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星乡》
星乡

第 117 章 去向天空的旅途

来不及了。

这种本能的厌恶,随之移到了宿主星华身上。

顾清风头晕乎乎的根本不敢看天上,遂环顾一周。苍山林海,云气铺天而来、万化归一的景象震惊得他合不拢口。身为一个凡人,此等恢宏的天地异相,他也只有在梦中才见过。

“鸿尘……鸿尘?你怎么了?”

顾清风的话音有如一道惊雷,在浑浑噩噩的星华心中轰然炸响,她浑身霍然一抖,回过神来,神色中少有的带上了一丝惊惧。什么时候……什么时候分情轮回的后遗症已潜藏隐蔽至此,一回又一回,发作得毫无征兆。

只此一划,便划破了天空。

百星华月咒——“极”字诀。

这半成的咒言,星华已经好久没有使过了。仙界历历、凡尘染染,期间发生了太多太多,星华几乎都快忘了自己来仙界的初衷,是为了数万年后群星之巅的那一场小小的比试,是为了让自己古井不波的修行之路不会显得太过无趣。

而现在,这有趣是有趣了,只是这有趣的代价,祸福难料。

倏忽,天地剧变。

穹顶之上,那渐行渐远的漩涡忽然停滞了,星华咬紧牙关,那只划破天际的手止不住地颤抖,额角也随之冒出一滴硕大的汗珠。漩涡中所有的星辰也随着星华的颤抖而抖动,一点一点地被星华的那根手指拉出漩涡,再向着反向缓缓旋转。

她……竟然真的仅凭那一根纤细手指,就撬动了鸿蒙宇宙的根基。

渐渐地,天空中出现了两个漩涡,一个很小很小,但散发着萤火星光,另一个很大很大,停滞于彼端,无垠浩瀚之暗黑蕴藏其中,深不见底。两个漩涡泾渭分明,却不时有一颗两颗星辰从大漩涡的暗色中被小漩涡拉走,以助其发展壮大。

腐草之萤光,怎及天心之皓月?可星华这点指尖萤火,也确确实实撬动了天相乾坤,恰如原野上的星星之火,只需累积几刻,便已成燎原之势。

两个截然不同的鸿蒙宇宙就这么被星华生生扯到了一起。她不是父亲星帝,没有他那般陨落九星、操控浑天二十八星宿大阵的大能耐,但借助阵法的稍许力量打开逆灵通道,贯穿宇宙太初之极还是能做到的。

即便如此,做完这一切后,星华还是觉得心胸一阵憋闷,再加上分情轮回后遗症近乎疯狂的阻挠,一口瘀血硬是梗在她的喉中上不来下不去,但成败在此一举,由不得她懈怠。

…………

轰!

天空之中,巨响连连,一道近乎雷霆闪光般的雪亮银芒划破天际。顾清风老老实实地闭着目,等了几乎半刻的功夫,期间,那些巨响声就仿佛于他的身侧炸响,震得他身形晃动。

凡人对未知事物或多或少总有恐惧,顾清风屡次想睁开眼,瞧个究竟,但最终还是强行压下了这个念头,选择相信星华。

这个女人已经骗了他三回,而他也确确实实吃了三回亏,一回不多,一回不少。就算他再被骗一次,又有何妨?顾清风秉着这种破罐破摔的心态,面上带着些诙谐的微笑,安分地静立不动。早年混迹秦楼楚馆、阅女无数的直觉告诉他,无论星华再怎么言语上骗他,至少,她不会丢下他一人于险境中。

那道突兀的亮光过后,顾清风就算闭着双眸,眼前的暗帘也是一亮,亮到他甚至能瞥见自己眼皮上的血丝。渐渐地,巨响声歇下,天地重归于寂静。

结束了?

