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星乡》
星乡

第80章 罪业轮回

光影中的星华临危不惧,英姿飒爽,但星黎早已无心欣赏长姐的潇洒之态,那鬼脸出现的刹那,星黎浑身一震,顿时明白过来她那一长串的铺垫究竟是为何。只要这世上还有人死后能成为鬼,那么通过六道轮回重生这条路仍旧是走的通的,但其代价,她能承受的起吗?

星华拉着她至床边坐下,促膝长谈,将其中关节娓娓道来:“无论是我等星族、仙界下凡渡劫的神仙、还是那些为非作歹的魔族,只要降临此界面,妄加干涉,便会扰动此界面气运,使其有覆灭之忧。对于整个凡间而言,我等为神者无疑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但妹夫他虽贵为灵国之主,终究还是这片土地上的一个活生生的凡人,使其成为长生不死的仙人,又谈何容易?”

“星黎,你要明白,这可远不止让一个凡人成仙这么简单,我们是在对抗一个小世界乃至整个东三十三界域的法则之力,是在逆天而行啊!”

“原本,长姐都以为此法绝对不可行,准备另谋出路之际,但那日花朝宴上,有手下军士来报,言及北三宫闹鬼。长姐本以为那只是前朝余孽藏匿宫中,只身入冷宫处理此事,结果还真给我逮住了一只小鬼。”

星华未将那小童子随身携带,也就并未给星黎出示,只是凭空一点,一道模糊的星光划破虚空,显出了那日星华的所见所闻、所作所为。

星黎强颜欢笑地擦了擦眼泪,不住地点头。

“犹记娘亲曾言:星族不受佛家那套因果的影响,生来就没有劫需要渡。”星华的眼眸中闪过儿时的回忆:“但她老仙家后来也曾告诫我等,身为星皇族,我们生来命运便坎坷非常,既然成为了夜空中最闪耀的星辰,就注定无法像普通星族那样安度一生。

言及此,星华长叹一声,拭去星黎眼角的泪珠,直视着她的双眸:“三妹,勇敢面对还是得过且过,长姐无权干涉你的选择。但有一点长姐要提醒你,平和郡王或许是你的劫,可遇见三妹你,亦是他命中注定的劫数。你的选择,不止决定你们二人最终能否在一起,更决定的是妹夫的将来啊!”

“是成为一个凡人国度帝王,六十多年后寿终正寝,最终在史书上只留下寥寥几笔,名字尔尔;还是成为高入云霄的仙人,下可俯瞰芸芸众生,上可傲游诸天揽星辰,这一切,都取决于三妹你的选择。”

“与其说我们无劫可渡,倒不如说,我们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劫。”

“……容小妹想一想,求您了,给小妹留几天时间好好想一想吧。”

星黎捂着脸,终究还是不能下定决心,她垂首拉扯着星华的衣袖,面上的神情是那么的无助。

“三妹,我不逼你。你自己想想清楚,再做决定吧。”

星华勉强一笑,三妹如此,她身为长姐,心情又怎能好到何处去?她心底早已被压制的分情轮回诀再次蠢蠢欲动起来,妄图冲破星辉与那老头的暖流共同构成的防线,但刚探出头,又被星华警觉地调动浑身的星力再次镇压。

星黎抽泣着,尽力平复激荡的心绪,可星华掌间却传来一阵彻骨的寒意,冻的她一个哆嗦,灵台清明了不少。星黎抬眼望去,只见星华足下隐生寒霜,一朵冰清之莲自她眉心缓缓绽放,面色更是趋向青白,全无血色。

“长姐,你怎么了?”

星黎赶忙起身,可还未等她出言发问,下一瞬,星华周身,无数道璀璨的星光自冥冥而生,于幽夜煊发。而揽月居之外,月光倾泄而下,随着星光的闪烁,围绕着这间居室轻盈跃动,若青丘崇山峻岭之间的小小生灵,在它们的神灵面前舞蹈,以祈平安顺遂。

此时的揽月居好像真的揽到了一轮“明月”,只不过,这轮“明月”由星光汇聚而成,以月色相衬,星辰的炽烈之火与寒霜相搏,扬起一片迷蒙的水雾。

星华缓缓睁开了双眸,其中因引动巨量星辉化生而出的银白缓缓褪去,瞳仁亦回归了黑色。但仔细观察便会发觉,她眼眸中从前那片灿烂辉煌的星辰之海一朝没了踪迹,只余下一片沉寂的夜空。

“无事……无事。”

星华摆了摆手,轻描淡写地解释了一言半语,便欲将此事揭过:“不过是在凡间久待,星体化像有些不稳罢了,故引天地之力加持一二,无伤大雅。”

“长姐,你真的无事吗?上回……”

“好啦,你就放心吧,长姐两百万年的修为可不是光好看的,不足挂齿,不足挂齿。”

星黎仍旧有些不放心,莫说上回,便是上上回、再上回、乃至在这百万年中多如粟粒的危机中,星华都是这么说的。

星黎作为这星皇族一家的三公主,她知道,这一声声“无事”背后,最终的结局,多半都是星华抱恙或是负伤而归,但每回星华归宫之时,却总是避他们不见,独自一星将自己关在公主殿里静静养伤,等到伤势尽复,才装出一切如常的模样出关,对他们笑脸相迎。

星天、星黎、星梦三星自始至终都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却也始终无能为力,甚至连半分安慰的言语都说不出。

星华背负的艰难,又有多少神仙能理解呢?

