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星乡》
星乡

第70章 五女

一切尽在掌握。

“陛下,此举不妥。”

星黎即刻出言打断了郡王的话语,她这一手先发制人玩得甚妙,反而堵住了一众还盼着自家女儿出头众官员的嘴,让他们原本出言进谏的话语硬生生咽了回去。

说着,她瞥了几眼从前常和她作对的凡人,轻蔑一笑。

这些年在凡间的历练,无疑让星黎成长了不少。此举做得滴水不漏,即便让那些喜好蛋里挑骨头的老古板来看,也挑不出什么毛病。

她被敬称为“星辉圣女”,被评做:“六界第一美仙”。这些赞誉,的确让当年懵懂无知的她沉溺其中好一阵子,骄傲,自满,甚至像佛祖那样说出了“天上地下,唯吾独尊”的话语。

回忆起那段往事,还真有些啼笑皆非啊……

星华摇了摇头,她并不怀念那种被仙赞誉感觉,亦不会因为那些尊号不再被提起而失落。

两百万年,这足以让一个黄发道童长成耄耋老仙的岁月,足以让一个仙界星官从入职到退隐山林的春秋,而她还在六界四处奔忙,勾心斗角。

自己这长公主霸占了六界戏台这么久,也是时候该让出来,给这些年轻的星族一展身手了。

星华心中已打定主意,将来取回星歌,再分裂一情,彻底解决分情轮回诀的问题之后,便慢慢退居幕后,专心操持天华宫相关事宜了。其余的,便留给小弟、三妹与四妹她们操心吧。

至于那婚约……

唯有随缘。

“将军……将军?”

一个尖利的声音,将她唤回了尘世。

星华回过神,便见满堂目光不知何时竟从星黎转到了她这“鸿将军”身上。太监,侍女,众臣,还有那位郡王,只不过太监是提醒,侍女是好奇,众臣是看热闹,而郡王则为不悦。

“何事?”

“将军……方才,王后已宣布最终五女之名,分别为魏家嫡长女魏延清,温家二房小女温雨兰,京兆尹之女霍月,北幽道下属雪县县令之女史乐蓉,以及陈家三房幺女陈莲儿。王后正请您作最终定夺呢,可您一直……”

说着,太监瞥了一眼面带微笑、不露破绽的星黎,硬生生止住了话头。

“这样啊……方才本将一时入了神,还请郡王陛下、诸位同僚莫怪……”

星华赶忙起身,向着平和郡王与星黎深施一礼,走入台中。平和郡王则瞥了她一眼,丢给她一个眼神让星华自己体会。

星华有些摸不着头脑,她刚才好像也没干什么呀?

此刻青云台上,唯余五人,有莲也在其中,各自难掩被选中的紧张与兴奋。而那些落选的官家女儿们则各自垂头丧气地返回自家尊长所在之位,或赐座,或立于身后。

陈家那位陈大人见到原本自己寄予厚望的那几位姑娘纷纷落选归反,反倒是王后安排的那来历不明的陈莲儿如约当选,虽在情理之中,不免也大失所望。

“好歹那陈莲儿名义上也算是陈家的女儿,若是鸿渊真的选了她,总算也与自家姑娘被选中相差无几吧……”

陈大人在心中如此安慰自己。

京兆尹和魏家族长自然也是喜出望外。而那位根本都不够资格入殿,而等候在殿外的小县令一听殿内传来消息,说是自家女儿入选最终五人,更是激动地晕了过去。

县令女儿能入选,自然也映证了星黎那番“无分贵贱,公平公正”的话语。惹得殿外那些末流小官又是一阵羡慕嫉妒恨。但可惜,这不过是星黎做给那些奸诈狡猾官员们看的罢了,能真正成为广平王妃者,唯有陈莲儿。

