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星乡》
星乡

第 100 章 见血

星华沉吟片刻,建议道:“我等或可沿着来时的路返回,一点点寻觅其中诡处端倪,毕竟我们也是一路从山巅的迷雾中下来的,兴许……归返山顶便可找到答案。”

这几日耗心劳神的,兴许是她累了吧……

“该走了。”

“走?去哪里?”

顾清风闻言仰头张望,明月高悬,晚风吹拂,东南西北已然明了,可这里还是玄夜山脉吗?如若不是,他们应该去往何方?

顾清风与星华也顾不得再纠纠缠缠,两人相隔几丈,在不出对方视线所及处,各自持剑披荆斩棘,同时留意戒备四周动向。林叶缝隙中,不时有霜色月洒下,照亮了他们前行的道路。

一路走来,他们几乎可以肯定,这里不是玄夜山脉。

以玄夜山脉的浓密林木,莫说是月光了,恐怕连手持火把都照不出多远。

星华刚劈开一株拦路的枯木,眼角边缘忽然瞥见身旁的荆棘上挂着一缕破布,她打量了一番,并未多留意。

“顾清风,来这里。”

两人又走了半刻,前方的灌木上又出现了一块类似的破布,这回,上面沾染了些许暗色的血点。星华终于停了下来,思量一阵,仔细查看,发觉灌木下还有一连串的血迹,延伸向远处一块矮石后的低地。

顾清风闻声赶来,两人目光对视,星华点了点头,当先顺着血迹寻了过去。

两人绕过矮石,星华以剑拨开低地外拦覆的荆棘与腐叶,霎时,一股浓郁的血腥味混合着恶臭弥漫开去,冲得两人直皱眉头。

目光下探,只见那荆棘之后的低地中心处,赫然躺着一具鲜血淋漓的尸骸,整个身躯上几乎看不到一片完整的衣衫。此人巅顶头皮撕裂,小腹与脸颊处血肉模糊,几道似猛兽袭击的抓痕深可见骨,腹中的红黄物什流了一地。数只被血腥味吸引来的苍蝇飞虫趴在那摊浆糊般的血肉上吮吸,看着恶心以极。

“喔哦……”

顾清风只上去瞧了一眼,立刻倒退数步,胃中一阵翻江倒海。他也上过战场,也不是没见过死人,但死状如此凄惨的,他还是第一回遇到。

星华眼神微凝,目光在尸体上梭巡几息,便毫不在意地上前,大大咧咧地拿起佩剑在那一摊血肉粪肠中划拉,看得后方的顾清风差点吐出来,慌忙别过头去。

“咳咳……”

顾清风虽未再直面尸体惨状,但屡屡瞥见星华在荆棘之后隐隐绰绰“忙碌”的身影,越想越觉得难受,越想越觉得恶心。他仓惶地又退开了老远,扶着一株老树,干呕了好一阵,这才稍稍平复了心中的恶心之感。

扒拉了片刻,星华似乎并未找到自己想要之物,她满面无辜地走来,一双杏眸扑闪扑闪的望着顾清风,极力收敛起嘴角那一丝幸灾乐祸的笑意:“你怎么了?”

“我,我……”

顾清风瞪着星华“天真无邪”的笑颜,“我”了半晌,还是“我”不出个所以然来。

无言思忖了许久,他终于组织起了言语,吞了口吐沫,瞪着星华:“喂!鸿尘,你恶不恶心啊……你……你还是个女人吗?”

她身后便是血腥与恶臭并存的尸体,星华手中的长剑之尖还在滴着血,却配上了这么一副人畜无害的神情,看得顾清风着实有些脊背发凉。

“哟,怎么?本姑娘看起来不像个女人吗?”

星华好好欣赏了一番顾清风嫌恶的表情,诡秘一笑,顿时玩心大起。她随手一挥,长剑戳起一块破烂的衣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到了顾清风面前。

“喏,瞧。”

顾清风浑身一颤,整个人都僵住了。他只觉身前一阵腥风血雨兼恶臭扑面而来,目光斗鸡似的下移,汇聚在那块红黄斑驳的破布上。

几条白白胖胖的蛆虫正在其上肆意扭动着它的圆滚滚的身躯,也不知是在食粪还是在饮血。

随后……

“啪叽”一声轻响,在寂静的林间显得格外清脆。

顾清风眼睁睁地看着那条蛆虫在空中翻了个,随后带着奇奇怪怪的汁液,落到了他的皮鞵上。

“拿走!快拿走!呕……”

某人可算是撑不住了,在星华面前当场哇哇大吐,仪态尽失。

“噗……”

星华大乐,憋笑憋得甚是辛苦。闷闷几声,她终于还是憋不住了,银铃般的笑声在林间回荡,惊破寂静的夜。

可刚笑了没几声,星华就像察觉出了什么,其音戛然而止,神色亦在不经意间流过些许迷惘。

笑了?自己竟然笑了?这怎么可能?

