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星乡》
星乡

第 97 章 迷雾兵戈

还是这样么……

受这片山脉中千千万万生灵汇集而成的自然灵气净化洗涤一番,她对自己身子抵御红尘侵蚀把控的限度,也能稍稍放宽少许了。

星华本是星辰,是掌控一界法则的存在,若是在她星域中的本体上,只需挥挥手,便能呼风唤雨、崩山裂地,沧海桑田都只在她一念之间。

可星华识海视野所及,仍不见丝毫异样。

她轻舒了口气,眉心却微微蹙起。

李岚将收集的战讯道出,惹得城楼内好一阵窃窃私语,星华端着架子,亦作沉思之态。

浮相取观,貌似所有战报军情都一一对应,无甚缺漏之处,可星华多年携星打仗的经验却告诉她,此中必有蹊跷与暗谋诡谲。

但若非要让星华道出个所以然来,她一时又不好详述,遂只能强调了几处重要岗哨加强戒备,便宣布散会。

时至今辰,星华在心中来回思量考究着这一切,终于,被她察觉了些许端倪。

目的。

是那些匪徒的目的!

自皇都一路行军而来,星华屡屡觉得不对劲。其因无它,灵国这几档子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却又环环相扣,时间掐的也太准了些。

从花朝宴,到招亲会,再到鸿渊大婚,这段时光是皇都乃至整个北地最为松懈之时,各地县令以上的官员齐聚一城,共庆盛会。

而好巧不巧,恰在此时,南方突然冒出来个“绿林盟”作乱,还扬言要“为冤死的先皇报仇”。一群江湖道上只知你争我斗的乌合之众,要钱财,要掳掠,下山烧杀便是,又何必找出个这么冠冕堂皇的借口来摆给世人看?还生怕世人不知道你们“绿林盟”才是正义之师。

匪徒们的行径,未免太过刻意了些。

如若同星华先前猜测的一致,既然他们下山作乱与驱赶流民的最终目的,就是要搅乱京畿地域,甚至是攻下皇都以要挟,那前几日,北方军团尚未聚集,他们分明就有大把的机会得以成事!

以他们短短几日雷厉风行攻下苍蓝城的作风,区区一个泥泞的玄夜山脉,又怎么可能真正拖住这些常在山中行走的“山匪”?

而如今,北方军团已在平和郡王、军机处与从上至下各级武官的调遣下,源源不断地向玄夜山脉各处关口奔赴而来,匪徒若想在此时破关,必将付出极大的代价。

既然如此……

他们究竟在等什么?

星华心中忽然升起一丝不妙的预感,她目光再望向身前的苍莽青山,忽觉其深邃了起来,而她自己则仿佛置身这青山之海的漩涡眼中,一个不好,便是天下大乱。

一个凡世,乱就乱吧,放在从前,那自然星华无关。但无生界不能乱,若乱,她之前耗心劳神所做理顺气运的种种努力可就全都白费了。

以星华好强且雷厉风行的作风性情,她绝对不会允许自己下界一趟,尽做些无用功。

不行!

星华打定主意,自己必须离关,深入密林,好好探查一番那些虫孑之辈究竟在搞什么鬼!

她移回目光,神色渐渐冷冽下来。

只身犯险,星华都几百万岁的星了,又不是没做过,更何况,这凡世再大的“险”,对她一个神仙而言,也不过浮云尔尔。

当下情形诡波潮涌,难保身边统领兵卒中不会潜伏着一两个匪徒的内鬼,所以,星华并不打算告诉军中任何一个统领,甚至连那几个平和郡王的老部下都未曾言明。只是趁着某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率领一小队亲卫悄悄溜出临北关,深入密林探查。