这么一个小插曲,星黎心中的悲痛也去了大半,她稍稍整理一番早已哭花了的妆容,破涕为笑:“方才是小妹失态了,长姐莫怪,请容许小妹思量一段时日……在此之前,长姐还是先忙完大婚之事吧。”

“夫君封鸿渊为平和郡王,又是皇家赐婚,之前百姓婚仪中的三书六礼倒是省去了不少,‘纳采’、‘问名’、‘纳吉’三礼一并略去,‘纳征’的聘礼由国库抽调,‘请期’由司天监定下,算下来也只余明日的婚仪,正式迎娶……那谁?小莲?”

“陈莲儿,即是有莲。”

星华提醒道。

“对对对,陈莲儿。”

星黎点头称是,又向星华详述一番大婚的流程。虽然之前平和郡王派到王府的红娘早已同星华复述了一遍又一遍,生怕“鸿渊”这个“粗人”坏了什么大婚的规矩,以至于这几日星华耳朵早就磨出茧子来了,但她还是耐着性子,又听自己的三妹念叨了一回。

“按例,明日丑时长姐就应当从王府动身入宫,向夫君禀报大婚事宜并向群臣宣布一切就绪,由夫君口头准许后,便回府待命,待到到午后便动身去陈府迎亲……”

“午后,为何要午后?”

星华打断星黎,此处她一直有所不解:“早些迎亲毕,了结这一桩麻烦事不行吗?”

星黎无奈地摊开手,很是苦恼地说:“唉,这还不是夫君多事,非要来你的亲王府赴宴嘛!王府自然也要准备妥当。美其名曰:‘自家兄弟成亲,本王如何能安坐宫中?’,实则是他那不安分的性子,在宫中待久了,坐不住了呗。他呀,就那样……”

言及自己的夫君,星黎的神情半是嫌弃、半是甜蜜,看得星华这么个“待字闺中”的老姑娘可难受了,这一星一凡恩恩爱爱,齁甜齁甜的,可把她给齁到了。

星华没好气地给了星黎一记爆栗,佯怒道:“喂!够了啊!你和妹夫恩爱,就别在你可怜的长姐面前显摆了行不?说正事!”

“哎呦!”

星黎惊叫出声,捂住小脑袋,讪讪一笑:“长姐可误会小妹了。迎亲后,便是拜堂、宴请、入洞房等寻常婚仪流程,这些皆在亲王府行毕。翌日,由夫君下旨,正式封陈莲儿为广平王妃及其对等爵位,赏赐金银珠宝,也借此机整顿一番朝中冗官,为将来的登基做准备。”

“就这些了?”星华问道:“可有缺漏之处须补遗?”

“约莫便是这些了,长姐,明日午后才正式迎亲,你或可于辰时提前去见那有莲一面,将此流程同她再详说一番,以防露出马脚。”星黎思量片刻,又说:“而且,长姐你只能悄悄潜入陈府内,万不可让旁人瞧见鸿渊的面容提前出现在陈家。”

“我懂,小事一桩。”

星华胸有成竹地点了点头,见三妹也堪堪从的悲痛中缓过神来,便借机打趣她,稍稍缓和一番压抑的气氛:“唉,三妹,要是妹夫是个女人,而你是个男星辰该有多好啊,何至于这么麻烦……”

“咳咳,长姐何出此言呐?”

星黎想破脑袋也料不到星华会这么说,一双美眸顿时瞪大了,呆滞地望向星华。

“你想啊,妹夫要是个女人,而你是个男星辰,长姐我还何必去为了讨好‘她’来娶个莫须有的妻子,这大婚不就省了吗?而且,你们到时想双宿双栖,长姐二话不说,直接上天宫找那警幻仙子,在红尘运簿里添上几笔妹夫的名字,都能直接给他提格为仙界什么什么仙子了,何至于到今日这个地步?不过可惜了……”

“女人?仙子?”

星黎也不知哪根筋搭错了,脑海中竟不由自主地脑补出了“平和郡王胡子拉碴,身着纱裙、小鸟依人般依偎在她身上,活脱脱一副小家碧玉的女子形象”。那画面太过美艳,可着实颠覆了一回她的认知。

星黎越想越觉头皮发麻,浑身一阵恶寒,赶忙起身推开星华,急声道:“长姐,你你你你……还是赶紧去办正事吧,恐怕你在此再多待上一时三刻,小妹的精神就要被你污染了!”

“哪有!”

星华一本正经地辩解:“清者自清,长姐我又没说什么,还不是你自己脑补的?”

说着,她又弹了一记星华的小脑瓜,坏坏一笑:“小小年纪,就一肚子歪心思,难怪四妹说你正事没干几件,坏事倒是一箩筐。”

“长姐!”

