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星乡》
星乡

第48章 旖旎幻梦

南极大帝犀利的目光望向归鹭,问道:“本君方才察觉翻天镜有所异动,便赶忙自传道大会归府,此镜为何会置于此处?难道有何仙偷潜入本君府内了?”

那南极长生大帝瞥了一眼躺在桌案上的翻天镜,轻咦一声:“嗯?此镜为何会在此处?”

“归鹭呢?来殿中一趟!”雷鸣之声响彻神霄玉清府。

“本君怎么了?”

“没……没什么……帝君有何吩咐?”归鹭满腔疑惑地望着身前这位南极大帝,

一个时辰后。

“参见帝君!”

室中众仙齐齐起身,应声下拜,唯有族长端坐,神情却是恭敬非常,推手作揖:“微心参见帝君!帝君,您终于来了!”

“嗯,免礼。”曜华摆了摆手,言语很是随意:“本君这回来,也无甚大事,主要还是寻回这淘气的小仙娥,顺便来瞧瞧你族近况。”

说罢,他很是“宠溺”地摸了摸星歌的头,眉眼含笑地望着她:“小歌,你怎么如此淘气?竟然溜到了本君的镜中,还不快随本君回去?”

星歌本以为面对曜华的轻浮之举,自己会退缩,会尖叫,甚至会当众拔出琉璃星穹剑斩向他。可心中万般思绪飞过,她却什么做不出来,唯想沉溺于他的怀中的温暖,长长久久。

见星歌并未反抗,曜华嘴角勾起一丝淡笑。将星歌揽到身后,他望向首位的族长,说道:“微心,你族与上回本君来此倒是无甚改变,族中可添了几个小娃娃?”

“自上回帝君到来至今,本族诞生了五只雏鸟,年岁从三十岁到八百岁不等,帝君可否……”微心略带期盼地望着曜华。

“把他们带来吧,让本君瞧瞧他们的根骨。”

“谢帝君恩典。”微心极为兴奋地谢恩,却依旧没有起身,而是吩咐一旁的几鸟道:“你们,快将那几个孩子带来!帝君请上座!”

曜华拉着星歌走入席上座下,正对面恰是青莲与那不知名的鸟族女子,可二者仍然“你侬我侬”“情意绵绵”的很,似乎全然未曾注意到他们。

“是。”那几鸟纷飞而离,各自也是兴奋非常。毕竟每回曜华莅临五色鸟族,都会寻来族中雏鸟一观根骨与天资,为他们将来的修炼和渡劫指点迷津。五色鸟族能在此贫瘠之地世代传承,也多得益于他的指点。

星歌在曜华身侧终于定了定神,抛去心中的旖旎之念,传音道:“哼,没想到你这南极长生大帝还挺热心的嘛,你怎么知道本姑娘在这里?”

“本君自然知道。”曜华面色不变,略微俯下身,在她耳畔轻声道:“你和你姐姐真就一个德行,尽喜欢给本君惹麻烦是不是?你姐姐是上天入地到处乱窜,没个片刻停歇。你嘛,也不安分,一言不合就给本君玩失踪。你知道本君为了让你俩不扰乱六界气运废了多少功夫吗?说吧,这回你跑来这翻天镜中,又要干什么?难不成想去会会深渊之中封印的那些怪物?”

“嘿,本姑娘还未及怨你,你反倒恶仙先告状了?”耳畔微风吹拂,星歌只觉得肌生粟栗,浑身难受。她略微推开曜华,传音怒道:“若不是你那铜镜莫名奇妙和祤姐姐的羽毛坠饰起了反应,把祤姐姐吸了进去,本姑娘又何须废那功夫拉着青莲师兄到你这镜中!本姑娘还不想来呢!”

“祤姐姐?你何时认了个姐姐?”曜华眉头一皱,传音问道:“你星华姐姐应该嘱咐过你不要随便在仙界认姐姐吧?”

