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星乡》
星乡

第65章 一口血换一口血

净炉袅袅青烟升起,妆台之上还放着昨日曜华与星歌作成的玄武图,那一点胭脂红目隐生灵性。红罗软帐旁,五色鸟族特制的香囊焕发出独特的清香,闻之清心净神,足可与翻天镜中的血腥之气相抵。

“遵旨……”

话说到这个份上,又是一位帝君亲自调解,流苏自然也不敢反驳什么,只好行礼应允。

“是。”

自乾坤牌中出来,依旧是那般寻常居室,与他们离去之景,并无分毫不同。

说罢,那声音一溜烟没了踪影,似乎被曜华给吓跑了。

天地终于清净,曜华也终凝神于星歌身上。

细密的雷光织成了一张纤薄的雷网,覆于掌心之中,曜华的指尖轻拂过星歌的玉体,所经之处,尘土与血迹皆被雷网一吸而入,化为乌有。

星歌的脊背逐渐变得光洁如旧,但那些纵横交错的伤口却仍是鲜红刺目。

“一,二,三……十,十一。整整十一道伤口,流苏这回,的确有些过分了。”

曜华瞪着星歌的脊背,喃喃数着,心中也不知自己究竟是何般情绪。

“嘀嗒。”

一滴鲜血,顺着她的柳腰流下,落在青石地上。其声轻,又重。

“微祤,你速来星歌这里一趟!”

曜华沉默半晌,终还是向着远方高呼。言毕,他默然起身,行至那妆台前坐下,闭目修行。

“帝君……您有何吩咐?”

不一会,金光一闪,微祤便在星歌这里现出了身形,神情中隐含几分期待。腰间那几个葫芦晃啊晃的,似乎又沉重了几分。

无回应。

“帝君?”

微祤试探着再问,曜华却将自己包裹在雷霆之中,充耳不闻,仿佛室中根本就没有南极长生大帝这一号神仙。

见此情形,微祤面色明显暗沉了几分,她尴尬地站在原地,颇有些手足无措,直到她的目光瞥见了地上那几滴鲜血。

“嘶……”

她小心地拨开帐面,所见的,便是那几道刺目的伤口,还有不省仙事的星歌。

“天呐。”微祤似被施了定身法一般,呆滞地望着重伤昏迷的星歌:“上神……小歌,她……她怎么变成了这般模样?”

听闻“小歌”二字,曜华终于睁开了一只眸子,瞥了她一眼,又合上,淡淡说道:“小歌遭逢大敌,是本君出手将她救回的,她这伤,你身为天庭医官,能治否?”

虽问能否治,可曜华此言摆明了就是告诉微祤:你治不了也得给本君治!

“微祤……尽力一试……”

微祤定了定神,勉强应声。她俯身行礼毕,不敢怠慢地疾步上前,为星歌搭脉,越搭,越是心惊:“小歌她……她的脉象极微极细,若有若无,乃气血大虚、阳气衰微之兆啊,危矣!危矣!”

危矣?

曜华周身环绕的雷霆忽然急剧地波动了一番,可他的面色却仍是无悲无喜,全然未见心中所想。

“如何治?”

“帝君,小歌这般情形,已非等闲草药可治,微祤随身葫芦中的丹药皆是寻常丹药,而这翻天镜中又无仙界那几种疗伤仙草,怕是……”微祤咽了口吐沫,跪倒在地,浑身颤抖:“微祤无能,求帝君恕罪……”

“……”

死一般的沉寂。

“你要什么?”

“啊?”

微祤猛然抬头,愣神。她原本以为,等待她的会是一位帝君的怒火。劈头盖脸一顿责罚算轻的了,就算是一顿天雷之刑,微祤也不会感到意外。

雷声大,雨点小。

“要……要什么?”

“你缺的药。”

“帝君,这些药都是在仙界仙山福地里才有……”

“说!”

曜华之声冷酷,无情,从前对于微祤一贯的和蔼似乎在此刻忽然消失了。细究其因,却不得而知。

微祤的话语硬生生被他噎了回去,踌躇半晌,只好咬咬牙,嗫嚅道:“微祤需要……需要何首乌,仙参还有……还有蟠桃仁,玉姜、灵枣。”

“四逆仙汤?”

