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星乡》
星乡

第 99 章 看星星

他的语音渐渐小了下去。

顾清风不屑地轻哼一声,口无遮拦地反问道:“你若是个神仙,还能治不好你自己的病?”

“我……”

这不是生生往伤口上撒盐吗?

顾清风浑然不觉,自顾自地说了下去:“鸿尘,事到如今,你也不必多废口舌欺骗小爷,老实交……交……”

星华则摆出了一副已经接受现实的模样,眸色之中,无悲无喜:“我本为医者,曾经见识过成千上万种病,其中能彻底治愈的,十不足一。自己的病能否治好,我还不知?”

虽然那些大道理顾清风都懂,可他仍旧不死心,死死攥着住星华的皓腕,强词夺理:“哼!我告诉你,小爷这关,可不是这么好过的!小爷我就算请遍天下名医,也要把你医好。你想凭一个‘死’字就这么轻轻松松逃掉了,门都没有!”

“唔……”

话都说到了这个分上,星华也只能无言相对。面对鸿尘的“病”,顾清风竟是这般态度,倒是让她啧啧称奇。

这家伙话语中的关切分明早已溢于言表,可那死要面儿却不愿承认的模样,尤其还顶着与南极长生大帝相近的容颜,无不令星华哑然失笑。

罢了,算他还有点良心……

若在这林间和继续顾清风拉拉扯扯,还不知要纠缠到几时,逃回关内的亲卫们怕是已经急的团团转了。星华毕竟还有鸿渊的戏份未曾演毕,她还有大把的“正事”亟待解决。

至于那只握着自己手腕的“爪子”,就看在他关心“鸿尘”的份上,勉为其难地便宜他一小会吧……

星华打定了主意,遂清冷地面向顾清风说道:“顾清风,那些恩恩怨怨与天定命数暂且不论,你是准备住在这树冠上了吗?若你想当个猴儿山猿之流,那恕本姑娘不奉陪了。”

顾清风回过神来,这才发觉他们已经在树冠上待了约莫小半个时辰,先前他放出用以诱敌的响箭已然歇止了多时,恐用不了多久,那些黄衫贼子就将再度追来。

“好,回去再说。”

顾清风终于不再纠缠,但他那只“爪子”还是死死攥住星华的手,似乎生怕她跑了一样。星华好笑地摇了摇头,跟着他从树上一跃而下。

一入林间,顾清风立刻机警起来,踏叶无声。此时,林间的迷雾消散了大半,远处隐隐绰绰起伏的山石林木终于能瞧出个大致的轮廓,他环视一番四周的密林,眉头却微微皱起,悄声向身后的星华问道:“你还记得我们是从何方而来的吗?”

星华跟在他身后,什么也不管,什么也不答,一副唯他马首是瞻的模样。

“喂,问你话呢!”

顾清风有些不耐。

“那可要问您老自己了。本姑娘引着那些贼子在林间乱窜,交攻谍杀,哪还有闲工夫关注方向?”星华在他身后撇了撇嘴:“倒是你,本姑娘原来都准备把树下那一群匪徒包围了,结果被你莫名其妙地打断,还捂住了嘴。本姑娘这回算是知道了,你不仅阴魂不散,而且还喜欢神出鬼没!”

“包围?你挺能耐啊!就你那小身板,还敢说自己能一个人包围一群心怀不轨的贼人?真是大言不惭!”

顾清风显然不信,嗤之以鼻,星华也懒得和他解释。顾清风自讨了个没趣,遂也沉寂下去,环顾四周,自言自语道:“这下可麻烦了……”

两人择其地势低处足足走了半个时辰,重重林木还是没有半分稀疏的意思,苍翠的巨树之冠笼盖一切,张牙舞爪地延伸向四方。深厚的腐叶每踩下一脚,便留下一个浅浅的足印,星华与顾清风已是刻意提筋放轻脚步,可还是在不知不觉间留下了蛛丝马迹。

按理,他们离临北关也不过几里地罢了,可依现在这架势走下去,以及两侧林木逐渐森罗之象,两人皆有一种错觉,他们正渐渐走入崇山峻岭的深处。

顾清风终于发觉不妥,停下脚步,仔细思量来,也觉不能再这么走下去。可置身密林,又该如何辨别方向呢?

