩之处,血光冤魂皆尖叫退避。星歌一路披荆斩棘,飞至青莲身旁,逼退了他身上鬼手,将已经不省人事的青莲揽入怀中。

“师兄……”

然而此时,星歌却犹豫了。这位师兄毕竟也只是给记忆中的星华带去了几分温暖,对于星歌而言,他就像是回忆深处的一位匆匆过客。自己,又是否要冒此风险去救这么一位陌生之仙……

“你们,都!给!我!放!开!他!”

星歌饱含愧意怒吼出声,浑身玄冥寒气与星力尽数喷薄而出,凝成无数晶莹剔透的长剑,锋芒毕露。每一柄剑上都刻下一朵浅浅的银色莲花,霜刃初示,可斩世间邪祟。

“师兄?姑娘说的可是与你同来的那位小相公?”红衣女子忽的神秘一笑:“姑娘,他很好,好的不得了呐!”

“什么?你什么意思?”星歌不解。

然而红衣女子却摆了摆手,神色更加诡异起来,似乎不欲多作解释:“没什么,既然姑娘已苏醒,便随我来吧,本族族长有请。”

“族长?你们是何种族?妖怪族?”

两鬓生羽,眉心朱痣,双目赤红,这分明是那些化形不完全的妖怪才有的模样,星歌遍寻星华的记忆,发现了不少与之相似的种族,可却没有一族的形貌与之完全相同。她小心翼翼地打量着红衣女子,试探道:“妖怪姐姐,你们族长……不会……不会要吃了我和师兄吧……”

“吃……吃了?”

红衣女子呆了一呆,倒被星歌一席话逗乐了,抿嘴轻笑:“嗳呀,什么妖怪呀!本族不过是自远古时期便移居翻天镜中,世代繁衍生息,与外界不多来往,你们这些外来者不清楚罢了。至于族长有请,那是因为毕竟本族已有数万年未曾有过如此之多的外来者了,族长她老仙家不放心,还是要问询一二的。”

言及此,红衣女子垂下眼帘,话语中又透着些许落寞之意:“本族属上古鸟族一支,辉煌之时也曾为鸟族之首,与凤凰一族亲故。但后来血脉不延,族仙日渐稀薄,娲皇慈悲,便将我族移至翻天镜中修养生息,远离外界纷扰。族人共分五色,故称五色鸟族,其身着色愈多者,地位愈是尊崇。当今本族族长身具青、赤、橙、白四色,已是族中最为高贵之仙。”

“青、赤、橙、白……那还有一色为何?”星歌顺势问道。

“金。”红衣女子的话语忽然阴沉了下去,提醒道:“姑娘,‘金羽’此名在本族之中是为禁忌,还望姑娘往后莫要再提!”

星歌起身,随着红衣女子出了木屋之门。屋外的天空是为猩红之色,妖异的血光翻涌,便像一口倒扣的天锅,将这天下万事万物压制其中,挣脱不得。身处此天下不足几息,压抑之感便油然而生。

此处土地贫瘠,入目皆是一望无际的广阔荒漠,土质松软,其深处更是有丝丝血色泛起,血光更盛。嶙峋灌木遍布其上,若不细看,甚至会以为来到了魔界某处。木屋处于一小镇中,此镇小甚,唯有一街与两行屋舍而已,街上行者不少,皆为面生异相之仙,星歌这正常容貌的神仙走在街上,反而成为了那格格不入者,引得不少异样的目光。

“这里,怎会这般模样?”

“姑娘,翻天镜是娲皇用以封印或绞杀上古妖邪之地,数千万年之中,在此间伏诛的妖邪不计其数,冤魂恶鬼雷雷。我族受娲皇垂青得以留在此镜中修养,但也付出了相应代价,便是世代作为那些封印邪祟的守卫,不可出镜,除非……”

星歌正打量着四周,随口道:“除非什么?”

