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星乡》
星乡

第76章 大水冲了龙王庙

眼看着自家少爷已快消失不见,那些随从们这才反应过来,纷纷上马奔驰而去,为首的那人还左右吩咐了几句,几人迂回向侧而行,似乎要给“逃跑”的星华来个包抄堵截。

骏马仰天长嘶一声,如离弦之箭般冲了出去,风驰电掣,所过之处,只余残影驻留。

长街之上的行客纷纷退避,这一骑绝尘,不知惊扰了多少人清晨的宁静。

四周的景物飞逝,马背上的顾清风越想越觉得气急败坏,目中险些喷出火来。什么叫“好了伤疤忘了疼?”,这……这是当着他与一众属下的面□□的挑衅啊!他,当年的京城一霸,惹得几大家族鸡犬不宁的人物,竟然被区区一个民女给挑衅了?

很好,很好!是可忍孰不可忍也!此女最好别让他逮到,否则,哼哼……

不愧是大人物,出手就是阔气。

摊主暗自感叹,脸上神色不知殷勤了多少,他小心翼翼地递来五个最大的包子,赔笑着说:“谢谢,谢谢大人赏赐,小人这里的包子皮薄馅多,绝对好吃,大人快尝尝吧。”

“好。”

星华有些好笑地瞥了他一眼,将包子接过。星辰虽然不会饥饿,但一日两餐的仪式感还是要有的。她抱着试探的心态咬了一口,鲜香的肉汁顷刻盈满了唇齿之间。嗯,肥而不腻,其味尚可,虽然比不上星宫里的珍馐美味,以凡间标准来衡量,也算不错。

“大人,小人斗胆,不知您为何要去那张府啊?”

摊主搓了搓手,斟酌着语句开口问道。

星华一愣,放下手中咬了一半包子:“怎么?这张府还有什么门道在里面吗?”

“那倒不是,只不过……”摊主瞄了一眼张府门前破败的石狮子,小声道:“据街上那消息灵通的死老道说,这张府啊,被赐给那位鸿将军做府邸了!”

“哦?”星华明知故问,故作好奇地说:“鸿将军?就是那位郡王陛下面前的大红人?”

“正是,唉,也不知这破败的张府怎么就入的了那位将军的法眼的。”

一提到此事,摊主顿时唉声叹气起来,连连摇头:“一国将军入主此府,这几日又是封王,又是大婚的,恐怕这一条街没多少安生日子了吧……我等这些做小本生意的能不能在这条街上留下来,还是个问题。”

星华看得出,摊主的担忧句句发自肺腑。

这些黎明百姓啊,可不像那些庙堂之上的朝臣君王一样尔虞我诈、玩弄权术,他们心里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爱憎分明,只在乎那自己那一亩三分地或是足够养活一家老小的生计。

你若将他们赶走,他们也做不了什么,只能暗自抱怨,敢怒而不敢言;你若爱民如子,他们也必将报之以情义与真诚的笑容。

就像这摊主一样。

得民心者得天下,如此简单的道理,星华也懂。

“所以,你言及此事,是想着本人若有机会拜见那位将军,能到他面前给你们美言几句?”星华淡然一笑,瞥向摊主。

内里的小心思被星华戳穿,摊主一下慌乱了几分,连连摆手:“小人哪敢让您美言啊,小人人微言轻,说的话都是上不来台面的。只求诸位大人能高抬贵手,放小人和这条街上的同行一条生路,小人就已经感激不尽了。”

星华静静凝望着摊主诚惶诚恐的模样,忽然觉得有些不是滋味。这便是凡世么?有的人生来便含玉戴金,一生衣食无忧;有的人却为了自己的生计,卑躬屈膝至此。

“好了,时候不早了,我也该离开了。”

星华起身,将肉包子揣在怀里,拂袖而去。

“恭送大人。”