曜华睁开双眸,眉尖一挑。

“正是!小歌此病滥觞于外伤兼灵火袭体烧灼,仙阳对抗火邪而大损,又有大量瘀血聚于胸腹,才会这般不省仙事。如今只能暂且以四逆仙汤弥补仙阳所缺,再辅佐以活血化瘀的仙丹褪净体内瘀血,再从长计议。”

微祤点了点头,细细道来。

“凡间的附子、炙甘草和当归微祤身上皆有,所缺的便是这些仙灵药材。”,半晌,又低声问道:“微祤斗胆,敢问……敢问这些药材,帝君如何取得?”

“此事无需你管,其他药材好说,可为何要用蟠桃?”

曜华面无表情地起身,问道。

“回帝君,小歌体内瘀血,体表外伤,再用活血化瘀之药势必会大量出血,性命堪忧。但她体内瘀血一日不除,就一日不会好转。如此情形,天上天下,也只有王母娘娘的蟠桃桃仁才能兼有化瘀与续命双重奇效了。若帝君真能取来这些,微祤定竭尽全力,救下小歌!”

微祤言语上保证,双眸却偷瞧着曜华面庞,一厢情愿地期待着他能露出一个肯定的微笑,就算给点反应也好。可曜华仿佛将她当成了一个陌生的神仙,一个素不相识,只是来诊病的医官而已。

雷光一暗,曜华自原地悬浮而起,一双眸子,失了神采。

“喂!昆同,你疯了?”

曜华的脑海中,先前那溜走的声音再次响起,这回,他不淡定了。

“你在这里魂魄出窍,你是想死吗?你想不开别带着小爷我啊!”

曜华的意识收归本源,魂魄化成一闪烁紫光的小人,小口开开合合,却不见滑稽,反而威严无双,问道:“普化,你当年的本体身在何处?”

普化立刻不干了,高声斥责:“昆同,你个老不死的休想打我本体的主意!而且就算小爷我是你的□□,就算这是分情轮回诀所拟的幻境,可单凭一个魂魄灵体,你冲得破娲皇设下的血煞妖池么?找死啊这是……”

“不必多言,我等本体出翻天镜已经来不及了,想救星歌与星华,这是唯一的办法!”紫光小人以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先前是本君思虑不周,不该放任流苏和星歌大战一场。若星歌在分情轮回诀中死了,我等这么多年的谋划就将功归一溃!”

“功亏一篑?功!亏!一!篑!”

普化重复此言,径直给气笑了:“南极长生大帝,我请您老扪心自问一下。您这么急着救星歌,连魂魄反噬都顾不上。究竟是害怕这一切的谋划功亏一篑,还是您老的良心不安了?心疼了?”

没有回答。

“难道我们当年一起发誓,“此生非她不娶”的那位女仙,因为一个惨兮兮的星歌,就这么轻易的被你放弃了???”

没有回答。

“唔……”

痛苦的低吟响彻了曜华的脑海,其声粗重,似在忍耐某种蚀心刻骨的痛苦。

“既然……你……你意……已……决,小爷我……也只好……舍命……陪君子……了……”

一旁的微祤还未弄清发生了何事,便见得晴空一道霹雳,一轮紫色的骄阳忽然自曜华巅顶升起。狂风骤急,雷霆怒吼,她单薄的身子如同无根浮萍,在“惊涛”中左摇右晃,跌坐在地。

星歌周身泛起一道纤薄的电弧,护住了她的仙体。

居室外,五色鸟族众仙无论身处何地,皆听到了这里的巨响。他们纷纷抬头望来,便见一道凌霄天柱冲天而起。隐隐的,一抹深沉的紫意随着那光柱升腾,顷刻间贯穿了翻天镜的血云禁法,直入虚空。

翻天镜作为娲皇亲手炼制的法器,自然也非好相与的。众仙只听闻鬼哭声大作,天地异变,方圆百里的血煞之气如海潮怒涛一般疯涌而来,狂澜乍起,拼命挤压那凌霄天柱,试图将其泯灭。

“族长,那……那是什么?”

