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星乡》
星乡

第64章 重伤

曜华的脑海之中,忽然响起了一个不和谐的声音。

“哼!”

曜华哼了一声,似乎想起了什么不愉快的回忆。他周身雷霆乍起,银蛇狂舞,与远方那红蓝漩涡交相辉映。

天衡上神,天蓬元帅,还有当年的她。这笔账,后面慢慢算!

“呦,这可不像你啊……”

曜华仿佛听到了什么滑天下之大稽之事,嗤之以鼻:“切,本君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这六界里面,就算所有星族死了,她也不会死的!那丫头上天入地,无所不能,连杀上三清天这种事都做的出来,区区一个分情轮回诀又能奈她如何?”

“你倒是很笃定嘛,还有你这骄傲的小表情是怎么回事?小爷我说不得自家媳妇啦?不过就算她不死,这桩桩件件给她带来的痛楚可是远盛当年,你就当真一点不心疼?”

“心疼?本君这么多年来,还从未真正心疼过谁。”

曜华目光却幽深起来,一道血红色的雷光忽然在他身后炸响。他此话看似言之凿凿,却又极好地借着那道尘劫之雷,隐藏了其中不经意流露出的些微柔情。

然而曜华一切的隐藏,在那声音面前,都是徒劳。

“是哦,是哦,你个老不死一边嘴上说着不心疼,一边心里还想着要护着她?还真是个口是心非典范啊!”

那声音似乎全然知晓曜华心中所想,啧啧两声:“你这个样子,小爷我都有点看不下去了。你既然心疼,又何苦如此呢?你难道真不怕有朝一日那丫头得知真相,恨你一辈子?”

“闭嘴!”

曜华的神色忽然凝冻,似是被此言戳中了痛脚。但那声音却依旧肆无忌惮,全然不惧他的威势:“闭嘴?你要是有那个本事让我闭嘴,小爷我今日也不会和你在此处废话了。这百万年来,你几乎将六界翻了个遍,也没发现那女子的丝毫蛛丝马迹,小爷我都死心了,你怎么还不死心?”

“……”

“还有,小爷我在凡间发现了南极仙翁的踪迹。南极仙翁似乎就是当年那个引导她进入云梦泽的神仙,你就不怕你那快上钩的媳妇中途被别的神仙给拐跑了?”

“你怎么那么多问题?本君说了,闭嘴!”

“呯!”

就在此时,一声巨响忽然传来,振聋发聩。远方天际处,骤然迸发出万道光华,四散纷飞如雪。道道虚空裂缝绽放于山巅之上,若百花争艳,又如混沌初开。造化万物的墨色之中,隐隐的,有一道微弱的亮光划破天穹,便似有千里玉鸾相伴哀鸣,冰雪消融,以悼星辰陨落。

“不好!”

曜华眉间紧缩,一个闪身便消失当空,再无心和那声音虚与委蛇。

星歌有危险!

一刻之前,峰顶。

“铛!”

两身影短暂碰撞,又再次分开。

星歌与流苏各立一侧,持剑对峙,四眸两冰两火,互相审视着对方。星歌的银色眸中倒映着流苏满身的灵宝真焰,而流苏眼中则照应有星歌足下朵朵冰莲。但很明显,冰莲的气势,比之于灵宝真焰要逊色太多。

“不错。”

流苏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你叫公孙华是吧。公孙华,你对于仙力的运用造诣颇深,已经不比某些上神逊色,本将的灵宝真焰传承于灵宝天尊,非等闲之辈所能及也。你既然能挡下本将的灵宝真焰,也的确有资格继承玄冥哥哥的上神本源。”

“啊?”

星歌长舒一口气,将自己隐隐有些颤抖的双手收敛。方才一番仙气的隔空较量,她几乎已尽全力,也亏得流苏适时撤手,否则,她也不知自己究竟还能撑几时。

“既然如此,我们收手如何?”

“不,说好一柱香,便是一柱香。本将虽认可你的实力,但并不代表本将就会网开一面或是食言而肥,再来!”