“她叫微祤,你应该见过她才是,是那位为你诊病的医官。”星歌争辩道:“她是个善良的神仙,比那见鬼的天蓬元帅好多了。”

“微祤……原来如此……”曜华神色微不可察地一动,话语之声淡若未闻:“原来当初你便是这般……”

“什么?”

曜华瞥了一眼对面的青莲,高深莫测地道:“没什么。不过你的那位师兄……”

此刻,室外忽然响起了一阵羽翼扇动之声,更伴有有叽叽喳喳的杂乱鸟鸣,无不透着雀跃之意。五只雏鸟在那些长辈的驱赶下飞入殿中,其中有三只未能化形成功,还是一副鸟儿的模样,另外两只化形的模样也很是青涩,个个昂首挺胸,似要在族长和曜华这位尊上面前好好表现一番。

曜华轻哼了一声,向那几个小家伙说:“行了,你们一个一个上来吧,本君验验你们的根骨。”

小家伙们面面相觑,虽都兴奋异常,可谁也不敢做那出头之鸟,看得后方的长辈一阵恼火,接连呵斥了好几句,这才有一只未化形的白羽族雏儿飞了上来,停在曜华的桌案上。

“嗯,资质尚可,约莫还有个两百来年就能化形成功了。”曜华拂过白羽族雏儿的羽毛:“你切记,往后绝对不可修炼火行的功法,或会与你体质相冲突。可多服食些冰灵石,以辅助修炼和渡劫。”

那雏鸟先是一抖,旋即十分感激地垂下头颅,以示感谢。

星歌也同样好奇地拂过雏鸟的白羽,曜华瞧了一眼,并未作何言语。此情此景,后方那些雏鸟的胆子也渐渐大了些,纷纷上前来,已化形的施礼伸腕,未化形的则越至案几上,曜华一一给出评判,直至最后那只。

“哇,好美!”一旁的星歌忍不住再次上手捏了捏,这雏儿的底羽柔嫩细软,其上覆盖一层橙色羽翼,赤色的眼眸宛如两颗闪亮的星辰,倒映出她与曜华的面容。

“啪!”

“喂!你干什么?!”

“手欠!”

曜华面色淡然地抽回闪烁的雷霆的左手,仿佛什么也没说过什么也没做过一般,细细探查雏鸟的根骨。

“你,你竟敢打我????”星歌猛地缩回被电的酸麻的手掌,无比震惊地望着他:“你说谁手欠?”

曜华打发走了那雏鸟,传音道:“说你!别动手动脚的!”

“嘶!”星歌以玄冥之力在手掌中循行七七四十九个周天,这才舒缓了其上的酸麻之意。回过味来,她面上满是恼羞之意,恶狠狠地瞪着曜华:“那你倒是说说本姑娘哪里手欠?方才本姑娘抚摸那白羽小家伙,你怎么也不说话咧?”

“那是母的,母的随你摸,但公的,不行!”

曜华神色不变,言简意赅,惜字如金。

“公的……母的?你……你从哪里看得出来他是公的还是母的?这是一只鸟啊!”星歌小小的脑袋中充满了大大的疑惑:“不对,本姑娘摸一只鸟和雌雄性别有何关系?更何况你是我谁啊,凭什么……”

“就凭你本君府中的仙娥,本君说了不许摸公的,就是不许!”曜华先是斩钉截铁地断言,旋即又一改口风,言语中带着些诡趣:“本君此举,是怕你随意抚摸这些雄鸟,万一被其中某一年少无知之辈给惦记上了,从此暗生情愫,化形之后不顾一切地要娶你怎么办?”

“娶娶娶……娶我?”

