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星乡》
星乡

第69章 闪开!

此书似乎是某上古史官所著史书的残本,还是以古木简作书页。开篇言是十卷,可这残本却缺了九卷,只剩下一言半语,描绘出一幅模糊的洪荒之景。

星歌吸了吸鼻子,转身望去,便见书卷木架上,不知何时多了数个香囊,以及一堆凌乱的书册。想来便是曜华翻找之时从书箱里取出的,随手便搁在那里了。

也不知这香囊中究竟放了什么,香气不经意间早已盈满了整个居室,与香炉之中香灰的味道相融,竟生出了几分别样的玄妙。

五色鸟族自上古便定居此地,代代相传,一些早已在六界失传的书籍,竟让星歌瞧见了不少。像什么《宝真六言》,什么《洛书》、《七略》、《千星》,这些在外界只闻其名,内容失落的书册,比比皆是。

星歌随手拾起一瞧着甚为古老的书卷,蛰行至案几后座下,翻看起来。

帝遂披甲挂帅,御驾亲临阵前以期止息干戈。可祖鲲疯魔,竟妄图动摇鸿蒙之根基,以鸿蒙安宁相胁,众仙魔大惊,遂歃血为盟,摒弃前嫌,同御外敌。宙、极、天尊、佛祖、魔祖、阿修罗王与祖鲲战于野,斩其尾,破其筋,断其骨,灭其魂。鲲逃入始源光墟作乱,残兵负隅顽抗。不得已,与其弟极双双杀入始源光墟,布下混天二十八星宿大阵以镇鸿蒙之心,并欲将祖鲲彻底封印其内。

……

其弟,极?

看到此处,星歌一愣。

星帝,名宙,字枢。星后,名月,字璧。玄宙星耀,璧玉无瑕,他们为始源之星诞生于鸿蒙之间,生来便是良配天成。

星华的记忆中,整个星皇族唯有星帝、星后、还有一位异姓皇叔三者。那位皇叔,便是星华的大伯,星帝的至交好友,也正是那个将星华卖到仙界的婚约的始作俑者之一。

星华幼时,常背着父亲和大伯溜出星宫游历各界,二星之间算是积下了深厚的情谊。也因此,星华心中对于大伯此举并无怨怪。毕竟,他也有自己的后辈,也分个亲疏远近,那小辈性命垂危,星华作为星族的长公主以婚约为代价换取救命良药,也算合乎情理。

但疑问在于,这“其弟”星极?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星歌满腹疑虑,耐着性子看了下去。

……

阵将成,鲲与其麾下四圣卫奋起反扑,其威过甚,放任其出,六界联军必死伤惨重。时任南极长生大帝,讳昆同,字曜华;时任北极紫薇大帝,讳天垣,字墨宇,二仙义无反顾,联袂投入光墟。曜华以躯化雷霆受祖鲲反扑之威,墨宇放炽盛金轮以规鸿蒙经纬。战毕,唯帝与墨宇出,极与曜华失迹于光墟,六界哀。

……

六界哀……

不过区区三字,不知怎的,星歌的心中忽然一凉,一股寒意自足底席卷而上。她一个激灵,忙聚精会神翻阅起那古卷,可纵观全篇,卷中对于那位星极的记载唯有一句,寥寥数言:

“帝弟名曰:极,乃紫宸星天之奇明之光所化,一体双子双生。薨于祖鲲一战。”

薨于祖鲲一战,星极……

阅及此,星歌忽然觉得,她似乎不经意间接触到了某些早已失落的上古隐秘。为何爹爹和娘亲从未和星华提到过这位“星极”?为何现存的星族仙界史书中从未记载过他?

究竟是太过久远而失落了名号,还是别有用心者……刻意隐去了他的存在?

而且,此名隐隐的,有些熟悉。

星歌毕竟身上有伤,气血俱虚,不过费神思量片刻,一股困意便席卷而来。她打了个呵欠,昏昏沉沉地爬上床榻,就此睡了过去。

窸窸窣窣的怪声在居室四周响起,却又似乎被某种无形的屏障挡在外面,无法突入。某熟悉黑影在星歌身旁闪出,俯身望向沉眠的她,以及她手中的书卷,还有脖颈上的羽毛。

“羽凤真翎,原来如此,当年你……”

黑影欲言又止,轻轻一笑,摇了摇头。良久,复开口道:“小歌啊,你若是醒来,莫要怨本君。毕竟重来一回,可不能像当年那样,再让李青莲插足我们之间了。”

“明日,委屈你了。”

…………

血色的天空,若北阴酆都大帝的披肩一角,笼盖四野,广覆万物。

虽然今晨,族中卜卦的神官祈福之时发觉,今日的乾卦有些不同寻常,隐生凶相。但婚期已定,不容更改,五色鸟族的百年一遇的大婚,还是如期而至了。

青山居内。

大红绸缎洋洋洒洒,大开大阖,铺向天际处。

新郎官一身鲜红,面无表情地闭目端坐于案几前。锦袍之上,以金线绣成鸟族特有的一百零八道羽鳞纹,层层叠叠,如浪涌,如风涛。

媒婆笑嘻嘻立在一旁,面颊红艳胭脂点染,口中叼着一只黄巾烟斗,装扮颇具原始之风。

“拜娲皇!”