流苏眼风眄来,眉心微起波澜。星歌也只好强打精神再次横剑,双眸一瞥那柱香,十成的香高,如今只剩下三成,只要再拖延一会,就一小会……

然而还未等她多想,流苏便持剑冲来,一层灵宝真焰覆于剑背,其声势丝毫不逊于从前。

“铛!”

再次碰撞,这回,星歌却渐渐无力招架。琉璃星穹剑哀鸣一声,生生被流苏劈得矮了半尺,而星歌身子则一个趔趄,差点就被劈翻在地。她尽一身之力,才堪堪以卸力之法将流苏的剑尖偏离了几分,险之又险地从旁侧闪了过去。

流苏那覆有灵宝真焰的剑劈在一旁的地面上,划出一道深深的沟渠,熔岩迸裂,热浪扑面而来。

“嘶!”

星歌倒吸一口凉气,只觉耳畔热风卷起,隐隐有灼痛之感。她下意识地一摸脸颊,一道细长的血痕从耳畔延伸至她的唇角。此等伤口,本应血流满面,却因为流苏的灵宝真焰而灼合,滴血未出,却触目惊心。

“我的脸!我的脸!”

星歌踉踉跄跄地后退了几步,难以置信地望着剑背倒影中自己面颊上的血痕,眼眶竟微微泛红。

“你……”

流苏收回剑上的火焰,亦有些呆滞地望着那道焦黑的血痕。她虽然征战沙场多年,和魔族妖物缠斗甚至受重伤的情景不在少数,但她终归是个女子,也自然知道容貌对于一个女仙意味着什么。

星歌本体乃是星语笛,又有玄冥上神的本源与星华留下的星力相护,若是在寻常,这么一道伤痕没准几日就愈合了,一点疤痕都不会留下。但这回不同,流苏的剑上可是货真价实的灵宝真焰,与号称能焚尽万物的红莲业火也在伯仲之间,能否愈合,仍是未知。

星歌有些怕了。

她怕的并非是自己毁容,而是将来她回归华姐姐的本体,若本体上也现出如此血痕,她该如何向华姐姐交代……

“对不起,我……”

流苏颇为尴尬地试图出言解释,但此时,星歌的双眸与她的眼眶一样,亦变得赤红。血灌瞳仁,星歌传承的星华至情至性的那一部分神格,借着分情轮回诀的东风,也终于爆发开去。

认仙踪、只许飞鸿到,便千丝远系,去剑难驻。

星歌沉默不言,忽然旋身,一朵血色莲花在她的剑尖之上缓缓绽放而开,浓郁的血光若蛟龙出海,喷薄而出。而她身前的流苏只觉得浑身一寒,体内流转的仙力竟被那血光压制了几分,剑身上的烈焰也随之熄灭。

血光更盛,星歌不知哪来的力气,身剑合一,竟向流苏直斩而去。

万千花闭,却于那剑尖一角孤分,仙飞天外,冰莲初吐。

流苏下意识地举剑格挡,可双眸血红的星歌下手已无分轻重,剑剑皆向着她的要害而去。未提前有所准备,流苏只好手忙脚乱地应付星歌凌厉的攻势,竟一时落入了下风。

几击未能建功,星歌遂抽剑回转。身子左右摇摆,一个旋动,自流苏的剑下飘了过去,顺手摘下了头上玉簪。左腕微动,那玉簪便似箭矢般飞了出去,在空中划出了一道残影,直取对方面门。同时右手背剑,挡住了身后流苏随势斩来的一剑。

这些动作看似一气呵成,行云流水,却是百星华月剑诀里最简单也是最讲究变化的一种身法,以不变应万变,以万变入不变。星歌身子上无论是这玉簪,还是什么绸带,草叶,发丝,万事万物,此诀之下,皆可顺手拈来,成一夺仙性命的利器。

此为百星华月剑诀第二诀,“变”字诀。

在星歌盛怒的力道之下,那玉簪几乎直直向着流苏面门而去。流苏一见骇了一大跳,忙不迭一改招式,变斩为挡,原本斩向星歌的剑尖在她的剑柄上划过,平展开来,护住面门。

“铛!”