但终究,星华看似悄无声息的行动,却还是露出了破绽。她的所作所为,皆被一人看在眼中,无从遁形。

说来好笑,此事,还真就得怪星华她自己。

…………

密林的夜若一张漆黑如墨的幕布,从天而降,掩盖住了远方的一切。玄夜,玄夜,在白日都状如暮色沉沉,不见天穹,更莫说是夜晚了。

而星华就这么身披玄黑色的披风,行走在这片伸手不见五指的林间,披荆斩棘。

她的披风下不时闪过淡淡的银芒,眸中星海不存,此刻的情态倒是与一个真正的凡人相去不多。置身于如此密林中,头顶上再无群星指引方向,就连素来巨山崩于面而不变色的星华也感到了些许压抑之意。

“殿下,起雾了。”

一“付”姓亲卫举着火把,快步赶到星华身旁,提醒道。星华停下脚步,向后比了个停下休整的手势,借着火光,眸色微凝地环视四周。

不知何时起,林间朦朦胧胧地起了层薄雾。若是放在京畿的荒野平原上,这点薄雾根本不算什么,但如今,就连付亲卫手中举着的熊熊火把,也照不出丈许远处的林木荆棘。

“多远了?”

星华问道。

柳舟闻声上前来,潜声答道:“殿下,我等东行约莫已行有十数里地了。这林中迷雾沉沉,情况不明,殿下……是否还要继续探查下去?”

星华望向迷雾深处,心下无奈以及。

堂堂的广平王兼将军,在临北关里凭空消失自然不妥。尤其是她的那些亲卫,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星华为了不引起他们的怀疑,才勉为其难地带了这么一小队心腹精锐入山。

可现在倒好,这一小队亲卫反而成了她的掣肘,这几十双眼睛都在看着她呢!星华若是展露出什么非人的能力,例如千里眼、顺风耳之流,那才更惊世骇俗。

罢了,还是她考虑欠妥,早知如此,干脆放个□□幻影在临北关不就得了,何至于束手束脚至此。

星华略显懊恼地摇了摇头,回首,那几十双眸子中的神光,尽收眼底。

在机警与戒备之下,亲卫们眼中分明潜藏着怀疑与不解,可出于对军令的遵从和对自家将军的信任,他们还是在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毅然跟随星华潜入密林,面对前路上的未知与险峻。

星华再无情,也不能带着这些信任她的亲卫一步步走入龙潭虎穴。

“今夜就到这里吧,回关。”

“是。”

柳舟和付亲卫如释重负,齐齐松了口气,这片密林带给他们的压抑感也很大,回关,他们求之不得。

星华转身,向后比了个手势,休整片刻的亲卫们得令纷纷起身,整队向着来路归返。

“你可有留意匪徒的蛛丝马迹?”

亲卫们的林地靴踩在层层腐败的枯叶上,细小沙沙声不绝于耳。寂静之中,星华与亲卫们的交流也下意识地压低了话音:“本将听闻你颇善林地追迹,可看出了些什么?”

付亲卫摇了摇头,低声回道:“回禀殿下,一路上小人竭尽全力,但因夜色深重,也未能看出匪徒的动向。但小人可以肯定,这一途上我等走过的所有的地方皆罕有人迹。”

“罕有人迹?何出‘罕’字?”星华追问道:“依你的意思,那便是还有人迹喽?”

付亲卫左右顾盼,确认无人偷听,才凑近星华耳畔,悄声说道:“将军,小人的确在路途中发现了一处人迹,但似乎……”

“但说无妨。”

“不知将军离关时是否通知了关内其他亲卫?可有安排同僚接应”

星华闻言眉头微微一皱:“不曾”

“那就怪了。”付亲卫从行军囊中拿出了一块破布,呈给星华:“将军,小人在方才在第一处休整地四顾时,发现一旁的荆棘上挂着一方破布,便是这块。”

“破布?”

星华接过,打量一番,这布似乎与她的亲卫身上的制式行军衫一般无二,而且裂口与布匹的光泽皆很新,仿佛是今晚刚刚撕扯下来的。

“若将军安排了接应,那这还说的通,毕竟林间地势杂糅起伏,接应的同僚反而走到了我等前面也属常事。”付亲卫解释道:“但将军没安排,那这块破布……”

似是回应他的话,百丈远处忽然响起了杂乱的脚步与谈话声,这些亲卫自然听不到,但星华却听得一清二楚。她赶忙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压低声音向前方众亲卫喝道:“停!有情况!全体戒备!”