此番天地异相势大磅礴,引起了整个五色鸟族的注意,五色鸟族的族长自然也不例外。她老仙家自宫内缓缓走出,神色凝重地望着那道不远不近的天柱,向左右吩咐道:“凌霄天柱……这是尊上在作法!吩咐下去,将凌霄天柱周围划为禁地,任何族仙不得入内!”

“是!”

对于曜华,五色鸟族素来敬重无比,稍近一些的鸟儿们听族长的话,纷纷顶着狂风,远离了中心之域。各自却是很好奇,这位高高在上的南极长生大帝究竟在干什么,竟会引动如此异相……

只可惜,他们不明其中原委。

若是真让他们知晓,曜华摆出这么大阵仗只是为了救一位“贪玩”的侍女,还不得惊掉多少鸟儿的下喙。

室中的微祤也终于稳住身形,她深深地望了一眼那升腾而起的紫意,又瞧了瞧不省人事的星歌,眸光在二者之间来回流连。

“公孙华……”

微祤喃喃念叨着星歌的化名,一双眸子,忽然幽深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凌霄天柱在翻天镜血云的挤压之下终于支撑不住,溃散开去,而天上那被捅出的窟窿也迅速弥合。千钧一发之际,原先那道紫光以流星赶月之势堪堪冲过了那窟窿,向着她们这里落下。但细观其形态便会发觉,那紫光小了一圈。

“咳咳。”

紫光回归曜华巅顶,没入他的天灵盖消失不见。随之而来的,是曜华灰白的面色,以及一行鲜血缓缓自他嘴角溢出。

多少年了?

曜华的本源陷入沉睡,而此时操控躯体的普化一抹唇角,瞪着掌中那道刺目的血痕。自曜华与他从那无尽黑暗中回归仙界,作普化天尊或南极长生大帝,期间两百万年,或分或合,斩妖除魔无数,却何曾受过今日这般重的伤?还是……为了一个星歌……

这要是传出去……可就不止让一群五色鸟族的鸟儿们惊掉下喙了,怕是整个天地都要震上三震!

“什么?你说天庭之上,身为万法之宗,主九霄神雷的南极长生大帝竟然受伤了?”

“这不可能!”

“帝君何等威风,怎会受伤?”

“竟是为了那天乐上神?啧啧,自古红颜多祸水啊……”

“怎么,你们男仙瞧不起女仙么?”

“南极,你竟为了那丫头如此?哎呀呀,那本君可要提前祝愿你们恩恩爱爱、早生贵子喽!”

几息之间,普化赫然已经脑补出了一场大戏。不出意外,勾陈大帝和东华帝君定会第一时间赶来嘲讽,而天蓬元帅等一众北方诸神则会假惺惺地跑来“嘘寒问暖”,再顺便使点坏。小辈中那些大嘴巴估们计都能把这事传到三清天上去。

不过,那家伙用一口血换星歌吐的那口血,也算是值了……

普化正皱着眉头想着,却闻耳畔传来一个哆嗦的声音,不敢置信、担忧、惊吓与一丝隐隐的心疼交加,复杂的很。

“帝君?帝君……您……您……”

微祤哆嗦着试图上前,可那一双足却根本不听使唤。

“别管小……别管本君,这些药材你拿着,给星歌治伤要紧!”

说着,虚空中一连五道光华流转而过,赫然是之前微祤所言的五味药材。还在尖叫蹬腿的何首乌,闪闪发光的玉姜,长的像尊西天佛陀的仙参,红艳艳的灵枣,以及最后那颗,硕大的蟠桃。

宝光四射,灵气逼仙。可微祤却无心考究曜华是怎么在这么短时光内,就寻来了这些仙家药材,她的双眸中似乎只剩下了曜华的面庞,还有那一丝淡淡的血迹。

“帝君……”

普化瞥了他一眼,他可没曜华那耐心对微祤好言相向,这隐含警告意味的一眼就仿佛给她施了定身法,再不能前进一步。

微祤一个踉跄,几乎摔倒。事已至此,她也只好咬着唇,将半空中漂浮的药材收下,变出一方药鼎,添火熬药。

室中静下,浓浓的药香溢散开去。普化吩咐妥当,自然也回归了曜华的魂魄帮他一道治疗神魂之伤去了。星歌静静趴着,微祤熬药,曜华打坐,三者之间倒也算和谐。

良久,熬药毕。微祤颤巍巍地起身,将那棕黄的汤药盛入碗里,喂星歌服下。蟠桃仁与仙参的效力果然名不虚传,星歌紧蹙的眉间渐渐舒缓,身上纵横交错的伤口也在微祤的法力中收敛。虽未达立竿见影之效,但星歌灰白的面色逐渐红润,已有醒转之兆。