比刚才响了不知多少倍,那玉簪径直钉在了流苏的剑面之上,虽未曾建功,却也削去了流苏几缕纤长发丝。

“你疯了?这只是一场比试!”

流苏只觉得脊背发凉,浑身寒意阵阵,方才她一时不察,竟仿佛真陷入了生死搏杀的境地。方才那玉簪若是真戳中了,恐怕她……

星歌依旧沉默不语,眼中的血光却是更盛,仿佛根本未曾听到流苏的话音。她的剑上,血色莲花此时已完全绽开,花心之中隐隐有一只莲蓬缓缓生长,看起来妖艳无比。

流苏隐隐觉得星歌现在的状态有些不对,可经过方才那几剑生死相搏,她也被打出点脾气来了。

流苏自问已经手下留情,否则星歌又何德何能在她剑下支撑这么久?而且之前划到星歌的面颊纯属意外,她也道歉了。可如今看星歌这样,反倒不依不饶要置她于死地,这让她如何能忍?

“你放肆!”

咚!

天地震动,丘峦崩摧,有如洪钟大吕鸣响,宝光冲天而起。

灵宝者,在天为灵,在地曰宝。

天有灵化,神用不测,则广覆无边;地有众宝,济养群品,则厚载万物。如天如地,能覆能载,有灵有宝,功德无穷。

流苏身为灵宝天尊弟子,道德天尊之侄,三清守卫,一身仙力之精纯已不比真正的上神逊色多少。而此刻她周身的火焰已不再是灵宝真焰,而是真正的玉宸道君灵宝天尊赐给她的一丝元黄本源,也是她在这几十万年中,无往不利,克敌制胜的最终法门。

“大道生乎妙一,分化三元!元黄为炁,始运承天!”

流苏双眸金光大放,身子飘然而起,一尊灵宝天尊的法相虚影生于她身后,怒目威严。

她开口念起了圣洁的咒法,其声虽飘渺,每一字却仿佛死死刻在了听者的心头,挥之不去。

星歌虽被分情轮回诀控制,灵台中也还是留存有几分清明的。凭着这些清明,她察觉到了流苏身上渐渐流露出的危险气息,可在怒火与分情轮回诀的双重施压下,她也只好本能地凝聚起她所剩无几的玄冥仙力,奋起反击。

玄冥仙力再次席卷而上,可她面对的是灵宝天尊的法相,这二者足谓云泥之别。

果不其然,星歌的玄冥仙力再无先前的威风,别说和流苏平起平坐了,便是延伸出尺余也实属不易。

此处山峰已被两女摧残的不成模样,流苏身处优势,星歌则顽强抵抗,二者仿佛打上了头,要在这山巅之上真正一决生死!

“覆!天!地!”

流苏双手展开,再抱元归一。天地顿时一暗,走石飞沙,云海奔腾顷刻静止,而流苏身后的灵宝法相愈发的光芒万丈。

汇玉宸之精气,凝九庆之紫烟。玉晖焕耀,金映流真,宝相庄严,玄真火焰。始混沌而开九霄,巍乎造化之宗,载覆乾坤之玄!

“上神之威,也不过如此。”

若是星华本体在此,势必也会惊叹于流苏对法则的领悟之透彻。这已至上神之境的磅礴仙力,或许星歌能以半成的百星华月咒轻松挡下,但星歌不行。

一声巨响,洞彻天地。

山巅之上,骤然迸发出万道光华,四散纷飞如雪。虚空裂缝大开大合,造化万物的墨色之中,流苏的宝相成了唯一的光,似要扫清一切的黑暗,

星歌的身子不受控制地被宝光束缚,擒拿,再缓缓浮起,毫无抵抗之力。

“去!”

流苏面色无悲无喜,便似梵境之中的佛陀现世,左手就这么轻轻一挥。星歌的身子便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狠狠地掼在了山巅之上,沿途不知撞碎了多少乱石,伤痕累累。

她身后灵宝天尊的法相则化为一道炫目的黄光,以流星赶月之势,就要向着星歌坠落的身子砸去。

“住手!”