红衣女子忽然沉默了,星歌见状,又赶忙补充一句:“额,那个……妖怪姐姐,我并无冒犯之意,若是涉及你族之秘,不说便是。”

“唉,罪过罪过。此事在族中也并非什么隐秘,只不过族人都不愿提起当年之事罢了。”红衣女子叹息一声:“娲皇离开之时曾留下预言:当五色鸟族中诞生一位真正的金羽族人,五色鸟全族便能脱离此地,从此天高任鸟飞。而本族虽说是五色鸟族,但金羽一族甚少出世,多为另外四族诞生的异种孩童,却拥有更强的天赋。”

“约莫十万年前,当今族长诞下一女,天生金赤双羽,是为大吉之兆。她被族中视为天选之女,并且钦定为下一任族长,但因其并非真正的纯金羽,所以也多半并非预言所述之仙。族长本着慈母之心,并未让解触本族的传承之物,尝试打开通往外界的通道,毕竟此传承之物对身子的危害极大。但谁知,那妖女竟然叛逃出族且偷走了本族的传承圣物,与深渊之中封印那些妖物苟合,还试图借助那些妖物之力逃出翻天镜!”

“什么!”星歌听及此处,心中一惊,其中的故事,远比她想象的要曲折。

“族长痛心疾首,亲自挂帅出征,携族中二十八位修为最高深者入血涯旁的深渊之中,与极渊封印的怪物大战一场。此战迫使那些怪物退回深渊,那妖女却被余波波及,身死陨落,而族中传承之物也至此消失无踪。从那以后,五色鸟族便再无仙愿意提及‘金羽’二字,那二字是族长永远的心结,也是五色鸟族永远的伤痛!”言及此,红衣女子更是唏嘘不已。

星歌品味了一番此故事,眉头忽然一皱,问道:“妖怪姐姐,你方才说唯有金羽出世,才可出此镜,那……”

“很抱歉,外来者,无论是你,还是那位小相公,你们都出不去了。”红衣女子面上闪过歉然:“除非等本族真正的金羽出世,打开通道,或者等尊上到来,你们只能在本族族中待着,无地可去。”

星歌沉默了,她发觉自己似乎又干了件蠢事。先是微祤,而后她又将无辜的青莲拉入了此镜,脱身不得,在仙界更是真正意义上的失踪了一回,也不知曜华会不会再为她封锁一回南天门……

曜华……

星歌皱着眉,总觉得浑身不对劲,自己究竟怎么了?为何每每提及南极长生大帝的字,自己总有一种心跳加速之感,而且星识之海中他的面庞却是一遍又一遍地浮现。其上每一缕细微的纹路,每一处柔和的棱角,甚至那些喜怒之情,都深深烙印在了星歌的心中,挥之不去。

红衣女子还以为星歌在为不可出镜而愁苦,便安慰道:“外来者,不必忧心,我们五色鸟族绝非洪水猛兽,想必你在我族居住一段时日便会明了了。对了,我叫赤岚,别再称呼我为‘妖怪姐姐’了,怪难听的。你怎么称呼?”

“唔……我叫小歌。”星歌终于稍稍回过神来,努力甩了甩小脑袋,试图荡去心中纷乱的思绪。

“走,小歌,我带你去见族长她老仙家。”

…………

层云低垂,身处血涯最高的山巅之上,也难见远方的地平线。涯边覆雪薄,迷雾初霁,天地落白,给这全然猩红的世界,终于添得些净色。

虚空之中弥散的血腥味,被这场突如其来的小雪荡去了少许,清新之气吹拂,星歌压抑的心情终于舒缓了些。她抬起芊芊素手,一片细小的雪花落在指尖,清凉之意沁入肺腑之中,稍稍压下了她心头的火热。

“下雪了?!”赤岚颇为震惊地望着天穹,也同样感受着那缕清凉之意:“近来,的确不同寻常……”

“怎么了,岚姐姐?难道你们这里不常飘雪?”

