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星乡》
星乡

第74章 不要瞧不起女人!

一番试探,星华几乎可以肯定她并非魔族,但他和魔族有无瓜葛,仍需考证。只见星华嘴角一翘,神色亦诡异了几分:“见猎欣喜?书生,作为一个读书人,如此露骨地言及一个女子,可是不妥哦。”

星华如此问道,虽然他不像魔族,但该问的,还是要问清楚。

“不敢当,不敢当,姑娘言重了,鄙人可当不起“高就”二字。”洛修连连摆手:“洛某来自南陈,一介书生而已,只不过与这酒家的主人有那么几分交情,才在北上途中借宿几晚。今日夜归,见姑娘在此徘徊,便相邀约罢了。”

星华不置可否。

“鄙人观姑娘身具清霜之质,眉眼间风骨卓然,世间少有姑娘这般的女子。故见猎欣喜,想请姑娘入酒馆内小酌一盏,不知可否?”

洛大人?

星华瞥了一眼书生,洛修这么一个身着布衣的寻常书生,怎么看也不像个“官老爷”吧……小二为何出此言?

洛修微微一笑,对小二之言不做评判,只是单做了个请的手势:“姑娘,请坐。”

天色已晚,酒家大堂里自然一人也无。洛修与星华也自然不惧什么人多眼杂,在大堂中央的一张酒桌旁各自落坐。洛修秉持读书人应遵的礼数,正襟危坐,而星华则一身男装,看似不修边幅地歪着脑袋倚在一旁,舒活舒活因扮做“鸿渊”而酸胀了多时的玉颈。

洛修略显好奇地打量星华,星华却毫不在意一个男子的目光再她身上流连,依旧我行我素地耷拉着脑袋,打着呵欠。

“酒来啦,二位客官慢用。”

不一会,小二上来两副碗筷,一壶好酒,以及几碟下酒小菜。甚至还有些殷勤过头地把桌子擦了又擦,递东递西,似在向着那洛修表现自己。他此举,引得星华暗暗皱了皱眉。

“行了,你下去吧,别待在这里了。”

洛修瞧见了眉间的不快,遂以命令的口吻吩咐小二。小二一惊,赶忙退下,走之前还不放心地说:“洛大人,小二就在旁间,若有任何吩咐,只需喊一声,定随叫随到。”

“这小二,对洛先生可不一般呐。”

星华正身自斟一杯,调侃他。

洛修亦自斟一杯,解释着说:“这小二,多半是受了旧友所托,照顾鄙人一二吧,不值一提。姑娘,鄙人不善劝酒,这杯,权当敬姑娘了,洛某且先饮了。”

说罢,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饮毕观杯,回味一番其中滋味,神色略显陶醉:“啊,好酒,好酒,如此纯正的‘云海浆’,无论是灵国还是南陈,都不多见了。”

“书生你倒是爽快。”

星华喜好饮茶,却不善饮酒,凡间的清酒、花酿倒也尚可,但浊酒其味少了些时光的沉淀,故浅尝辄止,多以润唇之用:“冒昧一问,你来这灵国,所为何事?”

洛修的酒杯在桌面轻轻敲打,淡然道:“一介书生能有何事?寻常不过是读读书、受命写写诗文罢了,前几日受人之托,随镖局押些物什北上,借宿于此。”

星华眼珠一转,美眸忽然认真地瞧向洛修,语出戏言:“书生,你有问题。”

“嗯?”洛修微愣,手中敲打的酒杯忽然一停:“姑娘何出此言?”

“哎呀,像你这种人,本姑娘可见多了。”星华看似随口一说,可其中隐含着试探的意思:“别说什么运送货物了,老实交代,你北上灵国是不是来……”

洛修的神情风云变幻了一瞬,旋即又镇定下来,疑惑道:“来什么?”

“嗯?”

星华捕捉到了他的神色的异变,但那刹那的变化也不能代表什么,故而她什么也没试探出来,只好顺着话头说了下去:“一个手无寸铁的书生来这乱糟糟的北地还能干什么?无非就那几个目的,其一,南方待不下去了,前来投奔亲友;其二,求师;其三:便是求一官半职了。”

星华假扮出一副窥见对方隐秘,洋洋自得的模样:“像你这种一天到晚把‘一介书生’四个字挂在嘴边的人,多半就是来求官的,本姑娘说的没错吧!”