而先前跳出来使劲反驳的温大人此刻反倒不动声色起来,并未对自家女儿的入选流露出半分喜色。他老奸巨猾的目光在星黎、星华、有莲以及陈大人四人身上来回流连,沉吟思量,心中似乎有所猜测。

星华这鸿渊将军渐近,几女纷纷昂首挺胸,展露姿容,以期给鸿渊留下好印象。唯有陈莲儿依旧怯生生站在那里,双手绞结在一处,似乎无所适从。

直接奔向陈莲儿,未免有些太过刻意。星华还是耐着性子从为首的霍月处倒背双手,开始审视打量她。

不得不说,霍月作为京兆尹之女,出落得也是极为标致,容貌放到整个六界也可算得上数一数二了,不必天上那些仙子要逊色多少。

不过,比起星华,她还是差远了。

“小女子拜见将军。”

霍月极其端庄地行礼,其礼数亦挑不出毛病。

“嗯,你不错。”

星华老气横秋地点了点头,旋即头也不回地走向下一女。霍月神色一暗,隐隐失落片刻,但旋即又端庄起来,宠辱不惊,不失大家闺秀的风范。

霍月此模样,自然引得众官员纷纷交口称赞,朝中那些年岁不小的女官也纷纷点头肯定。京兆尹见自家女儿多半无望,虽有失落,但女儿处事得当,又能得鸿渊称赞,将来必不愁嫁,遂也放下心来。

第二女,温雨兰。

星华只是草草瞥了她一眼,便快步走开了,将她晾在了身后,甚至她连向鸿渊这将军的行礼的机会都不给。

温雨兰礼行了一半,尴尬地顿在半空,行也不是,不行也不是。她只好讪讪地收回了双手,恼羞地跺了跺脚,目光却是与一旁的温大人交汇,其中尽是不满。

星黎羞辱温家也就算了,毕竟从前就有过节。但令温大人未曾料到的是,向来在朝中不偏不倚的鸿渊竟也如此不给面子,这可是当这满朝文武在打温家的脸啊!

难道就因为一个陈莲儿?

温大人额前的皱纹堆叠,心里又不知道起了什么歪心思。

第三女,史乐蓉。

“拜……拜见鸿渊大人,祝愿大人……额……祝大人……”

史乐蓉张口结舌,试图行礼,可又不知该说什么。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这县令之女史乐蓉与陈莲儿的人设有那么几分相似,都是从小地方来的,无甚见识。初入庙堂,面对一国之将,自然也临场慌张,语无伦次。

“行了,别祝了。”星华有些好笑地摆了摆手:“免礼。”

“谢……谢将军。”

史乐蓉磕磕绊绊地说完,双手攒紧,隐含期盼。

星华望着她的清秀的小脸,轻叹一声,摇了摇头。史乐蓉见此,顷刻面上失了血色,足下一软,就要跪倒在地。

“哎……”

星华无奈,赶忙出手将她扶起,此举引得在场众人又是一阵惊叹。

“姑娘,莫要如此。”星华见她可怜,便好心出言安慰:“本将知晓,你来自北幽道下属雪县,乃县令之女,出身不高。本将不选你,并非是觉得你身份配不上本将,只不过你不合本将心意罢了……”

“是……”

史乐蓉神情好受了些,但依旧黯沉无光。

“本将出生入死多年,指不定哪一天就战死沙场,身份、地位、名利也就成了过眼云烟。你跟着本将,未必会幸福”星华长叹一声,将随身挂着四五块玉佩中的一块放到她的掌心之中:“姑娘,这玉佩你收着。往后,无论你遇到什么麻烦,只要出示此玉佩,便当是我鸿渊广平王亲至,愿你往后,平安喜乐。”

“谢谢……谢谢将军。”

史乐蓉自然感激涕零,喜极而泣。鸿将军、广平王赐予的玉佩那是何种概念?即便当不成广平王妃,想必将来这史乐蓉一家,无论仕途还是财路,都将一帆风顺。

第四女,魏延清。

星华走到她的身前。

不行礼,不言语,不应付,魏延清就这么面色清冷地抱臂望着星华,沉默不语。

“额……你……”

这回,轮到星华无所适从了。

冷场。

两人对视良久,终于,那魏延清竟然不耐烦地开口说道:“行了,鸿渊。我等相识这么多年,也不必再兜什么圈子,说吧,选,还是不选?”