一声厉喝自远方传来,滚滚惊雷不绝于耳。

曜华一个闪身出现在山巅之上,间不容发,将几近昏迷的星歌揽入怀中。

“呯!”

流苏再强,终究还是个上仙,她引以为傲的法门在一位真正的帝君面前,不过是小孩子的把戏。法相所化黄光一头撞在了曜华的护体结界之上,若雨打芭蕉,电光一闪,那黄光便灰飞烟灭,仿佛从未出现过。

“你怎么样?”

曜华隐隐有些急切的言语,不知不觉地暴露出他心中所想。

“哇!”

回应他的,是一口鲜血。

曜华盘膝坐于千里之外的虚空之中,双眸半闭,感知着山巅上的一切。

“这丫头……”

同时,那声音继续在曜华的脑海中回响,其言诙谐:“不办妥,小爷我哪敢回来啊,你这家伙还不得像那文曲星君那小家伙一样烦死个仙!”

“办妥便好。”

烈焰与霜雪交汇,擦出了耀目的花火。星歌与流苏身侧,无数道灵宝真焰与琉璃冰莲组成的洪流相互交织,再轰然炸开,扬起漫天的尘土。

风云际会的刹那,他忽然睁开双眼,神色莫名地望向天穹中那巨大的漩涡。当年他初登化境峰,所见光景与今日别无二致,但唯一的不同便在于那时的星歌只想着争那一口气,而流苏她……

曜华摇了摇头,重新抬头望向远方那漩涡,似乎不欲和那声音多做交谈。

言语之间,那漩涡随着两方仙力的碰撞殆尽而逐渐变小,原本染成红蓝两色的天穹云海也渐渐回归常色,但巨响与金铁交鸣之声却依旧一刻不停地传来,似乎战况更甚。

“不过小爷我倒是挺好奇,你算计这丫头也就罢了,为何还要牵扯上她的本体?她原本本不过是度一重轮回,如今你这么一弄,一重与二重相合,你就不怕她一个不慎,彻底死在这轮回之中吗?”

光闪阴阳,云为潮汐,自成朝暮。漩涡中心处,流苏为阳,星歌为阴。阳之真焰与阴之寒冰倾轧不休,在她们四周缓缓旋转起来,成一阴阳八卦图,吞吐乾坤。

沸雪灼与风云,青山咯吱作响,乱石崩裂,似乎也无法承载这来自神的天威。

混沌乍起,风雷暗坼,横插天柱。骇翠排空窥碧海,直与狂澜争怒。

倏忽,一道淡若不见的绿光从虚空中浮现,飘飘忽忽地飞至他身前,似是全然不惧他周身闪烁的雷霆。曜华瞥见那物,目光一凝,面色顿时沉了下去,冷冷问道:“凡间之事,你可办妥了?”

“自然是办妥了!”

绿光飞至近前,乍一瞧似乎是一片扁平的叶子,曜华抬起一只手,那叶片便飘然落至他的掌心之中,光芒一闪,不见了踪影。

听其言语,他似乎对曜华的一切谋划了如指掌,甚至也与曜华一道望向那漩涡深处。但那声音究竟身在在何方,却无从觅踪,只知离曜华很近,很近。

“她?死在这轮回里?”

他虽然对于星歌的态度不置可否,甚至还经常调笑她,但从本心之中,俨然已将星歌当成了麾下南方仙域的一员。自己怎么欺负她没关系,但要是谁敢当着他的面伤星歌一根毫毛,曜华不介意让那神仙体会体会什么叫做“天罚”。

“轰!”

整方小世界仿佛震了三震,云波翻滚,似有数头擎天巨兽在其中吞云吐雾。这是一片海,一片云之惊涛,而海中央则藏着一个顶天立地的巨大漩涡,整方世界的仙气皆向其奔腾而来,以纳百川之势,汇入此间。

阅读星乡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