鸿渊亲卫的训练有素此刻便展现了出来,他们迅速反应,背靠一块巨石围成扇状,将星华护在当中,各自纷纷熄灭火把,蛰伏在林木下。

片刻后,前方果然响起了凌乱的脚步声。

星华眼神中锋芒乍现,身形微弓若豹,腰间长剑已然出鞘,而亲卫们各自张弓的张弓,横剑的横剑,似乎只要星华一声令下,便能如同蛟龙出海,奋勇杀敌。

一步,两步,三步……

近了,更近了。

来者人数似乎比星华一行要少,只有十二三人,但他们行在林间,脚步轻浮,沙沙声低若蟋蟀之鸣,显然都会武功,与寻常兵卒不同。

武功?

柳舟与付亲卫身子也绷了起来,军中会武功的基本都是某个将军或统领的亲卫以上之职,而星华又未曾遣人接应。这些人的身份,自然不言而喻了。

是山匪。

就在为首几人毫无防备,有说有笑地踏入此间的刹那,星华一声长啸,所有紧绷已久的亲卫顿时如离弦之箭般窜了出去,明晃晃的刀剑林立,寒光烁烁,已然架在了的那几人的脖颈上。

“谁?!”“有埋伏!”

呼喝声大作,刀剑声骤起,不过区区几十人的短兵相接,在这片林子万籁俱寂相衬下,竟仿佛有千军万马在林木掩盖下浴血厮杀,声势浩大愈激。

星华的亲卫,在数量上有绝对优势,又大多武功高强,对付这些人自然不在话下,不出半刻,林中的刀剑声渐渐小了下去,十多人倒在地上,或昏迷,或哀嚎。

可出乎意料,对面却有一人始终未被制服,在刀剑之森中辗转翻飞,神勇无双,接连撂倒了好几个亲卫。

亲卫搞不定,自然就轮到星华亲自出马了。

铛!

金铁交鸣之声迸发而出,除去几个人看住俘虏,其余亲卫将那人团团围住。而星华则旋剑挡住了那人的下劈,借着掉落在地的火把之光,终于看清了那人的面孔。

“怎么是你?!”

下一刻,星华惊呼出声。

怎么又是他?这都第几回了?

“住手!自己人!自己人!”

顾清风亦瞧见了“鸿渊”的面庞,连忙讨饶。亲卫们愣了,看看星华,再瞧瞧顾清风。有人重新拾起火把下探,发觉那些昏迷的人竟也是一身亲卫打扮,与他们自己一般无二。

众亲卫这才反应过来,忙不迭地收剑,星华则一把夺过顾清风手中的剑,往地上一掼,指着他的鼻子大怒道:“你怎么在这里?”

“我怎么在这里?鸿大将军,顾某还要问你呢,你大半夜的不睡觉,鬼鬼祟祟的跑到这密林来做甚?”

顾清风也不正面回答,竟还倒打一耙反问星华。

星华给他气笑了,咬牙振声道:“鬼鬼祟祟?鬼鬼祟祟的不是你吗?本将入林探查匪徒动向本就天经地义,你倒好,悄悄跟在后面,让本将与亲卫误伤了这些弟兄们,该当何罪!还有,你是怎么知道本将离关的?”

顾清风“哼”了一声,反驳道:“鸿大将军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不是您老吩咐顾某一定要守在将军身边吗?这不,顾某今夜闲来无事,到关上散散心,你说巧不巧,恰好就瞥见了鸿将军悄悄从小道出关。这一出可给顾某吓了个半死,赶忙通禀关内,率人寻来。毕竟若是我们高贵的广平王有个好歹万一,属下也难免落得个失职之罪,不是吗?”

