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星乡》
星乡

第51章 惊鸿

“咳咳,华,你清醒点……”有莲手无足措地试图将星华推开,很是不解:“白雪……是谁?”

星华说着说着,忽然猛地转头瞪着有莲,那眼神犹如饥不择食的饿狼瞧见了鲜嫩肥美的白兔。有莲心中咯噔一下,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甚是不解,难道方才自己哪里说错了话,惹得这尊大神……哦不,大星不悦。

然而还未等有莲胡思乱想几息,她的腰间忽然多了一双素手,将她紧紧搂住。只见星华像个小孩子一般扑到有莲身上,哀嚎起来:“唉,白雪呐,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又要照顾三妹,又要带着有莲,还要心惊胆战地待在那平和郡王身旁,生怕凡间扰乱气运,本来事就已经够多了,如今又添了照抚司命这小家伙,我真的是,啊啊啊啊,好烦呐!”

有莲彻底呆住了。

在她的印象中,这位“华”始终有一种高高在上的舒华贵气和淡漠,即便和星黎吐露心声,即便对她和善以待,那种贵气与淡漠之情却依旧不减。可如今倚在她肩上“号啕”的星华,哪有半分“冷漠”“贵气”的影子?倒像是一凡人女子在和自己的闺中密友抒发苦闷之情。

星华眼神冷冽,其中之意,不言而喻。

有莲也自然明了她意,问道:“那……华,现在怎么办?”

“毕竟司命这小家伙,也是因我和那不知所踪的玄冥上神才被贬入凡尘,如此我救他一命,就当作偿还之前欠下的了,也算不上扰乱凡人运数。有莲,你回来吧。”

星华心中已有定计,将有莲纳入袖口,那杯“毒”酒也一并放回司命手中,略微一笑,轻声道:“好戏,开场喽!”

啪!

一声轻响,时光,流转。

靡靡的丝竹之曲,春声悠扬,不绝于耳。青楼于寂静中重生,男人们熄烛落帐,醉倒温柔乡。

魏延灵,陈颂风,阮罗,以及几个风尘女子也各自继续方才未完成的动作,祝酒的祝酒,欢饮的欢饮,可还未等他们做完,便瞧见了厢房中“凭空出现”的星华。

“你……你是何人?你从哪里蹦出来的?”

首当其冲便是魏延灵,他的身子骇然后仰,手中那“毒酒”一晃,愣是撒了大半杯。陈颂风、阮罗和一众风尘女子也是大惊失色,丝竹管弦皆止,一动一静之下,整个室中仿佛又经历了一回时光静止,只不过这回,并非星华所致。

“我是何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喜欢喝酒。这位兄台,我看你手中的酒就很不错,不如拿来孝敬孝敬我老人家?”

说罢,星华邪邪一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魏延灵手中夺过了那酒杯,在几人呆滞的目光中,将那剩余的半杯“毒”酒一饮而尽。

“啊,好酒,真是好酒。不愧是疗伤圣药玉芝散,喝的我老人家都要升仙了呢!”

星华长舒一口气,将酒杯“呯”地一声砸在地上,碎成了八瓣。她仍然戴着防风面巾,一袭男装,笑眯眯地环顾众人:“你们之中哪位下毒的,不站出来解释解释?”

“下……下毒”

在场众人被星华此举弄得一愣一愣的,唯有一风尘女子面上闪过一丝隐晦的慌张之色,这些皆被星华看在眼中,但她并未指出,继续笑眯眯地道:“哎呀,我这老人家呢,素来不喜欢下毒这等阴险手段,正大光明地打一架多好啊!这位兄台,你这毒酒我老人家帮你喝了,接下来,便是重头戏了。”

“三”

星华伸出三根手指。

“二”

她收回一根。

“一”

“闪开!”

雪亮的寒光划破长空,数只箭矢自包厢外飞射而来。星华瞬间抽出长剑,手腕翻动之下,应化成圆,将所有射向那三人的飞箭尽数挡住,几乎同一时分,走廊中的黑衣死侍破门而入,明晃晃的长刀自半空轮圆,便要向着星华巅顶砍去。

“当啷!”