宣拜的鸟儿在居外高喊,其声尖利。媒婆应声下拜,虔诚以极。

“女娲祷祀神,祈而为女媒,因置昏姻。”

娲皇除去镇伏妖邪、理置鸿蒙之责,媒妁,也是她作为始祖之神的原职之一。六界不少古神的姻缘,都经由娲皇之手,终成一桩美谈。只不过随着娲皇隐退,媒妁之职落到了三生石与月老身上而已,世仙,也渐渐忘记了这些久远的记忆。

作为蒙恩娲皇之族,五色鸟族自然也保留着媒婆与拜娲皇的习俗,每逢族中大婚,媒婆在介媒之前,总要拜一拜娲皇这位“媒妁之祖”,以祈伉俪天长地久。

但娲皇身为众神始祖,她有也自己原则,也只会庇佑真正的情深之仙。

而一切靠投机取巧得来的姻缘,注定无法长久。

“吉时将至,小相公,该走了。”

媒婆拜毕,叼着烟斗吸了一口,再缓缓吐出,烟尘拂过新郎官如玉的面颊,却未惊起一丝波澜。

两侍女含笑上前,将新郎官扶至台前打扮。而新郎官就像个被操纵的牵线木偶,听之任之,任由这些侍女上下摆弄,毫不避讳。

媒婆当先,新郎官跟随,两侍女在后,四仙呈一品字型缓缓走出青山居。其外,五色鸟族众仙分列两侧,没有欢呼,没有叫好,亦无婚闹。数百道目光齐齐汇聚于新郎官身上,心中各自思量。

这位从天上掉下来的小相公,与青鸿丫头由“一见钟情”到“两情相悦”再到“大婚”,这一切来得太突然,太迅速了。

很显然,这些局外的鸟儿们都还未能反应过来,将自身的情致调整到真正族中大婚该有的那股兴奋劲,大婚便已悄然到来。如此仓促,反而使得众鸟儿觉得此情此景古怪且突兀,不知该如何自处。

长街之上,一时冷场。

媒婆对此毫不奇怪,也不做何热场之举,只是含笑领路。这等寂静的模样,若是再增几只鸟儿,后将红绸换白布,活脱脱就是个送葬的队伍。

远处血涯山巅之上,一高一矮两身影默默望着这一切。

“真是场闹剧!

微心以那从不离手的骨节木杖在地面狠狠一跺,双眸如鹰盯视这一切,眼轮中尽是不满:“若非要钓出那幕后主使,老身怎能放任青鸿那丫头如此闹腾!我族的脸面,都要被她丢尽了!”

“族长息怒!”

微澜相伴于侧,劝慰道:“青鸿丫头的所作所为,的确大逆不道。将来降罚也好,逐出族内也罢,以后再言。如今当务之急,是不可再让那幕后妖邪再为非作歹,诱惑族人,应以大局为重啊!”

“哼!”

微心扭过头,也不再深究,转身向身后的亲卫问道:“困魔阵法可准备妥当了?”

“一切妥当,族长!”

亲卫应声下拜。

微心满意地点了点头:“好!若那妖物俯身小相公或是潜藏在婚礼队伍中,一入婚礼殿堂,立刻发动大阵!”

“族长,若是妖物不在队伍中……”

“老身已先行抽调镇守深渊入口的羽卫驻守各出族关口,只要那妖邪敢来我五色鸟族,绝对插翅难飞!”

“是!”

吩咐妥帖,微心长长舒了口气,目光再次移向下方的队伍,轻声道:“兄长,长生帝君尊上他……”

微澜刚想回答,却闻身畔一声霹雳炸响,曜华带着雷光,就此于半空中闪出。

“尊上……”“免礼。”

曜华摆了摆手,负手而立,面无表情:“微心,青鸿那小家伙使坏,本君早就知晓了。如今留下,也不过是瞧瞧他们能弄出什么明堂,你要做甚,放手去做便是。”

微心一语不发,微澜则大惊,忙拜倒在地:“尊上,您……都知道了?”

