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星乡》
星乡

第 118 章 五千仞岳上摩天

“回来!”

星华不愧见多识广,怔然片刻后,心里约莫也有了个大概的轮廓。她无奈地扶额,这教她如何同顾清风解释?难不成还能实话告诉顾清风:他们莫名其妙去另一个鸿蒙宇宙逛了一圈,又回到了几个时辰前的过往之中?

唔,难办……

如今,过往的自己一行正欲启程,可那些埋伏偷袭的贼人呢?他们在何处?

顾清风还等在那里,等着星华给他一个解释,直到他瞧见“自己”与“另一个星华”带着一众侍卫浩浩荡荡地开拔向迷雾中后,终是待不住了。星华留意到他的动作之时,顾清风半个身子已经探了出去,正欲追上去问个究竟。

“我们归来之时,那处不知之地的旭日是否已升?”

“是。”

待到那一行人火光的消失在迷雾之后,星华拉着顾清风从树根中探出脑袋:“日出之刻已过,就算玄夜山脉林木再密,也不可能一丝光亮也透不来。更何况,你记忆中可有过同你长得一模一样的兄或弟?”

“没有。”

顾清风笃定地颔首。

星华理所应当地顺势道:“既然如此,如若是你,你见到一个同自己打扮相同、长相一样的人陡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你会如何作想?难道不会觉得自己疯了吗?”

然而顾清风的回答,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相当有他的风格。只见这家伙摆出一个凶狠的表情,自信满满地说道:“小爷怎么可能疯?小爷我当然会把那个冒充者揪出来暴揍一顿,以解心头之恨。”

“……”

星华长长地叹了口气,她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做“对牛弹琴”了。她倒是顺了顾清风的意不再编谎话诓骗于她,奈何这位仁兄根本就不明其要旨,说了半晌,等同白说。

方才,自己究竟是脑袋中那根筋抽了才想同这个……这个家伙多费口舌?星华大无语地蹙眉。早知如此,她就算一巴掌拍晕了顾清风都比在这白费时光来的干脆。

“呼呼呼……”

身后倏忽有劲风起,星华不及多想,很有默契地与顾清风同时回首。木间雾密,不见人影,但闻其声,却听有大队人马蛰行于林下,二人不敢怠慢,蹑手蹑脚地转移到另一处树根下张望。几乎下一刻,一连三十多道黑影便从不远处的灌木后显出身形。

贼人近在咫尺,星华不觉有恙,顾清风却看得惊出了一身冷汗,只要他们晚走了一步,必会同那些贼子撞个正着。

“人呢?怎么追了这么久,还是看不见一个人影?”

某个粗犷的嗓音在林中响起。

另一人走上前,吞吞吐吐地低声说:“大人,距关中伏探报信也不过小半个时辰,他们……应是走不太远。但伏探所报语焉不详,只道是‘鸿渊逆贼本人率亲卫二十余许’亲自出关,至于那逆贼出关详细因果、是否有接应之军皆未提及。属下恐怕……”

那个粗犷的声音当然不傻,接话道:“恐怕有诈?葛小子,俺们江湖人士就凭着一身胆气,大不了一条命交代在这里,瞻前顾后可成不了大事。再者,先不说真假与否,单凭鸿渊这个名字,就值得老子跑一趟了。”

说着,他向后招了招手:“你们,那个谁,出来一下。负责这一片的探子呢?人死到哪里去了?”

一众黑影中出来一个人,紧张搓了搓手,应声道:“冯大人,近来临北关查得紧,为了娘娘大计不被察觉,俺们斥候几个都收束了范围,兴许……兴许是在哪个山洞里躲着吧。”

“关键时刻,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那位“冯大人”冷哼一声,咒骂了一句,便道了声“走”。众黑影齐齐应喏开拔,那风声又起,原道是黑影们夜行服下挂着的气响箭走了风,呼呼作响。

伏探?逆贼?娘娘?大计?

短短几言,听得顾清风恍然大悟,听得星华胸中疑窦丛生。顾清风总算知晓了此出关一趟泄密的原由,而星华则更在意后两者。出来这一趟虽莽撞了些,但也并非一点收获也无,至少,她知道了在繁繁江湖的浮浪之下,在她与星黎两个天上星辰的注视下,依旧有暗流汹涌。有人试图谋划些什么,并且似乎已经谋划得很成功。

那个“娘娘”究竟是谁?与那些洛姓贼人,还有南方的南陈国究竟有何联系?