星黎气急败坏地跺了跺脚:“星梦那臭丫头说的话也能信?你别看她一天到晚吃斋念佛的,看似对佛家那套信奉无比,可肚里的坏心思可不比小妹少到哪去呢!”

“哎呀呀,瞧瞧,瞧瞧,连你自己都承认自己一肚子坏心思了,看来四妹的确说的不错啊。”星华耳朵灵的很,一听便察觉出星黎话里的漏洞,赶忙将其揪出来长吁短叹一番,连连摇头:“三妹,你这小脑袋瓜里的歪心思要是被娘亲知晓了,那可就……”

“唉……我……这,这……该死的!”

星黎气的语无伦次,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星华见火候也差不多了,遂飒然起身,高声道:“三妹,长姐去也,你好自为之!”

说罢,星华一个闪身便消失当空,丝毫不给她解释的机会。

星黎呆呆地瞪着长姐消失之处,闷气生了半晌,最终还是把自己气笑了。她心里透亮如明镜似的,星华打趣自己,也无非是想转移她的注意力而已,她又何必与自己过不去呢?

哼!长姐还说她古灵精怪,星黎瞧着,分明星华自身才是几个姐妹中最古灵精怪的那一星。

星黎的神色沉静下来,缓步蛰过星华曾待之地,哪里仍留有星华淡淡的体香,不经意间钻入星黎的鼻中,一片莲香清明。

千重华彩掩明月,星华总是那夜空中最为闪耀的星辰,在弟弟妹妹们懵懂无知之时、迷茫踟蹰之时、甚至悲痛欲绝之时,给予他们力量,指引他们前行。

“荒谬是吗?可世事无常,这鸿蒙之中,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什么是不可能发生的。”星华言语愈发沉重:“你要记住,长姐再如何也绝对不会害你与妹夫的。毕竟鸿蒙法则在此,若是人人都能不经千百年的苦修,随随便便就可羽化登仙,这六界还不乱套了?”

“……”

“但一切的一切,都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平和郡王必须死,而且,必须怨念极深地死去。”星华时刻注视着星黎,声音也渐渐小了下去:“妹夫已坐拥江山,能让他恨极而死的,也……也只有三妹你了……”

星黎无语凝噎,整个揽月居死一般的寂静。

“什么?你再说一遍?”

星黎渐渐冷静下来,眉头紧锁。她也是明事理的,最初的震惊过后,自然明白星华所言有她自己的道理。

良久,星黎浑身颤抖地试图起身,但悲痛之下,她的玉足一软又跌回了床上。星华赶忙将她扶起,可星黎却再也无力动弹,像个被抛弃的小猫蜷缩星华怀中抽泣,星华看着也着实心疼。

“长姐……我……我做不到。”星黎语带哭腔:“这是在诛他的心啊!就算……就算他最终成仙,可我这么伤害他,他会不会……”

星华将星黎的小脑袋抱在怀中,抚弄她柔顺的发丝,语调尽其所能的温柔:“不,不会的,就算他因你而死,化为冤魂,但那也为了你们有朝一日终成眷属啊!”

“这这这……”

星黎张口结舌,难以置信地瞪着星华的脸,仿佛她第一回认识自己的长姐。

“……你必须亲手杀死自己的夫君!”

星黎不知,也不敢问自己。

星华瞥了一眼光影中的鬼脸,继续道:“这小鬼之所以能成为灵智已开的鬼物,而非类似游魂的魑魅魍魉,乃是因其死法极其惨烈、怨念极深所致。只要妹夫能成为像它那样拥有灵智的鬼物,以长姐在六界的仙脉,大可降临阴司,与长姐的密友,那位阿修罗道之王叙叙旧,再请她帮个小忙。对于她而言,随意丢一个小鬼入轮回,不过举手之劳而已。”

说着,星华咬了咬牙,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再不济,大不了长姐厚着脸皮直上九重天,求那讨厌的……求那主管四时节运南极长生大帝调动天机因果之盘,让妹夫转世为仙,这倒也比在忘川里一直守护着他的魂魄稳妥的多。”

“三妹,你且须谨记,化身成鬼的妹夫或许会因为你的‘背叛’与‘诛心’恨你一阵子,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待到他将来成仙知晓真相之际,便是你们苦尽甘来之时。”

“嗯……嗯……”

星华的目光幽深起来,沉声说道:“要使得他成为仙,就必须先让他成为鬼,投入六道轮回,方有转世为仙的可能。但边缘界域的法则自成一系,此界凡人早已脱离了六道轮回,他们没有前世,亦无来生。若非含冤而死,或是生前大仇未报,怨念极深,他们甚至连普通的小鬼都做不成。”

星黎双眸瞪大如铜铃,难以置信地瞪着星华,就好像她所说乃是什么极尽荒谬的无稽之谈:“可是小妹……听错了吗?”

“不,三妹,你没有听错,这是目前唯一的办法了。”星华沉重地点了点头:“而且,必须由你亲手提剑或捧着毒物到他的面前,直视他的双眸,给他致命一击,而且不可假借他人之手,越是大庭广众、众目睽睽,越佳。”

阅读星乡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