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星乡》
星乡

第53章 玄冥

“兄台,你没事吧?你……嗯?你是……你是……”还是那般熟悉的声音,可之后,那声音却忽然变了,变得疑惑,呆愣,还有惊艳。

星华的心中涌过万般思绪,眉头却渐渐皱了起来,分明没什么可慌张的,可自己……又在慌什么呢?

“噗通!”

若出水芙蓉,星华再次见到了星光与月夜。

其实以她的修为,大可在水下再闭气一个时辰也不会有恙,但为了迎合凡人的身份,她还是象征性地咳嗽两声,晃了晃略微眩晕的脑袋,定睛望去。

她满是尴尬之色,皱了皱眉,咬牙再次潜入了水中。只见那人直挺挺地向着湖底沉去,全然一副不省人事的模样。

有此一遭,星华算是彻底肯定了先前的疑惑,那人绝非什么高高在上的南极长生大帝,只是容貌相似罢了。试问天上哪个神仙受不住区区一脚?也唯有凡人会这般无用了。

星华就这么轻易地“认为”自己想通了此处关节,虽然她自己也不知那一脚到底是何种滋味……

她沉入湖底,将不省人事的那凡人拉回,再拖上岸去。此时身为王后的星黎在一众官员与家眷的簇拥下已至近前,瞧见一副落汤鸡模样的二人,星黎竟不顾王后尊仪,下意识地冲上来,神色颇为紧张地向着星华道:“你没事吧?”

星华这个“将军”和那凡人如何落水倒是没多少人关心,反而是星黎这一番出格的举动,惹得众人神色各异。星华也发觉出了气氛不妥,赶忙对星黎使了个眼色,几不可察地摇了摇头。星黎即刻会意,却未曾再扮做人前那端庄的模样,反而毫不避讳地上前身出手,坦坦荡荡地将星华拉起,说道:“诸位莫要奇怪,鸿大哥不仅是我国战功赫赫的定国之将,本宫当年也曾和他一道驰骋疆场,共饮美酒佳酿。本是袍泽情谊,又何惧男女之防?”

说罢,她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先前面露诡色的官员,瞪得他们神情纷纷为之一变,原本各自的小心思也收了回去。

星华略显欣慰地望了一眼星黎,自己的小妹在凡间历练果然成长了不少。虽是一时情急,但此事若处理不当,免不了落人口实,无中生有出一个“将军与王后私通”的桥段。与其故作端庄,惹人猜疑,还不如坦荡应对,绝了他们的念想。

话虽如此,表面功夫星华还是要做的。

只见星华不顾湿淋淋的身子,单膝跪地,向星黎行军中之礼:“是微臣逾矩了。王后身份尊贵,而微臣不过是一介武夫,岂敢与王后称兄道弟?还请王后责罚。”

“不必如此,鸿大哥你是一国的功臣,若是就这么一件小事就处罚了你,岂不是寒了将士们与百姓的心?起来吧。”星黎摆了摆手,表面功夫亦是做足:“你是如何落水的?还有,这顾家的顾清风怎么也在此处?”

星华起身,嗓音又回归了鸿渊的模样:“微臣多谢王后海涵!回禀王后,方才臣行至此处,见湖中有黑影闪过,怀疑是通过水路潜入的刺客,便跳入湖中细细探查。而这位顾兄则是见微臣跃入湖中良久未曾上来,忧心臣溺水或是与刺客搏斗,便也一道跃入水中,却被湖底水草缠住,不省人事,反被微臣救了上来。”

骄傲如星华,又怎会将自己的丑事说出?她眼圈一转,胡话那是张口便来。

而星黎与星华相处多年,也早就知道自己的长姐不过是好面子罢了,其中定另有隐情。不过她也不会当众扫了星华的颜面,轻咳两声,说道:“没事便好,那鸿大哥口中的黑影是何物?”

“诸位且看湖里。”星华以声吸引众人,左手却在身后悄然一握,一道淡若不见的星辉射入湖中,将湖底的乱石与水草挪动了几尺,从湖上方看去,恰巧便是一个人影的模样。

然而星华此举,却没逃过星黎的眼睛,她嘴角泛起一丝笑意,看破不说破:“这还倒真像是个人影,既然鸿大哥安然无恙,那此黑影想必也是误会一场吧……”

“王后明鉴,此乃是乱石与水草构成的假象。还连累了……”

就在此时,那名为顾清风的凡人忽然咳嗽数声,似有清醒之兆。呕出几口清水后,他更是下意识地捂住自己的……额……某个部位,引得众人又是一阵侧目。

星华一看暗道不好,若是真让这顾清风清醒过来,怕是直接露馅了。她再次暗中抬起左手,便要改掉他的记忆。可真真切切对上顾清风那与南极长生大帝一般无二的容颜,星华不知为何却又犹豫了,手中光华隐去,反而略微跺了跺脚。刚要清醒的顾清风顿时两眼一翻,又晕了过去。

“快传太医!”