这场局,星华难得地提起了一丝兴致。

凡间一行,她总是俯瞰众生,认为凡人的伎俩谋略不过尔尔。除了与顾清风那家伙的纠葛外,她还是第一回生出“棋逢对手”的感觉。

“棋逢……对手?”

念及此,星华忽然抬头,一双眸子死死地盯着那些黑影消失的方向。他们所向几乎与星华与顾清风一行南辕北辙,再多走上几里,就完全错开了。那么……几时前星华与顾清风遭逢的一阵暗箭雨又是谁放的?

已经发生的事,必然会发生。

星华深知这一点。

“顾清风,你可留有那些黄衫贼人的衣装吗?”

星华猛然扭头问向顾清风。顾清风还沉浸在贼人对话中没回过味来,星华冷不丁一句,他微微一愣,莫名其妙地反问道:“我……小爷留那些贼人的衣衫做甚?那血腥之物你也想穿?”

“罢了,你且跟上。”

只此一句,先前还是星华阻拦顾清风探头,如今倒是星华自己当先一步窜了出去。顾清风见机不好,急忙从树根下爬起来,对星华的风风火火,招呼也不打极其不满:“喂,鸿尘,你又要干什么?”

“敌众我寡,混入敌中以求回关之机,不失为一良策。”

星华只是短短解释了一句,便闭口不言。顾清风被她这么个大胆的想法惊到了,半晌,才讷讷地小声问道:“那,他们……我们,衣衫都不同……”

那些黑影尚未走远,星华与顾清风追赶了没半刻,队尾部的贼人便发现了他们,低喝道:“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黑影们闻声,纷纷停下,提剑弯弓戒备。

顾清风下半句还没问出来,忙缄其口,退后半步,下意识地让星华出面解决。星华清了清喉,刻意压低了嗓音,向着那“冯大人”抱拳赔笑道:“冯大人,我等乃负责此片林部的斥候。林地地势崎岖,小的们来迟,请大人见谅。”

黑暗之中,“冯大人”目光带着审视瞟了他们一眼,竟然就这么相信了:“行吼,你们两小子可算是来了。再晚点,人都给跑光了!”

这些贼人为了潜行偷袭,无人打出火把,玄夜山脉林木茂密之下,还真无人识破星华与顾清风的身份。

星华顾不上身旁顾清风满脸的震惊,步趋上前,点头哈腰地向着那位冯大人又是赔礼又是道歉又是保证,把那充其量在江湖上就是个小头目的某冯捧得飘飘然,也引来了周围一众贼人的鄙视,就连最熟悉每个贼子斥候的那人也不疑有他。

“大人,小的们已经探查清,那鸿渊逆贼,就向着那个方向去了!”

一阵过后,星华煞有介事地一指几时前星华与顾清风曾经离去的方向,飘飘然的冯大人这才反应过来他们此行是去追“鸿渊逆贼”的。此人重重一拍星华的肩膀,把她拍得一矮,笑骂道:“你这小子有些过了噢,不过,老子喜欢,回去有你的好处。弟兄们,走!给那姓鸿的逆贼喝上一壶!谁能取了鸿渊头颅奉上,重重有赏!”

星歌肩头上一沉,暗影之中,她冷冷地瞥了一眼那“冯大人”向前而去的背影。也亏得他是个凡人,星华懒得计较,否则依她从前的脾性,遇到个动手动脚的家伙……

听闻“有赏”二字,众人低低地欢呼应和了一声,也顾不上鄙视星华这个阿谀奉承的“小斥候”了,纷纷脚步如飞地奔向星华所指的方向。

只有那冯大人仿佛被一只毒蛇盯住似的脊背一凉,惊惶四顾,却无事发生。

…………

星华拉着还沉浸在震惊中的顾清风刻意落在了最后,夜色浓重,那些贼人皆做着拿鸿渊的头请赏的美梦,倒是无人再留意他们。

“你……总是能出人意料啊……”

顾清风瞪眼瞪了半晌,长长地吐了口浊气。这一晚,怕是他这辈子最为精彩的一夜了,上天入地揽星辰,什么都经历了一遍,恍若梦境。

星华轻笑一声,她虽无情感,却也尽量用一寻常女子的口吻随意地问道:“你……这算是称赞吗?”