顾清风实在耐不住心中的好奇,眯着眼微微睁开了一条缝,于是乎,他看了此生最为难忘的一幕。

星华以一个极其诡异的姿势半跪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胸口,满面痛苦之色。他们身前的天涯与山岗竟然如同一条毯子卷到了他们的头顶,而那座“别于天下之大”的巨山,即使随着大地被扭曲成了卷轴状,却还好端端的立在那里。

距他们几步之遥,一片密林的虚影就那么突兀地倒挂在天上,貌若海市蜃楼。那些树木的模样,正是玄夜山脉常有的几种林木。

“你果然……咳咳……你果然还是睁眼了。”

星华无奈的一笑,对此早有预料。她失败了,但也不能说完全失败,至少,她把两个鸿蒙的通道打开了,只需要跨出那一步,他们就能回去,回到那个熟悉的玄夜山脉。

经历了此一遭,星华终于明白,昨晚那伸手不见五指的雾气根本就不是“土生土长”于玄夜山脉,而是来自于这片巨山的云气,只不过是两个鸿蒙宇宙碰巧交汇,这些云气才从缝隙中给吸了去,成了玄夜山脉的浓雾。

星华心血来潮探查贼子的踪迹,结果就恰好碰上了两个鸿蒙的法则交汇,不得不说,这也太凑巧了些……

至于昨晚他们在黄衫贼人围追堵截下,为何毫无察觉就莫名其妙地走入了另一个鸿蒙,其因更是无从谈起。但后来除了那个被山豹咬烂了的倒霉鬼之外,黄衫贼子一晚上不见了踪影也就解释的通了。

他们本就身处不同的鸿蒙宇宙,恐怕,那些黄衫贼子们同样奇怪这两个大活人怎么一朝就不见了踪影。

“这……这是。”

顾清风难以置信地望向足下,他们依旧脚踏实地地站在山巅之上不假,但与山巅平齐处的虚空中竟然闪烁着遍野的繁星,就好像他们立足于星空之上。

“神仙……之术。”

星华勉强出一声,便声嘶力竭地咳嗽起来,嘴角甚至溢出了些许银色的血沫。顾清风见此,也顾不得再惊叹,蹲下身来,轻轻拍打着星华的后背,助她顺利肺中之气。

半晌,星华终于停下,瘫坐在地,喘了口粗气。她的胸中隐隐作痛,气急难言。

“这一切,都是你做的?”

顾清风也伴她身侧坐下,却是坐立难安。他死死地瞪着那些倒悬在天上的林木,又是半刻,终于忍不住问道。

“怎么……可能?我……又……不是……神仙……”

星华沉默了一阵,还是决定稍稍“粉饰”一番真相,以免红尘纠葛太深。她断断续续地说道:“天地异像,我等凡人……也只能借所谓的‘道法’‘仙术’之助,稍稍……稍稍动摇一二,该发生的……终究还……会发生。我鸿尘……并非神明,否则,那隐疾……岂有不愈之理?”

星华言下之意,也是为了断绝了顾清风的念想,她自认为自己做的已经够多了。“死亡”一词,总能泯灭一切恩怨爱恨,星华希望借助鸿尘早已注定的死亡,让顾清风放下那些恩怨,而她也好孑然一身地离去。

只是,这样做,对他……稍有些残酷。

顾清风还能说什么呢?

“鸿尘”一遍又一遍地在自己耳畔强调她的“隐疾”、她的“时日无多”,顾清风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一点察觉都没有?只是这坏女人自己都早已言弃,顾清风就更没什么好说的了。他仍会依着当初的承诺,待到此间事了,便给她寻遍天下名医,穷尽其之所能也要医好她,就算……就算医不好,他也无愧于自己的内心。

两人各藏心思,谁都没有接话。待到星华胸口的憋闷稍稍减轻,她在顾清风的支撑下缓缓站起身,直面前方那婆娑世界。

“走。”

星华朱唇轻吐一字,便向前。

顾清风一愣,倍感怀疑地看向那片悬在天上的林木蜃楼:“怎么走?”

“随我便是。”

两人一前一后,就这么走入了夤夜繁星之中。

……

元元遂初,茫茫太始,下峥嵘而无地,上寥廓而无天,清浊同流,玄黄错踌。

进入星空通道的刹那,天旋地转,顾清风已辨不清东西南北,周身游走着千千星辰之光,如临万华之镜中。星华的背影是他唯一辨认得清的模样,她就这么走在他身前,一步一步,坚定地走向尽头那片深沉的黑暗。