就在顾清风迷惘之际,星华忽然指了指上面。

“嗯?”

顾清风一愣。

“既然地上叠障甚多,方向不明……”

星华高深莫测地一笑,目光幽深:“那就看星星啊!”

…………

苍茫林海之中,某株不起眼的古树顶上,探出了一大一小两个脑袋。一男一女,一个束冠玉面,一个青丝翩跹。

星华与顾清风两人相互扶持着,在错综复杂的枝干中穿行,终于得空从墨叶缝隙中探头望去,所见,豁然开朗。

“这是……哪里?”

顾清风只来得及发出一声短暂的惊叹,便被眼前的景象彻底震撼了。

他们二人竟身在某方巨山的接近山巅之处,广阔无边的重重林木从山巅上密覆而下,如一条翠色的毯子,将巨山坚实的身躯包裹在内。于近山巅望去,不仅不显臃肿,反而更类战甲之流,而这巨山便成了俯瞰众生的巨灵神将,镇守一方土地。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此山之大,别于天下。

顾清风与星华对视一眼,此地究竟是哪里,他们无法可知,但脚下的这座巨山,的的确确并非玄夜山脉里的任何一座山峰。

“鸿尘,你还记得……方才我们可是一直走的下坡路啊?”

顾清风吞了口吐沫,转身回望,山巅迷雾缭绕,借着那些微的星光,根本看不真切。

难道他们刚才是从山巅上下来的?

星华心中亦有此猜测,她却并未接话,而是举头望去,试图沟通自己的星宿。

此方天穹,漫天的繁星辉光灿灿,不再似边缘界域那般模糊不清,北斗、南斗、中天紫薇、东北太微、东南天市,三垣二十八宿,众星列布,暗合天数。

可在这漫天曜曜群星之中,却没有任何一个星辰回应她的声声呼唤,就连星华的本体“星”之一宿,亦无应答。

这是怎么回事?

星华平生第一回遇到这种情形,她眉头大皱,几乎拧成了一个“川”字。

明明身处星空下,可星华却感觉自己被整条银河抛弃了。她几乎可以肯定,头顶上的星空,只是与本辰域相似而已,但绝对不是她那赖以为安的星乡。

星华久久不应,顾清风也没了辙,两人相视无语。如今的情形,显然已经超出了他们的预计。

“暂且先等等吧。待到广寒……待到月亮升起再说。”

星华终于不那么自信了,她挑了一处粗壮的枝干坐下,抱膝蜷缩着,静默无声。

顾清风原本打算坐在星华身旁,可他略一思索,还是未去打扰形单影只的星华,只是斜斜倚靠在她身后的另一处枝干上,手中随意把玩着不知从哪里摸出来的短匕,目光却仿佛黏在了着星华的倩影之上,不知在想些什么。

时光如白驹过隙,又是小半个时辰,寂静于此间蔓延。

夜色渐渐浓重,终于,月亮从山那头的地平线下探出了半个额头。顷刻间,苍白清冷的月光如流银泄地,铺撒山岗。恰在此时,天边光辉一闪,烈火锻成的流星顷刻于夜空绽放,打破了星穹的秩序,又很快逝去,只留下一抹残影驻于观者心头。

“看,流星!”

永恒与瞬间之美,在流星坠落的刹那,完美交融。

在瞥见流星的刹那,星华颜开,微微莞尔已倾城。

“不过天上掉下石头而已,有什么好看的?”

顾清风只是草草瞥了一眼,便兴致缺缺地垂首,目光略有些痴然地凝望着星华的笑颜,那短匕在他手中绕指辗转,轻盈的像一片银丝绸缎。

“喂!如此奇特天象,你能不能别那么煞风景?少说两句吧!”