“嘁。”

顾清风撇了撇嘴,算是默认了。星华则压低话音,故意在他的耳畔用自己的本音柔声道:“那……本姑娘就当你这是称赞了哦。对了,假扮兄长一事,这算是你我之间的小秘密,大战在即,还望你……”

“好好好,你……你离我远点……离我远点……”

星华的声音萦绕在顾清风的耳畔,那股天然的媚气不知不觉又冒了出来,麻麻痒痒,酥软入骨,但顾清风却无心品味。他一想到星华顶着张鸿渊的脸同他“耳鬓厮磨”,浑身就一阵地恶寒,这任谁来也顶不住啊……

当然,有龙阳之好的除外。

星华依言离了半步,满意地点了点头。啧,自己貌似无意中发现了掣肘顾清风的办法了,不错不错。

几里地的功夫,如隙过白驹。杳然林地,迷雾沉沉,本该寂静之处兀地迎来星点火光与嘈杂。某“冯大人”难得地正经起来,遥遥用曳着清光的腰刀比了个“包抄”的姿势,众贼得令而去,此地离临北关已然不远,理应接近了开阔之地,可林间的雾气似乎又浓郁了不少。在火把的映照下,墨汁般的雾气流转如泉,在众人周身盘桓不去,状若活物。

“付小子,你可曾见过玄夜山脉的林中生出过这等浓郁的迷雾?”

星华与顾清风潜在灌木之中,听着另一个“鸿渊”板正的声音遥遥传来,两人皆错生出恍然若梦之感。贼人们也纷纷张弓开弩搭箭,合围成圆,只待一声令下,便能轻取那一国上将之首级。

此地迷雾浓厚如泉,但星华却并不似曾经的自己一般无法感知,迷雾之后的一草一木皆被她看在眼中,视通万里,思入风云。

这……

星华有一种感觉,她好像身在某处“深渊”之上,以神明之视,俯瞰渊中一切……

不出意外,一切都重演了。付亲卫低沉且不安的话音适时传来:“回禀将军,属下在玄夜山脉行走已逾五年,也从未见过这等深沉迷雾。事出反常必有妖,我等还是速速回关为宜。”

“好,所有人,收束队形,提高戒备,速速通过迷雾!”

“是!”

顾府护卫与鸿渊亲卫得令汇集而成了一个梭形,正要继续开拔。顾清风毕竟不是星华,他瞥了一眼“自己”所在的大致方位,目光却是移回了身旁的星华身上,那眼神中的意思也很明显:怎么办?

星华在等,等着某人发令,她便能拉着顾清风趁乱归入亲卫之中。但那冯大人仍然按兵不动,似乎认为时候未到。

她现在只需要一个契机,一个助澜推波的契机。

呜呜呜呜……

幽幽的清鸣声忽然于方外响起,其音虚无缥缈,此间众人不闻,星华却听得清清楚楚。她将神识散去,却见十几里之外的某处虚空赫然塌陷出了一个空洞,稳稳地旋转着,其中隐隐有星光闪烁,还有那座熟悉的摩天巨山的峰巅一角。

那是他们从另一鸿蒙出来的地方,但距离此地极远,让她自己与顾清风“恰好”误入,尚有些困难。

已经发生的事,必然会发生。

此番念头又在星华心中骤然划过,几乎顷刻间,她就明白了一切。

她原来还奇怪这天底下有什么迷雾能蒙蔽她的感知,如今看来,能欺骗她的,也就只有她自己罢了。

星华的目光穿透了层层迷雾,看向曾经的自己,唇角勾勒一笑。趁着夜色,她双手悄悄结了个法印,此方天地为固,导引外域而来。

随后,她在顾清风震惊的目光中猛然夺过他手中的短弓,搭上一箭就向着“自己”的后心而去。接着又是一箭正向着曾经的顾清风,力道之大,不留丝毫情面。

“哪个兔崽子……该死!一起上!”

