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星乡》
星乡

第59章 无中生有,偷天换日

说罢,她虽极不情愿,却还是向着平和郡王这凡人连磕三个响头,义正言辞地说:“鸿渊唯一之愿便是守护在陛下身旁,辅佐陛下成一世霸业。若有半分私心,定当千刀万剐,死不足惜!”

星华额前冒出几滴冷汗,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她倒不是真怕平和郡王这凡人,而是自己再怎么说,好歹也是女子。一旦自己这位亲爱的妹夫乱点鸳鸯谱,她得时时刻刻应付一个累赘不说,也是误了那凡人女子的终生啊!

这样的事,星华又怎么做的出来?

平和郡王眼眸一瞪,神情却是耐人寻味。

“这……呃……”星华支支吾吾半晌,只好故作慷慨,搬出一副大义凛然的说辞:“陛下!天下未安,何以为家?微臣身为一国之将,就应当为这灵国万民谋福祉。如今这宫墙外,有多少黎明百姓、无辜之人因战火流离失所,妻离子散?若此时鸿渊还贪图那一抹红袖温香,自问,愧对天下苍生!”

星华彻底无语,心底把这些附议的官员“问候”了个遍,如今这局面,怕是不能善了……

“罢了……”

她忽然抬起头,冲着平和郡王诡秘一笑。一声轻响自虚无中传来,周遭万物就那么凝滞当空。不必说,自然是星华那门传统手艺,凝冻时光。

星黎原本还在发愁怎么和自己的长姐解释,忽觉周身一阵异样之感传来,抬头便见自己的夫君凝在了半空,四周一众凡人皆维持着各自的动作。整个园中就仿佛是一丹青大师执笔泼墨,将此间之景作成了一幅怪诞的《郡王开宴图》。

而如此奇景的始作俑者,在下方对着星黎粲然一笑,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齿。

星黎浑身一哆嗦,却闻耳畔传来一席咬牙切齿的话语:“好妹妹,你不和你亲爱的长姐解释解释,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别,别,长姐,你听我说,事情不是这样的……”

星黎慌慌张张地转身,便见星华……不,“鸿渊”双眼冒火地瞪着她。那神情,仿佛恨不得把她生吞了。

“三妹啊,你还嫌长姐我不够忙是吧?如今这‘指婚’唱的又是哪一出?”星华神色睥睨:“你说啊,你要是说不出正当原由,往后你就别妄想着出去玩了!天天待在星宫膳房里给本公主下厨做菜,先做它个一百年再说!”

“别嘛……长姐……”

星黎苦着脸,委委屈屈地扯了扯星华的衣袖,试图以撒娇来挽回局面。可这回,这屡试不爽的小伎俩似乎不灵了,却见星华冷笑一声,将脑袋一偏,对此置若罔闻。

“唉,约莫……约莫便是夫君瞧见我们姐妹之间亲近,惹得他心生不喜……”星黎吞吞吐吐地试图解释:“毕竟长姐你是以凡人‘鸿渊’的身份行走这世间的,而鸿渊他……也曾和小妹有过那么一段孽缘……”

“所以你夫君眼里就容不得一点沙子是吧?”星华给气笑了:“他好歹身为一国之君,这点气量都没有?”

星黎一听此言,顿时不干了,似个护犊的飞禽一般跳起,高声道:“长姐,不许你这么说我夫君!正是因为他爱我,眼里才会容不得沙子!更何况,他也不知你我乃是姐妹之情,这怎么能怪他?”

“好好好,你护夫,长姐我无可厚非。”星华眉头紧皱:“可此事好歹要有个解决之方吧,就这么放任自流,还不知要惹出什么乱子……”

星黎和星华各自沉默下来,左思右想,却也想不出什么两全其美的法子。

“大不了让那凡人鸿渊回来便是,长姐去你身边当个婢女丫鬟之流吧,反正都一样。”星华摇了摇头:“这怕是眼下最佳之法了。唉,当初若知你口中的‘贴身侍卫’竟是个将军,长姐我打死也不会假扮他了……”

就在此时,星黎忽然灵光一现,沉吟道:“长姐,你不是带来了一个花精了么?叫什么‘有莲’来着?她如何?”