“求……求官?”

洛修怎么也未曾料到星华竟如此说,有些哭笑不得,一时竟没了言语:“这……”

“嘻嘻,被本姑娘说中了吧!”说着,星华稍稍收敛了由内而外散发出的冰寒之气,又装出一副洒脱不羁、古灵精怪的女子样貌,调侃道:“是不是在南陈混的挺惨,被挤兑的待不下去了,就北上跑来大乱的灵国趁新朝将立,寻个一官半职啊?”

“咳咳。”

洛修仿佛被酒液呛到了,咳嗽几声,才道:“姑娘,话可不能这么说……”

星华起身,提着酒壶至他身前,拍了拍他的肩,又给他斟上一杯:“书生,听本姑娘一席话,灵国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这里的官场太乱了,不适合像你这样单纯的书生讨饭碗。”

“……”

洛修无言以对,半晌,才有些无奈地问道:“姑娘,你为何如此说……”

“灵国缴金令一事,你可听说了?”

星华走回对座坐下,一双美眸凝望着洛修,目光灼灼似要将他穿透。

洛修在她的目光下有些坐立难安,忙点头说:“洛某略有耳闻。”

“此政令推行数月有余,所遇阻挠重重,到现在为止,仍未完全推开。你可知为何?”星华经之前那算命老头提点,也想通了其中的关节,便将自己的想法给这书生说了一通:“缴金令看似重整灵国的经财体制,同样,也动摇了灵国大贵族与官宦世家的根基,贵族们不愿上缴自家存金,自然阻挠政令施布。而政令推行失期,出来背锅受罚的永远是那些底层小官,必有一拨人要倒霉。你此时入灵国官场,难道还怕那些贵族找不到出来背锅的,正好给人家送上门去罚不成?”

“什么?灵国的政事,何时已到这种地步了?”

洛修神情严肃起来。

星华轻叹一声,摇了摇头:“不,准确说来,是一直如此。”

“一直如此?”

“正是。自前朝洛家乱政以来,朝纲崩坏,官制冗杂,灵国政体以大世族、大贵族与达官三座大山并存。读书人为官者则多以小官为主,少有荣登高位者,但他们却又是一个不可忽视的群体,在底层摸爬滚打,受尽压迫。机灵点的,拉帮结党、趋炎附势。不机灵的,唯有万劫不复!”

“而且现如今,灵国多数贵族掌权之人不过凭着祖上那点基业显摆罢了,其中不学无术者、仗势欺人者、玩弄权术者更甚。在如此情形下,你敢去做官吗?不要命了?”

星华这几日算是完全看清了这些人的嘴脸,说起来也是稍显义愤:“缴金令只不过是个诱因,揭开了灵国数十年官制的弊病而已,那些世家贵族们的嘴脸暴露在日光下,自然也就狗急跳墙,冒头出来嚷嚷着找遮羞布了。”

“灵国真正要改变的,根本不是一张缴金令,而是整个国家的官政体制。否则,一切政令之下,逍遥法外的始终是豪门贵族,而受苦受难的永远是黎民百姓。”

一番慷慨激昂之后,星华略微喘了口气,耐着那难闻的浊酒味,将自己的杯中之物一饮而尽,稍稍润了润喉。这酒着实差了些,方入嗓咽,星华除了火辣之意,一点果木的芬芳之感都未曾流露,也不知它这“云海浆”的名声,究竟从何出得而来,徒有虚名。

洛修听罢星华一席言论,仿佛陷入了沉思,缄默良久,忽然抬起头,鼓起掌来。

“啪,啪,啪,啪。”

他的神情由深思入浅现,如天开云霁,渐渐叹为观止,抚掌而笑

“甚妙,甚妙。”

“行了,本姑娘劝也劝过了,至于你将来如何,你自己思量吧。”

星华试探了许久,这洛修却一点也没表现出来,这酒家看来更是极为寻常,遂也打算离开了:“人皆各为其主,视野受限,本姑娘亦有本姑娘的立场,不敢妄下论断。只能言尽于此了,告辞。”

说罢,星华豁然起身,将这酒馆和洛修抛在身后。

背过身去,她忽然有些自嘲地笑了笑。

最近也是魔怔了,竟然和一个凡人浪费了这么多时光,还细数了一番灵国的弊病。还真别说,如此一瞧,自己倒是真挺能融入“鸿渊”这个角色的,不错,不错。

可一想到身为凡人将军的鸿渊要和那些嘴脸无耻的“达官贵族”们打交道一辈子,星华就一阵恶寒。

“姑娘留步!”