电光火石之间,那冯大人本还想着等星华一行彻底走入包围低地再动手,可谁承想不知从哪里飞来两箭,彻底打乱了他的计划。这下他再也耐不住了,一声令下,众贼也纷纷将箭射出,同那两箭的轨迹。

“停,停!有……”

曾经星华话音未落,四面八方密林中呼啸声大作,一阵密集如飞蝗过野的箭雨挥洒而下。大多数箭头都指向曾经的星华,还有一少部分招呼向了顾清风。

此情此景,真正的顾清风看着只觉后背一阵发凉,心惊肉跳。这女人,下手真狠啊……

曾经星华是所有人中最先清醒来的那一个,也顾不得许多,她身形闪动之下,手中长剑挥舞的密不透风,将大半飞向她的箭矢挡了下来,但仍有不少流箭漏了过去,好几个亲卫惨呼一声,倒地不起。

星华将一切看在眼中,肃然了一阵,又暗中掐了个诀。这些亲卫,虽是鸿渊的部下,不明不白死在这林中,有些冤。

此事毕竟因她而起,这些尽职尽责的亲卫的魂魄,她收下了,此行归返,便交给花环转世去。

“快,熄灭火把,伏倒蜷缩!”

众人伏地,贼人的箭顿时失去了目标,箭雨杂乱无章起来,也稍稍给了他们一行人喘息之机。

“顾府卫,亲卫,四人一组,分头走!能走一个是一个。”

曾经的星华一声低呼,众趴伏着的亲卫齐齐望向自家将军,柳舟大惊,忙说道:“将军,那你……”

“别管我,他们是冲着我来的!我一人尚能自保,不能连累你们!立刻回关报信!违者,军法处置!”

行进到了这一步,星华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接下来,她只要让自己走入那处不知之地,让该发生的一切,全都来上一回。

坑自己,她可无需手软。

既然曾经的自己走不向山,那就……把山拉过来如何?

星华深吸了口气,默吟起百星华月“极”字一诀,还有半句她不知从哪处凡间听来的诗句。

“五千仞岳上摩天”

此句吟毕,山就来了。

近乎一模一样的对话传来,顾清风彻底迷糊了。

他愣愣地盯着“愣愣的自己”,又愣愣地看向身旁同样发愣的星华,岂是个一头雾水四字了得?

“小爷我不过是想上去问个清楚而已。”顾清风有些委屈地怒声说:“怎么啦!”

“你还不明白吗?那就是你,过往中的你!你自己想想,如果过去的你在毫无防备之下看到了现在的你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会发生什么?”

“有埋伏!”

而星华呢?

星华受不了了。她那些“善意的谎话”实在是编不下去,索性也不编了:“你自己想想,你的记忆里有没有出现过另一个你自己,有没有!”

顾清风被她一连串的问题弄得晕头转向:“喂,鸿尘,你究竟在说什么?什么你啊我啊的?还有……过往的我……那是什么意思?”

“顾清风,你自己想想,再仔细想想,我等入了那处不知之境后待了多久?”

“怎么是你?!”

“住手!自己人!自己人!”

“谁?!”

星华大惊,一把将其拽了回来。顾清风一个不察,脑袋磕在身旁的树根上,痛的他哇哇大叫。也亏好迷雾阻挡了“另一个星华”的感知,并未有人听见顾清风的痛吟。

“鸿尘,你干什么!”

顾清风捂着鼓起了一个大包的脑袋,对星华怒目而视。星华对这家伙的鲁莽行为着实不喜,翻了翻白眼,微恼道:“顾清风,你不要命了吗?”

星华只能循循善诱。

顾清风疑惑地望着她,始终猜不透她究竟要说什么:“约莫,五六个时辰?七八个时辰?”

星华正愁眉苦脸地冥思怎么向顾清风圆过这个谎,心头忽有灵觉划过。她可记得清楚,彼时她星华一行与顾清风相认后没多久,走出了不到两里地,就被埋伏在林中的黄衫贼人给偷袭了,而她与顾清风也与部下们失散在了林中,便发生了后来一系列的事。

呼喝声大作,刀剑声骤起,迷雾之中,不过区区几十人的短兵相接,在这片林子万籁俱寂相衬下,竟仿佛有千军万马在林木掩盖下浴血厮杀。

树根下的星华与顾清风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另一个顾清风被另一个星华及其部下撂倒在地,这场面,可着实有些魔幻。

阅读星乡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