星华对顾清风的“不解风情”甚是不喜,扭过身去,不再看他。她眼中,因分情轮回决而消失多时的那片星辰大海,在这不知何方世界的星空映衬下,再度熠熠生辉。

“你……你很喜欢吗?”

星华莫名的欢欣雀跃,让顾清风为之一愣。夜色笼罩下,那玲珑有致的娇躯在林叶之中隐隐绰绰,朦胧之美倏忽生焉,而她眸光中蕴藏着的那一缕星之光辉,则更加动人心弦。

“当然喜欢!那些星辰可是我的……罢了,和你说不通的。”

星华垂下眼帘,显得有些落寞。

她早已习惯甚至醉心于群星在她的呼唤下恭恭敬敬地回应她,随她心意而动,可现在,星华陡然发现,自己立誓要守护的星辰,没有她,一样璀璨,一样流转不息。

“你的什么?”

“没什么。”星华摇了摇头:“反正我也没多少日子了,说那些又有什么用?”

星华说漏嘴的一句搪塞之言,反倒让顾清风误会了,他双眸微眯起,走到星华身前,一把将她拽起。

“喂,你这不屑一顾是怎么回事?听着!这世间还没有小爷我办不到的事!只要你喜欢,就算……就算真是天上的星辰,小爷我也给你摘一颗下来!不许哭丧着脸!”

“诶,不是……我没有……”

星华莫名其妙地被顾清风拉起,又莫名其妙地被他一顿数落,惊愕无言。

“听到没有!不!许!哭!丧!着!脸!”

顾清风上手撩起星华额前的发丝,每说一字,便一点着星华的眉心:“你这女人,年纪轻轻,就整日愁眉苦脸的,一点都不好看。快笑!给小爷笑一个!”

星华少有地见到了顾清风的些许孩童心性,更何况,他还顶着南极长生大帝的容颜。她一时愣在当场,身前那个人与天上的那个仙的影子,在的眼中渐渐重合如一。

这样的场景,这样的对话,星华似乎经历过。她很熟悉,可她想不起来。

星华咧开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

恍惚间,星华仿佛沉溺进了一片虚无的空茫。声色象形,隐隐绰绰,宛若一场江南小镇的细雨,密织成一方灰纱,朦胧了远山青黛。

万般阎浮提虚像,在她的识海中流转,这回,星华终于看清了个大概。那是一块块边缘朦胧的光影碎片,在她的脑海中汇成了一条流光长河。

星华在长河中沉沉浮浮,努力地想抓住些什么,可每回就在她快要握住之际,那些光影碎片却又滑溜地从她指缝中飘走,让她扑了个空。

分明近在眼前,分明唾手可得的碎片一次次在眼皮底下溜走,星华的耐心终于一点一滴地被磨尽耗光,她目光微沉,浑身渐渐散发出冷意。

她倒要看看,这究竟是什么魑魅魍魉弄出阴谋诡计!

星华蛰伏了下去,静等着那些碎片放松警惕。果然,不出半刻,碎片长河的流动渐渐放缓,星华瞅准时机,骤然暴起,有如饿虎扑食般抓向了其中一个稍小的碎片。

那碎片一惊,拼命挣扎逃窜,却被星华双手合拢堵在了当中,她的嘴角流露出一丝满足的笑意,垂下眼帘,目光望向碎片之中。

这是……

轰隆隆!

恰在此时,脑海之中,一记恍若洪钟大吕的巨响声在星华脑海中轰然炸开,震的此方天地都颤了三颤。她浑身一抖,却见眼前的碎片长河一顿,远端尽头处,一个盘桓着雷霆的漩涡忽然生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所有碎片一吸而入,消失无踪。

不!