洛修终于回过神来,见星华渐行渐远,赶忙高声出言挽留。

“别留步了,按着那些所谓的礼法,这么晚本姑娘一个女子还只身在外已是不端之举,你一个书生,也当是秉持这些礼法吧。先前之眼,也别多放在心上。”

星华面上重新堆起笑容,回首说道:“你要说什么,现在便说吧,客套就免了。”

洛修起身,向着星华作一揖:“洛某受教了,如此高论能从一位普通女子口中说出,实乃出乎洛某的预料,不知姑娘屈尊何处?姓名几何?改日洛某定登门拜访。”

“普通女子?呵……”

星华瞥了洛修一眼,轻蔑一笑,向他摆了摆手:“书生,我本是江湖过客,四海为家,恐怕你是找不到本姑娘的门径了。”

说罢,她头也不回地跨出了酒家的门槛,将洛修晾在身后。

“对了,顺便再奉劝你一句,无论如何,别瞧不起女人!”

…………

无论如何,别瞧不起女人。

星华铿锵有力的话语在半空中回响,洛修目送着他离去,神色中的儒雅之气一分一分地变淡,取而代之的是玩味与思索,耐人寻味。

一道黑影自他身旁闪出,观其形体,似是一身披黑袍的影卫。此人亦望向已成一个小黑点的星华背影,腰间的长剑出鞘,寒光乍现。

“大人,此女对您语出不敬,属下去去就来!”

说着,黑影便要提剑向着星华而去,却被洛修高声喝止:“滚回来!”

“是!”黑影也不敢反驳,又慌忙回退,向着洛修单膝跪地:“请大人吩咐。”

“如此毛毛躁躁的,怎么能成大事!”

洛修瞪了他一眼,可就仅仅是这一眼,却让那黑影却如坠冰窟,头埋的更低了,似乎极为畏惧这位看起来人畜无害的“书生”。

洛修瞧那黑影畏畏缩缩的,不屑地“哼”了一声,并未多做追究。他的目光再次投向已然消失在长街尽头的星华,喃喃自语:“有趣,甚是有趣。世上竟还有这种奇女子?这样的女人,怕是洛某今生再难见到了吧……”

“大……大人,只要您愿开金口,天下哪有什么女人得不到?”

那黑影似乎迫不及待地想讨自家主人欢心,又相当不合时宜地开口了:“只要大人您一句话,小的们今晚就将这女人捉来送到您的床榻上!”

“送你个头,送!当街劫掠良家女子,你小子是嫌我等在灵国谋划败露得不够快是吗?滚回你的住处面壁思过去!”

影卫的神经大条惹得洛修火冒三丈,他反手便是一巴掌,扇得影卫眼冒金星。但影卫却不敢动弹分毫,反而讪讪地陪笑起来:“是,是,大人教训的是。小人这就去,这就去。”

说着,他弯腰低头,颇为尴尬地捡拾凌乱的酒具,动作之娴熟,竟与先前那小二一般无二。

难道……影卫就是那小二?

收拾停当,影卫又马不停蹄地抱着酒具向后厨而去,可临到门旁,身后又响起了洛修无奈的话语:“给我滚回来!”

影卫被洛修呼来喝去,却丝毫不恼,就仿佛这一切都天经地义一般。洛修让他“滚回去”,他还反倒还挺高兴,乐呵呵地丢下酒具,又奔了回去。

“行了,现在正是用人之际,让你回去反省还不知要浪费多少好机会。”洛修虽然对影卫其人大感窝火,但小不忍则乱大谋,这灵国可不像南陈是个好相与之地:“这几日给你小子给我放机灵点,一旦惹出祸端,回南陈即刻拿你是问!”