头晕眼花了一阵,顾清风实在是受不了了,他闭上双眸,双手生涩地搭上了星华的双肩,就像个蒙着眼嬉戏的孩子,搭着前方孩子的肩,却又不敢松手分毫。

星华微微一怔,偏过头去,眼角余光瞥见紧紧闭着眼的顾清风,他那步步紧跟、生怕被丢下的怯怯然模样,还真别说……有那么些微的可爱。

遥遥望去,行走的二人在万千星辰的簇拥下,化为一道彗锋远去。另一个世界刚刚升起的旭日被他们抛在身后,就好像鸿蒙尽头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

…………

他们回来了。

也不过走了百步之遥,闭目紧跟的顾清风鼻中忽然飘来一阵陈腐的味道。在玄夜山脉里待了也有十多日了,若不出他所料,这便是玄夜山脉独有的味道。

身前的人儿停下了脚步。

“她既已停下,应是回来了吧。”

顾清风如此想着,有些尴尬地收回手。他这一路上的安危全都是赖着“重疾缠身”的“鸿尘”的各种手段,反倒是他这个追来信誓旦旦要“保护将军”的部下什么力也没出,什么也没干成。

越想越尴尬,越想越难受,顾清风气呼呼地睁开眼,满以为还能再借着月色欣赏一番“鸿尘”的绝世容颜,聊以慰藉。可这一看不要紧,差点就把他的三魂六魄给惊掉了一魂一魄。

一张线条刚劲、胡子拉碴的脸在他的眼前瞬间放大,唬得他直往后倒退了数步。偏偏这张脸上还残留着些星华独有的天成媚气,实在辣眼睛。

这张脸,顾清风可算是再熟悉不过了。若非身前这位“鸿大将军”左肩上的衣衫几乎烂成了破布,还有星星点点的暗银色斑点点缀其上,恐怕顾清风就真要以为鸿渊与鸿尘这对“兄妹”当场给他来了一回大变活人。

“鸿……尘?”

顾清风试探着问道。

“是我。”

星华早就料到他会如此,话音悦耳动听,再配上这张阳刚之气满溢的脸,着实有些不忍直视。她本想同顾清风开个玩笑来着,可当她踏足玄夜山脉的刹那,她失而复得的那些情感就再度逝去了,消失得无影无踪。她的心冷寂下来,连同分情轮回诀的后遗症一道,无念无想,无欲无求。

这玩笑,当然也就开不下去了。

“你怎么变得这么快?你……你能不能……”

顾清风平自从知晓了星华假扮鸿渊之后,他便发觉自己再也无法直视鸿渊这张脸了。

“不能。”

星华回应地毫无感情,话音中那股生人勿近的疏离感又回来了:“顾清风,既已归返,还是早些回关为妙。我毕竟假扮兄长领兵剿匪,不可懈怠了军机。”

星华态度的突然转变,以及那属于鸿渊的铁血肃杀之感渐渐回归。顾清风看在眼中,更加疑惑了。这个女人究竟在玩什么花样?他不知,但他的好胜心无时无刻不在逼迫他找到真相。

…………

玄夜山脉林木厚密,他们披荆斩棘,走了半刻的功夫。星华与顾清风不约而同地察觉到了些许异样,停下了脚步。

方才不是早已旭日东升了么?玄夜山脉怎么还是这般夜深人静的模样?甚至……这雾都依旧是这般的浓密。

“将军,小人在方才在第一处休整地四顾时,发现一旁的荆棘上挂着一方破布,便是块……”

话音声突兀地传来。

有人!

星华与顾清风齐齐一惊,两人对视一眼,忙躲到了一旁的灌木之中。

“破布?”

另一个熟悉且略显浑厚的话音在灌木之外响起。

“嗯?”

灌木之后的两人齐齐一愣,面面相觑。这场景,这声音……似乎有些不对劲。顾清风觉得不对劲的是这声音,星华觉得不对劲的是这场景。

“若将军安排了接应,那这还说的通,毕竟林间地势杂糅起伏,接应的同僚反而走到了我等前面也属常事。”某人小声解释道:“但将军没安排,那这块破布……”

星华更觉得不对劲了,这对话……怎么听起来这么熟悉?

似是回应他的话,二人身后百丈远处忽然响起了杂乱的脚步与谈话声,顾清风或许听不到,星华却听得一清二楚。

“走!”