“何止是不常?分明是千年难遇!”赤岚面上闪过忧色:“上回飘雪,还是千年前,南极长生大帝尊上羁押妖魔入镜镇伏,见我族所居之处贫瘠,便施法相助我族一二。”

“南极帝君……他?他也能进入此镜?”星歌发觉了自己忽略了很关键的一点,便是那位南极长生大帝:“对啊,我先前怎么没想到。此镜叫翻天镜,是娲皇镇压妖邪之物,又为何会成为曜……成为南极帝君的藏品?这么说,南极帝君也经常光顾你族了?”

“小歌,你所述的藏品一事,我并不知,毕竟那是外界之事。”赤岚说道:“但帝君尊上的确每隔几百上千年便会莅临我族,为族中带来一些外界的讯息以及丹药典籍。虽说尊上停留时日不长,多为镇伏妖邪而来,但举族上下皆很感激他,敬他一声尊上。”

“尊上修为通玄,也是唯一能不借助我族传承之物,便能离开翻天镜之仙。”赤岚对于南极大帝的评价极高,还隐隐有一丝倾慕与崇敬。星歌见此,心中忽然有些莫名的难受,可究竟为何,她也说不出。

言谈之间,她们已然走至血涯山巅上,那里坐落着一处不大的屋舍,虽比不上仙界那些琼楼玉宇,雕饰却比山下小镇那一排木屋要好了不知凡几。门前立两侍卫,平视前方,肤色暗青,是为青鸟一族中仙。

“赤羽族赤岚求见族长仙圣。”赤岚在门外俯身行礼:“赤岚带来了小相公的同伴,那位外来者。”

“进来吧。”慈祥之声自屋内传来,赤岚再次恭敬一礼,便带着星歌走入了殿中。

坐中客,翠羽帔,紫绮裘。当中端坐者,是一位白发苍苍,面目慈祥的老妪。她头饰九凤来仪冠,身着五彩千羽织成裙,手持骨节木杖,淑华贵气自她周身弥散开去,平和慈祥之中却锋芒内敛。

这便是久居上位者所携的高贵气质,这老妪有,星华也有,但星歌没有。因此星歌面对这老妪,也不知不觉低下了头,目光难以和她对视。

然而环视四周,星歌却瞧见了一抹熟悉的身影。那仙赫然正是青莲,他坐于老妪的下次位,身侧则相伴一娇媚的青羽族女子,娉婷婀娜,别有一般风情万种。此刻,那女子正笑吟吟地给青莲斟酒,眉眼中的的情意丝毫不掩,便似小女儿家家见到了梦中的情郎的模样。而青莲似乎也并无拒绝之意,接过那酒,一饮而尽,似乎全然没有注意到星歌。

他……

星歌皱了皱眉,青莲比她先醒来并不出乎她意料。但向来关心爱护她这“师妹”的青莲竟对她的到来不闻不问,恍若未见,这就有些古怪了……

“外来者,你的……师兄一切安好。”似乎察觉到了星歌异样的目光,族长轻咳一声,问道:“这位姑娘,如何称呼?”

“族长好!你们唤我小歌便是。”星歌向着族长施礼。

“小歌?嗯……小歌,你来自何方?”族长点了点头:“来我族有何贵干?”

“实不相瞒,小歌乃是受南极长生大帝指派在此寻觅一仙,名曰……”星歌刚想询问微祤的下落,却闻后方雷鸣声大作,一个熟悉的声音自后方传来,低沉,且带着些许诙谐。

“指派?本君怎么不记得何时指派过你来此?小家伙,你来仙界没几日,正事没做过几件,给本君惹麻烦的本事倒是学了个完全。”

“小……小家伙?你说谁是……”星歌目瞪口呆地转身,可还未等她出言,便被后方那仙揽入怀中。温暖之中蕴含着几缕清新之气在她周身萦绕,星歌浑身一个激灵,身子顿时僵硬了,原本已至喉中的话语却怎么也说不出。