自从分离了星歌——她至情至性的神格后,星华理应不再有任何喜悦之感。可如今在这未知的山中,星华竟然打破了分情轮回决的束缚而笑了出来,甚至连她自己都没立刻意识到。

这……

深吸口气,星华不由地重新审视起了自己所处的境地,心中的玩闹之意不知不觉也去了大半。边缘界域法则自称体系,甚至可能与另一个完全不同的鸿蒙宇宙有所接触,既然诞生于另一个鸿蒙法则的分情轮回禁术都产生了异样,她与顾清风莫不是……

不,也不对。

这才随意走过场迷雾就能穿梭到另一个鸿蒙宇宙?若是这么简单,恐怕六界早就大乱了,星华不由得沉思。若说她一个星辰独身穿梭约莫还有可能,可一旁那个正狂吐不止的顾清风也好端端地站在这里啊,他又是个什么鬼?

那家伙可是个彻头彻尾的凡人啊!他怎么也能轻易跨过一个鸿蒙,到这里来?难不成与玄冥上神的碎片有关?

重重疑问堆砌在星华脑海中,她轻舒了口气,挤出些许笑意,调侃顾清风道:“这就遭不住了?顾清风,本姑娘还以为你有多能耐呢。没想到,也不过如此嘛。”

顾清风脸黑了黑,也不知是吐的还是气的。

他将那蛆虫踢出老远,又恶狠狠地用帕子擦去嘴角的污物,狼狈不堪地扶着树干抱怨道:“你这女人,真是一肚子……呕……一肚子坏水!小爷我被你缠上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星华一听这话,顿时气不过,杏眸一瞪:“喂,究竟是谁缠谁你自己心中没点数啊!若不是你当初……”

她将那块碎布往地上一丢,不满地说:“好了,你也别光顾着吐,仔细瞧瞧吧。这块布虽然破烂了些,但其中仍潜藏了不少讯息。”

“哼!”

顾清风冷哼一声,强忍着恶心感,捏着鼻子挪上前来。打量了一番,顾清风的表情亦渐渐严肃,他以自己的佩剑比了比破布上的划痕,又略微眄了一眼那尸体大致的死状,眉头皱了起来。

“此人应是之前追逐我们的黄衫贼子中的一员,但绝不是死于你我之手。他身上还有这块破布上的抓痕,并非剑伤,倒像是……猛虎山豹的爪痕。”

“猛虎山豹……原来如此。”

虽然星华早就看出了端倪,为了迎合氛围,她也作出恍然大悟状点了点头。两人很有默契地同时横剑,警惕地环视起了四周。

林中一如既往的寂静,月光一如既往的皎洁。之前披荆斩棘时未曾察觉,星华与顾清风静下心来,这才发现那一直相伴耳畔的虫孑嘶鸣声,不知何时已经听不到了。整处林地,死一般的寂静。

星华斩杀过天上地下不知多少凶兽,而顾清风作为灵国的贵公子哥,亦是山野打猎的好手。他们深知,唯有踏入真正凶兽的领地,才会这般鸦雀无声。

小心。

顾清风向星华使了个眼色,比出口型。恰在此时,窸窸窣窣的木叶晃动之声忽然从两人周身传来,星华与顾清风神色顿时紧绷,手中的剑刃在月光的映照下寒光闪烁,水银似的冷辉随着剑身的旋转映照在林叶灌木之上,挥洒出斑驳陆离的光。

左……

右……

前……

后……

顾清风凝神倾听,越听越心惊。前后左右,四面八方,窸窸窣窣声愈演愈烈,竟似有无数猛兽于林间穿行,而他与“鸿尘”陷入包围当中,便似待宰的羔羊,挣扎却无能为力。

这片林子里究竟藏了多少猛兽?