摊主怀着惶恐的目光向星华的背影作揖,神情之中的恳切与期盼难以言表。

正走着,星华却仿佛想起了什么,忽然回眸一笑,拍着胸脯保证道:“摊主,别慌。莫说是你,本人敢保证,无论是谁入主这张府,这条街永远都会像现在这样祥和安宁的。”

再未留意摊主奇奇怪怪的表情,星华潇洒离去,背影消失在寻常巷陌之中。

…………

至张府外,远看寂寥的门庭似乎多了些新意。

府门大开,门上虽然红漆剥落,原本四处勾连的蛛网皆被扫荡一空。门前地面之上,多了些凌乱堆叠的杂件,像是从府中清理出的陈旧之物。斑驳的白墙被不知名的凡间涂料粉饰一新,碎裂的瓦片随意丢弃在墙根下,破旧立新。

星华到时,有不少太监侍卫扮相之人进进出出,将数丈长的大红绸缎挂布于墙角屋檐。乍一望,还真有几分喜庆之感。可她行至一旁细观之,却发觉悬挂红绸之上不是蒙了一层灰尘,满是酒渍甚至浊物吐渍,瞧着甚为不美。

“这红绸怎么这么脏?”

星华心底颇为好奇,随手拉过一抱着巨箱正要入府的侍卫,问道。

谁知那侍卫似乎不认识星华是谁,很是不耐烦地将箱子向地上重重一跺,向她吼道:“没看到军爷正忙着呢?闲杂人等,赶紧给老子滚!这可是鸿大将军的府邸,再问东问西,留意你的脑袋!”

“留意……脑袋?”

星华被他吼得愣在当场,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有些哭笑不得,不知作何言语。

也是,路人见到这府内府外这么多宫中之人在忙碌,退避三舍还来不及,哪有像星华这般主动凑过来的?她这么唐突的拉住侍卫,怕不是被当成了不知天高地厚的愣头青了吧……

可之前那说好的英武之气呢?究竟是自己太过和善,还是那侍卫识人看物的本事太差?

罢了,自己又和一个打杂的侍卫计较什么?

星华摇了摇头,转身向着正门而去,然而她懒得计较的做法在那侍卫眼中,却变成了“落荒而逃”。只见那侍卫对着星华背影啐了一口,嘴里轻蔑地嘟囔着:“切,什么货色也敢来这里指指点点?活腻歪了吧。”

星华炸了。

“噌!”

长剑出窍,锋芒毕露,侍卫只觉得眼前一花,颈间已多了三尺青锋,冰寒刺骨。与早上那回不同,那时的星华只想着吓一吓顾清风,出出气,并未太当真。但这回,侍卫分明从身前这“男子”眼中瞧见了杀气,真真切切的杀气。

“咯咯咯咯咯。”

侍卫不敢动弹分毫,甚至连求饶都不敢,分情轮回诀爆发而出的刺骨寒意逼的他连打了数个寒战,喉中作鸡鸣,连半个字都说不出。

星华可以忍受登徒子的滋扰,可以忍受传遍六界的流言蜚语,甚至可以忍受世人千般谩骂。但唯独有一点,她忍不了背地里对她吐口水之人,无论仙凡,必斩之。

“有本事,你就再说一遍!”

星华死死瞪着他,浑身的寒意凝如实质,时光的流动竟也随之变缓。

上回这般怒极,还是在那日初临灵国皇宫之时,她被自己的三妹气的差点当场去世。而如今,星华心中的怒火与寒意攻伐不休,虽不及上回,却险些被气得要吐出血来。

妄动情致,对于现在的星华而言,可谓极其凶险。

也恰是星华身中这股难受劲,使得她的剑锋没有真正挥下,变相救下了那口出狂言的侍卫。星华深吸口气,拼命告诉自己要冷静,凡人而已,不值得计较,凡人而已,不值得计较……

“你们在干什么?”