曜华打坐疗伤,已是封闭五感,并不知外界所发生之事。微祤也不知哪来的勇气,竟小心翼翼地凑到曜华身前跪下,二仙的面庞仅仅相聚寸许。她深吸口气,颤抖着从怀中掏出一块干净的帕子,一点一点,帮曜华擦去嘴角剩余的血迹。

微祤从来不敢想象,自己能有机会与他,与这位高高在上的南极长生大帝离得这么近,近得呼吸可闻。

“帝君啊……那幻神幽兰的幻境,不仅小歌经历了,微祤也经历了,您可知……微祤看到了什么吗?”

微祤神神叨叨地自言自语,似在重温那段痛苦的往事,直到她耳畔,响起了熟悉的话语,虚弱,无力,又震惊。

“你们……你们……在干什么!!!”

“帝君,刀剑无眼,流苏一时失手,这才……”

流苏抱拳,她察觉出南极帝君言语之中极其明显的维护之意,赶忙出言解释,心底却不禁猜测这公孙华和天庭六御之一的南极长生大帝究竟是什么关系。

“啧啧啧啧,流苏这丫头下手真是毫不留情啊。星歌的伤,比起当年化境峰一战,也不多逊色。”先前那声音不知又从哪里冒了出来:“她这么惨兮兮的,看得小爷我都心疼了,你还不狠狠斥责流苏一通?”

“这些都是星歌终将经历的轮回,本来就躲不掉,斥责一个不相干的神仙作甚?”

曜华探了探星歌的鼻息,尚存……他如释重负,将星歌收为笛身本体,小心翼翼地纳入袖中,直起身面向半空中呆滞的流苏。

“行了,不必多言。这丫头身患隐疾,易被情绪所左右,方才她疯狂想要取你性命,非她本意。”曜华摇了摇头,破天荒地出言帮星歌解释:“你将她重伤至此,也足够偿还她雀占鸠巢玄冥上神种下的孽因,冤家宜解不宜结,此事也应当了结了。”

曜华虽同那声音交谈,双眸却是凝望着星歌紧蹙的眉间,面色凝重。

“不对啊,依着你之前的脾气,就算那流苏是个虚无缥缈的幻影,现在也差不多遭逢五雷轰顶之刑了。”那声音的言语忽然一怔,疑惑道:“昆同,你变了。”

曜华也不知从哪生出的无明业火,一道粗如水桶的雷霆骤然在半空炸响。

“不必了。”

曜华瞥了她一眼,却并未过多责罚:“本君让她来,便是说清其中原委。你和她和解也好,还是较量一番也罢,本君不想管。但你,不该伤她!”

那一口鲜血,在曜华眼中,甚为刺目。

曜华小心翼翼地将星语笛从袖口中捧出,置于手心之中。他神色复杂地望着其上累累的伤痕,轻叹一声。

“你还真是……不心疼自己啊……”

笛子一声哀鸣,便化为了星歌的仙身,趴在帐中。她依旧双眸紧闭,血淋淋的衣衫之上沾染着尘灰与碎石粒,背脊暴露而出,却失了原本的白嫩。浑身上下,触目惊心的伤痕纵横交错,别说是曜华,便是随便从仙界寻一神仙观此等惨烈之状,也生怜惜之意。

“本君变化与否,还轮不到你来置喙!”

那声音便似忽然卡住了喉咙,半晌,才有些色厉内荏地开口:“行,你挺……挺能耐啊,小爷我还有要事,不和你玩喽,告辞!”

“你自便吧。身处这方小世界中,你不会被翻天镜的血煞之气所扰,待到此间事了,本君自会放你出去。”

“拜见帝君!流苏冒犯帝君,请帝君责罚!”

愣了半晌,流苏终于反应过来,慌忙自天上落下,向着曜华大礼参拜。周身的宝光尽数收敛,此刻的她,已与一寻常女仙别无二致。

阅读星乡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