星黎见此,赶忙高呼一声。随后口唇微动,满是笑意地向星华传音道:“长姐,瞧那凡人的动作,你不会是……干了什么吧?”

“我……才……才没有。”星华想起方才一幕,面颊又有些发烫。还好有幻术遮掩,若是被自己的三妹瞧见了她那些小九九,还不要被她嘲笑一辈子?

“三妹啊,自从你随了妹夫,倒是越发的没大没小了!”星华没好气地说:“长姐落水,也不知关心,竟还妄自揣测。你倒是说说,长姐与一个凡人能发生什么?”

“哎,那可不。”星黎明显不信,低笑道:“小妹和夫君这已算是前车之鉴,若是长姐重蹈小妹覆辙,小妹可不能让长姐‘痛苦一辈子’啊!”

言及“痛苦一辈子”这几字,星黎还特意着重咬字了一番。

星华暗暗瞪了他一眼,威胁道:“嘿,你这臭丫头还学长姐说话了是吧?三妹,你完了!”

“呀,长姐竟然威胁小妹,小妹好怕哟!”星黎却把头一扭,很是趾高气扬。

“……”

星华气了半晌,最终还是自己气笑了,暗暗摇了摇头。三妹果然还是那般古灵精怪的模样,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

不久,太医背着药箱匆匆赶来,行礼毕,便对着地上的顾清风望闻问切了一番。他捻了捻他那花白的胡须,说道:“顾大人乃是溺水,如今肺中积水已排净,暂且无事。不过湖水刺骨,恐已感风寒,外加宴上饮酒,才一直昏迷不醒的。”

“无事便好。”星黎点了点头:“来人,将他抬至偏殿歇息一晚,明日再出宫。花朝宴继续,鸿大哥,你去换身衣裳吧,就这般湿着,也不是个办法。”

“谢王后,微臣告退。”

小插曲结束,星黎离开,一众群臣家眷也纷纷散去。先前那几个套近乎的又凑过来,少不了又是一番称赞,无非就是什么“将军机警”之类的套话,星华不胜其烦,客气了几句便赶忙借浑身湿透为由脱身,远离了这是非之地。

虽走远,群臣的议论纷纷却钻入星华的耳中。

“蒙大人,老夫怎么记得顾大人水性很好啊,怎么今日会在这后花园的湖中溺水?”

“对啊,鄙人也觉得甚是古怪……”

“哎,你们还记得刚才顾大人捂的是哪儿?那分明是……”

“嘶……”

那些人齐齐倒抽了一口凉气,眼神却是不住地望星华这里瞄,仿佛达成了什么共识。

星华扶额,尴尬得无地自容。若那顾清风真是南极长生大帝,自己就当是为仙界那些仙子除害了,心安理得。但他毕竟是个凡人,自己以一个星族身份欺负一个凡人不说,还扰乱了其气运,着实该打。

可他……真是个凡人吗?

星华心中疑惑再起,那顾清风虽然怎么看怎么像个凡人,但长的却和天上的南极长生大帝一模一样,甚至气质都类似,六界难道真有这种巧合吗?

“他不会,也是像司命星君那样下来渡劫的吧?”

星华念及此,身形一闪,便消失在了当空,此中谜团,她必须弄清。

…………

久违的明月攀上树梢,皎洁的光华清冷撒下,如流水一般,静静淌入后花园的偏殿之中,与本就幽微的烛火缠绵悱恻,共赴那一帘清梦。

而星华的身形在殿中悄然浮现,婆娑的树影便随风荡漾,以夜色作舟楫驮来星光,漱月无痕。

“你……会是那个讨厌的家伙吗?”

都说每个的星族的眼眸之中,都有一片星辰大海,无论用多么高深的幻术都无法遮掩。可此时星华的眼中却只有静卧在床榻之上的顾清风……不,应该说,是顾清风的皮像。

她轻轻抬起手,似要抚上他的面颊,可还未触及,却避之如蛇蝎般抽了回来,心中又是一阵懊恼。

“星华啊,你怎么搞的像食色之女轻薄邻家少年一般?你慌什么呢?”