顾清风警惕四顾,深感不妙,目光不经意间瞥向近处那具惨不忍睹的尸体。虎豹类猛兽一般不轻易袭人,除非饿极或幼崽遇险。既然地上的尸体并未被那些不知名的猛兽食啖殆尽,附近又并无猛兽巢穴幼崽的迹象,莫非……

是诱饵?

顾清风还没整明白呢,却猛然瞧见身前的星华神色骤然大变,月光映照出了她的半边脸颊,冷若寒霜,另外半边则藏在阴影里,说不出的阴森。明晃晃的长剑劈下,竟径直向着他的面门斩来。

顾清风大惊,顾不得诘问,下意识地身形一矮,顺着剑来之向侧倒。之前在军中历练习得的敏锐反应终究还是帮了他,星华的剑刃几乎贴着他的脸颊掠了过去,削去了他鬓角的几根发丝。

“你干什……”

顾清风心有余悸地横剑,正要质问,却听闻“噗嗤”一声闷响从身后几寸远处传来,锋刃入体的顿挫声在寂静的夜中显得格外清晰。

“嗷呜!”

惨叫声响彻山林,顾清风定睛回望,却见一只飞扑而来的豹子被星华以长剑生生削去了一只前爪,痛苦地在地上打滚咆哮。刺鼻的血腥味弥漫开去,反而惹得前后左右那些窸窸窣窣声越发的急躁起来。

足可想见,若星华方才不斩那一下,恐怕现在顾清风就落得和那具尸体一样的下场了。

“你……”

顾清风有些讶异,手中动作不自觉慢了下来。这女人一击便消去了一只云豹的爪子?她……她……好猛啊……

星华顺势上前,给那断爪的豹子补上了一剑,一击毙命。她的轻盈的身姿在夜色的映衬下,矫健若灵狐,杏眸中神光熠熠,胜似出鞘宝剑。

“还愣着干什么?迎敌!”

微凉的晚风吹拂,星华的发丝随风扬起。她瞥了一眼还定定站着的顾清风,高声提醒道。

顾清风一惊,回过神来。他深深地望了一眼星华的娇颜,眸中那一闪而逝的感激与悸动,虽掩饰的很好,可还是被星华瞧见了。

当然,星华可没空管顾清风怎么想。她无法动用星力,可千万年来造就的敏锐感知已经告诉她,这一片小小的低地外,至少还有三只虎视眈眈的猛兽,等待着他们露出破绽。

豹子尸体的抽搐渐渐停了下来,两人下意识地贴近,跨过那黄衫贼子的尸骸缓缓后退,各自持剑警惕。窸窸窣窣的声响愈发明显了,星华草草环视一周,目光最终落在了那块矮石上,急声说道:“快走,背靠矮石。”

星华刚说完,却见两人身前的灌木从中忽然亮起了四盏碧绿色的小灯,有如乱葬岗的鬼火,泛着幽幽的青光。

小心翼翼地挪至矮石下,星华与顾清风目光冷冽地打量着那几盏小灯,而那些小灯亦飘忽不定,似有灵智地审视着他们。

须臾,灌木丛一阵摇曳,其中潜藏的两只庞然大物受血腥味的刺激,终于缓缓走出,对二人露出了它们的獠牙。那些绿色的小灯赫然正是那两只豹子的眼眸,黠诈若有光,一瞧就不好对付。

星华与顾清风对视一眼,点了点头,背靠矮石横剑。人与兽谁都未先出手,似乎都在寻找对方的破绽。对峙良久,两只豹子渐渐耐不住性子,在原地踱步盘桓起来,修长如鞭的尾巴抽打着地上腐叶,发出刷刷的声响。

一触即发。

星华目光在两只豹子身上流转,如此对峙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总要寻个破局之机。思索片刻,她脑海中灵光一现,左手悄悄地探到顾清风的背后,在他的衣襟上写写划划。

顾清风背上一阵麻痒,他微微一颤,会意,悄悄点了点头。星华便依计挪开了少许,变换持剑的姿势,踢开落叶,刻意弄出了极大的动静。两只豹子立刻警惕地将目光投来,浑身的遒劲的肌肉绷起,便要前扑。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星华吸引了两只豹子目光的同时,一旁的顾清风以迅电不及瞑目之势,张弓搭箭,遽然向左侧那只豹子一连射去了四箭。

嗖嗖嗖嗖!

