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星乡》
星乡

第55章 破幻,伏魔,归来

倾城绝色的女子略带疑色地望着星歌,淡白梨面,轻盈柳腰,吐气如兰。虽有些落难的狼狈,其气质却丝毫不减,医者仁心,胜似三清天仙。

“微祤,你按住她,本君即刻施法镇静。”

“微祤?”星歌忽然沉静下来,轻声念叨着这两个字,两行清泪悄然从她的眼角滑落:“你还有什么脸面说‘微祤’这两个字?姐姐她死了,死在你这个高高在上的南极长生大帝手上!你罪无可恕!”

“小歌,你在说什么?我……我没死呀?”

星歌眼眸骤然瞪大,整个星都震悚起来,这声音,她……她,不可能!她猛然回头,目光全然被一仙缠住了。那腰间的葫芦,那医官之袍,以及那熟悉的面孔,无不彰显她就是微祤,而且是活生生的微祤!

这个千万年来,在他的身上极其罕见的词汇,再一次闪烁于他的胸中。而且,是为了一个他算计绸缪日久,本不值这一切的星……

曜华在身陷那处光墟之前,从来不相信自己有什么真命天女,可自从那个虚幻的光影将他从无尽黑暗中拉回光明,他便信了。

他倾其所有,寻觅了近百万年,不惜动用南方天兵、各界暗桩,甚至广纳仙娥,落下了个仙界“风流帝君”的骂名,却仍未找到那位曾经拯救他于黑暗之中的女子。他早就死心了,日常逗弄星歌,也不过是觉得星歌和星华与他记忆中的那个身影依稀有些相似罢了。她们,又怎么可能是她?两百万年前之事,别说星歌了,就连星华都还未在这世上出现过。

说一千道一万,终归,星歌不是她,自己又何必为一个不相干的星怜惜呢?

曜华的表情依旧那般玩世不恭和轻松调笑,但眼神深处却是淡漠了起来,任由迷雾将其包裹,幽深无极。

那个虚幻的光影在曜华心中的地位无可替代,远非救命之恩那么简单。她给了一个即将永远沉沦于黑暗的神仙一丝光明,而这看似微不足道的光辉,对于曜华而言,却是唯一的光,也是唯一的希望。

“这幻神幽兰,好生厉害啊。”

星歌哭罢,渐渐冷静,却是心有余悸地望着那株巨大的兰花,哪还不知是自己误会了南极……不,曜华。可幻境中种种,却是那么真切,真切到她甚至都分不清何为幻境,何为现实。

尤其是曜华的语气,神情,他……

不堪回首。

曜华似笑非笑地望着满面惊恐的星歌,淡然道:“幻神幽兰当然厉害,此物和当年祖鲲一样,也是受别的鸿蒙法则所侵染的生灵,迷幻效果无物可匹敌,并且此兰能一定程度上预知未来发生之事并加以更改,其真实感为之一绝。小歌你所言的微祤死去和流苏上仙一事虽为幻象,却也各自有其现实依据。”

“嗯?流苏,是真的?”

星歌转向曜华,有先前幻境中一幕,她望向曜华的神色也多了一丝谨慎与陌生,而曜华明显也察觉她眉眼间神色的不同,解释道:“流苏的确随本君一道来这翻天镜中,也确是为了玄冥小子之事,不过本君自然不会,也不屑将你用作什么‘挡箭牌’。不过是一小辈罢了,又能如何?至于微祤,本君方入此间,便见微祤已然醒转,打坐调息且并无大碍,本君也同她讲述了前因后果。你所看到的那些幻境,不过是幻神幽兰想让你看到的而已。”

星歌心中稍安,眸中的警惕也淡了几分,可那先前那幻境就仿佛在她的心之裂缝中埋下了一颗猜忌的种子,难以忘却,难以弥合,甚至有朝一日,还会生根发芽。

然而曜华却不知星歌心中之感,只是继续道:“幻神幽兰之所以极为凶险,也在于其能唤起一个仙者心底最深的恐惧,并且融入幻境之中,你所看到的,便是你惧怕的。本君也甚是好奇呐,我们仙界貌似‘天不怕地不怕’的天乐上神心底最恐惧的,究竟是什么?”