星华只来得及将手中那块碎片扯下一半,牢牢攥在掌心中,无穷尽的灰色便再次弥漫了她的整个世界,薄纱覆盖而上,掩盖住了一切真相,还有她的回忆。

天地间,唯独剩下她手中这块“碎片的碎片”,还在绽放辉光。

星华懊恼不已,对那坏事的雷霆漩涡恨得牙痒痒,但现在再恨也于事无补,她定了定神,沉溺进了碎片中。

那是一段没头没尾的对话,其音声随风飘荡:

“咳咳,终于,还是……我赢了。”

“清风!顾清风!你给我振作一点,只要等上一刻,只要……只要……”

“如你所言:生老病死,命定天数,逆天而行……本……本不可为,我顾清风,认了……”

“喂!别睡啊!不许睡!!!睡了可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鸿尘,你是神仙,长生不老,我早就说了,你……咳咳,你永远也逃不掉的,我顾清风……会活在你的回忆里,一辈子……”

“清风!”

“你……好……美……”

顾清风微抿其唇,暂且将那古怪的失落感抛诸脑后,不依不饶地追问道:“你先给小爷说清楚,你究竟是怎样变出男子样貌的?”

星华斜斜地瞥向他,也不打算隐瞒:“用仙法呗,反正说了你也不懂。”

林中寂静无声,顾清风的心中却莫名涌起一阵烦躁。

难道就只能这样了吗?

隔却了追兵的嘈杂,隔却了尘世的喧嚣,时光在二人之间静静流淌,星华与顾清风谁都不愿率先出言打破这般寂静。顾清风上下打量着星华的神情,还不死心地试图从中找出哪怕一丝的“狡黠”或“隐瞒”,可他失败了。

“仙法?切,你还真当自己是个神仙了不成?”

难道这女人的狡黠、她的高傲、她的古灵精怪、她的美……还没任顾清风品味够呢,就这么简简单单让她死了??

“不行!”

越想越觉得不是滋味,顾清风烦躁地怒吼出声,他不管不顾地上前拉住星华雪白的皓腕,强行道:“不,你休想从小爷手中逃走!就算死也不行!”

身前这女人分明屡次戏耍于他,而他自己也明明发誓要和她死磕到底。可自从得知“鸿尘”命不久矣后,顾清风偏偏就是提不起任何玩笑、捉弄或是兴师问罪的兴趣。他亦惊愕于自己态度的转变,至少,这不像从前的他。

良响,星华轻叹一声,终于还是语调清冷地开口说道:“你想明白了吗?想明白了,也是时候该回去了。”

顾清风失语。

星华猛然起身,瞪视着他,面色冷若寒霜:“顾清风,不知你可曾听过一句话,叫作‘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鸿尘没有任何欺骗你的必要,欺骗你也没有任何意义!本姑娘这套换形之法的确是仙法,源自我在南方某山的一次奇遇,乃一位不知名的老者传授,你相信与否那是你自己的事!本姑娘没什么好说的,就同我的身世一样。”

从某意义上而言,星华的确未欺骗顾清风:她口中的“南方某山”乃是南方星宿;那“不知名的老者”正是星华的父亲——星帝;而她改换容颜之能,也的确是“仙法”。

顾清风被星华身上骤然爆出的锋芒刺得退了一退,谨慎地打量起了星华。虽然在她身上屡屡失效,顾清风还是很相信自己看人的本事,身前这女人的神情,目前看来,不似作伪。

星华被顾清风突然的动作给震惊到了,一时反应不及,象征性地挣扎了几下,也就任由他握着了。她望着方寸大乱的顾清风,轻声道:“怎么?生老病死,命定天数,你还想逆天而行不成?”

顾清风对星华漫不经心的态度无语半晌,抱怨说:“喂,你倒是豁达的紧啊!这可是事关你的性命诶,怎么你反倒是一脸‘与我无关’的神情?”

星华闻言一愕,微恼。这顾清风还当真不会说话,若她真是个命不久矣之人,怕是不用病来,当场就给他气死了。

星华这回倒是没有骗他,对于她的凡人身份而言,无论是鸿尘还是鸿渊,都将随着她将来的离开而逝去,是非成败,转头尔尔。

顾清风想啊想啊,冥思苦相,绞尽脑汁,总觉得莫名失了些滋味。

阅读星乡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