“是!”

影卫终于严肃了一回,答应的那叫一个爽快。洛修满意地点了点头,摆了摆手示意他离开。

可没正经短短几息,那影卫却又破了功。

他见洛修的目光似乎仍然黏在星华的背影上,又不知好歹地凑过来:“有一说一,大人,那女人虽然一身男装,可长的,啧啧,那贼好看啊!小的们在南陈的青楼倒是真没见过能与她相比的女人,就连头牌也不行,大人您就真的不心动?”

说着,他呲溜一声,极其恶心地吸回拖的已经一尺二丈长的口涎,小声:“嘿嘿,大人,若您实在不愿要,要不……赏给小的们玩玩?”

“娘的,心动个屁!”

洛修被他气的差点背过气去,他可算受够了这家伙,什么斯文书生也不装了,当场抬脚就踹了上去。

“滚!立刻!马上!从我眼前消失!”

影卫被踹的在地上栽了个跟头,也终于意识到自己玩过火了,慌忙抱头鼠窜。而洛修则气呼呼地将目光转回酒馆大门,望向其外寒冷的夜空。

瞧不起女人?切……

不是他瞧不起谁,而是这凡世之中,他还从来没有遇见过任何一个有资格能与他相提并论的凡人。别说女人如此,男人,亦是如此。

就不知这大放厥词、桀骜不驯的女人,能否配得上,让他正眼相看?

他的身上没有魔气。

洛修说道:“姑娘客气了,洛某也并非拘泥于礼数之人,既是读书人,唤我一声书生便好。”

云海酒家足足高达三层,上两层乃客栈包厢与客房,专供那些上流人士与江湖行客品酒或是居住。底层是一间大开大合的厅堂,其中摆着足足有十来号大小不一的酒桌酒凳。桌椅间,数十根两人也合抱不来的巨大立柱巍然耸立,地面则清一色铺着雕花青石地砖,其上细微镂空雕花被数以百计的蜡烛映照的纤毫毕见。

此酒馆规模之大,放到整个灵国,也是数一数二的。

星华原本已要离去,此名,却让她停住了脚步:“洛修?你姓洛?你和那洛家……”

“那洛……书生,你于何处高就啊?本姑娘初见你一副经纶满腹的儒雅模样,便认为你乃读书之人也,读书之人怎得还经营一家酒馆?”

“客官,欢迎光……啊,都已经这么晚了啊?酒馆已经关门了,这位姑娘还是请回吧。”

小二应声抬头,口中习惯性地迎客,但瞥见了柜台上那计时沙漏,又赶忙上前拦住星华。

“小二,这位姑娘乃是洛某邀来之人,可否通融一二?”洛修自星华身后现身,对一酒馆小二的话语,仍像对星华那般客气:“洛某记得,后院酒缸里还有些剩下的陈酿,烦请斟一壶来。”

“是本姑娘失礼了。不知你……如何称呼?”

洛修如此客气,反而倒觉得是星华的不是了。她也相应敷衍了一句,目光带着审视在洛修身上上下打量。

“鄙人洛修,欢迎姑娘光临云海酒家!”

洛修一愣,随即略显失望地作揖说道:“是洛某唐突了,姑娘若是不愿,那便算了吧。”

“谁说不愿?你一个书生又能如何?走!”

星华轻笑一声,大步走入酒馆,对正拾掇碗筷的小二喊道:“小二,上酒!”

“可以,当然可以!”

小二与这洛修似乎也是认识的,甚至言语中不知不觉间带上了些许敬意:“洛大人开口,哪有不允之理?快……快请进!”

“哦?”

“是啊,鄙人姓洛,与前朝罪族洛家的姓氏一样呢,但这又能代表什么呢?姑娘,话说到如此份上,你要还是觉得鄙人与那洛家有所瓜葛,怕是这全天下姓洛之人都要像洛某一样,被姑娘归入一丘之貉了罢……”

那书生神情也是不恼,就这么含笑望着星华,这看似怒火中烧才会说出的话语,从他口中言出,却是如此的随意,自然。

阅读星乡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