豹子反应再快,也快不过近距射出箭矢。左侧之豹只来得及将身子一扭,避开要害,便被四箭接连射中,而其中有只箭正中豹的眼珠。一时,鲜血飞溅,惨嚎震天,另一只豹在震惊下亦露出了破绽。星华瞅准机会,足尖在地上一划,扬起漫天腐叶遮住了豹子的视线,手中长剑旋动,径直劈向豹子的眉心。

一切皆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尚未反应过来,这场人兽之斗便胜负已分。两只豹子与他们那倒霉的同伴一般瘫倒在地上,鲜血淋漓,抽搐不止。

禽兽之变诈几何哉?不过略施小计便可轻易破之,徒增笑耳。

星华满意地点了点头。她上下打量了两只豹子一番,道一声“阿弥陀佛”,便送两只豹子往生极乐去了。

顾清风亦松懈下来,收弓,他撇了撇嘴,神色复杂地望着地上豹子,对星华说道:“你倒是凶猛,那可是两只豹子啊,就这么说砍就砍了……”

“那是自然。”

星华闻言有些小得意,拍着胸脯自夸道:“本姑娘行走江湖这么多年,别的不说,一身武艺那可不是吹得,我……我……”

此间,忽然寂静无声。

顾清风有些诧异地抬头,却见身前星华双瞳忽然扩大了,杏眸瞪圆,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怎么了?”

“快躲!”

温香软玉入怀,却并非顾清风午夜梦阑所想像的那般,时光,定格在这一刻。

是血!

多年来的经验,顾清风顷刻便有所感知。手中湿漉漉的一片,粘稠,冰冷,那的确是血,也只能是血。

顾清风只不过是被怀中的人儿撞到在地,眼前迷糊了一阵而已,可他自己为什么不痛呢?他不是流血了么?

视线汇聚,终于,顾清风彻底看清了一切。

那血不是他的。鲜红之中,泛着银光。

顾清风被星华突如其来的关切给问住了,下意识地收回手,先前的话语噎在喉中,半晌,才莫名其妙地回道:“啊?小爷我能有何事?鸿尘,你莫不是魔怔了?”

星华眉梢一挑,未做解释,只是将那场诡异的“白日梦”抛诸脑后。鸿渊与陈莲儿的大婚上,她似乎也经历过那么一回,可都过去这么久了,这时不时闪现的诡异景象却没有带给她任何的不适,再去追究,也稍显多余。

星华瞪了他一眼,胡诌出一个借口劝说道:“顾清风,本姑娘早就跟你说过,我曾受过一位不知名的老者传授过仙法,对一些怪力乱神之物隐有感知。我可以明确告诉你,这里绝对不是原来的那个玄夜山脉,甚至……都不是你认识的那处凡世间。”

“不是……凡间?”

最后一音歇止,星华浑身一震,大惊失色。她迷惘地抬起头,目光所及哪还有什么“灰纱”、“碎片”,顾清风仍然好端端站在那里,手中还保持着撩起她发丝的动作。

更何况,这才短短几息,梦中的一切,就都淡了。

顾清风一脸匪夷所思的神情:“那会是哪里?你别和我说这里是神仙界!”

对于一个凡人而言,此话显然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星华也不好多作解释,以免泄露天机,只能含糊其辞地搪塞道:“唉,反正和你说不清的,信我,回头便是。”

顾清风满心怀疑地上下打量着星华,半晌,终于勉强地点了点头:“罢了,那小爷我姑且信你一回。”

“你没事吧?”

星华下意识地问出声。

第97章见血

“原路返回?诶!小爷我好不容易才用响箭引开了那些贼子,你倒好,还想回去找他们?还有,这到底是哪里还尚未可知,你就这么冒然行动,就不怕……”

顾清风出言驳斥。

“那你说怎么办?原地干等?”

…………

兜兜转转,二人在密林中绕了一大圈,终于还是绕回了来时之路。

星华垂下眼帘,悄悄退后几步,闪了开去。

“唔……”

四目对视,顾清风自然不知发生了什么,唯见身前那风骨卓然的女人失神了须臾,忽然惊呼出声,慌张四顾,似乎在寻找什么。可当她的目光与顾清风真正对视之时,顾清风分明瞧见她大松了口气,像是落下了心中一块大石。

阅读星乡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