星华低低一声,便拉着还没反应过来的顾清风躲到了一旁某巨树之下盘根错节的空隙中。

“停!有情况!全体戒备!”

此声低喝声传来,随之而来的是火光的跳动与刀剑碰撞的鸣响。顾清风与星华藏在根系之中探头探脑地往外张望,随后,他们看见了自己。

这倒并非星华终于能身归星乡,感动到哭泣,而是那该死的分情轮回诀又在此时出来作妖了。

在她见到旋涡的刹那,沉寂已久的分情轮回诀后遗症骤忽暴起,如同脱缰的野马,悍然冲破了她的心防,在她的四肢百骸之中疯狂肆虐。视倏忽而无见,听惝怳而无闻,星华整个身子已经被那股状若实质的情感洪流所吞噬,一股近乎扭曲的怨恨与憎恶浮现在她的面庞之上,此时,她的心中只残存下了一个念头:不要走!不要走!不要走!!

“信。”

顾清风的嘴与脑袋似乎还没商量好,几乎没有犹豫,他便鬼使神差地道出了那个字。

四周山峰积蓄的云雾若海纳百川,向着星华与顾清风置身的山巅处奔腾而来,围绕着那巨大的旋涡扶摇而上,融入天空之中。此异相吞吐乾坤,遮蔽旭日,但他们二人站在中心处却并未感觉到任何的吸力,更未像那些云雾一般被吸入旋涡。

分情轮回诀明明只是一种功法口诀,那后遗症也不过是由星华凝练星辉仙力,按口诀修行却出了差错所致。可现在,它就好像有灵智一般在星华耳畔时而低语、时而嘶吼。那是一种发自本能的厌恶,就好像头顶上那个她所诞生的鸿蒙宇宙是十八层地狱,无论生死,也绝对不能归返!

“那好,闭上双目。”星华深深地望了他一眼,又强颜欢笑地提醒道:“可不要悄悄睁开偷看哦!”

顾清风顺从的闭上了眼,他也想着等等看,这女人究竟还能做出什么惊世骇俗之举。

也亏好顾清风守诺未曾睁眼,否则,“惊世骇俗”一词,他怕是今日之后就不知道该怎么写了。

星华的眼力远胜顾清风,当然也瞧得比顾清风更远。旋涡之中的飞转的暗色,哪里是什么海渊坤舆,根本就是一片真正的星空,一片旋转的乾坤世界。她再熟悉不过的浑天二十八星宿大阵所守护的鸿蒙宇宙、芸芸众生就在他们头顶百丈远处,而他们,置身重陽,超无为以至清兮,与泰初而为邻。

不知不觉,星华的眼角已是微微湿润。

绝顶之上,云气翻涌而成了一个巨大的旋涡,倒挂于无垠天穹。旋涡中心处形似一只凡间的漏斗,涡眼深不见底,向外凸出,与这片山脉之巅紧密相连,目光所及之处,皆是深沉的暗色,如临万丈海渊之坤舆。

眼见着那漩涡渐渐抬高,向着天穹而去,四周山川汇来的云气已经被拉长成了凡间的喇叭管状。星华强压下心中的厌恶,深吸了口气,无比郑重地望向顾清风,一字一句地道:“顾清风,你……信我否?”

顾清风闻言微微一怔,他的目光流眄过那磅礴旋涡,再联想到鸿尘说过她曾逢“仙缘”,以及所谓的“得老者之馈赠”……这个女人身上的秘密,恐怕远超他的一切想象。

既如此,她又何必问出“信否”这二字,信不信,结局不都一样么?

“极。”

星华卸下头巾与发簪,璁珑玉指于太初虚无中遥遥一划,指尖泛起微微光亮。银发飞扬而起,目敛刀剑之清光。

随后,他察觉出了身侧星华的不妥。

更有甚者,即便那天地异相已恢弘磅礴至此,崇山峻岭依旧寂静无声,连一丝多余的巨响轰鸣都未曾传出,只有云气拂过树梢,此起彼伏的沙沙声浪。

顾清风愣愣地看了没几息,便觉眼前天旋地转,慌忙挪开了目光,胃里一阵翻江倒海。而他身旁的星华却是一动不动,双目直勾勾地盯着旋涡正中心,静立如松。

阅读星乡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