星歌目瞪口呆。

“是啊,如此这般,岂不是又让你凭着那祸国殃民的容貌祸害了一个良家少年?而且这罪责还要被你姐姐算到本君头上……”

“暗生情愫?他才多大啊?懂得什么叫情什么叫爱么?”星歌给曜华的一番谬论气笑了,死死瞪着那只雏鸟,仿佛他是什么阴间蹦出来的鬼怪。而站在鸟群之中的橙羽雏鸟则忽觉浑身寒意大起,本能四顾,却什么也没发现。

“那本君可不能保证。”

“……”

星歌算是彻底无语了。曜华这南极长生大帝果然不愧为六界第一怪仙,各种稀奇古怪的谬论层出不穷,愣是怼的星歌一句话说不出来。

星歌原以为自己在第一层,而曜华在第二层,努力努力或许脸皮厚度还能望其项背。可到头来,星歌发觉自己还是低估了他,她在第一层,曜华其实已经到了第五层,无论她如何努力,能怼得过他才算是见鬼了呢!

星歌越想越气,话都说不全了,也顾不上传音,拍案而起,指着曜华的鼻子怒喝道:“你你你你……你怎么能霸道,这么无耻?!”

“当啷!”

曜华身前的桌案之上,酒具果品被一股脑地掀翻在地,琼浆玉液溢散开去,浓郁的酒香混着果木的芬芳在半空中弥散,细嗅之,竟别有一番醉醺之意。

“这……”

在场众仙皆被星歌此举震惊,微心皱了皱眉,一时哑然,原本要谢恩的话语也吞了回去。

曜华尴尬之色一闪而过,轻咳一声,一道淡若不见的雷霆灌入星歌身中,竟硬生生将她周身仙力收束,打回了原型,恰是那五彩琉璃的星语笛。星歌试图反抗,却被他强行以雷霆包裹,收入袖中。

“唔唔,放我出……”

星歌奋力挣扎,声音却渐渐小了下去,满室寂静。鸟族众仙见此情景,略微年长些的面上都闪过一丝古怪之色,相视无言。尊上为了这仙娥破例来一趟翻天镜,果然还是有原因的,他们心照不宣地点了点头,各自都带上了些许淡淡的笑意。

曜华心如明镜,哪还不知这些鸟族在想些什么,可他似乎也不欲多做解释,只是正色向着微心道:“微心,本君不在的千年中,你族如何?深渊中的妖邪可有异动?”

“回帝君,深渊妖邪已有近十万年未曾有过异动,五百年前,最后一只娲皇留下的原始妖邪也被炼化殆尽,只剩下帝君捕来的那三只受鸿蒙法则侵蚀的妖邪了。”微心回道,言语也带上了几分咬牙切齿的意味:“传承之物依旧失落,本族则一切安好。”

“嗯,那本君就放心了。”曜华点了点头:“既然此间无事,那便告辞了。”说罢,他作势欲离,可微心却扬声道:“帝君且慢。”

“你还有何事?”

“帝君若无要事,微心斗胆,可否请帝君在本族稍稍停留一二?”微心试探着问道。

“为何?”曜华挑眉。

微心对着那娇媚的青羽族女子招了招手,很是慈祥地说:“青鸿,来。”

“族长。您有何吩咐?”青鸿自青莲旁起身,对着族长深施一礼。

“帝君,这是青鸿,乃是本族近万年最有天赋的族仙,您当初也是见过的。”微心看了她一眼,含笑道:“青鸿与这位外来的小相公两情相悦,依着族规,老身本也是不应给他们名分的,但实在禁不住这丫头的软磨硬泡。老身无法,只好应下,让他们择日成婚,还望帝君留下参加婚宴,能稍稍给予这对新人祝福。”

“什么?!”星歌一听此言,又在曜华的袖中待不住了。无论是她,还是星华记忆之中,活了这么久还从未见过如此离奇之事,这才来这翻天镜中几个时辰,青莲怎么就和一羽族女子两情相悦了?这怎么可能?一见钟情也没有这么快吧……

“安静!”曜华忽然神色一动,对袖中传音道:“你师兄之事,的确古怪,先应下,之后再深究也未尝不可。”