“啊?”

星华一愣。

“那有莲是个诞生于凡间的花精,将来也要跟随你去往仙界,不如就让她来假扮你这‘鸿渊’的心上人,作一场一见钟情的戏码,这不就两全其美了么?”

“啊……这……”星华眉间皱的更紧了:“先不说她还未答应同我去仙界,就算此事可行,可鸿渊相伴于你夫君身边多年,知己知彼。此时突然冒出来一个素未谋面的江湖女侠,还言之凿凿的和他‘一见钟情’,这怕是也说不过去吧……”

星黎挺起胸脯,胸有成竹地说:“长姐,你也太小看小妹了吧,小妹可是这灵国的王后,给她安排一个官宦家族之女的身份,添上几笔从前时时偶遇的桥段,都因战争而错过了。然后再办一场宴会,于宴上相逢,这不就水到渠成了吗?”

“好。”

星华思来想去,也觉妥帖无误,便点了点头:“一会时光法则流转,长姐便故作已有心上人却难以启齿的模样,你也配合一二,先将此事压下。之后种种,便劳烦三妹了,必要时,我自会将有莲给你,让你同她交代此中事宜。”

“嗯。”

商量毕,星华归返桌前跪下,周身星光一闪,园中之景顷刻回归原貌。

喧哗四起,香烟撩绕,花彩缤纷,觥筹交错。凡人们终难察觉此间古怪,只当眼前一花,将军还是那将军,王后还是那王后,连动作神情皆无丝毫异样。

“……,你看这……”平和郡王吐出原本未曾说完的话语,似乎也察觉出了些许不对。他茫然四顾,自己的王后仍然好端端坐在那里,遂也放下心来,“苦口婆心”地劝说:“爱卿啊,本王这很是为难啊……”

“就是,将军本应为王上分忧才是,鸿渊,你虽是我大哥,话说到如此份上,也不要不识大体!”

让在场所有人大为吃惊的一幕突现,只见那位一直端庄得体的王后忽然起身,向着下方跪着的“鸿将军”毫不客气地怒道。那神情,可谓“横眉冷对”。

平和郡王出乎意料地转向星黎,面色古怪起来。

星华仍然跪着,嘴角略微牵动了一下,这丫头,貌似演的……有些用力过猛了。

“微臣不敢,只不过……”

言已至此,也由不得星华多做周旋。

郡王的目光在星华和星黎之间来回流连,不知在想些什么:“爱卿要说什么,但说无妨。”

“唉,微臣如此推辞,除去报效陛下之愿,还因……还因未曾遇到中意之人。”星华长叹一声,眼中刻意地闪过追忆之色:“错过了,便也无甚可言了,微臣一切听凭陛下吩咐便是。”

“哦?”郡王见到星华的表情,神色一动:“你未曾遇到中意之人?是吗?”

说罢,他仿佛明白了什么,从首位上缓步而下,走至星华身前拍了拍她的肩,略显唏嘘。

“鸿兄弟,令尊令堂早年失散于边境的战乱之中,这些年你又因南征北战错过了许多,也是苦了你了。今日,本王便于此为誓,将来必待鸿兄弟如亲兄弟一般,将你视为皇族一员!”

“着封鸿渊将军为广平王,待到本王登基之后,位同异姓亲王!来日其妻同封一品公爵夫人,广平王妃!”

“轰!”

园中众人哗然,窃窃私语之声从四面八方传来。旋即又消失不见,所有官员、家眷、太监、丫鬟、侍卫一致起身,向着星华与平和郡王大礼参拜。

“谨遵陛下圣谕,恭贺鸿将军擢升!”