星华暗暗翻了个白眼。

切,还说什么“吓个半死”,干脆吓死你得了!留着也是个祸害……

等下……

星华反应过来,忽然浑身一震,急声问道:“你刚才说什么?你通禀了关内?”

“那当然。”顾清风不以为意地随口说道:“一国将军无故‘失踪’了,顾某怎么可能不禀报关内?”

“你……”

星华彻底无语了。

每日辰起,星华迎着朝阳于关上远眺。似是如约而至,亦似老友逢迎,红彤彤的卯日闲适地从山那畔悄悄探出半个脑袋,在星华面前肆意挥洒着它的光辉。那绽放铺展而开的万丈彩霞,若一床铺天盖地的棉被,广覆万物,即便是这片号称“玄夜天堑”的崇山峻岭,也不情不愿地被朝阳镀上了一层溢□□边。

静静感受着山间之风的吹拂,星华眼观鼻、鼻观心,整个身躯都变得晶莹剔透起来。

这么明摆着的古怪,别说是星华了,就连那脑子最不好使的许统领都察觉出了些许不对劲,整个临北关上上下下皆弥漫着一股诡异的氛围,

北方军团的兵卒们本是怀着满腔的热血而来,投身保家卫国的绝役中,但却被关内关外这诡异的平静渐渐磨灭了那股勇劲。浮相之下,满是隐隐离乱的人心,与四起的猜疑。

一言以蔽之,可曰:风平浪静。

这几日动用了不少回星力,红尘之气对她的侵染已是很深。抛去剿匪一事不谈,这回来一趟临北关,也算是来对了。

昨日,恰逢先锋营的李岚布完东侧山脉的陷阱,携部分先锋营的精锐归来。星华借机又召集了关内统领议事,商量对策。

根据李岚带回的军报,他率领的先锋营,以及往西而去的骠骑营的确在山中遭遇了小股的匪徒探子。都被双营以破竹之势剿灭了大半,余孽在慌不择路下,也尽皆葬送在陷阱中,还尚未将北方军团增援各关口一事泄露出去。

而被抓的那几个活口都是些软骨头,还没等李岚用刑,都如同竹筒倒豆子似的一五一十地将匪徒的计划揭了个底朝天。其所述,与星华派遣斥候得到的消息、南军探子的急报、以及临北关与各关口派重兵才重新打通的书信往来都一一对应,看似并无任何不妥之处。

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若问及星华此时的心境,莫过如此了。

一转眼,又过去了七日有余。

每日清晨,星华都登上城楼,以期能凭借自己敏锐的感知,探查出部分匪徒的风吹草动。可这都几天了,她还是一无所获。

随着临北关大量斥候派出,山中的敌情又与她那时率军急急赶来时打听到的有所不同,那些匪徒便似商量好了一般,尽数蛰伏了起来,至今未流露出一点蛛丝马迹。

就连那些四处封锁消息,“围追堵截”南军斥候的“几千人”,也在北方军团精锐的眼皮底下尽皆销声匿迹,隐没在了林海之中。更有甚者,那所谓的“数十万流民”亦不见了踪影。

只是,为何临北关下至今未曾看到逃难的流民,只有一些闻风北上的商旅一事,一直没有合当的解释。

那些软骨头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道是山间泥泞难行,他们绿林盟在后面驱赶着这些难民,行进更慢,所以未曾叩关,云云。

但此刻远在东三十三界群的凡世上,星华那些神仙之术亦受到了极大的束缚,心念所动,也不过能感知一里内众生的喜怒哀乐。在城池中,她更是不敢放开识海,以免红尘侵袭,唯到山间,星华才能让自己脑海中那片星辰大海闪耀光芒,神通天地,思接千载。

整个临北关就好像隔却了俗世的喧嚣,除去城头上燃烧火堆的噼啪作响、城下聚集的商旅遥远喧哗声、以及城体藏兵洞中铁匠的磨剑声,此方天地,竟比那些所谓的“阒无一人之处”还要再静上三分。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

阅读星乡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