金铁交鸣之声划破虚空,星华化为一幻灭虚像,于刀光剑影中翻飞挪腾,矫若游龙,翩若惊鸿。剑入如羿射九日之落,剑出如群帝骖龙翱翔,其姿天成,瀏漓顿挫,一舞剑器动四方。

百星华月剑诀初试,黑衣死侍涌来,却被星华以一己之力格拒于外,不得前进一步。碍于凡间气运,星华也未曾下死手,只是以剑背拍晕了数个死侍,便被团团围住。而那些死侍的目标似乎也非常明确,陈颂风、阮罗以及那些尖叫着的风尘女子他们竟不管不顾,无数刀剑横立,唯指向星华与魏延灵。

“哎呀呀,想围攻呀?以多欺少可非好汉哟。”星华长剑横立,面巾之后却满是轻松笑意,就仿佛这些黑衣死侍不过是些不成威胁的蝼蚁。而魏延灵被她护在身后,也抽出了自己佩剑,目光却一直愣愣地停留在星华身上,不知在想些什么。

“魏……魏兄,各……各位大爷,我们先走一步,你们慢慢打,慢慢打啊。”

阮罗、陈颂风与一众风尘女子慌慌张张夺门而出,作鸟兽散。黑衣死侍也并未阻拦,包厢中唯余星华与魏延灵。

俗言道:“患难见真情”,可事到临头,阮罗和陈颂风那两个纨绔子弟哪里见过这种大场面?面对寒光凛冽的刀剑,唯余两股战战,当场认怂。反倒是对风月之事敏感脸红的魏延灵,镇定自若,横眉冷对。

“诸位难道真想以多欺少?不会吧。”

星华一边用言语拖延时光,一边在包围之中慢慢挪至包厢中央的长桌边,其上放有数个彩盒,似是那些风尘女子作补妆而用的脂粉盒。

“既然如此,那就……”星华诡异一笑,左手一扬,瓶罐彩盒纷飞,其中所装的各色粉脂在室中轰然炸开,桃红且粘腻的迷雾四散而起,遮挡住那些黑衣死侍的视线。

“快走!”

星华拉起魏延灵便向门外冲去,却不知在一片混乱中,某个死侍的长刀恰巧刮到了她束发所用的发冠。长发披散而下,乌黑之中闪烁着星辰银光,似锦缎般柔顺飘逸。

她是个女子?

星华的容貌被面巾所遮,看不真切,然而回眸顾盼之间,那抹惊鸿照影却在不知不觉间深深映入了魏延灵的心中,让他为之惊艳不已。

一路冲出二层,一层众女还不知楼上发生何事,便见一身男装却长发飘逸的星华拉着有些呆滞的魏延灵下来,还嬉笑着迎上去,却被她纷纷以长剑挡在身外。

星华持剑疾步跃至老鸨身前,老鸨见势头不对尖叫出声,却被她硬生生以剑背拍了回去。星华咕哝一声,实在受不了老鸨身上的粉脂味,便将身上的一袋碎银以剑尖挑过去,说道:“哝,这是打坏了你们青楼的赔偿,这位公子我就带走了,不送。”

言毕,她猛地吹了一声口哨,星宿的虚影在她额前一闪而逝。

“咴咴!”欢快之声响彻青楼大堂,一匹洁净无暇的白马自楼外破门而入,身姿轻盈,双眸明如稀世珍宝,闪耀着星辰辉光。

“好久不见,小星。”

星华帮着小星捋了捋额前的毛发,而小星雪白的头颅探来,亲昵地在她手掌上蹭了蹭。这是他们之间的专属问候,距离上一回如此,已不知过了多久。

问候毕,星华飞身上马,如一团洁白的云霞流过,风姿飒然。一袭白衣的她眉眼含笑,左手伸向魏延灵,轻声道:“你来不来?”

如此情形,由不得魏延灵多做思虑。他亦伸出手,被星华拉上马,那柔软的触感,又令他心中一荡。

“坐稳了,驾!”