此时,恰有二人自府内而出,一人作五品官员衣着装扮,乃宫中负责皇家园林事宜的诸宫苑总监,正小心翼翼地赔笑着。另一人则是一身宦官常服,其上却罕见地绣了一幅紫莽吞云图,品阶不低,他似乎很是受用诸宫苑总监不遗余力的赞美,那趾高气扬的模样,鼻孔都快翘到天上去了。

诸宫苑总监这名头听着阔气,实际上不过是个小小的五品官,没什么晋升的机会。这小官为了自己的仕途,自然尽全力巴结攀附达官贵人,甚至连宦官也不放过。

因此,他一有机会便在宫中主持园林的修缮事宜,以期能在后花园内“恰巧”碰上某位大人物,只要他们随便提携几句,也足够这小官一飞冲天,鱼跃龙门了。

皇家庄园与府邸的种植打理、园池修缮也在他的管辖范围之内,但灵国常年战乱,那些废弃的园子荒草丛生,诸宫苑总监才懒得去费银子打理。

直到昨日,他听闻鸿渊鸿将军挑选其中一处荒废府邸作为未来的广平王府,还要大婚纳妃。这下可好,诸宫苑总监只觉得天赐良机,幸福地快蹦到天上去了,在自己那巴掌大的总司里来回踱步了半个时辰,终于下定决心,亲自上阵,忙前忙后地指挥“广平王府”的修缮事宜。

方才,适逢宫中总领太监前来监察,诸宫苑总监领着那位油光蹭亮的太监转了一圈,可是阿谀奉承了好一阵子。

“胆敢持剑在广平王府前撒野?来人呐,把这挑衅滋事的家伙扭送官府!”

诸宫苑总监迫不及待地试图表现自己,还未等总理太监发话,便高呼出声。顿时,星华周围呼啦啦涌上来一堆侍卫,或按剑或出鞘,将她围在当中。

说来也怪,这么多人里竟然无一人认得星华是谁,只有那总领太监一见“鸿渊”那张脸,整个人都震悚起来,腆着大腹便便的肚子连滚带爬地冲上前:“住~手!快~住~手!”

“总管有何吩咐?”

诸宫苑总监点头哈腰地试图献殷勤,却被总领太监当场无视。那太监气喘吁吁地奔到星华身前,一口一个“退下,滚开”,拼命拨开那些侍卫的刀剑,对着星华下拜。

“老奴拜见鸿将军,手下不懂事,老奴回去定严加管教,还望将军手下留情!”

“鸿将军?”

在场众人,包括那还被星华的剑架着脖子的侍卫,当场惊掉了下巴。

呦呵,还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不认识一家人了啊。

要是没那太监,星华这“鸿渊将军”连自家门都进不去不说,恐怕还要当场被自己的下属给强行扭送进官府衙门了。

诸宫苑总监彻底呆住了,半晌才回过神来,后背已经是冷汗淋漓,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他给那肥太监献了半天殷勤,又亲自打点府内事宜,就是想真正见上那位传闻中的鸿将军一面。这下倒好,第一次见面,还没见出个所以然来,先把正主给得罪了。

“将……将军恕罪,下官有眼不识金玉,冒犯了您大驾。”诸宫苑总监浑身颤抖地学着总领太监下拜,要多恭敬有多恭敬。说罢,他瞧见那些侍卫依旧愣在那里,又怒吼道:“愣在那里干甚?还不快拜见将军!”

这突如其来的插曲,倒是让星华的杀心稍稍削减了几分。她目光冷冷地望着他们,还有自己剑下早已抖若糠筛的侍卫,无言。

淡淡的杀意在半空中弥漫,星华此时的沉默反而更加令人煎熬,在四周跪的那一圈人的衬托下,更显几分铁血之风。

府外这一幕,也引得不少路人围观,其中,便有街口那包子摊主,想必此时,他面上的表情一定很丰富吧……

“将……军?”