“微心,这位是本君府中新收的仙娥。”南极长生大帝抬起头,望向五色鸟族族长,眼中玩味之色一闪而过:“因贪玩误入镜中,你费心了。”

…………

一个时辰前。

“本君有要事缠身,分身乏术,可没空同你解释。要想弄清原委,你且随本君来,入此镜中,便一切都知晓了。”

“可……方才帝君不是说无论是谁入翻天镜,都会受到其中血煞妖池的剥骨抽筋之刑……”流苏迟疑道。

南极长生大帝嗤笑起来,冷眼望着天蓬元帅离去之向,神情凛冽。

“这世上‘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者多矣。对于愚者而言,他们只需知其一,其二,便不劳他们费心了。”

“唔……”也不知是否因为此中血煞妖气过浓,星歌身上分情轮回诀的后遗症好巧不巧的也在此时爆发而出,那阵莫名奇妙的狂喜再次翻涌而起,直向心脉而去。

“药……药呢……”星歌已然顾不上理会青莲那处的凶险,在身上翻找起来。方入此镜,二仙一身仙力修为都被某种古怪的力量所抑制,甚至腾空飞翔都做不到,唯有星歌体内的上神本源与群星之力才可稍稍运转抵挡。

天雷炸响,星歌的眼前倏忽亮如白昼,黑暗褪去,光明所生。

…………

“啊啊啊啊啊啊啊!”

半晌,星歌终于找到了微祤所给的那葫芦,仰头将其中的静心丹往口中狂倒,囫囵吞下,这才堪堪压制住了内心的魔怔。转身望去,却见青莲几乎半个身子都被拉入血光中,极度凶险。

“唔……这是,哪里?”

星歌头晕目眩,勉强睁开双眸,却见朦胧之中,她似乎躺在一间简陋的木屋内,房梁之上挂满了各式各样的诡异风铃。微风自木屋的破孔潜入,吹拂风铃之上,叮叮当当,出奇的清脆。

“外来者,这里,是本族世代所居之地,血涯。”

“师妹,小心!”

青莲抽出长剑,将星歌周身的鬼手尽数斩断,自身却被一连十数只鬼手擒住,在下坠中,被一点一滴地拖向血光深处。

阴云晕气若重围,宦者流星如血色。紫气潜随帝座移,妖光暗射台星拆。

冤魂尖叫着在他们周身徘徊,其中满是不甘之意,可有那银莲守护,它们也不敢轻举妄动。二仙就这么相拥坠落,直至地老天荒。

不知过了多久,下方的黑暗中忽然浮现出了一道亮光。星歌的银莲也终于支撑不住,溃散而去,冤魂们兴奋地嚎叫着,一齐向二仙涌来。可就在此时,那亮光之中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出一道箭矢,其上,泛着细密的赤色雷霆。

“轰!”

轻柔之声在星歌耳畔萦绕,她定睛望去,便见身侧正坐一红衣女子。这女子相貌平凡,并不多出众,可两侧鬓角之上却生有羽翼,眉心一点朱赤,双眸更是血红之色。

“你是什么……你是谁?”星歌警惕地向后挪了挪,左右张望:“师兄呢?他在何处?”

“不……不行!”星歌猛地摇了摇头,自己都为自己方才的想法而感到震惊:“星歌啊星歌,你何时变得如此自私自利起来了,是你将他卷入此事之中,如今竟然还试图扔下他独自逃离?”

天旋地转,星歌与青莲在那黑洞之中坠落,坠落。血色妖光环绕着他们二仙旋转,似有无数的冤魂恶鬼在其中哀嚎哭泣。一双双无形的鬼手凭空而现,擒住了他们的四肢与脖颈,便要将他们也一道拉入无尽的深渊。

这些冤魂并非像阴司之中十殿阎罗那般的正统鬼物,而是那些被其他它鸿蒙法则所污染生灵的魂魄。它们被封印镜中,受尽千万年的折磨炼化,终于被血海吞噬,永世不得再入轮回。

阅读星乡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