小星撒开四蹄,如离弦之箭般冲了出去,一骑绝尘。

飞驰至闹市,想来黑衣死侍也不敢在此动手,魏延灵便在路人异样的眸光中翻身下马。魏延灵伸手长揖,深谢道:“多谢姑娘救命之恩!延灵斗胆,敢问姑娘芳名,高就何处?”

“姑娘?哎呀,被你发现了。”星华这才留意到披散下的长发,赶忙胡乱盘起,轻咳两声,故作深沉地说道:“天机不可泄露,本是萍水相逢,既然延灵兄安然无恙,你我之间也算是两清了。”

“驾!”

说罢,星华口中声起,就要离开。然而魏延灵却高喊道:“姑娘留步!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还望姑娘留下一言半语或是信物,若日后有能帮到姑娘之处,延灵必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报答?本姑娘不需要你报答什么,免了。”星华却摆了摆手,并未给魏延灵多言的余地:“你与其想着怎么报答我,不如想想你为何会被那群训练有素的死侍追杀,才是正途!”

“告辞!驾!”

星华绝尘而去,风驰电掣。在魏延灵眼中,那一骑白衣白马顷刻便消逝在长街的尽头,这位对她有救命之恩的女子仿佛从未在世上出现过,来如风雨,去似微尘。

…………

临近皇城,星华与小星这才放慢速度。入巷口一无人角落,星华下马,与小星亲昵片刻,便将他放归虚空之中。而自己则容貌一闪,重新变成了那凡人鸿渊的模样。

有莲自她怀中浮现,却是由衷赞叹:“华,你果然不愧为天上神仙,剑法真的是出神入化!”

“过奖,过奖。”星华颇为自得地点了点头,说道:“有莲,你现在嗓音也不像从前那般古怪了,倒是不必总是待在我的袖中。我现在身份为这灵国将军,身边还缺个侍卫,不如你也女扮男装当个侍卫如何,毕竟以你的武功……”

“不,华,不必了,我当个侍女便好。”有莲却连连摇头。

星华一愣:“侍女?那岂不是委屈你了?”

“没事的,华,我早已厌倦了杀戮,当个侍女,也许就能远离这些吧。”

“那好。”

星华遂领着有莲走入皇城之中,一路无话。

…………

是夜,天空飘起了些许小雪,星黎安卧于揽月居中,小炉雪夜合衣睡,恬静更三分。

“吱呀”一声,木门轻轻推开,又轻轻合上。星黎慵懒地睁开一只眼眸,看清来人,淡然道:“长姐,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来了?你长姐今日在青楼差点被人砍了,当然要来!”

一个没好气的声音在室中响起:“三妹,你那如意郎君在否?”

星黎迷迷糊糊地打了个呵欠:“夫君不在。不过长姐你说什么?青楼?”此二字倒是让她清醒了几分,惊诧地出言问道:“长姐你……去逛青楼了?”

“唉,这事挺难解释的。”星华防风揭开斗篷,在室中桌边座下:“我今日外出逛了逛,却发觉天上司命星君……”

星华将前因后果同星黎详述了一遍:“……,便是如此,魏家在灵国应是个不小的家族了吧?”

“魏家?”星黎略微打起几分精神:“的确,魏家世代为官,算是一品贵族世家了。这魏家继承人叫魏延灵,我也与他有过数面之缘,不过还真不知他是司命星君转世。”

言及此,星黎忽然眉头一皱,直起身正色说:“长姐,会不会是那些魔族的余孽得知了魏延灵乃是司命星君渡劫之身?从而……”

星华静静思量,指尖在桌上轻轻敲打片刻,摇了摇头:“不,罪仙被投入天机因果之盘和那些正经渡劫的神仙不同,是无法直接得知渡劫之处的。更何况司命星君貌似也并未与魔族有什么过节,反正魏延灵死了也不过是回归仙界,他们又何必多此一举?不过言及魔族,你之前在此界也发展出一不小的势力,你可查清他们究竟在此界弄何名堂?”