“我怕?切。”星歌尴尬地哼了一声,以作掩饰:“这天上天下还没有我星歌怕过的事情!你竟还妄图抓到本姑娘的把柄?省省吧!”

“哎呀呀,也不知道刚才是哪个哭成那样,还祤姐姐、祤姐姐地叫呢!”曜华嗤之以鼻,转向微祤调侃道:“微祤啊,小歌就这样,嘴上利害,身体倒是诚实的很,你莫见怪。”

“喂!你再这么说,本姑娘真要生气了?”

“你生气的次数还少吗?怎么每次本君见你生气,气了半天也没气出个花样嘛。”

“你!”

她生气了,她生气了!星歌又又又又生气了……

“小歌她……她是天乐上神?”

微祤无比震惊地望着星歌与曜华你一言我一语地斗嘴,听着他们的对话,神情一分一分地僵硬,从前那温婉笑容顷刻凝冻于面上,似乎这整片天地都失了颜色。

星歌还未曾忘记星华作为天乐仙子时的化名,赶忙不再理会曜华,而是面向微祤,拉起她的双手,委委屈屈地低声说:“对不起,祤姐姐,先前是我骗了你。小歌只是我的昵称,我本名公孙华,乃是继承了玄冥上神之力,刚仙界飞升不久的天乐上神。”

“原来……原来仙子是天乐上神,看来是微祤僭越了。”

微祤不着痕迹地将双手抽回,对着星歌大礼参拜。从前那一贯得优雅柔和的气质,在她跪倒的刹那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疏离与落寞,就像星歌在幻境中见到那的“南极长生大帝”一样,唯余陌生之感。

“祤姐姐,你这是何意?你这个样子我可是要生气啦!”星歌打心底里不想因此而失去这位温柔的大姐姐,只好故作不愉,希望以此能缓和压抑的气氛:“再怎么说,你也是因我才深陷此翻天镜中,我无论如何也会补偿你的,将你带离此地!”

说着,她对曜华使了个眼色,还好真正的曜华不像幻境中那般冷漠,顿时会意,神色不变地出言道:“微祤,小歌并非外仙,她也一直这样没心没肺的,你大可不必拘束过多。”

“微祤不敢。”

然而微祤却连连摇头,看似礼数周全地回道:“小仙不过是一鸟族鹓雏,自知身份低微,和天乐上神有云泥之别,又岂敢和上神平辈论交?小仙还未及感谢上神恕小仙几日来的失礼之举呢……”

“微祤姐姐……”

“请上神吩咐。”

“好,既然你让我吩咐是吧。那本姑娘就以天乐上神的身份吩咐你,不许再唤我上神,叫我小歌!”星歌见微祤执迷不悟,颇有些赌气地说道:“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祤姐姐,若你故意推拒,我就……我就……”

“你就什么?”微祤未言,反倒是曜华在一旁诡异一笑,问道。

星歌顿时语塞,冥思苦相半晌方说:“我就……我就……我让祤姐姐每天也听文曲星君念叨那些‘之乎者也’一百遍!”

“噗嗤。”

见着星歌一本正经的可爱模样,微祤终究还是笑了出来,但却一展即收,俯身道:“微祤,谨遵上神法谕”

“嗯?你叫我什么?”星歌明眸一瞪,

“小歌,小歌。”

星歌满意地拍了拍微祤的肩头:“嗯,这才对嘛。”

“不愧是你,够狠。”此时曜华却在一旁深以为然地点头:“文曲那小家伙的确啰嗦,就算是本君,也难耐受。”旋即,他又用唯有星歌才能听见的细小声音传音道:“不过你认姐姐的本事倒是一绝,若是本君放任你如此下去,怕不是整个仙界的女仙都要给你当姐姐去了。”

“呸!你少说点吧!我就没见过你从你嘴里吐出过几句好话!”