星华彻底懵了。

此情此景,星黎终不能稳坐钓鱼台。她仿佛想起了什么,原本的微笑瞬间僵硬,神色大变,慌忙向着星华传音道:“坏了,长姐,小妹忘了一件事。”

星华一愣,传音回道:“何事?”

“这魏延清和从前那凡人鸿渊是相识的!长姐,你可千万不能露出马脚!”

星华傻了。

沉默几息,星华顿时大怒,传音道:“什么?星黎,你为何不早说?”

“这……”

星黎尴尬地搓了搓手,嗫嚅着说:“百密一疏,百密一疏嘛……长姐,小妹是真的忘了……”

“要命!”

星华无语,不久前她还觉得三妹长大了,如今看来,真是大错特错。她或许年岁的确到了,做事也经历了几回历练,圆滑不少,可终究还是欠了几分周详与细思。

“这魏延清乃是你上回在青楼救的那位魏延灵的姐姐,生性清冷玉洁,不仅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甚至还颇善剑法射术。她曾在灵国宫变之时,第一个下决断,率魏家军守卫皇宫。为我和夫君还有鸿渊入主皇城,以及魔族洛家的覆灭立下了莫大的功劳。”

“这丫头还是个全才啊?”

“正是。虽然凡间重男轻女之风一直存在,但魏家那魏延灵不怎么成器,因而魏家早就隐隐有将这魏延清当做下一任魏家家主来培养的意思。”

“有意思。若无有莲,对于凡人鸿渊而言,或许选这魏延清为妻才是真正如虎添翼,得一贤内助吧……”

“嗯。”

一番交流,星华歇止传音,望向那依旧清冷的魏延清,斟酌语句。

“想好了吗?”

魏延清见鸿渊久久呆滞,冷冷地重复道:“选?还是不选?”

“抱歉……”

星华摇了摇头,惜字如金。毕竟面对一个曾经和凡人鸿渊相识之人,言多必失。

“好。”

魏延清面无表情,看似古井不波,但星华还是从她眼中瞧见了几分一闪而过的失落。这魏延清的品格,倒有点像身为长公主的星华自己,高傲,不羁。

就在星华考虑是否要再送一块玉佩之时,魏延清忽然开口了:

“鸿渊,你那目光早就黏在那什么陈莲儿身上了吧。你不选本小姐,本小姐也早有预料。只不过,用个玉佩打发我就免了吧,本小姐不稀罕你那点……等等……”

魏延清的话语忽然顿住了,星华循着她的目光望去,便见她凝视着自己腰间的一块玉佩,

那是一块寻常玉牌,上刻有一龙一凤。龙凤相合交行,曰阴曰阳,生化无穷。

这玉佩……有何不妥之处?

星华皱了皱眉,怎么也想不起来这玉佩的详细来历,她只依稀记得,这是凡人鸿渊身上搜刮而来的随身之物,至于其具体代表何意,有何用处,则无从说起。

“原来你就是……不对啊,弟弟他分明要找的是个女侠……”

魏延清自言自语半晌,言语再次变冷,微微俯身,以只有他们之间才能听到的声音小声道:“鸿渊,今日宴毕,若你无其余安排,魏家有请。”

“哦?你是以本将旧识的身份,还是以魏家将来家主的身份邀请本将?”

星华不置可否。

“不,本小姐是以一个姐姐的身份,邀请你……”

言毕,魏延清直起身,好像什么也没说过似的对星华还之以送客之礼。而星华也如她所愿,将她丢在了身后。

“恭送将军。”

终于……

星华终于走到了有莲身前,一切,是那么的水到渠成。

二者对视良久,她向有莲伸出一只手,一只以幻术作饰布满茧子与伤痕的手。

“小莲,你可愿意,当本将的妻子,广平王的王妃?”