曜华轻哼一声,不屑道:“本君若是连一个小辈是否中蛊都看不出来,本君也别做南极长生大帝了。”

“让帝君见笑了。”

微澜额上一滴冷汗滴落,身形微微颤抖。

作为微心的兄长,他的年纪也不小了。但自他幼时起,这位南极长生大帝尊上的威名早已在族中流传许久。于他而言,曜华是他心目中除娲皇外永远的尊神。如今正主在前,微澜怎能不敬畏?

“行了,起来吧。”曜华吩咐道:“本君有一事,一会要尔等配合,不得有误。”

微心与微澜齐声应道:“请帝君吩咐!”

“一会,无论你们这大阵困住了何物,让其挣扎片刻,随后放它一个破绽,让它逃出去。”

“什……什么?”

“本君不会说第二遍,照做便是!还有,无论那妖物抓住了何仙,只要并非你五色鸟族的鸟儿,也放它走,不得阻拦!”

“……”

微心与微澜相顾无言。

“听清楚了吗?”

“是!”

…………

迎亲队伍,已行至血涯山巅之下。

旁观的鸟儿们围上来,挠有兴致地围观大婚队伍飞过火盆。而此处,候着接引新郎官的青羽仙众。而其中,一身医者之服、明艳不可方物的微祤更显卓尔不群。

星歌昏昏沉沉地立在微祤身旁,小脑袋耷拉着,打了个大大的呵欠。就在一刻前,星歌还在梦会周公,睡得那叫一个香甜。正和周公讨论到尽兴之处,却被曜华厚颜无耻地用一束雷霆电醒,生生被从床榻上拉了下来。

“好困……”

星歌呵欠连天,微祤在一旁见此,微微一笑,在她耳畔提醒道:“快打起精神来,小歌,你的师兄来了,他来迎接新娘子了!”

“什么?”

听闻“新娘”二字,星歌忽然醒了。

眼瞧着,青莲面无表情地从她身旁经过,一身大红喜服,五官精致,丰神俊朗。星歌心中,那属于星华的部分忽然一疼。

她的神情黯淡下来,顿觉悲哀。

星歌哀的并非是这位师兄要娶妻了,而是哀星华。她哀这位将她诞生出来的大姐姐,看上去天不怕地不怕,以群星为伴,好像能坐拥一切,可实际上,却一无所有。

微祤见她这般,自然会错了意,试图宽慰道:“小歌……唉,你也莫要沮丧,佛曰: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世间万物众多,各应其道,切莫强求……”

“强求,呵……呵呵……”

星歌笑了起来,笑得很开心。这“莫强求”三字,与其说给她听,倒不如说给那心术不正的青鸿听!

微祤被星歌古怪的笑吓了一跳,疑惑道:“小歌,可是微祤说错了什么吗?”

“不,你没错。”

星歌摇了摇头,望向远处那相互“依偎”,缠缠绵绵的新郎与新娘,冷笑起来:“错的是他们!还有我!”

言毕,她头也不回,拖着身子,跟在队伍之后,而五色鸟族其余各色羽族的礼官与贵要也一同相随。微祤在原处愣了片刻,直到瞥见星歌后颈上那一缕银光,淡淡一笑,遂也跟了上去。

入正殿,诸宾落座,新郎官与小娘子等候殿外,婚礼将始。

“你……过来!”

曜华摇晃着手中的玉杯,漫不经心地向刚入殿中的星歌招了招手。

星歌一语不发,不情不愿地拖着身子行至曜华身旁,噗通一声坐倒在蒲团之上,不理他。

“怎么?你师兄要嫁,啊不……要娶妻了,你就不开心了?”

曜华轻佻一笑,言语却未用传音。整个殿中的诸鸟儿皆听得一清二楚,面面相觑。诧异之余,不免也对星歌生出了各般思绪。

星歌瞪了他一眼,依旧不语。而此番景象被坐于下位的微祤看在眼中,她的神色一紧,握着玉杯的手微微泛白。

“吉时到!有请新郎官与新娘子入殿!”