星歌啐了一口,不理他。她仍还未从先前的那些幻象之中缓过神,如今见到曜华的面容,她的心底仍有残像在不断折磨着她,她生怕其卷土重来,迷乱心窍,也生怕有朝一日,幻象会变成现实。

“话说,那两只鸟儿和祤姐姐你为何没受到这幻境的影响?”星歌问道

微祤略一怔,神色变了一变,旋即又恢复了原样,轻声道:“万物相生相克,世间毒幻凶险之物,七步之内,必有解药,而这幻神幽兰的解药,便是这幽兰结出且成熟了的果实。先前不知,也是……也是在帝君的提点之下,才知真相。”

“赤光他们许是误打误撞服用了幻神幽兰的果实,再加之性情单纯,也就未产生魔怔幻象。至于我,上……小歌,说来惭愧,我也曾沉沦幻境几时,幸得有药王配制的定神丸在侧,才得以逐渐清醒,但依旧神魂不定。帝君来后便让我服下了幽兰之实,如今也算是痊愈了。”

“嗯,祤姐姐你没事就好。”

麻烦解决,星歌也长舒了一口气,恨恨地盯着那株巨大的兰花:“既然此物留着也是个祸害,不如我们一把火将这东西烧了,以防后面再有五色鸟族人来此地,着了此物的道。”

说着,她掌中寒光闪烁,琉璃星穹剑自虚空缓缓浮现,其上所带琉璃色的星辰之火灼灼燃起,便要透过曜华布下的雷霆之域,向着幻神幽兰斩去。而那株兰花仿佛也察觉到了危险,草叶花瓣抖动极速起来,浓郁的黑雾自四面八方涌现,可雷霆之域却坚实依旧,任其千磨万击,我自岿然不动。

“莫急。”

曜华却抬手止住了她,单手扬起,一道粗如凌霄玉柱的电弧骤然暴起,便向那株幽兰而去,所过之处,诸邪退避,百毒不侵。雷霆劈于兰花之上,一旁的微祤和星歌似乎听见了一声短促的尖叫,倏忽,兰花以目睛可见之速枯萎下去,而那道电弧则裹着一团浓如墨迹的黑气涌上虚空,将其束缚其中。

“果然,此兰之中的确附身有被其他鸿蒙法则所污染的生灵魂魄。说吧,你自何方来,有何图谋?”曜华面无表情,周身的威势却在不端攀升:“从实招来,本君或可考虑放你一条生路,但你若不识抬举,那就就等着魂飞魄散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黑影虽被电弧束缚,极其痛苦,却仍旧狂笑起来:“此话从你这主天罚的帝君口中说出,不显得太讽刺了吗?三位圣主已经得到了羽凤真翎的下落,待到他们脱困之时,什么仙界、魔界,什么星域、青丘,都将臣服于圣主足下!”

“昆同,不要高兴的太早了,无论是这梦境之中,还是外面真正的鸿蒙,圣主与始祖,终将归来!”

“放肆!”

曜华神情如阴云密布,眸中电光一闪,那黑影哼都没哼一声,便化为一阵青烟消散于天地间,洞穴之中唯余神色各异的三仙。

“羽凤真翎?那是何物?”星歌方才一见那黑影,身子便不自觉地感到一阵压抑,此刻黑影魂飞魄散,她才如释重负,好气地问道。

“羽凤真翎乃是娲皇坐骑九凤的一根尾羽,五色鸟族的传承之宝,也是唯一能开启血煞妖池,放妖邪外出之物。此事暂且不提,先回五色鸟族再说。”

“五色鸟族……”

提及此族,微祤与星歌神色各异。星歌满面皆是自己师兄被莫名奇妙抢了的不悦,而微祤神情之中则闪过一丝隐忧,却仍然强颜欢笑地随着他们走出了洞穴。

寂静无声。

良久,隐晦的光华忽然在空寂的洞穴中闪过,一个漆黑的影子从旁侧的石壁之上飘然落下。他深深地凝望了一眼三仙离去的方向,身形竟略微颤抖起来,语调更是激动以极。

“圣主啊,您的女儿,终于,回来了!”