封王?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呐。

星华表面上受宠若惊,心里却和明镜似的。平和郡王玩这一手,不过是在警告自己这凡人“鸿渊”,既然给你封了个王,还许诺你将来的妻子为王妃,这是已经莫大的荣耀,往后就别惦记着他的王后星黎了。

这些凡间帝王玩弄权术的手段,比起天上那些神仙妖魔,或许更为高深。

星华也只好随声附和:“微臣……谢陛下隆恩!”

“既如此,爱卿且看着这园中一众女子,可有中意之选?”

可惜千转万转,终究还是绕不开此话题。园中那一众达官贵族被平和郡王这一手封王封妃彻底震撼住了,万千灼灼的目光同时凝聚于星华身上,仿佛要将她烧穿。这广平王妃之位,一旦收入自家女儿的囊中,可是滔天的富贵啊……

星华静默无言,而首位上的星黎见时机成熟,轻咳一声,态度大变。

她原先那横眉冷对顷刻消失,和颜悦色地说道:“陛下,这几日鸿大哥操劳,您也不必相迫过甚。妾身有一主意,不知当讲不当讲……”

“你说。”

星黎起身,面向下方诸臣,神色郑重:“广平王妃,并非人人可居之,且须德才兼备的女子才配得上鸿大哥。而且据鸿大哥所言,他未有中意之人,若是强行指一官家女子为婚,未免有失公允。不如这样,将花朝节之宴再延长两日,明日张贴告示,后日将皇都中所有官家适龄之女招入宫中,作才艺之考较。择优胜且入得了鸿大哥之眼者为妻,二人在花神前立誓,必长相厮守,方可居此王妃之位。”

“你是说,为鸿兄弟,招亲?”

平和郡王望向星黎,自己这位娘子身上,似乎还有很多他不了解之处。

“正是!鸿大哥,你可有异议?”

“回禀王后,微臣……遵旨。”

星华与星黎一唱一和,总算堪堪将此事揭过。平和郡王虽隐隐觉得不对,却又察觉不出明显的异样,也只好说道:“好,那此事便交于王后全权处置,今日祭花神礼延后两日,祝卿自便。”

“遵旨!”

星华重归于席上,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总算,总算……没闹出什么乱子。说来好笑,她在天上时时刻刻躲着登徒子,处处提防仙界的不轨之举。如今在凡间,竟然再一次大张旗鼓的招亲,还是招一位妻子,甚是讽刺啊……

此等偷天换日之法,也唯有三妹这古灵精怪的丫头才能想出。

嗯?不对!

星华忽然心底一震,一种古怪却又熟悉的感觉缓缓浮现。自己分明没有招过亲,为何……为何要说“再一次”这三个字?

她神色沉凝下去,双眸直勾勾地盯着手中那玉杯,百思不得其解……

自从星华离开琅嬛福地来仙界之后,这种古怪的熟悉之感便时时浮现,就好像现在她所经历的种种从前早已发生过,而现在,她不过是沉浸在一场无比真实的梦里,在体会过往的一切。

百思不得其解。

星华重新抬起头,迷惘已消失不见,得体地应对来自各方的道喜与套近乎之言,不见丝毫异样。

与此同时,她也在识海之中将近来凡间所发生之事梳理了一番。茶博士,有莲,三妹,平和郡王,秦婉容,魏延灵,顾清风,还有那些阴魂不散的魔族,此中乱像与谜题,亟待破解。

“将军,末将有事禀报!”

原本还在应酬的星华听闻身后传来几声铠甲交鸣之音,循声望去,便见那凡人鸿渊的某一军中部下不知何时步入此后花园,似有事相商。

“诸位失陪。”

星华起身告辞,又向着平和郡王遥遥施礼,便随着部下走入一无人之处,问道:“何事?”

“回将军,一刻之前,属下收到驻守皇城北五宫的军士禀报,说冷宫附近传来异响。”那部下回道:“属下不敢怠慢,忙入园禀报将军了。”

“异响?”星华眉头一皱:“守卫可查清缘由了?”