总领太监颤巍巍地抬头,赔笑着问道,心里也是一万头千里马奔腾而过。早知如此,打死他也不收那小官的几百两贿银,跑这来犯这晦气!要是被鸿将军惦记上,恐怕自己总领太监之位可就不保喽。

长久的沉寂之后,星华终于开口了,她的神色之睥睨,言语之冷漠,既像凡人上位者被冒犯应有的模样,也的确发自她本心。

“此人目中无人,口出狂言,传本将令,革去其宫中侍卫一职,羁押官府大牢收监,按法论罪!”

呼……

总领太监与诸宫苑总监忙不迭地应“是”,皆长舒了口气,悬着的心终于稍稍放下几分。惩戒下达,至少证明星华还未彻底下死手,对于他们二人而言,先前那意义不明的沉默,才是最为可怕的煎熬。

“来人呐,把这不知好歹的罪人扭送官府!”

同样的话语再度响起,这不过这回,押送的人变成了冒犯星华的侍卫,一前一后相较,颇有啼笑皆非之感。

“行了,你们起来吧。”

星华冷漠地吩咐了一句,便大步流星地走入府中,丝毫不给总领太监与诸宫苑总监解释的机会。他们面面相觑了好一阵子,终于回过神来,连滚带爬地奔入府内。

鸿将军……不,鸿亲王这位大佛,他们可得好生供着,一旦惹他不喜,降下责罚,连小命保得保不住,还是两说呢!

只闻顾清风大喝一声,当先撞开人群,冲出了破庙。

自己废了这么大劲寻找的女人,竟然从他眼皮子底下溜掉了?这让他的脸往哪里搁?顾清风飞身上马,鞭子飞扬而起,在半空划出一道金色的弧线。

给他留个悬念吧,今日,也该到此为止了。

…………

踹到……湖里?湖里……

“驾!”

“这位兄台,你可知已故的张讳尧张大人的府邸该如何走?”

朱雀大街之上,熙熙攘攘的人流中,某“气宇轩昂”的“男子”正和街边卖包子吃食的摊主交谈。此人一身正气,看着便是个正经人物或是富家子弟,那摊主打量了一番他,自然不敢怠慢,连忙指了指长街右侧一处门庭稍显寥落的宅子:“这位大人,那里便是。”

摊主口中的“大人”正是换回男装的星华。此刻的她顶着鸿渊的容貌,一身骑射服爽利干净,浑身上下散发着的英武之气,倒把一个将军该有的模样学了个七八分像。

顾清风的属下被自家主子唬了一大跳,惊愕地望向他,又一指星华消失的街角,迟疑说道:“少爷,那民女似乎向……向着西街去了,不知少爷有何吩咐?”

“备马,追!”

“我于你而言不过是一江湖过客,又何须留名?倒是顾大人你,千万别好了伤疤忘了疼,又被人踹到湖里去了。”

正主已离开,破庙里的热闹自然也没有看下去的必要,围观者三三两两散去,只有寺庙里那些和尚还在不遗余力地“阿弥陀佛,施主留步”,试图吸引一些人留下,贡献些香火钱。

今朝西城破庙里神秘女子与顾清风的艳遇,约莫过不了多久,便能传遍整个皇都,成为那些茶馆酒肆里的谈资了吧……

破庙旁,一道身披斗篷的影子静静观望着这一出闹剧,待到人群散去,她的嘴角勾勒出一丝满足的笑意,掸了掸斗篷下云燕衣裙的灰尘,向着与顾清风离去方向截然相反的另一头而去。

“谢了,来两个包子,这钱你收着,不用找了。”

星华随手抛出一枚银子,丢在包子摊上,这下可把摊主乐坏了,一两银子别说两个包子,就算买两百个包子都绰绰有余。

顾清风这辈子,二十多载春秋,还真的从未见过像星华这样狡猾的女人。湖中冒犯他,却又当场消失的无影无踪,害的他一顿好找;今日自己“救下”她,这女人非但不知恩图报,反而还刀剑相向,甚至……甚至……

就是她!

顾清风原本怔怔出神,听闻这几字,顿时反应过来。他猛然扭头,急声向着一旁的属下问道:“快说!那女人往哪里去了?”

阅读星乡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