曜华的神情很是疑惑,然而盛怒中的星歌已然顾不得许多,拼命挣扎起来。曜华废了极大的劲才将她按住,喃喃自语:“看来幻神幽兰的效果还未过去,小歌,你还是如此……”

“我说了,不许再叫我小歌,你——不——配!”

微祤有些好笑地轻拍着星歌颤抖的肩背,就如同一位大姐姐在安抚因噩梦惊醒而哭闹的妹妹,柔声道:“小歌,方才见你哭的很伤心,想必是瞧见了甚不好之事吧?我不是好端端的在这里嘛,莫怕,莫怕。”

“嗯,嗯!”星歌勉强应道,泪水却如同断了线的珍珠滑落,怎么也止不住,语带哭腔:“祤姐姐,你……真不知那有多可怕,我看见你死了,还瞧见南极长生大帝……”

昏昏沉沉的星歌骤然睁眼,便见自己周身撑起了一片由雷霆组成的光幕,而曜华则将已经恢复仙形的星歌揽在怀中,垂首望着她。

星歌疯狂地嘶吼起来,一头乱发随风飞舞,俨然已是个疯婆子的模样。

然而微祤却温柔地抬手捂住了星歌的小口,轻轻摇了摇头:“小歌,你记住,无论你方才在幻境中看到什么,那都是一个幻境罢了。就当是一场梦,梦中魔怔,醒了,就应当忘记了,不必过多思虑。”

这不大的雷霆之域中,电光夺目,两女相拥此间,看似姐妹情深,静谧且美好。

曜华望着场中相互依偎的两女,心中略显默然。当初,她们若是一直如此,也不会有之后那么多的是是非非,以及那最终的审判。但这些是星歌必须经历的回忆,他作为一个旁观者,肆意更改,又何尝不是一种对星华与星歌的背叛呢?

“还试图捉弄我是吧?”星歌猛然回首瞪着他,那眸光,似要将曜华千刀万剐:“你做这一场戏,不就是为了将我踢出去当挡箭牌么?我都已经知道了,你又何必再打什么哑迷?叫那什么流苏出来吧!我星歌这辈子,不想再多看你一眼!”

“挡箭牌?哑迷?”

“小歌!快醒醒!”

“祤姐……姐?”

星歌的声音不自觉地有些颤抖。她也不知哪来的力气,竟然挣脱了曜华的束缚,扑上前去将微祤死死拥在怀里,就仿佛只要她稍稍松懈,微祤就会凭空消失,或者,死去。

“祤姐姐,你没死?真是太好了!太好了!”星歌紧紧抱着微祤,那真实且柔软的触感无不在告诉她,微祤姐姐没死,这不是梦!

说起背叛,曜华其实早就背叛了她们,“洞悉天机”这四字可并非空穴来风。但即便如此,他也只能稍稍引导,将之后的一切引入他想要的方向罢了。至于当年的终局,那是星华和星歌必须经历的伤痛,他,也无法更改。

“怜惜。”

然而就在此时,一个稍显虚弱却不失温柔的声音,悄然传入她的耳畔。

星歌试图将他的双手打开,可身子却无力动弹,她心如死灰地将头扭向一旁,语调令仙心碎:“滚!我不想再看见你!”

“小歌,你怎么了?”曜华见她这般模样,眉头皱起:“你方才被这幻神幽兰的异香迷住,一直在胡言乱语,本君可是喂了你一颗幽兰之实你才得以醒转。”

阅读星乡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