星华眉头拧在了一起,瞪着自己的手,目光灼灼似要烧出一个洞来:“星华,你要忍住,忍住,要不然就要去凡间当一百年的猪了,你难道想自己的这双手变成大猪蹄子吗?”

念及之前在南极长生大帝面前立下的豪言壮语,星华就面色发苦,长叹一声。这都是什么事啊?从前她身为长公主那么多年,和小弟一道将星族和天华宫打理的井井有条,怎么这一到自己身上,就诸事不顺了呢?

而且,自从琅嬛福地离开,星华也觉自己变得多愁善感起来了,瞻前顾后,从前的处事果决似乎悄然远去了。

这并不是个好兆头。

星华定了定神,单手抬起,虚按于顾清风额前。掌心之下,星光涌现,又是九九八十一道星辉自虚空而生,延入顾清风的眉心,细细探寻。

“咦?这是?”

顾清风额前忽然光辉大作,一幅长约一指的太玄八卦图在他的神庭穴浮现。而与此同时,星华的额前同样蓝光大盛,一朵冰蓝色的莲花亦绽放于她的神庭前。二者的神庭穴仿佛产生了某种奇异的联系,交相辉映。

“玄冥!”

若只是南极大帝诡计层出不穷,为老不尊,那倒也罢,大不了防范一些便是。可星华唯独担心一点,若并非南极大帝诡计多端,而是问题出在自己身上,那就……

“不,不可能。”她在水中没由来地慌乱起来,安慰似的告诉自己:“自己绝对不可能爱上那个家伙的,要么就是远在仙界自己的另一半星歌出了点什么差错,要么,就是分情轮回诀在作怪……对,一定是分情轮回诀!”

坏了!

而且如今这水中环抱的姿势,二人的面庞几乎近在咫尺,星华和他对视三息,本能地又是一脚踹了出去。这回,那人处于震撼中,躲无可躲,被她踢了个正着。他的眼眸忽然瞪大了,面庞扭曲起来,闷哼一声,环抱于星华腰间的双手顿时松开,而星华则慌不择路地将面孔埋入水中,作躲藏态。

一入湖中,便似隔却了尘世的喧嚣,寂静无声。湖水映照着百花宴上的各色灯火,如同开了个染坊铺子,红的,紫的,橙的,黄的,千般色彩在星华眼前随波荡漾开去,恰似一凡间孩童喜玩的万华镜,斑斓却不失幽深。

“……”

“冷静,要冷静!不过是展露真容而已,你昨日在青楼不也给魏延灵展露真容了吗?不怕,不怕,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气势上绝对不能输!”

星华心中碎碎念,可不知为何,她的双颊却是滚烫无比,即便雪后冰寒无比的湖水,也无法将之冷却分毫。星光一闪,幻术重现,她定了定神,鼓足勇气再次破水而出,正欲发话,却见湖上已是空无一人。而远在彼岸的众人也留意到此处异状,纷纷赶来。

“人呢?”

星华随波逐流,一身男装吸饱了水,拖着她渐渐沉入湖底,可她的神情却是微微发怔。

从前不管是在辰域,仙界,魔界,还是凡间,自己何曾有一回失去理智?即便天大的事发生,即便已是怒不可遏,她也能做到群星崩于面而不变色。可自从她对上南极长生大帝之后,一切都变了,她仿佛着了魔一般被南极长生大帝耍的团团转,丝毫没有还手之力。

“啊啊啊啊啊……噗通!”

星华眼前所见,依旧是那疑似南极长生大帝之人,只不过浑身湿透,外加……神情古怪?她忽觉不对,慌忙抬起双手,其已不再是凡人鸿渊满是胼胝的战士之掌,而是星华那双纤细修长的白嫩素手。

既然手如此,那面容……

星华赶忙又抚摸了一番自己的双颊,不出所料,指尖所及之处尽是细腻柔软的触感。也不知是否为方才太过激动,还是落水所受惊吓,星华布下的幻术不知何时已悄然散去,将自己的真容展现在那人面前。

她微微一愣,回忆闪过。刚才那一脚,虽没自己盛怒之中的力道,却……似乎……貌似……额……踢到了天上天下雄性皆有的某个独特部位。

“这……星华啊,你干了啥呀?”

又是一声闷响,将沉思中的星华拉回了现实。还未待她辨清来者,身前忽然坠下一个身影,将她环抱而起,向湖面推去。

这一摔把星华彻底摔懵了,彻骨的凉意丝丝缕缕侵入灵台,顷刻浇灭了她满心的怒火。

自己究竟在干什么呀?

阅读星乡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