“这……”

那部下忽然语塞,神情有些躲闪。

“嗯?说啊?”

“呃,回将军,守卫们说冷宫……冷宫……”部下的神情颇为古怪:“闹鬼。”

星华闻言一呆,顿现怒色:“闹鬼?哪来的鬼?你们一群军中的大老爷们竟然还怕鬼,这传出去还不得让百姓们笑掉大牙?”

“将军息怒。”部下的额前冒起几点冷汗:“可北五宫的军士就是这么上报的,属下也不敢有所隐瞒……”

星华瞪了他一眼:“罢了,本将走一趟吧。你传达下去,告诉诸将士们,郡王陛下登基在即,如今须忧心的并非什么妖魔鬼怪,而是敌对之国以及前朝余孽潜伏在皇都中的密探和刺客!那些响动倒究竟源于鬼怪现世,还是人心险恶,尔等且需甄别。”

“是!”

有星华这么一尊大神在此镇着,那些魔族鬼物还敢露头,那才真见了鬼呢!

静默三息。

星华如同一只被踩着了尾巴的猫,“噌”地一声蹦了起来。身前一桌的美味佳肴与玉碟碗筷径直飞了出去,噼里啪啦碎了一地。

“大人此言差矣。我等为官者,理应为陛下分忧,理应为天下万民谋福祉,此乃天经地义。但同样,天下不也是由千万小家所组成的吗?将军殚精竭虑,深受百姓爱戴,得一贤内助相伴左右,并不为过。而且,这是将军应得的!”那人跪拜于地:“微臣恳请陛下,为鸿将军定一桩好姻缘!也请莫要将军推辞了!”

“是啊,将军心系天下,实乃高义啊!但臣附议,这就是将军应得的!”

意中人?意中人!不是吧……

“陛陛陛……陛下,不可!万万不可啊!”

“臣附议!”

那一众官员不知抽了什么风,像事先商量好了似的,不约而同地起身附议。而屋内一众适龄女子更加兴奋了,翘首以盼,眸含波光地望着星华。

平和郡王见到此景,心满意足地一笑。他哪还不知那些附议的官员打的是什么主意?无非是抱着那一丝侥幸,万一鸿渊选上了自家女儿,长久的富贵便是指日可待了。

而各色达官贵族纷纷探首探脑,千百道目光统统汇集于星华身上。老爷们神色各异,目光相碰,擦出了火花。夫人们则与她们的女儿一样,人人正色严肃,竖起耳朵,生怕错过了什么至关重要的言语。

鸿渊,一国之将,英武帅气,心系天下,又是即将登基的平和郡王陛下身前的大红人。若是将自家女儿嫁给他,几代,富贵不愁啊……

星华彻底懵了。

“唯一之愿?呵……”

平和郡王低笑一声,双眼却是不经意间瞟向了同样紧张万分的星黎,目光幽深起来。

也不知是否受到了平和郡王的暗中授意,园中席上忽然又站起一人。那人一身官衣蟒袍,其上纹有一只展翅欲翔的孔雀,额上所戴之冠亦饰有孔雀翎羽,俨然是个品阶不小的文官。

不过他的目的也达到了,平和郡王摆出一副很是为难的模样,轻叹一声,说道:“鸿兄弟,本王也就是那么一说,但如今却有如此多的爱卿附议,你看……”

“……”

“哦?有何不可?”

她猛然抬起头,却见平和郡王满面“和善”地望着她,而一旁自己的三妹却是一脸的苦涩,暗暗冲她摇了摇头。

听闻郡王此言,下方先前还故作端庄的官家女儿们纷纷兴奋起来,一个个昂首挺胸,眸光氤氲顾盼,红妆脂粉间,隐有秋波暗送。其中自视甚高者,甚至还搔首弄姿起来,试图引起星华这位“将军”的注意。

阅读星乡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