“长姐,此事蹊跷甚多,小妹不敢妄加论断。”星黎严肃起来,话语中充满了对魔族的厌恶:“二哥因须弥真境破溃,那缕星识早已回归本辰域,距今半月有余了。在这半月的时光中,小妹几乎动用了丰罗国、南陈国和灵国所有已经掌控的江湖门派与官府势力,这才获得了一些蛛丝马迹。”

“哦?说来听听。”

“魔族在凡间经营,自然也并非只在皇宫。他们暗中成立了一名曰:‘尊极会’的江湖组织,此组织在魔族战败之际未能及时将搜罗来的典籍销毁,留存下的典籍经过比对,发觉这其中有一地名出现的次数较多。此名所对应之地应是魔族花费了极大力气所寻觅的那处秘境,而非先前猜测的星族旧宫。”

“什么地名?”

星黎抬起头,轻声念出了三个字。

“云梦泽。”

然而星华却轻哼一声:“你要说的,可是他是为天上尊贵无比的司命星君,主宰天下千千万万凡人运数?那我告诉你,只要你跟了我,我便不会让这天上天下任何神仙,仅仅凭借一本薄薄的运簿,便能主宰你的命运!”

“华,我不是这个意思……”有莲噤声。

言及此,星华却仿佛想起了什么,瞬间抽回缠于有莲腰间的手,直起身,眼神凝滞,望向魏延灵手中的酒杯。

“先不说那些了,有莲,你也曾混迹凡人江湖,想必对凡世中的毒应该有所了解才是。”星华一指那酒杯:“你看看这酒中可有毒?”

星华俯身,愣愣地望着魏延灵的面容,方才她在青楼外并未多做留意,只觉有些眼熟,如今细细端详,此人与司命星君长的一般无二。

星华却并未再理会有莲,而是转向凝滞的魏延灵,喃喃自语:“仙界那因果轮回之盘果然不甚靠谱,竟把你丢到了受三妹影响而气运大乱的凡间。此事我还原本还让星歌帮着照看一二的,如今倒好,还要我亲自……”

时光停滞,那酒杯中的琼浆玉液也波澜不惊。星华指尖在杯壁上轻轻一点,荧光闪烁,酒液倏忽摇晃起来,浓醇的香气宣发而出。有莲一愣,以指甲蘸取几滴,放于鼻下细嗅,眉头却是渐渐皱了起来:“嗯?这……毒倒是没有,但这酒里竟混有玉芝散。”

“玉芝散是什么?”

有莲将那酒端起,一边端详,一边说道:“华,你有所不知。玉芝散是由北地极其罕见的天材地宝雪灵芝研磨制成的江湖疗伤圣药,能活死人肉白骨,一两价值千金。但所谓过犹不及,若是在身体康健之时还服用此药,便会即刻七窍流血,暴毙而亡!这下毒之人可真是大手笔呀!”

“哎,你……”星华哭笑不得地望着有莲虔诚无比地拜了三拜,这才挥手将有莲以星力托起,无奈道:“有莲,为何要跪他?”

“华,若你所说是真的,司命星君在凡间的传说中可……可是……”有莲偷瞧了一眼魏延灵,又赶忙移回目光。

“司命星君,竟然是你?”

“唉。”

星华长叹一声,苦着脸:“有莲,你为何要现在就唤醒我?白雪是我在青丘之国的闺中密友,九尾天狐一枚,已经数万年未见了。方才看见你,我就想起来当年……罢了,我怎么就生了个天生劳碌的命啊!真想像从前那般,一盏清茶,笑谈古今,一壶浊酒,大梦浮生……”

“嗯?酒?”

说罢,有莲颇为意外地望向星华,疑惑道:“华,你怎知这酒中有诡?”

星华冷哼一声:“司命星君为天上主运数之仙,即便被因果之盘丢到凡间渡劫,也必然是大户人家的子弟,非富即贵。而方才廊内那一队黑衣死侍动作行云流水,武功高强。这么偏僻的一间青楼,能让某些势力派来一队训练有素的死侍,还能为了谁?自然是为了身前这三人。至于酒中之毒,哼,如果毒起作用了,那些黑衣死侍便是收尸者,如果不起……”

“白雪?”

“司命星君?嘶~”

有莲倒吸了一口凉气,下意识地从星华怀中蹦出,化作原型,竟当场向着魏延灵跪拜起来。

阅读星乡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