“我……愿意,青哥哥。”

大局已定,最终,还是星华与有莲。

还是鸿渊与陈莲儿。

“怪罪?”平和郡王神情玩味:“鸿兄弟,这小丫头初入朝堂,没见识,本王自然不会怪罪她。倒是你……本王和你这么多年的兄弟,还从未见过你这般失态,不对劲啊你!”

星华做出一副“尴尬”相,垂头丧气地说道:“让陛下见笑了,微臣知罪。”

星华每逢此时,总是例行穷极无聊外加昏昏欲睡,她强打着精神,一个个好言打发走,坐等星黎下决断。

凡间对于女子的礼制束缚甚多,在加之宫廷礼节,其流程之冗杂星华看得也甚是难受。等了几乎小半个时辰,星黎终于起身,救下了快要在应酬中无聊致死的星华。

虽然这出好戏已经唱完,但星华想要真正糊弄过这满堂的君臣,尤其是糊弄住那位精明的平和郡王,可不那么容易。

“诶,你何罪之有?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若你这样就算有罪,怕不是这满朝堂都是罪人罢……”平和郡王不知为何,看起来心情大好:“本王看着兄弟似乎心有所属,要不就此……”

“肃静!”

太监齐声高呼,整个殿中顷刻寂静下来,人人翘首以盼,目光纷纷汇聚于星黎身上。

此刻的她,姣好的容颜,纤细的腰肢,再配上那一身绚丽却不失庄重的金色,在众人目光的衬托下,便成了整个青云殿上最为闪亮的星辰,雍容华贵,惊为天人。

星华与有莲骤然分开,有莲扮作一副双颊羞红的模样,神情很是躲闪,怯生生地站在那里,不知所措。而星华“强行按捺住”自己心中“难以掩的激动”,小声宽慰她一句,便转向平和郡王。

他单膝跪地,惶恐道:“陛下,微臣失态,听凭陛下责罚。小莲她初入庙堂,难免怯场,还望陛下莫要怪罪她。”

终成眷属……

果然,星黎此番话语之后,原本那些因陈莲儿出现而面露不快、试图从中作梗的官员们纷纷无话可说,也只能盼望着自家女儿或可凭着才艺、美貌,胜过鸿渊与陈莲儿之间那段所谓的“旧情”。

又是一阵莺莺燕燕、妙乐仙音过后,众女展示才艺毕,陈莲儿也归入队伍中等候。

招亲宴过三巡,趁着星黎与宫中几个掌管礼制与教养的嬷嬷太监商议之际,殿中的气氛顿时活络起来,不少官员纷纷至鸿渊桌前敬酒,其中之意不言而喻。

星华目光忽然凝住了,她在星黎的身上,看到了自己从前的影子……

当年在紫宸星天,星华褪去战袍,在六界前来会盟的众仙魔之前初亮相,便也是这般模样,一袭星辉华裙,惊艳了六界众生,也惊艳了古往今来的无尽岁月。

“陈莲儿吹笛善琴,性情率真,本宫也看着甚是喜欢。但这招亲会还须持续下去,本宫理应本着公平公正之原则,决出优胜三五人,再综合考量。以免有些人又在背地里说本宫徇私舞弊,那可不美。”

一国将立,这位新朝首封之亲王“广平王”的妃子之位,即便突然冒出来个所谓的“将军旧识陈莲儿”从中作梗,依旧对在坐的官员有莫大的吸引力。毕竟,此位可不仅仅一个“你情我愿”便能轻易揭过的。其背后摆出的政事筹码,意味着一个家族飞黄腾达、鸡犬升天的机会。

“别怕,有本将……有我在。”

阅读星乡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