“嗯?你怎么知道本姑娘在想什么?”星歌一愣,可还未等她多做言语,层层雷霆再次反卷而上,将她包裹其中,失了言语。

“嗳呀,族长你怎能这样,羞死了……”青鸿跺了跺脚,捂住通红的面庞,羞的无地自容,轻松的氛围在室中弥漫。这便是正常女子被当众提及终身大事该有模样,似乎并无甚异样,就算星歌也没能看出什么不妥。

然而曜华瞥了一眼那看似“娇羞”女子,嘴角却扬起一丝玩味的笑意:“好,很好,本君在你族停留便是。”

“毕竟如此好戏,本君又怎能错过……”

“帝君……”

“不必说了,随本君来吧,本君带你去见一仙。她,或许能告诉你曾经那位玄冥上神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南极大帝仿佛察觉出了什么,向身后望了一眼,旋即周身雷霆闪动,将流苏包裹,化为一束赤色闪电没入翻天镜之中。

而翻天镜镜面则有一道赤色雷霆电射而出,化为一道虚幻的仙影,悬浮于半空之中。那光影略微抬起头,目光与南极大帝对视,通幽洞微。

“你是谁?”南极大帝神色谨慎起来:“为何你也能驱使尘劫之雷?”

流苏听闻此言,顿时心领神会,用力点了点头,说道:“帝君请放心,只要能明了玄冥哥哥的近况,无论让流苏做什么,哪怕赴汤蹈火,流苏都在所不辞!”

可就在南极大帝的身影消失无踪的刹那,室中电光一闪,一道熟悉仙影出现在了室中,面容与先前的南极大帝的面容完全一致,赫然正是另一个南极长生大帝。

“本君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本君不能让任何神或是人干涉她的这场春秋大梦。”那光影淡漠地望着南极大帝:“从前她经历了这些,却将你错过了。如今在这场梦中,有本君的引导,也再不需要你再来发挥什么作用了,你的使命早已完成,散去吧。”

那光影话音刚落,微风吹拂,言出法随。南极长生大帝的身形如泡影般渐渐变淡,就这么消失在虚空中。仿佛天地之间,从未诞生过南极长生大帝这号神仙。

“星华啊,本君废了极大功夫助你度此难关。也希望你,能给出本君想要的答复。”

流苏被他瞧的面色微红,垂下头去,不敢回答。周身的英武之气终于褪去了几分,流露出一丝小女儿的羞态。

南极大帝望着流苏这般模样,轻叹一声,说道:“玄冥小子在仙界之中的名声一直不好,能得你青睐也算他的福分,只可惜……”

“……对于愚者而言,他们只需知其一,其二,便不劳他们费心了。流苏,你既是灵宝天尊最为得意的弟子,那也当知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嗯?帝君您不是刚刚才和一众帝君商议过翻天镜事宜吗?”归鹭的疑惑更盛:“您还嘱咐属下要在您离开期间守好神霄玉清府,不能让宵小之辈潜入……”

“本君何时……”

南极长生大帝刚想发问,却见归鹭的神色忽然扭曲了,原本的恭敬之色全然消失,就像未曾见到南极大帝一般,僵硬地迈动双足走出内殿。

那光影轻笑起来,电光闪动,化为一缕青烟消失不见,内室中弥漫着雨后初霁的清新之气,无相无色。

…………

“归鹭在此,帝君有何吩……不对,帝君你不是……”一直静候在府外归鹭一听南极长生大帝的传唤,便下意识地向内殿奔来。可方入此间,却又觉不对,方才自家帝君不是已经传音说要入翻天镜中,还特意叮嘱他寻来南方天兵镇守府内,等他归来,可为何……

“哦,是吗?”

听闻此言,南极大帝神色玩味地上下打量了流苏一眼,调笑道:“丫头,你可是掌管西南、东南以及上清守卫三方天兵的大帅,这……可不像你从前的作风啊。”

阅读星乡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