锣鼓喧天,仙乐震响,卜巫们身披挂满麦穗的巫服,在新郎与新娘行进的道路沿途,跪拜三回。拜天巡有道,拜地载万物,拜娲皇庇佑族群。

四色光辉各列殿四角与殿顶,冲天而起,起势似要突破宇穹之上禁法。可五色鸟族的仙气毕竟无南极长生大帝的凌霄天柱那等威势,天空之上的血云似乎更低了几分,压抑着这四色光柱,隐有侵蚀之势。

鸟儿们以其独特的风俗,迎接这百年一遇举族之力举办的婚典。

光柱升腾而起的刹那,原本正漠然前行的“青莲”忽然一顿,乌黑的眼眸闪过一丝血红。

而青鸿盖着盖头,其下面孔之上,除了新婚的甜蜜,也甚为紧张。虽然那黑影一再保证,这情蛊绝对不会被族中察觉,但她做了亏心事,自然怕鬼来敲门。

但天真的青鸿又哪里知道,这所谓的情蛊不过是个引子。她那一见钟情的小相公,早已被某不知名的虫妖占据了身子,借机混入了族内。

一仙一虫各心怀鬼胎,但事已至此,他们也只好硬着头皮,走入被光柱笼罩的大殿中。

微心坐于首位,静静望着他们相伴走来。时机已至,她向身侧微微颔首。一旁的微澜会意,悄悄领命,步入身后的阴影中。

一众鸟儿按辈分各自问候,行各色婚礼礼节。礼毕,礼官出,宣读起一段颇为冗长的婚仪。

“娲皇庙,佳侣共许愿,福缔良缘……

“……至此毕,以娲皇之名作问,以在场众仙为证,尔等可是自愿结合,从此共探天道?”

“是!”

青鸿连忙应声,说起谎话来连眼都不眨一下。

礼官又转向“青莲”:“小相公?”

“青莲”沉默半晌,才从沙哑的喉中挤出了一字:“是……”

“好,那么……”

“慢着!”

一个尖利的声音,忽自一侧响起,满是不屑与嘲讽:

“本姑娘原来以为,仙界那些玩弄权术的神仙已经够不要脸的了,没想到,这五色鸟族里竟有更不要脸的,还真见鬼的是一山更比一山高啊!”

听闻“自愿”二字,一直被愤愤不平与心痛折磨的星歌终于忍不住了。她猛地自蒲团上蹦起,也顾不上背脊的痛楚,疾步走至青鸿身前,一把扯下了她的盖头。

青鸿绝美的容颜展露而出,震惊、呆滞与慌张诸般交杂。

闹……闹婚?

在场众仙瞠目结舌。

星歌这几日又憋屈又心痛还身有重伤,如此积攒下的重重怒火,终于在此刻彻底被点着了。她指着青鸿鼻子破口大骂起来,言语犀利,毫不留情:“活了这么久,本姑娘还从未见过像你这样厚颜无耻的神仙!你竟然还有脸说得出这‘自愿’二字?本姑娘佩服!”

青鸿被星歌怼得一愣一愣的,张口结舌,说不出一句话。而一旁被虫妖控制的青莲瞧见了星歌,眼中顿时血光大盛,又缓缓熄灭。

它耐住性子,心中暗自绸缪起来。就算它极为眼馋这具身子,只要羽凤真翎到手,它的目的也就达到了,此地,不宜久留。

青鸿乃青羽族新一代翘楚,自然也有不明内情的青羽族族老跳出来维护,只见一年岁不小的鸟儿在席之上“呯”的一声跺了跺酒杯,怒声道:“胡闹!丫头,你虽是帝君座下侍女,但在我族大婚之上当众出言不逊,成何体统?族长,您看这……”

然而那鸟儿心心念念能出来救场的族长尊上此刻正冷眼旁观这一切,丝毫没有出言阻止的意思。

“好,你说本姑娘胡闹是吧?”星歌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径直上前,拉起“青莲”的衣袖:“你一会可要给本姑娘瞪大眼珠子好好瞧瞧,究竟是我出言不逊,还是这叫青鸿的居心不良!”

“驱邪!”

星歌厉声喝道,足下寒霜骤起,一朵有些残缺不全的莲花虚影自她背后缓缓浮现,玄冥仙气源源不断地注入青莲体内,试图将那所谓的“情蛊”逼出。

虫鸣声在室中响起,一道墨黑虫影从青莲眉心浮现,在玄冥仙气的束缚下挣扎扭动,看起来甚是恶心。

这么容易?

星歌一愣,她原本以为这情蛊有多么难缠,早已做好了妄动仙力以致旧伤复发的准备,但这虫子如今看起来也不怎么厉害嘛,怎么稍稍一催动仙法,就逼出来了?

她隐隐觉得有些不对,也未曾多想,便以仙力叼着那虫子狠狠摔在青鸿和那族老面前,冷冷地说道:“现在,你还想找什么借口,尽管说!”

当场被揭穿,青鸿顿时面如死灰,跌坐在地,呆呆地望着那扭动的黑虫,口中喃喃自语:“不……怎么会,怎么会这样?那黑影分明说了,情蛊绝对不会发现的,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你哪里出了问题,本姑娘不关心,但你下蛊蛊惑我师兄之事铁证如山!”星歌转身面向上位的族长:“族长,你族青鸿心术不正,如何处置?”

微心终于以那骨节木杖支撑着起身,她望着呆坐在地的青鸿,顷刻间仿佛苍老了几万岁。

那青羽族族老见势头不对,还试图强词夺理,色厉内荏地高声道:“这……这,谁知道这是不是你和小……和你师兄商量好算计我们青鸿丫头的?”

“我算计青鸿?”星歌被他这番无力的诡辩给气笑了:“她也配?祤姐姐!来!”

微祤原本挠有兴致地旁望着这一出闹剧,冷不丁被星歌叫上,稍稍一愣遂上前来,柔声道:“小歌,唤微祤何事?”

“祤姐姐,你来评评理,这究竟是不是蛊虫?”星歌将那虫子悬在微祤面前,又向着那族老道:“这位,是东极青华大帝的弟子,药王洞的首席医官,微祤姐姐。她说,可比本姑娘说要权威!”

“小歌,过奖了……”

微祤眉心微蹙,还是以仙气接过了那虫子,端详片刻,肯定地说:“这的确是缠丝蛊虫,只要在其上滴下施蛊者的血,再给别的神仙服用,便可使那神仙死心塌地爱上施蛊者。”

“……”

族老彻底无言以对,他吹胡子瞪眼半晌,终究还是气呼呼地坐下,生闷气去了。

“唔……”

一声低低的轻吟忽自身侧响起,星歌猛然回身,却见青莲缓缓睁开了紧闭的眼眸。其中,不再有血红,而是充斥着另一种情感,惊恐。

惊……恐?

“师妹,闪开!”

什么?

星歌刚想回身,却觉后颈一痛,眼前顷刻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万般声响在她脑海中炸开,有尖叫,有惊呼,有仙法碰撞的轰鸣,亦有奸计得逞的怪笑。

但星歌总觉得,这万般声响里似乎少了些什么,少了她心中认为最重要那一部分。

没有他……

虽然总共算下来,离星华那日赶赴凡间,才过去了月余,但这月余之中发生了太多太多。出逃、封锁天门、怒怼天衡、结识微祤、误入翻天镜、身陷幻境、再到与流苏比试而重伤,这林林总总的事情相合,对于诞生不久、涉世未深的星歌而言,仿佛早已经历了一辈子。

无论受了多重的伤,经历了多少业障魔怔,此番经历帮她认清了自己的本心,便也足够了。

星族?在星河之战前,星族不是一直在辰域繁衍生息,与其余各界不相往来吗?这里怎会有星族的记载?

星歌稍稍提起了几分兴致,定睛望去。

以家伙的德性,定是到某处逍遥去了。

一侧,一股清香徐徐飘来。

《星帝本纪》

星帝者,鸿蒙之子,混沌之灵,姓星,名曰宙,字枢。生而神灵,灵智自生,本体乃辰域紫宸星天。帝为政以德,以星之力号令四方,统御诸天。群星拱卫,拜服座前……

看到此处,星歌满意地点了点头。星华的爹爹,亦是她的爹爹,群星的帝王,自然也当得起如此称赞。

星歌费解地晃了晃小脑袋,气鼓鼓地行至床榻边坐下,瞪着曜华丢在案几上的书卷。那家伙……哼!要不是他,自己何至于受这种罪?此时怕不是还坐在妙音宫里,听文曲星君碎碎念那些无聊透顶的课业。

真怀念那些轻松的日子!

星歌归入居室,刚要开口,将那棘手之物丢给曜华。可她定睛望去,整个居室空空荡荡,那还有半分曜华的踪影?

此书所用上古语言,读起来稍显晦涩。星歌方读了几篇,便觉无聊透顶。书中记载,无非都是些不知名的上古老神仙某日干了何事,斩了哪个古妖,又或是哪位高僧圆寂成佛……

嗯?

星歌一愣,她不经意间瞥到了其中一篇古文,竟提及有关星族的只言片语!

……

帝方千万岁,众道皆衰。祖鲲率千万众发难天庭,青丘一脉式微,耗伤殆尽于战事,仅存青丘国主与狐后二仙得存,难以抵挡。六界战乱不休,生灵涂炭,民不聊生。

星歌拖着无力的身子,挪至木架旁,百无聊赖地翻看那些古老的书册。

星歌愤懑地想着,只好将那羽毛又戴回颈上。她忽然发觉,只要自己将所思所想全都集中在曜华身上,那来自分情轮回诀的后遗症似乎也淡了几分。

奇怪……

阅读星乡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